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63 老祖宗:是三胞胎哦,惊不惊喜?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乔治和梅迪文送出的星球可不是什么一钱不值的星球,这两颗星球一个已经发展成了旅游特色的星球,一个盛产某种非常稀缺的矿石。简单来说,这两星球都是大赚钱的星球。

    饶是姜盈这种赚惯了大钱的人在看到这样两份红包的时候,心肝也是颤了三颤。

    “老公,这我能收吗?”

    海恩也是没有想到久未谋面的爷爷奶奶居然一出手就是这样的阔绰,他翻看了一下文件,只要姜盈在上面签下大名,那么这两颗正赚大钱的星球就归姜盈了。

    “收着吧,他们是真心要送你的。”

    他当年出生后办满月的时候,据说收到的来自爷爷奶奶的红包就比他爸小时候收到的还多。现在轮到他的孩子了,则比他当年满月时收到的更多。都说隔代亲,所以这是隔隔代更亲的意思?

    两口子这时才油然生起了一种他们也是有亲人疼的感觉了。

    虽说自怀孕的消息放出后,他们收到的礼物真是数不胜数了,而且这个状态很有可能再继续一段时间。但那些礼物没有一件是真正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送的。

    他们是没有亲人缘的人--这一点一直让两人引为最遗憾。

    如今来自爷爷奶奶的礼物,还是这么分量足的两份礼物,一下子就让两人都心暖得一塌糊涂了。

    姜盈脑子里转了很多回礼,觉得都无法配得上老两口这等重视的心意。但她可是听说,凡是老人都是喜欢跟孩子住在一起尽享天伦之乐的。要不--

    “老公,要不明天老凯伦搬进来的时候,我们也邀请老两口一起搬进来吧?”

    海恩摸摸姜盈的头,“你不会觉得不方便?”

    “一点也不。我喜欢热闹,不然不会隔一段时间就请大家来家里聚一聚。”姜盈顺势靠近海恩的怀里,两个人吃饭总是习惯坐在同一侧,这样更方便亲近,“而且我这样的情况注定了不能频繁地出门了,你上班走了的话,我一个人在家多无聊。老凯伦一个人来我觉得还是不够,爷爷奶奶如果能一起来就最好了。”

    “既然你想好了,那明天你邀请看看吧。老两口是一对很会安排自己生活的人,光你有诚意不成,也得看他们的安排。”

    这事就此说定,姜盈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我们需要回总统府一趟吗?”

    她在全星际人面前公开了怀孕的事情,她老公公肯定也已经知道了。这如果是平日里关系好,就算人不过来,电话也得早打过来了。再往前推一步,如果是关系好,姜盈或许在公开之前就先打电话通知了,然后抵达m38星后都不会回自己家,而是第一时间去婆家。

    海恩很干脆地回应,“不必,那边如果需要我们回去,会有电话来通知的。”

    这种话题谈起来都透着一股子压抑,还好两人早就适应了。

    姜盈一边陪海恩吃晚饭一边又道,“大家都让我请客摆宴,我想着也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聚过了,要不这个休息日我们请大家聚一聚?地点还在乐家顶楼?”

    “行,这个你看着办就好。”

    吃完饭,两个人又一起收拾了,然后就回二楼研究孕期夜生活九九八十一式去了。

    胖鱼很乖的没来打扰,因为它也算是刚回到自己的卧室,里面又添了不少新玩具,它正玩得起劲儿。对妹妹的热情也就那一会儿,过了就过了,还没生出来的妹妹自然没有海恩送她的各种新毛绒套装来得好玩儿。

    小兽爷倒是全程都卧在卧室门外的地板上,眼睛瞪得铜铃大,一副“妹妹的安全由我来守护”的坚定样子。

    第二天一大早,姜盈早早就醒了。

    一是昨天下午就睡饱了,这晚上的觉自然就相对少一些;二是鉴于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海恩昨晚也没过于激烈地折腾她,她没累着,这自然醒的就早了。

    醒了她不干好事,她闹海恩。

    “老公,天亮了,该起床了。”姜盈把玩着海恩的金色头发。

    海恩被闹醒,看一眼挂钟,才五点……比平时有晨练任务还早一个小时。

    海恩无语,大手一伸,把姜盈按在怀里后,又把眼睛闭上了,明显是要继续睡的意思。

    姜盈上半身动不了她一点也不着急,她还有腿嘛。

    这勾勾那蹭蹭,一通乱扑腾,“老公老公,我睡不着,你晨练给我看啊?”

    这个缺德玩意儿,有晨练任务的时候她各种拖延耍赖,现在没有她晨练的事了,她倒来劲儿了。

    海恩闭着眼摸到姜盈的脸上,然后轻轻掐了她脸蛋儿一下,“小坏蛋!”

    声控开门,把小兽爷招呼了起来,“你要是无聊就和小兽爷先去胖鱼屋里玩去。”

    姜盈不,她既要小兽爷陪,也要海恩陪。

    招手让小兽爷蹿进怀里,她一手抱着小兽爷,另一只手又开始玩儿海恩一夜之间蹿出的胡茬儿。

    “老公,胖鱼天天喊妹妹妹妹的,看来我肚子里的是个妹妹?”

    “什么都好,你现在能不能老实让我再睡一小时的?”海恩张嘴咬住姜盈的手,轻轻用力,姜盈痒的笑出来。

    “老公,没想到你也喜欢赖床啊?那你平时还不许我赖?”

    海恩无奈,“不是我喜欢赖床,而是我本来就定的六点起床。”

    生活规律固定的人群就有这么一个毛病,他要是定了六点起,身体好像也一起定了点一样,不到预定时间是不愿意做出打破规律的行为的。

    姜盈原来就任性,现在仗着有了孩子,就更任性的无法无天了。

    她才不管什么规律不规律的,谁让原来海恩都到点押着她起来晨练的?现在终于轮到她了!

    “老公你可是4s,还能差那一个小时的睡觉时间?起来陪我吧。”

    “老公,你头发是金色的,为什么冒出来的胡子却是黑色的?”

    “老公,咱家是不是得重新装一装了?我不想动胖鱼的房间,我们给宝宝另外备一间好吗?”

    “老公老公老公--唔!”

    被海恩大手一按,以嘴堵了嘴--世界终于安静了。

    胖鱼飞了起来,看到小兽爷被幸福地挤在两人中间后,它立刻也扑楞着胸鳍飞扑而上,“爸爸妈妈,哥哥妹妹--”

    大胖脑袋用力往两人中间挤去。

    这样海恩还不醒的话那就是神人了。

    搂着姜盈一同坐起来,大手摸上姜盈的肚子,“饿了吗?我去做早饭。今天想吃什么?”

    这一听就知道问的是宝宝。

    姜盈马上变声宝宝调,“要吃麻辣土豆泥和咸豆腐脑!爸爸我要现做的!”

    现做没问题,问题是这是怎样一种惊悚的组合啊!

    而且这也吃不饱啊。

    海恩于是不仅准备了这两样,还准备了馒头包子和葱花烙饼。也就姜盈要求现做的两样是他亲手做的,其他都是离开c20时大家送的。拿出来热一下就行了,倒是方便。

    姜盈口口声声说着吃的那两样,等饭好后却是一口没动,倒是海恩给他自己热的包子被她一口气吞了五个。

    拳头大的包子啊,海恩也就吃四五个。

    要替姜盈解决掉她没吃的土豆泥和豆腐脑没问题,反正还有烙饼配着,问题是,他几乎预见了姜盈的食量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有可能这么彪悍。

    偶尔吐也不影响吃,这是好事;但如何一直这个食量的话,前景堪忧啊。

    “要不要请一个孕期营养师?”

    姜盈缩回了想再去拿一个包子的手,“我看行。”

    食量在疯狂地增长,她的肚子却没什么变化,可想而知那是长到了谁身上。

    太可怕了。

    “老凯伦到了之后你问他就可以了,他会给你联系一个最好的。”

    两人才说到老凯伦,门铃就响了,老凯伦到了。

    “早安,少爷少夫人。”老凯伦怀里抱着一大抱的粉色百合,他很自然地送到了姜盈的手里,“少夫人的气色比这粉百合还要好。”

    “谢谢你,老凯伦。”一大早的就收到了漂亮的花,没有人会不开心。姜盈嗅嗅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三人正要进去,又一辆悬浮车停下了,老两口也到了。

    就像姜盈想的那样,老人们可不都喜欢跟孩子们在一起。这对老两口因为年轻时候对儿子们没有尽过心,后来也没有对孙子们尽过心,现在三百多岁了,突然就对重孙子来劲儿了。

    昨天也是见姜盈太困了,他们才体贴的先离开。

    今天一大早更是连饭都没有吃就早早过来了。

    梅迪文下车就奔向了姜盈那边,拉住手就不放了,“今天想吃什么?奶奶给你做了肉末蒸蛋,炸小肉丸,土豆粉蒸肉,红烧排骨……”

    全是肉,听着就知道是亲奶奶。

    一边说就一边往外拿,透明的保鲜盒里一眼就能看到里面是什么。热气也看得一清二楚,想来就该是早晨现做出来的。

    老乔治收好车跟过来嫌弃道,“天没亮就开始忙活,我还以为今天的早饭这么丰盛。结果做好了就开装,我这才明白不是做给我吃的!”

    姜盈一手抱着花,一手被梅迪文拉着,怀里还在不停地堆保鲜盒,眼瞅着就要拿不住了,“老公?”

    还傻看什么?不知道过来帮忙拿吗?

    海恩被呼叫才反应过来帮忙。实在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他有些适应不良。

    他记得当年在军部的时候,他也是属于住宿中的一员的。同批的战友或多或少都会有家长来看望,虽说那时候拿出来的也不过是些各种变形的营养剂组合,但他却是连这个待遇都没有的。

    所以他才会在结婚之初见到姜盈会给他做饭,会给他留饭的时候那么的深有触动。

    在别人身上唾手可得的幸福,到他这里却得靠缘分。

    海恩觉得他等到了今天全是姜盈给他带来的福分,“宝贝儿我爱你。”

    接过保鲜盒后,海恩在姜盈的头顶印下了一吻。

    姜盈顿时红了脸:“老公!”爷爷奶奶,还有老凯伦就在一边看着呢,她老公这是做什么?忒不检点了。

    梅迪文和老乔治,以及老凯伦乐得看到这一幕。以他们的年纪,小辈们和和美美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

    海恩去上班,家里只剩下了三老一小,三老一小便开起了严肃的家庭会议。

    姜盈也就发了第一句言,邀请老两口一起进来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压根就没有她插嘴的机会。

    梅迪文:“我们是得进来住一阵子,你这家里什么也没给小宝贝准备啊?孩子说生就生很快的,连婴儿房都没准备怎么行!还有那么多东西要买!天哪,幸亏我来了,不然你们可怎么办啊!”

    姜盈望天,这么多年他们这新手夫妻就这么过来的,也没出现什么困难啊?即将多一个孩子了,他们还能傻到不知道怎么办不成?

    老乔治:“我看下午就得先装修房子,先在主卧旁边装出一间婴儿房来。啊,局部动很吵吧?这段时间姜盈住哪儿?要不干脆换所房子得了。我们新买的那套公寓旁边不是还空着吗?楼中楼三层,加一起也就五百来平。不算大,但住一家三口足够了。离我们还近,我们帮你带孩子也方便。”

    姜盈抽嘴角,真的不是早就打算好的?

    梅迪文马上呛道,“我早就说过了,你那个想法不行。你我还有几年好活的?我们已经是人类长寿的极限了,万一哪天突然闭上眼了,吓到孩子们怎么办?不行不行。让盈盈和海恩先搬出去住一阵好了,这里收拾好了再让他们回来。顶多一个月的时候,只要钱到位了,现在干什么不快?”

    姜盈想说,就老两口现在这种精神的状态,再活个几十年完全没有问题。可是她还没有开口,就被老凯伦抢先了。

    “昨天交接完工作后还有一段时间,我就提前做了一下关于最近婴儿房装修业的调查。这是八家好评率最高的。”老凯伦把光脑点开,全息屏调平置于桌面上,很方便大家一起参考,“有擅长装男孩儿房的,有擅长装女孩儿房的,其中每一家的侧重点又各不相同。少夫人,您更倾向于哪一个?”

    姜盈一眼就相中了那个粉色蕾丝风的,小公主嘛,当然要这样粉嘟嘟的。她正要指过去,一只大手比她更快的指了过去。

    老乔治:“这个好!蓝白色调,简洁大方,男孩女孩都适用,还能从小就培养孩子开阔大方的格局感。”

    “培养什么培养,他还只是一个小婴儿!你能不能就给孩子一个轻松的童年!”梅迪文一巴掌拍掉了老乔治的手,“话说了,盈盈,有没有去测试一下是男孩还是女孩?”

    老乔治再次抢先开口,“你老糊涂了吧?肯定没有!现在才一个来月,要测就得通过检查基因的方法。那样多伤身体,海恩才不会那样做。不用测,是男是女都好,不影响。”

    梅迪文马上点头,“我们干脆两手准备好了,男孩一间女孩一间,这样不管孩子的性别是什么,我们都不会没有准备。东西也按双份准备好了,反正多准备了不怕,就怕没准备到。”

    小银杏被粉百合的香气吸引着探出了头,听到梅迪文的话后就是乐得晃了晃一树的金黄叶子。对,在姜盈怀孕的症状越来越浓的时候,它的状态也是越来越好了。

    趁着三老的看着全息屏上各种装修设计图不错眼珠的,小银杏就偷偷把“魔爪”伸向了姜盈旁边桌上的粉百合。

    姜盈眼疾手快把粉百合更推远了些,用眼神向老祖宗表达了“绝对不行,至少不能在老凯伦的面前这样”的拒绝意思。

    人家才送的花,当事人还在这儿,她转身就拿花喂了老祖宗?这事儿失礼,姜盈不想这么做。

    --老祖宗,求你再等等,至少别当着人面儿啊!

    姜盈在脑海里跟小银杏交流。

    小银杏鼻叱一声:真不给我吃吗?就算我给你一个最大的内幕消息?

    姜盈不屑:你能有什么内幕消息?有我也不稀罕,我现在就稀罕我家宝宝。

    小银杏:呵,就是关于你家宝宝的!

    “哎?我家宝宝怎么了?”姜盈猛地发出了声音,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坐直了。

    小银杏:“那给不给我吃?”

    “给给给,都是你的!”姜盈注意到三老都看过来了,但她现在没空解释,她全身的注意力都在小银杏的身上,就怕它给出一个什么意外的消息。

    “三胞胎哦,你怀的是三胞胎哦,两男一女。所以什么都准备双份也不够哦,得三份!”

    一道红光从姜盈的手心蹿出去,小桌上的粉百合瞬间凭空消失。

    三位老人吓到齐齐一哆嗦,没想到更吓的还在后面,姜盈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什么?三胞胎?两男一女?”

    一下子集齐了男女宝宝她是很开心啦,但是三个?姜盈低头看自己的肚子,小心脏有点受不了,她的肚子得变成多大才能盛下三个宝宝啊!

    ……

    总统府。

    亚历山大心情非常糟糕。

    时值今日他才知道老凯伦居然是他爸的人。

    曾经看不上老凯伦对海恩比对自己更上心的时候,他也起过要辞退老凯伦的意思。但因为老凯伦的能力实在是太全面了,辞退了这一个要想再找一个像这样水准的管家那可是很难了。

    偶尔他也会想,像老凯伦这样管理能力一级棒,自身战斗力也相当可观的人,怎么会屈尊来做管家呢?这样的人到哪个大公司去都得是管理层的人物。但老凯伦就是安安分分地在总统府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这一点也给他加了分,于是亚历山大就更没舍得辞退老凯伦了。

    可是昨天他回到私宅吃晚饭的时候,老凯伦却对他正式表达了请辞的意思。

    去向也没瞒着,就是准备到他大儿子和大儿媳那边了,现在是照顾准妈妈姜盈,等小宝贝出生了就是照顾小宝贝。

    这意思一听就知道是再不回来了。

    亚历山大强压着愤怒问是不是海恩向他提的要求,因为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海恩肯定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不然老凯伦为什么要走?都是做管家,这总统府绝对是一个管家最高的梦想了吧?

    这个问题老凯伦更是坦率,直接说明三十多年前,他来应聘总统府的管家本就是受老主子所托前来照顾海恩少爷的。

    亚历山大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简直要发疯,他还以为老凯伦对他忠心耿耿这么多年才没动过离开的念头的。结果呢?他原来就是一个笑话?人家从来到走,全是听他爸的命令?

    老凯伦的确是一个管理好手,他的交接工作特别顺利,平日里给他做助理的就有几个,如今提上来就是成手,一点都没有后顾之忧。

    也因为如此,亚历山大才越加地怒不可遏。早就计划好了,身为总统的他只用最后通知一下就行?

    人家铁了心要走,亚历山大也不会做出加薪挽留这种事情,他只是在老凯伦前脚走了之后就把老凯伦提上来的新管家也给辞了。

    谁知道后面提上来的这个人是不是老凯伦留在总统府的眼线!万一还是呢?经历了这么一出后,亚历山大现在看私宅的任何一个侍女保安都疑心重重了。

    他也不想想,总统府哪里是那么好进的!老凯伦虽说带着目的而来,但却是对总统府一点算计没有的,所以才会待了三十多年都没人发觉出什么内幕来。这如果是一个别有用心的,潜伏三十多年还做不出一点成绩来,不用等敌人发觉,自家老板就得把人灭了。这不白白浪费工钱么!

    亚历山大最近憋气的事情太多,影响了他的正常判断。

    第二天一大早,用完早饭后,他本来应该去办公区办公的,但他却绕道先去了莎蒂那里。

    莎蒂因为吸食了过量的笑气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她现在的智力,视听功能,肌肉收缩的能力,等等等等,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但她的回忆却还有,她身为人的主观思想还是有的。这些年她躺在床上,只能一遍一遍回忆着自己的过去。

    那时候的她多威风啊,老公是总统,儿子是机甲战神,她第一夫人的位置稳稳的。谁不看她的脸色过活,谁不得捧着她顺着她供着她。

    她怎么就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呢?

    她后悔,非常后悔!

    但不是后悔自己曾经做了那么多伤害海恩和姜盈的事情,而是后悔为什么没有在生下海恩这个小怪物的时候就一把先掐死他。

    别人生下的是儿子,她生下的是冤家!冤家!居然亲手喂亲妈吸食笑气,他没有人性!

    她完全选择性地遗忘了曾经多次出手想置姜盈于死地,她只记得海恩面露杀气地亲自强迫她吸食了笑气!

    这个大逆不道的儿子,她当时生下来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掐死他!

    亚历山大推门进屋的时候,两个侍女一个在睡觉,一个在玩光脑。亚历山大已经将近三年不进这间房子了,侍女们哪里还会尽心照顾莎蒂。

    见亚历山大猛然进来了,玩光脑的侍女瞬间站了起来。她动作太急,惊动了同坐在一个沙发上趴着睡觉的另一个侍女。另一个侍女睁眼看到亚历山大后也吓傻了,竟然连站起来都给忘了。

    亚历山大并没有指责什么,而是冲第二位新管家打了一个眼色。

    那是让他收拾的意思。

    这种小事他没必要浪费口舌和时间,直接开了就是。莎蒂就算傻了瘫了,只要没死就还占着帝国第一夫人的头衔,就容不得下人们怠慢。

    两个侍女吓白了脸,跪地想说好话,却被新管家叫来的保安二话不说捂了嘴就给拖了出去。

    亚历山大走到了床边,躺在床上的莎蒂这才看到了亚历山大。曾经的盛世美颜如今只剩下了形销骨立,大眼睛空洞又突出,嘴角的傻笑倒是一直挂着。

    亚历山大很难不心酸,虽然他来这里不是为了让自己心情更不好。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亚历山大问道。

    莎蒂张嘴傻哈哈地笑,口水流了下来。

    亚历山大嫌弃地退后半步,“那你还记得姜盈吗?”

    莎蒂愣了愣,突然开始双拳猛砸床板。可惜早就没有多少力气了,砸床板的声音都是微小的。

    亚历山大觉得心情好了些,“姜盈怀孕了,而且她也升级到4s级了。对了,我是不是也没有告诉过你,海恩,你的好儿子,早在两年前就是4s级了吧?”

    莎蒂空洞的眼睛里迸发出了愤怒的火光,她记得这两个狼心狗肺的孩子!在她如此度日如年的时候,他们怎么还可以过得那么幸福又顺遂!他们不是人!他们都该去死!

    “啊!啊!啊--”莎蒂的语言中枢也受到了影响,她要想清楚地吐字已经很难了,情绪一激动更是只会啊啊啊的乱叫一气。

    亚历山大心情舒畅地走了。

    他通过这种事情来树立一种优越感,那就是:海恩和姜盈你们再怎么风光又有什么用?你们永远得不到你们父母的认可!

    “姜子封先生的电话是多少来着?帮我打给他。”亚历山大对着玛格丽命令道。

    ……

    姜氏中医。

    谁都知道顶层的特级病房住着一个特殊的病患,那就是姜盈的亲爸姜子封。

    对于这个曾经把姜盈宠到天上,后来又给摔到地上,婚内出轨生子又在姜盈结婚前一天离婚,后来为了挽救自己的丑闻不惜算计自己的孩子假装植物人欺骗大众的人的遭遇,没有一个人同情他。

    姜盈在他已经瘫痪的情况下还愿意派人照顾他的后半生,这绝对称得上是圣母,啊不,仙女的作派了。

    当姜盈的名望越来越高,相应的,也就越来越很少人想起姜子封了。

    姜子封的父母,姜盈的爷爷奶奶,以及姜家,就像当年姜子封会放弃不能觉醒的姜盈一样,也痛快地放弃了姜子封。因为姜子封的丑闻,他们不得不抛售姜氏中医的股份,姜盈则趁机拿下了姜氏中医的大小股权。

    姜氏中医还叫姜氏中医,但现在的姜可不是原来那个姜了,而是单指姜盈的姜。姜家眼红,妒嫉,却也知道不能对姜盈做什么,就把这些过错都算到了姜子封的身上。

    姜子封的光脑还是那个光脑,却再没有人打给他了。姜家一致认为,遗忘,就是对姜子封最好的报复了。

    这一天,姜子封的光脑突然响起的时候,姜子封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谁?谁还能想起来给他打电话?

    声控接通,当听出是亚历山大的声音时,姜子封还以为是在做梦。

    但亚历山大的话很快就让他从梦中醒了过来。

    “你女儿怀孕了你知道吗?她还升级成帝国第二个4s了。我想这对于我们这些作父母的来说都是好事。特意打给你报个喜,不用谢。”

    亚历山大说完正经事就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姜子封发出了痛苦地嘶吼。

    比遗忘还深刻的报复就是,人家不仅遗忘了,人家还过得更蒸蒸日上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我!如果不是我衣食无忧地养育了姜盈十八年,她能有几天?她那样的情况放在其他任何一个家庭都不会比我这里更好!我只不过做了所有人都会做的选择!我哪里错了!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让我死!让我死--”

    对床的姜连翘被吵醒,姜子封和亚历山大的对话她也听到了大概,本来她也挺妒嫉的,但看到姜子封这样,她就奇迹般的心情好过了。

    “死啊?那你可去死啊?谁拦着你了吗?你可以咬舌自尽嘛!还可以把头闷进枕头里闷死自己啊?呵呵,你不敢!你舍不得!活着就有希望,你不就是这么想的吗?”

    两个人其实谁也别说谁,负责这个特殊病房的护士们可不像总统府的侍女们敢偷懒。他们都尽心尽力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仅用营养剂就把两人喂得气色红润,精神抖擞。

    两人被断绝了跟外界的交流,光脑也仅仅是用于他们需要服务时可以打出电话。两个人每天就只剩下了互相攻击互相鄙视,这样居然让他们过得还不错。

    亚历山大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两个人再次互相攻击了起来,可攻击攻击着双方突然就都安静了。

    “姜盈怀孕了!”

    “姜盈是4s了!”

    他们却在这里瘫痪了三年之久了,未来的两百多年很有可能再瘫痪下去。

    还有什么争吵的必要呢?他们早就输得一败涂地了不是?

    安静的病房里先后爆发出了一声高过一声的痛哭声。

    ……

    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正在开着真正严肃会议的海恩突然觉得大家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什么事?”

    梅清知道自己要是把开会期间还敢刷光脑的行为暴露出来,来自海恩的处罚绝对小不了,但她控制不住。

    这特么的什么世道啊!为什么好事都在不要钱似的就往一个人身上凑呢?

    梅清点了点腕间的光脑,“您夫人刚才更新了星网号。”

    海恩的第一反应果然就是,“所以其他人也是吗?很好,今天与会的每一个人都扣掉这月的……”

    梅清没理他的话,而是把自己的光脑屏幕点开放大,然后展示到了海恩的面前。

    “真不是我们故意在刷,而是事情太重大了,各大营销号及官方推送全是这一条。我们想装作看不见都不行。”

    也就海恩能真正无视提示灯不停显示的光脑。

    海恩探头一看,一眼就看到了姜盈新更新的内容:我怀的是三胞胎哦!两男一女!祝福我吧!

    姜盈那个缺德的,有点事儿就开炸的毛病愈演愈烈了。

    海恩赶紧点开自己的光脑,这才发现一连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姜盈的。他想着会议马上就结束了才没有第一时间接听,现在才明白他错过了怎样重大的事情。

    三胞胎,还男女都有了!这是多大的福分啊!

    海恩激动的就想向外跑,可是本能又让他站住,他还在开会,他还在上班。

    梅清:“啊,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了?”

    其他人马上附和,“还有我还有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突然就失明了?”

    海恩想笑,又及时稳住,“所有人员这月工资扣半!包括我!”

    话落人也原地消失了。

    空间撕裂装置还是这么一如既往的炫酷!

    梅清望着空无一人的位子想:三胞胎啊!司长真厉害!如果她再加把劲儿的话,那么她是不是也可以怀上三胞胎?

    星网上已经有好多人反应过来了--海恩大人是不生则已,一生就惊人啊!不过我很正经的请教一个医学问题。姜盈怀孕也就才一个来月吧,她是怎么知道是三胞胎,而且还那么清楚的知道每个的性别的?我不觉得姜盈会舍得拿这么小的胎儿去查基因。

    此时的姜盈也被三老的目光给围困住了,“你刚才在跟谁说话?你怎么知道孩子是三个还知道确切性别的?那粉百合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正在偷偷地消化粉百合植物元素的小银杏:要完!

    抱着肚子完全没注意听的姜盈:哦哈哈哈,她会一次生三个哦!看这次眼红不死盖西史皮尔斯他们!

    ------题外话------

    感谢红木天鱼,大葵,lilian7788,yiru62,灵悠清远和vickier竹的组团鼓励!爱大家么么哒~我也是这么喜欢有点喜事就开炸呢!欠大家的全勤红包我准备好了!全部订阅的小仙女到评论区露脸来领吧!恭喜发财~mu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