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68 维希:结婚进入装比模式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帝国科学院这种机构,通常都是外部超级严密,越往里走就越松散了。所以兽人间谍们一直想潜入这里都没能如愿,但从里往外冲的莱纳德却成功了。

    当胡弗收到通知赶到时,科学院内部已经被砸得一片狼藉,多少造价昂贵高度精密的仪器都被毁了。这还不是更惨的,更惨的是多少科学员或受伤或危在旦夕了。

    仪器毁了还可以再买,但科学员们要是因此损失巨大,那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报警没有?为什么智能辅警还没有到?你傻坐着干什么?还能活动的马上帮助不能活动的,都动起来,快快快!保安部的负责人呢?为什么不在!视频监控呢?助理,马上调出来给我!”胡弗边说边小跑向了关着莱纳德的笼子。

    只见那笼子已经被挣开了一个一米见宽的大洞,里面的莱纳德早就不知去向了。

    胡弗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出这种意外的,他一时承受不住,腿一软,跌坐到了地上。

    他知道莱纳德的情况在越来越恶化,他也每天尽职尽责地在向亚历山大那边汇报情况。自打从海恩那里知道了有缓解剂的存在后,他也是各种旁敲侧击,希望能说服亚历山大赶紧把缓解剂提供出来。里面有什么政治要素的考虑,他不管,他只想尝试各种方法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

    谁知他还是太慢了!

    没能等到他把问题解决,“问题”把他解决了。

    “院长?你还好吗?”一个助理走过来关心地问道,他从来没有见过胡弗这样脸色灰败过。

    胡弗扭头看他,发现他一条胳膊无力的捶着,“也是莱纳德造成的?”

    助理苦着脸,“是,不过这个不重要。院长,我离得近,赶过来的早,我有看到现场的情况。跟我一起来的几个同事,除了我之外,其他三个都当场就被莱纳德给撕了。我当时也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莱纳德在跟我对上一眼后,他只是撞开我逃了出去。”

    胡弗听到这里就腾一下站起了身,“你的意思是?”

    助理点头,“我想了一下我和几个同事的不同,他们都是跟莱纳德直接打过照面的人,我只是做一些幕后的检验工作,没有出现在莱纳德的面前过。我推断,这应该就是我只是断了一条胳膊的原因。”

    意思就是说,莱纳德不是没有差别的胡乱攻击,而是目标明确的有仇报仇。

    那他这一跑出去……

    胡弗急的嗓音都尖了,“视频监控呢?调出来没有?马上看看他往哪个方向跑了!”

    助理道:“科学院里的,包括大门口的,都被莱纳德给毁了。我们如果再想看更远一些地方的,得打报告申请。”

    出了科学院的大门,他们就没有资格查看外面监控智能有可能监控到的画面,那得需要申请走程序。

    看看还没亮的天色,胡弗还是决定打电话通知亚历山大一声。

    亚历山大接到电话就是暴跳如雷,“你到底怎么做事的?帝国科学院每年的预算都那么多,安保方面更是投入不小。申请预算你倒是多大的数都敢上报,结果就是这么一个防御效果?居然还能让试验体逃走,我看你这个院长也是当到头了!”

    胡弗尽量维持平心静气的语气,“让总统阁下失望了我很抱歉,但还是希望阁下能理解我们一下,我们最不想这种事情发生了。为了预防这种情况,我每天都有亲自向您汇报研究的进展,并且会把相关的数据曲线图发给您过目。”

    亚历山大打断他,“所以你的意思是人跑了还是我的错了?”

    胡弗差点就脱口而出,如果你的缓解剂一步到位,哪里还有今天这样的意外发生?

    “不,是我管理不善。”

    “哼!”亚历山大烦躁地起身下床,“挂了吧,我会跟警视司的司长打招呼尽快帮你找到人的!”

    与此一门之隔的玛格丽也迅速抓紧时间给老凯伦又发了一条信息,“目标已成功逃出。”

    老凯伦赶紧把事情的变化报给了海恩知晓。

    海恩正准备起程去参加维希和莉兹的婚礼,他本不想搭理这种事情,但想了一下后还是打电话跟老乔治和梅迪文先打了声招呼。

    说起莱纳德这个孙子,老两口也是一言难尽。

    小时候是长的真漂亮,跟海恩的五官很相像,又因为嘴甜会说话,在亲戚中可比小时候的海恩受喜欢多了。但老两口却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一个男孩,嘴甜可不是什么好事。

    等到莱纳德长大,老两口一听莱纳德的成长传闻就越发地肯定自己没看错了。

    “各人各命,他已经很大了,应该能承当自己的责任了。”跟不久前的海恩简直一个腔调,意思就是:不管。

    海恩也没想管,“祖父祖母,莱纳德现在的情况很危险,父亲手里有缓解剂却没有告诉他,他一定不会忍得下这口气。”

    自小被莎蒂惯坏的孩子,即使有一段时间奋发向上了,可那股劲头过去后,人还是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心态。

    为什么有缓解剂不给我用?我还是不是亲生的?当初生了我养了我宠着我的是你们,现在不救我看我被人插管子翻来覆去的研究的也是你们。为什么这么对我!凭什么这么对我!

    海恩不用当着莱纳德的面都能完全掌握他的心理,“他可能会先回总统府,可是父亲那边一定已经知道消息了,他也许连门都闯不进去。又不敢冒然露头引起注意,我怕他有可能会来找祖父祖母。”

    不管莱纳德来了会用什么方法什么态度来对待老两口,这种堵心的事情总是要提前有所准备才好。

    “哼,让他来!我能理他才怪!他最好听我的话乖乖回去,否则我不惜亲自出手!”老乔治虽然对子孙们不太关注,但像这么不满意的情况还是头一次。

    梅迪文也在叹气,“现在想想,莱纳德和盈盈的情况有些像啊。都是小时候被宠的过分,大了大了却又不被宠了。这心理有落差,谁都能理解。但看看两人的反应就知道两人的不同了。盈盈也一直不甘心,却没做出任何伤害自己伤害他人的事情;再看莱纳德……唉,亚历山大和莎蒂作孽啊。”

    海恩告别二老后便开车去参加维希和莉兹的婚礼现场了,路上他忍不住想,最初为什么会对姜盈动心?可不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姜盈即使在举民皆喷的那么一个境况下,依然没有心态崩掉,然后去做任何报复社会的事情。

    看看莱纳德吧,仅仅是因为他爸没有把缓解剂给他,他就自己崩溃,然后杀出了帝国科学院。死的可都是多少年多少钱才能培养出来的科学员啊!单这一点,海恩就无法接受。

    悬浮车奔驰在路上,海恩的脑海里闪过的却是和姜盈结婚后一点一点了解到真正的姜盈的过程。

    那时候传的最多的就是姜盈妖艳浮夸烂俗超垃圾,可是这些标签往具体上说一说啊,却是一点实质都没有。

    妖艳怎么了?随时就可以换个画风的外表而已;浮夸叫事?烂俗也值得提?谁年轻的时候不得狂得二五八万似的?还超垃圾……呵!一句话,在海恩的眼里,那些对无辜民众出手的恐怖分子以及破坏星际和平的星盗们才是必须回收做粉碎处理的垃圾!

    姜盈那时候觉得海恩看她不像她遇到的那些人,其真实原因特别客观:那就是姜盈被喷的那些个破事在海恩的眼里完全不叫事。

    很多年以后,当姜盈明白了这个道理,面对自家各个因为性情古怪而单身严重的孩子们时,她是这样教育的:别着急,再等等!一定有那么一个人,别人看来是古怪的事情,他看来却是非常顺眼。

    而其实并不想被教育的孩子们:我们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古怪,我们只是单纯的不想谈爱情而已。星际那么大,比爱情好玩儿的事情多了去了!

    ……

    海恩一到婚礼现场就引起了轰动。

    作为宾客,他绝对是最位高权重的那位。而且这种身份的人,一般都是新娘或者新郎父母多少年来积攒下来的人脉。但到维希这里不是,人家算是自己的人脉。亚曼里和伯登能跟海恩说上话,那绝对是占了儿子和儿媳妇的光。

    海恩原来就极少在人前曝光,自打升任国安司司长之后,就更是能不公开露面就不公开露面了。

    在收复c20那么大的事情上,立了大功的海恩也没在记者会上露面;姜盈升级,精神力幻兽实现实体化,多少人想向他恭喜,他也没有露面;姜盈怀孕了,一怀就是三胞胎,他除了更新了两条星网私号后,就再没动静了。

    如今出现在公开的婚礼场合,这一露面就是给了今天的婚礼莫大的荣光了。

    亚曼里差点惯性地一脚踢在维希的小腿上,“你小子终于也有让我骄傲的第二件事了!”

    伯登就是那个拉住老婆阻拦了行凶的人,“那第一件事是什么?”

    “当然是把莉兹姐娶进门了啊?”小维多利亚已经长成十二岁的大姑娘了,心里偶像众多,但在见到海恩露面后,脑海里就只剩下海恩一个了,“哥,快去跟海恩大人打招呼啊?我陪你去!”

    “莉兹怎么还没出来?这都进去多长时间了!她就那大点儿脸,还用怎么化?维多利亚,你说什么?”维希目光粘在不远处的新娘准备室,压根就没听见一家人在说什么。

    “哥!海恩大人到了!”维多利亚拽着维希看向门口。

    维希:“来就来呗,他本来就快到了好么?让我看什么?给姜盈打电话,让她赶紧出来迎接。顺便问问她,莉兹什么时候出来。”

    已经有宾客上前寒暄了,隔着重重人群,维希远远地朝着海恩微点了一下头。

    那姿态,特别自然,特别随意,特别装比。

    亚曼里眼含泪花,“老公,你儿子成了!”虽然成就还不能跟海恩比肩,但这心态上至少已经平等了。

    伯登也是欣慰地不停点头,“论交一个好朋友的重要性!”

    曾经维希的朋友全是伊林斯学校的同学,不能说不好,只是当维希进入了姜盈的圈子之后,再看现场到场的宾客,原伊林斯学校的朋友们和维希现在的朋友们那绝对不是一个阶层的。

    维多利亚倒是一胳膊肘儿戳穿了维希的伪装,“别装了,再装就过了。你是新郎,海恩大人冲你来的,你不过去迎接?小心我盈姐家宝宝生出来,一个都不给你和嫂子未来的宝宝配对!”

    亚曼里这回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了维希的小腿上,“差点忘了这事,还是我儿媳妇想的长远!快去,那没准就是未来亲家!哦呵呵呵,未来的某一天,也许我还能被海恩大人尊称一声阿姨?或者还能同桌吃顿饭?艾玛,我可得保养好了。”

    姜盈收到消息出来时正好听到亚曼里这句话,她现在对于她老公的海粉儿覆盖之广已经完全服了。

    “老公。”姜盈朝着海恩走去,却在走到一半的时候猛地扭头看向了宾客中的某个方向,有危险!

    ------题外话------

    想给维希和莉兹一个难忘的婚礼可卡死我了啊,晚上能有二更?如果有的话也得十点之后了~大家不必刻意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