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67 婚礼之前的告别单身趴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总统府会议室。

    亚历山大正在被一群人“指责”私放了夏洛特的事情。

    “请总统阁下务必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警视司好不容易抓到的人却被您一声令下就给放走了?或许这中间有什么我们没有考量到的?还请总统阁下给一个详细的解释。”

    “总统府曾经被兽人潜入盗取了部分能激发精神力幻兽的药剂,明明已经能够完全证明那批药剂最终就是到了夏洛特的手里。总统阁下却是一不急着追回药剂,反而还私自放走了夏洛特!这种行为我们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总统阁下今天必须直面这个问题,否则我们将有权联名弹劾。”

    在c20逐步走上恢复重建的轨道,帝国政府也派去了新的行政星长,韩实带着维和部队撤出c20返回38星以后,夏洛特被亚历山大下令放走的事情果然引起轩然大波了。

    这一个月来,先是少部分的人小声议论着,后来就发展到了今天由警视司司长和国务卿带头在会议上正面提出了置疑。

    亚历山大坐在首位上,像今天这样被群起而攻之的画面他早就提前想到了。他环视了一遍全场,把所有今天站出来置疑他的人都给记在了脑海里,然后才说话。

    “各位在今天能够直接向我提出这个置疑,说实话,我很高兴。我虽然是帝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但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大家从不置疑,只会一根心思地照着我的话执行。那样不好,对我们大家不好,对整个帝国更不好。其实这一个月来我一直都在等着你们什么时候向我发起严肃的置疑!不然你们以为这种消息我没办法做到滴水不漏么?”

    亚历山大最后还小小的开了一个玩笑,可惜全场的人并没有心情陪笑。

    “请总统阁下直面问题直接回答!”国务卿最看不上的就是亚历山大这种道貌岸然舌吐莲花的嘴脸。

    亚历山大:“夏洛特带领的兽人间谍队在我38星一潜伏就是两年之久,离开之时盗取了重要的药剂,离开的途中还对我c20星的民众大肆屠杀,这些恶行让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哪怕不谈这些,她还把我的儿子莱纳德利用药剂变成了那个鬼样子,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她!我当然是有着比这更重要的考量!”

    “什么考量?就是为了得到来自兽人星皇室的对口缓解剂吗?”副国务卿不给亚历山大面子,一针见血地指了出来。

    群人哗然,有的人显然还不知道这么内幕的消息。本来被鼓动站到亚历山大对面的队伍因为这个消息的当场曝露而又壮大了一些。

    亚历山大却一点慌乱不显,一样把表情有所松动的人员记下来后才开口,“我的确是得到了那支缓解剂,但这却不是我的主要目的。如果我只是为了这缓解剂,那么莱纳德不会到现在还住在帝国科学院,他早就应该康复回家了不是吗?”

    “呵,谁知道是不是你被骗了,那缓解剂也许并没有作用。”

    对于这种疑问,亚历山大直接从空间纽扣里拿出了到手那管缓解剂,“它一直都在我这里。尽管我早就得到了,但我希望帝国科学院能够借此机会好好研究一下兽人星的药剂,最好能完全解密。其实,即使没有这管药剂,我也会想办法放走夏洛特!”

    “什么?”“总统阁下到底在想什么!”“他居然真的承认了,他……”

    “大家安静!请先听我把话说完!”亚历山大示意玛格丽把一份提前准备好的资料群发给大家,“s70的政权组织形式跟我们不一样,他们是女皇统治。夏洛特是现任女皇伊丽莎白的唯一的亲生女儿,血缘倒是正统,但我得到的消息称伊丽莎白并不十分看得上这个亲生女儿,而是属意其他各个皇室分支过继到她名下的干女儿。”

    “多少年了,我们一直都想把s70收回来统一管理不是吗?可是伊丽莎白软硬不吃极其不愿意沟通,这让我们的计划一度停滞不前。但是现在机会来了,伊丽莎白岁数大了,是时间公布女皇的下一任人选了。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夏洛特对我们死了没有用,但她如果活着回到s70星,她势必会把s70星搅混搅乱。”

    亚历山大胸有成竹,“和我合作,以给我药剂作为释放夏洛特条件的人是夏洛特的亲大哥,一个半兽人,一个没有继承权的嫡系长子。他可也是对皇位虎视眈眈。”

    说到这里大家就都明白了,当无法从外面攻破一个坚固的堡垒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堡垒内部先分化瓦解。

    与会人员开始交头接耳,如果活着的夏洛特能让s70星有机会回归统治,那么这的确比将其绳之以法更有用。

    国务卿才不会让亚历山大就这么轻易的扭转局面,“说的那么漂亮,这执行起来如何操控?s70星的皇室政权存在了上千年了,每次女皇的换任不都是一阵腥风血雨?但s70星因此就动乱,皇室政权因此就倾塌了吗?显然没有。但有一点能确定的是,夏洛特如果借此机会翻了身,那么再想将绳之以法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万一发生这种情况怎么办?谁来负这个责任?”

    “我来负!如果未来三年内不能把s70的政权收回来,不能将夏洛特绳之以法,我将引咎辞职!”亚历山大硬杠上了国务卿。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各自火花四溅。

    国务卿心里明白,亚历山大敢这样说是有前提条件的。前提就是,今天在场的置疑亚历山大的人还有命活到三年后。

    可他就怕了吗?隐忍多年今朝才撕破脸,自然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的。

    “好,我们就等总统阁下三年!”国务卿摇摇手里的光脑示意,“总统阁下,您刚才说的话我已经记录在案了哦。”

    亚历山大表现得特别大气,“你尽管记,我说能做到就一定能做到!”

    ……

    莱纳德一直不知道缓解剂早就在他爸的手里了,直到某一天他见到了来看他的玛格丽。

    继杰拉琳之后新上任的总统秘书室室长,是莱纳德安排的眼线。

    “你为什么才来看我!”终于见到一个能帮得上忙的人,莱纳德惊喜之后就是积攒多日的愤怒,“你天天都在我爸身边工作,你会不知道我被关在这里了?你为什么没有早点救我出去?德润食品怎么样了,现在是谁在代表处理公司事务?玛格丽,你别忘了自己是怎么爬上的现在这个职位!我能让你上去,一样能让你下来!”

    因为情绪波动的厉害,莱纳德竟然说着说着就变成了一只黑猩猩。

    而且比原来还厉害了,原来他变成兽之后还不能讲话,但现在可以了。

    玛格丽被这就发生在眼前的一幕给吓了一大跳,她本能地向后退了三步,虽然她明知道在她和莱纳德之间还有一个笼子挡着。

    “你敢躲?!”莱纳德更气了,如果不是怕惊动了科学员们,他现在早就哇哇大叫起来了,“我是不是很可怕?所以你今天来最好是有什么好消息带给我,否则我一定不会饶过你!不能做事的人就该死!”

    玛格丽定定心开口,“莱纳德殿下,我的确一直知道你就被关在这里,但我没办法找到不被人注意的机会来看你。德润食品现在完全是被亚历山大总统的心腹亲自把控着,现在正在带头争取c20的小麦的独家经营权。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莱纳德殿下的帮助,如果不是殿下,我现在不会站到这里。今天我来就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只能我当面告知的消息传达给殿下。”

    “什么消息?”

    “总统阁下手里有专门针对殿下被注射药剂的缓解剂,在月前第一次来看殿下的时候,总统阁下就已经从某兽人那里得到了。”

    “你的意思是,我爸已经拿到了缓解剂,还是在我抵达38星的第一时间拿到了,然后在看望我的时候却没有拿出来给我用?”

    端着一张黑猩猩的脸却做出了跟人类一样的极其丰富的表情,这画面对玛格丽冲击不小,她毛骨悚然,要目光稍微偏一下不那么直视才能继续说下去。

    “是,他为了那管药剂付出了释放夏洛特的条件……”

    没等玛格丽说完,莱纳德就大叫了起来,“他早就拿到手了他不给我用?他让那么多科学员每天在我身上插管子研究?他就眼睁睁看着我天天痛苦到想死?他还是不是我亲爸啊!亚历山大墨尔顿,你是个畜生!”

    “殿下别喊,别激动,这样会惊动科学员们的。”

    莱纳德根本听不进去了,“惊动就惊动,我现在还怕惊动吗?都惊动了才好,让大家都看看所谓的我爸是个什么东西吧!”

    莱纳德大吼大叫,抓着笼子晃得哗哗响,玛格丽眼见不妙,只得赶紧退回到了门后。门很快就被闯开了,一群白大褂冲了进来。玛格丽也穿着白大褂,趁机从门后绕了出来然后很快离开了。

    跑进悬浮车里,脱下白大褂,玛格丽打电话给老凯伦,“已经通知目标,目标正在崩溃中,预计今晚就有可能冲出科学院。”

    玛格丽其实是海恩的人。

    ……

    兽人星。

    38星的人在研究精神力幻兽,在探索人类身体更深处的奥秘,兽人星的人们又何尝不是。

    38星的人都能研制出让废f觉醒变高等级基因的药剂,那么为什么兽人们就不能研制出让半兽人变成全兽人的药剂呢?

    多少年来,皇家科学院研制出来的最先进药剂也不过是能把普能人变出兽形来,攻击力倒是大了,但神智却是一个“混沌,清醒,恢复人类意识,最后崩溃”这样的过程。

    夏洛特手里的就是这样一批药剂,只有全兽人能扛得住药性,能在短时间内提高细胞活性。但如果被注射者是半兽人,或者普通人,那么一段时间之后,承受不住药性的他们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当身在38星的夏洛特听说了姜盈研制出了一种完美提高基因等级的药剂后,她疯狂了。如果能弄到手,是不是她的实力也能更进一步的提升了?如果她能把药剂带回兽人星,s70星一多半的半兽人岂不是都要站到她的这边支持她?

    夏洛特先派人去了格罗塞姆那里试精神力幻兽的实力高低,格罗塞姆等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能正常发挥。再加上兽人们人人皆可用的空间撕裂装置的辅助,格罗塞姆等人败了第一场。这让夏洛特以为精神力幻兽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后来她又派人去了总统府偷药剂,总统府保卫处的精神力幻兽水准其实是比不上格罗塞姆等人的,于是夏洛特心中“精神力幻兽不足为惧”的观念越发的坚固了。

    轻敌的这么一个心理状态下,才导致了夏洛特不得不败走c20,最后又全军覆没。

    危急时刻夏洛特也是没有甘心到手的药剂再被追回去,她一口气把药剂把喝了,然后她就出现了半熊半蟒的兽态。这在兽人的历史里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直到帕托发现夏洛特的血液变成了蓝色,夏洛特才意识到自己的危急之举给自己的身体创造出了何等剧烈的变化。

    这时他们都知道,夏洛特暂时不会死了。哪怕每天都倍受研究的痛苦煎熬,但在研究明白夏洛特身体的秘密之前,她绝不会死掉了。

    安全抵达s70星的夏洛特,在一个深夜见到了她的亲大哥,哈克。

    兄妹俩还是很像的,都有着一副看似凶悍的体格,可惜凶悍体格的夏洛特却是个女人,这就悲剧了;而哈克呢,虽是男人,却又是个半兽人。明明女皇和王夫都是全兽人,但全兽人和全兽人的结合还是有生出半兽人或者普通人的可能。这个可能至今无人能彻底根除。

    两人小时候因为各自有不完美的地方还曾经惺惺相惜,关系不错;但随着越来越长大,当夏洛特明白自己是有继承权的全兽人,她哥则是低人一等的半兽人时,他们的关系就迅速冷却了。

    哈克第一次知道人情冷暖就是从夏洛特身上。

    在这之前最后一次相见是什么时候呢?大概三十来年前吧?

    有些久了,再相见的两个人对视的目光都很陌生。

    不过两人很快就恢复了身为皇室子孙的“体面”。

    “大哥,好久不见。”夏洛特甩动蟒尾,撑起了高高的身体。她的人形不比哈克高,但兽形绝对有优势。

    哈克脸上并不见生气,如果有,也只会在心里,“记忆里还是那个天天跟我后面喊‘大哥大哥’不停的小姑娘,没想到一眨眼你就长这么高了。”

    多么怀念又欣慰的口气,好像两人曾经多么亲近似的。

    夏洛特笑,“是,那时候大哥在我眼里多么的高大啊,哪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长这么高了,大哥还是年少时的模样,真令人感慨。”

    这话可不是在真的说哈克的模样,而是讽刺哈克的势力依然并不壮大。

    哈克还是不生气,“弟弟妹妹们都是能干的,我这大哥倒是有点给大家托后腿了。我很羞愧啊,不过还好我并不向往那个位子。”

    “你不向往?骗谁呢?你不向往会集结出一支半兽人的队伍?你不向往会派帕托来救我?大哥,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什么根底我也清楚地很,我们兄妹俩与其在这里鹜蚌相争让第三方得利,不如我们合作?”

    “怎么合作?”

    “你放我出去,我先把那群便宜的弟弟妹妹们给收拾了,然后我们两个再争可好?”

    哈克笑出声来,“你确定把你放出来后,你第一个收拾的不是我?”

    夏洛特心说,那肯定是啊!

    “那大哥今天来看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要放我出来吗?”

    “当然不是。”哈克拿出了一管试剂,“我来是想亲自向你道谢,因为你提供的血液,我们的人终于研发出了一管安全无毒副作用的变身药剂。”

    那是一管蓝色的药剂,幽蓝的颜色看着就非常吸引人。

    夏洛特笑不出来了,那是以她的血为原料的啊!她深知接下来会是什么流程,那就是找人试验。一旦试验成功,那么她以后活着的意义就只剩下了一个,就是每天好吃好喝,然后提供血液。

    还好她不容易等到那个时候了。

    “哦,其实不用谢。因为你永远不会有机会知道结果了!”夏洛特说着突然从笼子里甩出了长长的蛇尾。

    笼子的缝隙其实留得已经足够小了,以原来夏洛特的体形来说她是绝对伸不出蛇尾的,但是今天她做到了。

    因为她终于在这段时间里学会了操控蛇尾的大小。

    就像精神力幻兽一样!

    ……

    姜盈的肚子开始显怀了,原来是一直没有动静,等有了动静了,嗖嗖嗖地跟吹气似的,一天一个样。

    到底是三胞胎,她四个月的样子就像别人五六个月的了。

    但很奇怪的是,她居然不胖脸,胳膊腿也是跟原来没多大差别,就那个肚子向前突了出来。打老远看到的话,就像一个瘦弱的小女人抱着一个大包袱,感觉肯定挺艰难吧,她自己倒是行动飞快,半点不受影响。

    莉兹大婚前夕,她约了姜盈和科兰来了一场单身告别晚趴。

    此时莉兹和科兰正光溜溜地坐在温泉里,姜盈却只必须披着浴袍坐在岸边只能把腿脚放在水里。

    温泉的温度不低,谁也不敢冒险让姜盈下来。

    温泉岸边的托盘里还摆了各种糕点。

    姜盈却没心情吃,哀怨道,“知道我不能泡温泉,你为什么要把地点定在这里?这不是故意欺负孕妇么?”

    莉兹呲牙,笑,“我明天结婚,比你大!”

    一句话把姜盈怼没电了。

    姜盈恨恨的捏起一块棋子饼扔进了嘴里,“反正你就大这一次,我这大肚子可是还得再大五六个月!你给我等着!”

    莉兹叉腰,毫不在意展示出傲人的胸围,“我和维希会加快造人的,很快我也能大十个月了!”

    这回科兰也哀怨了,“我还没得结呢?能不能说点友好的话题了?”

    姜盈看看人家的胸围,再看看自己的,“喂,你们听没听说过怀孕后这里会二次发育?”

    她是不是可以再长一些?也不用多大的,再长一个号就好。

    莉兹惊悚地捂胸,“别,千万别再长了!再长可就是奶牛了!”

    姜盈:“……科兰,把她按水里淹死得了!”

    科兰:“……其实我可以给你手术一下,多大,啥型,你都能自主决定!”

    莉兹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哈哈哈,科兰你可以的哦。”

    姜盈冷漠:“……不用了,谢谢。”

    ……

    隔了一堵墙的另一面是婚礼前新郎的告别单身趴。

    维希和胖达各顶一块毛巾在头顶上,半躺在温泉里。在他们的对面,秋漠和博昂正在互相搓背,旁边还有一个小亚瑟坐在皮伐里玩玩具。

    一家三口那叫个温馨幸福。

    胖达冷漠:“维希,这不是告别单身趴么?那眼前的景象你怎么解释?”

    维希冷漠加一:“不然呢?要让漠嫂到隔壁女趴么?”

    两人沉默。

    博昂起身看过来,一条泳裤惊艳了胖达和维希的眼。

    穿泳裤泡温泉,放眼全星际也是没谁了。

    啊不,还有一个,就是秋漠。

    因为秋漠说博昂要是去就必须穿泳裤,而博昂说他要是穿秋漠就必须穿。而小亚瑟呢,看着两位爸爸都穿了他也穿上了。

    一家三口亲子泳裤!

    维希和胖达的心理阴影别提多大了。

    博昂冲维希抛个媚眼,“我是没意见的,你只要说服莉兹欢迎我这个好姐妹,我立马带着小亚瑟过去。那,我和我儿子都有穿泳裤的。”

    小亚瑟听不懂博昂的话,但听到自己的名字了,他以为博昂又要带他去哪里好玩儿的,他立刻从皮伐上站了起来,“爸爸?去!”

    “去……”p!维希硬生生把个p字给咽了回去。

    穿泳裤就能去女汤了?这如果可行的话,他自己都去了好么?

    “爸爸?”不理解为什么没有后文的小亚瑟去看秋漠,小小年纪已经知道家里拿大主意的是谁了。

    秋漠,“等你长到十八岁就可以去了。”

    “十?八?”小亚瑟掰手指开数,十个小手指不够,他低头看看脚,突然一屁股坐下去就想接着数十个脚趾。但皮伐被他这么一坐一下子翻了。

    “亚瑟--”

    “儿子--”

    一只灰狼和一只孔雀闪电般地蹿了出去,那气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哪里发生了重大灾情呢。

    灰狼把小亚瑟从水里顶了出来,孔雀用尾羽把皮伐翻过来,赶到的博昂赶紧把小亚瑟给抱起放到了皮伐上了。小孩儿也是吓了一跳,但时间太短了,好像还没来得及害怕。

    博昂没有立时安抚,他在等孩子的下一个反应,是哭还是什么。

    哪知小亚瑟反应过味来后第一个感觉却是:“对不起,爸爸。”

    心里已经想着“如果孩子要哭,他一定要抓住机会教育一番”的博昂爸爸瞬间心软成了鸡蛋糕,他家孩子怎么这么懂事啊!

    “我跟你讲秋漠,就算姜盈家的三宝生下来都是4s,也配不上我家小亚瑟!”

    秋漠:“那当然,加一起都配不上!”

    这初为人父的滤镜,都厚出天际去了。

    维希:“……我就不该准备这什么告别单身趴。”

    胖达:“等我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不准备,就算准备也不叫你们这些已婚的。”

    ……

    汤泡够了,大家转移阵地,去做全身spa。

    莉兹和科兰分别趴在一张按摩床上,各有一位女技师已经给做上了。

    至于姜盈,她在和第三位女技师探讨孕期的各种有意思的事。

    “你家宝宝几个月会踢肚子的?我才四个月怎么就踢上了?”姜盈挺着个大肚子自然是不能趴下做spa的,一进门的时候已经又埋怨了一次莉兹了。

    莉兹仗着明天结婚最大,今天真是可着劲儿的怼姜盈,“你可以坐着做啊?做不了肚子可以只做手臂和腿脚嘛。再不行也能做个美甲吧?”

    订了最豪华的spa套餐,结果她就做个美甲服务?姜盈都不想说什么了。

    索性放过人家女技师,干脆和人聊了起来。

    女技师一听她服务的对象是姜盈早就兴奋的不得了,姜盈不知道,就为这事儿,店里的几大技师都快打起来了。最后她以已婚并且育有一孩儿获胜,被店长选中了。

    技术都差不多,但生过孩子的总比没生过的经验多一些不是?姜盈身份特殊,情况也牺牲,店长要不是没有生过孩子,她都想自己上了。

    多好的刷脸熟的机会啊!

    女技师因为已婚有孩不那么水灵了,平时没少被其他客户嫌弃,她也是没有想到今天会因为已婚有孩而占尽了优势。

    姜盈摆出了聊天的架势,她当下想也不想的就把自己孕期的各种经历都不要钱似的往外倒。

    “理论上来说得六七个月胎儿的活动才会明显,但夫人不一样。您这肚子里有三个啊,就这么个肚子,里面有三,能不挤?他一挤能不动?很正常啊,看夫人的脸色就知道宝宝有多健康了。”

    “是吧?眼光真好。不像某些人年纪轻轻就老眼昏花了,非说我越来越像黄脸婆了。我请你吃好吃的。”就爱听好话的“昏君”姜盈把空间里的好吃的往外拿。

    女技师受宠若惊,本能地就接道,“说这话的人一定就是夫人的黑粉!夫人不要理,黑粉们就擅长鸡蛋里挑骨头。”

    被点名的“某些人”哼哼着睁开半眯着的眼,“她脸蛋上,眼角下,鼻头侧上方,长出的那一片零点零五公分的斑点你看不到?那不是黄脸婆的标志是什么?大姐,抱大腿也不能瞎抱的。”

    女技师接零食的手僵住了:呃,说那话的是就是这位莉兹小姐么?坏了,这位明天可就是正式的星浪传媒少夫人了!

    姜盈“噗哧”一声没良心地笑了出来,莉兹紧跟其后。

    只有科兰还记得善意地提醒一声,“别在意,她俩习惯性互怼,把你波及到了很抱歉。”

    “没,没关系。”女技师尴尬地摇摇头,再跟姜盈聊了没一会儿就借口有事出去了。

    姜盈叹气,就这点心理承受力还怎么抱大腿啊。抱你就大大方方地抱呗,只要让我有点收获,我并不反感这种事情啊?

    可惜人和人相处,气场合不合的这种事情完全没道理可言,全得看缘分。

    像圣盈纵衡学校,后来可是又出了好多废f觉醒并崛起,还被姜盈重用的人,但姜盈身边好友的名额好像满了似的,就是再没人能挤进来了。

    其实她喜欢交好多好多朋友的。

    姜盈看着桌子上被留下的好吃的,颇多遗憾。

    ……

    隔了一堵墙的另一个房间。

    维希和胖达腰间围了一个浴巾趴在按摩床上,在他们的另一侧是一家三口,还是同款家居短裤。而且人家还点明了不做腰部以下的位置。

    男技师没意见,同样的钱,做的部位越少当然越合适。

    维希和胖达这次也没意见了。

    有意见也是自己受虐,这回学精了,干脆没意见吧。眼不见心为净!安生!

    结果小亚瑟出声了,“爸爸,叔叔摸pp。”

    他还不懂得做spa舒服,大家也给他定了一份,只是希望小亚瑟从小就建立他跟别人同等的这样一种观念,分配给他的男技师也只是帮他放松一下肌肉就可。

    小亚瑟没有像维希和胖达那样享受的眯起眼睛,结果就看到了那边两个男技师分别按上了维希和胖达的pp。

    本来是很正常的流程,结果被小亚瑟这么一说,明显变味了。

    胖达猛地睁眼,“博叔!你教了小亚瑟什么!”

    博昂也是哭笑不得,“我只是教了他不能让别人摸他的pp,如果有人摸就大声喊。”

    维希:“嗯哼,显然教育的很好,他记得喊了。”

    可是现在要怎么解释?对上小亚瑟明显在等着“为什么他的不能让摸,叔叔的就可以”的解释的眼,大人们都有点懵比。

    要如何从技术层面上分别阐述两者的不同意思呢?这是一个大问题啊。

    说这跟那个“摸pp”不一样,这个属于正常服务范畴,那个就属于耍流氓?可宝宝再问什么叫“耍流氓”怎么办?一个一岁半的孩子,他们现在就给普及“什么叫做流氓”?

    两未婚男,两新手爸爸,外加五个男技师都纠结了老半天,最好达成了统一意见:今天不摸pp,啊不是,不按pp了。

    小亚瑟满意了,好像纠正了大人们一个错误是多么伟大的事情似的。

    胖达瞪维希,用眼神交流:都怪你非得整这么一个趴。

    维希望天:突然有点怕生孩子了,他好像还没准备好做一个父亲肿么破。

    ……

    半夜十二点,谁也没有睡着。夜深人静的时候,人们总是会想起一些深沉的问题。

    “莉兹,你的父母他们明天会到场么?”

    有那么一对不争气的父母,当时为了一绝后患,莉兹直接动用关系给送去n250星常住了。开着工资,也算个小管理,据说莉兹的父母在那边过得很潇洒。

    只是这孩子明天要结婚了,还不回来吗?

    他们能理解,可外人呢?明天有人问起要怎么说?他们都习惯提前把答案备出来。

    莉兹隐在黑夜里的表情看不太清。

    “不会到场,我通知给他们的日期比这晚半年。”

    科兰,“网上扑天盖地的消息他们能不知道?”

    “我让阿道夫把n250的星网信号给屏蔽了。再下死命令,泄露者赶出食货帝国,他们不会知道的。反正他们只要有钱数就满足了。”

    姜盈安慰地拍拍莉兹的肩,她是最理解莉兹的人了。

    “那女方这边出谁带你上红毯?”

    “我弟。”莉兹换个坐姿,这次姜盈和科兰都看到了莉兹脸上的笑,“臭小子,也算没给我丢脸,不久前n250之行居然一下觉醒到2s了。切,15岁的年纪就是2s了,是不是比大漠还厉害一点?”

    “真的?你是说奥斯汀?我居然不知道!你怎么不早说?这么大的好事,我得准备一份大礼啊!”姜盈脑海里闪过的还是两年多前粉红头发,还弄个狗鱼标志的中二少年。

    “啊,他说要亲自向你报喜的。”莉兹没有什么诚意地说道,“他说等我婚礼结束了再找你说的。内什么,你到时候记得假装第一次听到啊。”

    “是是是,我演技你放心!”

    科兰想起了海恩,“你今晚不回去行吗?海恩大人有任务不能接你了?”

    “没,这不莉兹明天结婚莉兹最大嘛,所以我就特意请了一晚上的假喽。他没事,正常上下班而已。”

    莉兹,“那为什么不去隔壁的告别单身男趴?呃!”

    自己说完自己都无语了,海恩大人是不像能参加那种趴的……

    “别说了,睡吧,睡眠不足的话,明天顶两大黑眼圈出场,你就等着丢人吧。”

    “可是睡不着怎么办?”

    姜盈乐,“早说啊,胖鱼,送你莉兹姨一个美梦。”

    ------题外话------

    感谢倾斜的摩天轮,大蘑菇和珍珠的鼓励!我这个月坚持完就能睡个美觉了!感觉胜利在向我招手了!得儿意地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