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72 老北京卤煮火烧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科兰收到消息的时候难得休假在家,看到就乐得不行了。

    科特正好也在家,就问她,“笑什么呢?是不是某人又给你发什么甜言蜜语了?”

    “哥!”科兰不乐意了,“百里有名有姓的,什么某人某人的,你能不能对人多少尊重点?”

    “我怎么不尊重他了?我要是不尊重他,现在就不是只说,而是找上门去了。我说妹妹,咱家真不急着嫁你的。你着什么急谈恋爱?谈你也眼光放远一点放高一点啊?你说说你找的这是什么!他到底哪点招惹你了?你说,回头我铁定能让他改!”

    在外木讷少言的科特在家其实也是话不多,唯一话多的时候就是谈起百里。而只要谈起了,在外稳重如山的机甲战团团座就能秒变小心眼大暴君一百分妹控哥。

    那个穷小子,除了一张干净的脸还算优点之外,其它哪里配得上他妹了?科特尤其的不满意百里。

    科兰原来是多单纯一个孩子,每天都很开心阳光,但自打认识百里之后就变得会忧愁,会落寞,偶尔也会流泪了。这样的变化在姜盈等人看起来太正常了,但科特不觉得。他就觉得他妹一直单纯快乐着不懂情才好呢,那样才不会受伤。

    科兰的妈妈抱着一盆花走进来,科特和科兰的精神力幻兽就一左一右的跟着她,就像小时候的科特和特兰一样。

    “这是又吵什么呢?你们兄妹俩又怎么了?明明小时候连抢东西都没发生过一次的,最近怎么越长大越回去了?”

    “妈,我哥就是故意找茬儿,百里成为我的男朋友是你们同意了的吧?结果他现在还一口一个某人的叫!他欺负人!”科兰先告状。

    科特不甘示弱,“咱爸咱妈是同意了,但也仅仅是同意了你们谈恋爱,可没同意你们结婚!连个正式名分还没有呢就想让我承认他?你说,是不是他又在你面家说什么话了?长得就是一副小白脸的样子,最初那时候不是还非要站到姜子封那边的吗?后来见姜子封靠不住了,他又反过来站你了。这种两面三刀的人有什么好的?你的眼光怎么就没跟着司长夫人学毒一点呢?”

    当年百里曾企图劝和姜盈和姜子封的事情也成了科特不愿意接受百里的污点。

    科兰气到脸通红,“妈,你看哥!”

    “行了行了,我说他。”科兰的妈妈扭头看科特,目光甚是欣慰,“我一直觉得你坐上机甲战团团座的位置太亏心,生怕你不如海恩大人那样能够条理清理地对上对下。虽说没指望着你像胖达一样八面玲珑吧,至少也得该说的时候都能说清楚喽。今天我这颗心终于放下了,原来你也有这么嘴皮子利索的时候。科特爸你快进来看看吧,你儿子长大了!”

    “妈!”这次是科兰和科特异口同声。

    科兰不满意的是她妈这哪是说她哥啊,明明就是夸。

    科特不满意的是他眼瞅着就四十了,他妈还夸他长大了这不是寒碜他么。

    科兰爸爸抱着两盆花向门里走,不等他开门呢,小熊仔自动跑过去帮开门。科兰爸爷笑得不行,“乖,像科特小时候。”

    得,科特这次更一张老脸通红了。

    就知道休假也不能在家,还不如在团里练习机甲过瘾呢。

    想到就起身外走,“爸,妈,我去团里了。”科特大手一挥,小熊仔收进了精神力脑域里。

    “哎,不是你说的今天休息么?都快吃晚饭了,你现在有什么事得必须去团里?”

    “急事。”门关上了,看不到科特的背影了。

    科兰急急追出去,“哥你别走!哥你回来!事情还没说清楚呢!你跟我道歉了么你就走?回来!”

    追到大门口,回给她的是科特悬浮车的背影。

    “给我等着!等你往家领嫂子的时候,看我不加倍挑刺儿!”科兰气的在门口跳脚嘟囔。

    她转身要回去,百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科兰?”

    科兰转身,看到了百里惊喜的脸。

    “还真是你。我就是路过,大老远看着就像你,没想到还真是你。嘿嘿嘿嘿嘿。”

    百里手里各拎着两大包写着食货帝国的高档礼盒站那儿傻笑。

    科兰只想翻白眼,这哪里像是路过的,分明是想进门拜访,“你买着这么多礼物路过我家是想去哪儿?”

    百里白净的脸掩上羞红色,“不是礼物,我就是随便买点,这不正要回家么,路上就凑巧看到你了。”

    科兰听着他蹩脚的话都不想说他了,百里是被姜子封资助才勉强长大的。穷孩子的出身让百里过日子特别节省,哪怕科兰早就给了他一张永远半价的超v会员卡,他也没有舍得自己去买食货帝国价高的产品去吃。他总是挑打折的,或者是清仓的。

    莉兹没少说科兰,让她劝劝百里大方着点。科兰现在什么身价,百里这种作派太给科兰掉价了。再说了,百里现在赚得可不少,这么省着过到底图什么呢?省下来的钱并不能再生钱的,吃进肚里有个好身体倒是能再赚更多的钱。

    科兰也气百里的生活方式跟她有很大的出入,但她从来没有说过百里,只因为她知道百里省下来的钱都花在了哪里,一半像姜子封那样也拿出去资助别人了,另一半则都花在了她身上。

    科兰有一个爱好,当年被桑德鲁老爷子无意中给带出来的,就是收集各种种子。只是后来被姜盈给扔在姜氏中医做负责人后,她就鲜有时间做这件事情了。百里一直记得,就一直帮她暗地里收集着各种种子。

    这些都是需要花费钱财的。两人又是交往的这么一个状态,科兰哪好意思说,哦,种子是为我收集的,所以我把钱给你?这成什么了!

    自己吃东西总买最便宜的,现在却说这些个昂贵的礼品都是随便买的,科兰信他就鬼了。

    “刚好要吃晚饭了,进来吧,吃了再走。”

    百里把手里的东西往科兰的手里塞,“不了,我还急着回去接夜班。你拿东西进去和叔叔阿姨吃就好,我走了。”

    “站住!”科兰想也不想地就是厉声一喝,然后心中瞬间反省一秒钟。她怎么变得越来越像莉兹和姜盈了呢?这样不好不好,她是科兰。

    “你敢走一个试试?今天要是走了,以后你就别再想进我家门了!”

    唔,她回不去了!科兰扭头就走,一点也不想面对这样暴君的自己。

    百里抓着东西原地纠结一秒钟,到底舍不得再一次跟科兰有分手的可能,他乖乖地跟在了科兰身后。

    屋里科兰的爸爸和妈妈正在说话,很巧正是关于百里的。

    “科兰不在,我说心里话,我不怪科特。要不是怕科兰伤心,我早就直接说科兰了。我没求过百里非得要像秋漠胖达他们那样有多大的事业成就,那种人太少了,哪能人人都能做到。可他至少能大大方方地来见我们吧?至少应该对未来和科兰的生活有所规划吧?我听科兰说他的工资不少的,可是他至今还在租住公寓。这是没有结婚的意思吧?如果有难道不应该先备下自己的房子么?总不是想着让科兰跟他结婚后一样租住公寓吧?”

    “其实我想的是,他要是愿意的话,结婚后住家里来也挺好不是吗?反正我们就两孩子,再来一个也不叫多。房子的事情我倒不是多在意,我就是跟你一样在意他的扭扭捏捏。当初错了一次的不是他吗?结果他别扭的像是我们都错了似的。一个男人都打算重头再来了,就痛快地忘掉过去再来呗。可他总是这样小心翼翼的,我一直在想是我们太过分了吗?”

    “唉,只希望科兰只是谈谈就算了,别提到结婚的事情。”

    “才二十来岁,变数大着呢,随孩子瞎折腾吧。对了,晚饭吃什么?”

    “包饺子吧?趁科兰在家。要不我们多弄出来一些让科兰给百里那个孩子带去点?听科特说他过得很辛苦。唉,他也是个好孩子,就是,怎么说呢?算了,不说了。我说科兰怎么还不回来?”

    科兰回来了,又和百里一起退了出去。

    科兰后悔的不敢看百里的眼,早知道她爸她妈会有那么一出对话,她就不非得强求百里进门吃饭了。现在好了,全听到了。

    百里心里苦成海,脸上却温柔的笑,“我真的得回去接夜班了,下次再吃饭好么?东西你拿着,快进去吧,明天见。”

    见人要走,科兰有心安慰一句,一声“百里师兄”脱口而出。

    百里心里的苦顿时清了一半,“没事儿,有你这一句,什么事儿也不叫事儿了!以后叔叔阿姨对我的某些行为有什么意见的话你得提前给我交个底儿,这样我才好改不是?回去吧,起风了,外面冷。”

    帮科兰拢了拢衣服,百里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背影一直是印象中的干净温文,科兰看了看直到看不到了这才转身回家。

    百里却在走了不久之后又停下了,光脑来电话了。

    “小惠?”百里把悬浮车停在路边后才接起电话,“怎么现在来电话了?”

    小惠是他资助的一个孩子。

    电话接通,全息屏上很快显示出了一个化着大浓妆的女孩子,“百里哥哥!我又没钱了!给我打钱吧!”

    这要是原来,百里哪怕不喜女孩子的说话口气也会在教训两句后痛快地把钱打过去。他对自己这样说,人是你决定资助的,你就必须资助到底,有始有终才不愧对当年受了资助的自己。

    可是现在,在他听了科兰父母的话后,他开始想了,他是不是应该为科兰准备房子了?他光想着求婚有什么用?他连正经的一处私产都没有,科兰凭什么答应他?就算答应了,他要让科兰跟他一起租房住吗?

    “小惠,你已经十八岁了,从今天开始,我不再资助你了!你有工作,据我所知,只要你节俭一点的过,你的工资完全养的活你!”

    名叫小惠的女孩子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百里哥哥你说什么?你怎么会突然决定——”

    她说不下去了,可想而知百里的突然“撤资”对她的冲击有多大。

    她又猛地尖叫起来,“不准!我不准!当初是你主动找上的我让我接受资助,现在你说不资助就不资助了?凭什么!我是你的玩具吗?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你突然就不给钱了是想让我去死吗?你说,你是不是要逼死我!”

    百里无视了小惠的强词夺理,“小惠,我不是你的私人银行。如果你但凡对我还有一点感恩之心,你就该知道,你的话就不应该说出来!我突然做下这个决定的确是我考虑欠妥,但我知道,无论我是不是有所准备,你都会是这个反应。既然这样的话,我什么时候提出来并没有区别不是吗?希望你好自为知。”

    百里利索的挂断了电话。

    其实只要不是科兰的事情,一个人长大的百里也许性格天生温文,但做事的方式又如何会连半分魄力都没有。

    电话那头的小惠不甘心,再打百里的电话则收到了已经被拉黑的提示信息。

    “喂,惠大姐,开第九局了,你还赌不赌了?不赌就赶紧让地儿啊!”

    “赌!我今天一定能翻盘!”小惠啐了一口吐在地上,百里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

    不仁不义的东西这世上多的是,但有仁有义的,只要有一个,你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都有可能起死回生。

    夏洛特找到了当年被皇室赶尽杀绝的一个私人科研所的唯一活口,意森。

    m38星的黑白两道明里暗里都在研究着改变低等级人类基因的方法,s70星也是一样。意森的科研所就是专门研究如何让普通人也能变得像全兽人一样骁勇善战的私人科研所。

    意森年轻的时候曾经游学各大星球,掌握了太多有用和没有用的身体数据。他一手创建了自己的个人研究所,也很快就取得了突出的进展。

    但这时候他做了一件错事,那就是公然拿着自己的成功数据上交到皇室希望得到认可并推广了。

    他是普通人,他知道s70星的普通人是处于怎样一个倍受歧视的社会地位,他希望这个局面能够得到改善,他以为皇室也是乐于看到这种情况的。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皇室一点都不想他们的地位受到波及。一个稳定的社会形态本就应该是少数能力者统治大多数的无能力者。如果大家都一样了,谁服谁的管?皇室还能一直直稳稳坐在统治者的位置上?

    不,他们坚决不允许!

    伊丽莎白亲自下的追剿令:杀,一个不留!

    当时夏洛特还小,正是觉得万物平等,众生皆有受尊重的权利的中二年纪,于是她在无意中遇见意森被追杀的时候就出手救了一把。

    皇室内部的人走了后门,意森逃出生天就容易多了。

    几年来他一直隐姓埋名地苟活着,直到夏洛特再次找到他。

    乞丐一样的流浪汉,头发上都长满了虱子。如果不是夏洛特非常了解这人有着何等的技术,她一定转身就走。当年那个温文却难掩倨傲的清高科学家哪去了?这还是那个意森吗?

    意森倒是痛快地承认了自己,只因为找来的人是当年救了他一命的夏洛特。但是夏洛特请他再出山的要求,他却婉拒了。时间太长了,他久不碰那些东西,现在让他拿试管可能都拿不稳了。

    夏洛特不能放弃他,因为除了他,她实在想不出还能再找出另一个人帮她了。夏洛特当着意森的面给自己手腕上来了一刀,当蓝色的血流出来,当她看到意森瞬间精神的眼睛,夏洛特知道,她的希望又回来了!

    在几乎被人淡忘的半兽人大皇子的住所,正在悄然建起了一座私人研究所。

    意森剃掉了长了虱子的长发,清毒洗净,夏洛特依稀又看到了当年那个清高的科学家。

    这时候如果有姜氏中医的人过来看到,肯定会吓一大跳,太像百里了,要说没有血缘都不可能。

    ——

    莱纳德没能回到帝国科学院,不是他说服了亚历山大,而是胡弗不愿意接收了。

    死了那么多的科学员,结果不但不能找莱纳德以命偿命,还要再继续治他?胡弗做不到,侥幸逃生的科学员们都做不到。

    事实上,当老乔治赶到的时候,如果不是他拦着,亚历山大能下命令当场击毙莱纳德。亚历山大什么时候受过皮肉之痛?结果这第一次就是双臂被扭断,还是来自亲生儿子的施虐。救援队赶到的时候,亚历山大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

    老乔治看的出来,亚历山大要不是手不能动了,他一定能亲手拔枪射杀儿子。

    最后是老乔治出面,托了瓦格纳的关系,这才把莱纳德送去了军医院,当然是带着缓解剂一起。

    而即使是这样,老乔治也是在瓦格纳的面前签了保证书的,那就是如果万一莱纳德的情况再不受控制,那么军医院将有权利为了军医们的安全当场射杀莱纳德。

    老乔治当面答应的痛快又干脆,可是一回了家能不堵心?他家孩子要是都像海恩和姜盈这样只长脸不丢脸多好!

    老两口这一阵子都心情不好,姜盈看得出来,又听了海恩的转述后便力邀二老参加了他们的乔迁之喜大吃趴。

    这次没有另外叫厨师,因为家里不如姜家本宅大,装不下那么多人。再说了,她这次是要回收份子钱,当然是成本越少赚的越多,所以她决定这次走节俭风。

    就一个菜,卤煮!

    五花肉,精小排,猪肥肠,鸡翅,鸡蛋,土豆,豆腐干,放到特意从食货帝国要来的一份老汤里,炖上三个小时,那味道,方圆百米的人家,窗户都打开了闻味了。

    老两口从高兴被邀请做大厨,到后来的心情难平:“盈盈啊,你是故意馋爷爷奶奶的吧?爷爷奶奶宁可再去辛苦装两处房子也不愿意熬这三小时候的肉啊!”

    活倒是不累人,但是干熬干闻味却不能吃的感觉太痛苦了,生不如死啊。

    姜盈好笑道,“没说不能吃啊?您二老想吃就吃呗。自家人,没人说什么的。”

    老乔治表情控诉,“可是你说火候不到就不好吃的。”

    姜盈一头黑线,所以还怨得着她么?明明是他们也想吃到味道最好时候的菜的。

    梅迪文等了好长时间也没等来姜盈的做饭命令,就问道,“这就完事了?不给准备饭啊?”肉菜好吃是好吃,但吃多了肯定咸得慌。

    啊,这孩子别是又打什么坏主意呢吧?

    相处了一段时间了,也算了解了姜盈一些日常行为特征的老太太用怀疑加探寻的目光看姜盈。

    姜盈再挂一头黑线,她至于吗?已经省到一个菜了,她再把饭省了,那还是人吗?胖达他们来了不得埋怨死她。

    “老公,你的饼好了没?”本想人来了再给大家一个惊喜的,姜盈一看关乎自己的声誉了,赶紧先挽救一下吧。

    随着她的这一声喊,身穿围裙的海恩从楼上的小厨房里出来了。那也是这次装修新加的,为的是怕肚子大了的姜盈饿了再下楼找吃的做吃的不方便,就在楼上另开了一间小厨房。面积虽小,但里面的东西可是基本齐全的。

    老两口在楼下由姜盈指挥着煮肉的时候,海恩自己一个人在楼上小厨房做烤饼。

    看到海恩一身家庭煮夫装扮的乖乖出来,手里当真托着一个大托盘,里面全是巴掌大的起面烤饼时,老两口都笑得不行了。

    “盈盈,也就你能把我们的机甲战神使唤到这份上了!奶奶崇拜你!”

    “爷爷也给你打call!不过这是什么饼?白白的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啊?好像还挺硬?”老乔治还凑近闻了闻,“好像也没什么味。”

    “爷爷奶奶,这饼得放到汤里一起煮一下才吃的。”姜盈示意海恩把饼都倒进了煮着肉的超大铁锅里,她一边搅一边继续解释,“等吃的时候呢,先把饼拿出来切小块放到碗里,然后上面盖上你喜欢吃的肉啊蛋啊土豆什么的。爷爷不是喜欢吃肥肠吗?都放肥肠也可以的。吃一口肥肠就一口饼,那口感,肉烂而不糟,饼透而不黏!你吃了就知道了!”

    小银杏受不了的现身了,“我说了多少遍了,那叫火烧!不叫饼!整道菜叫老北京卤煮火烧!你能不能不给这么有着深远历史的文化名吃给省略掉名字?说你一孕傻三年你还真是啊!别影响我重孙子的智商啊!”

    自打被姜盈堂堂正正地介绍给大家后,小银杏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这家的一份子了。特别的放飞自我,想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一点都不怕吓到别人。只是它到底是必须依附姜盈存在的意识态,不能脱离,不然它也会要一间自己的房间。

    老乔治和梅迪文现在也能以尊敬的姿态看待小银杏了。毕竟是提供了那么多失传已久名吃的美食树,他们从心底产生的敬意那可以说是油然而生。

    “原来叫火烧啊!一听就是个有特别口味的名字。”两人抓住机会向心中的美食大树表达敬意。

    姜盈特别不服气的跟小银杏强辩,“叫火烧叫饼有什么区别?最后还不是都要吃到肚里的。既然没区别,不觉得饼比火烧更好听么?我们现在是星际时代了,不是那个古时候了,大家一听新菜先听名字的。你说你叫个火烧,不好听也就算了,关键是意义也不明确不是?但一叫饼就不一样了,大家立刻知道不是馒头不是饺子面条了!”

    老两口马上点头,“盈盈说的有道理。”

    姜盈郁闷了,“爷爷奶奶,你们到底站哪边?”

    小银杏晃动自己满树冠的小白果子,“孙子们想清楚了哦,一个回答错了,我可是有可能长时间闭关不出哦。”

    老两口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纠结了,要站队啊,这事儿从古至今都太难了。

    姜盈转头看海恩,“老公?”她老公应该永远站她这边的吧?

    小银杏冷笑,“大孙子,现在能不用仪器就知道你儿子姑娘近况的可就我一个,你想好了再回答哦。”

    海恩本想立刻站到老婆队的,现在犹豫了。因为老祖宗的存在,姜盈连产检都省了。倒不是在意省了多少钱,而是不用去照各种仪器,对于小宝宝们来说总是好的。老祖宗这条威胁很给力啊!

    海恩一抬头看到了才进门就转身要走的老凯伦,他陡然发声,“老凯伦,你盯一下这边,我去楼上看看剩下的好没。”他机智的既没说饼也没说火烧。

    身形更是迅速,一眨眼就消失在了楼梯上了。

    “老公!”姜盈气到喘粗气。

    老两口对看一眼,正在想着要不要也要遁的时候,门铃响了。

    三老的几乎异口同声,“我去开门。”总好过被逼站队的好。

    第一拨到的是百里和科兰,百里这是第一次鼓起勇气加入到科兰的朋友圈中。结果一开门,好家伙,一个前总统府管家,一个是前前前前第一夫人,一个是前前前前帝国总统。

    百里:……

    ------题外话------

    是不是我可以喊一拨“打call的来”了?睡了~头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