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75 准备母仪天下的第一夫人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怀孕七个月,肚子大的已经像别人家足月的。

    老祖宗说三个小宝贝长的都很好,这让姜盈很欣慰,但老祖宗下一句话就让姜盈很头大了。

    老祖宗说剩下的两多月可能还会继续长大,而且长势还不会小了。

    姜盈低头看自己的肚子,现在她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了。这如果再大的话……她怎么生啊!

    海恩进门来叫她吃饭,“今天的早饭是火腿蛋炒饭配豆芽汤,快来吃。”

    “还吃什么呀?再吃我就生不出来了!不吃了!”姜盈站在镜子面前生气道。

    海恩好笑,“这个问题我们不是已经探讨过了?你那肚子里是三胞胎,你就是想自己生我也不让你生的。到时候开刀吧,就住姜氏中医,自己家,保密措施绝对放心。”

    “可是不都说顺产对孩行突破了门进到房间里的时候,新房被搬得一干二净。

    科兰是最不明白的那个人,她傻乎乎还问呢,”几个意思?店家这是被洗劫了?你们跟店家很熟吗?我们这样强行闯进来不会有问题?“

    姜盈拿出光脑子好么?”姜盈摸自己的肚子,“也是奇了怪了,人家生个双胞胎,每个孩子都有可能比正常孩子小一些,怎么到我这儿,都是三胞胎了,还是个个正常个头呢?果然是我吃的太多了么?”

    能不多么?在家休假没事干,就三天两头的找人一起吃吃吃。这要是原来没怀孕那时候这么吃,海恩早出言提醒了。

    但现在,打死也不能说。随着月份变大,孕吐反应已经彻底消失了。能吃总是好的。

    海恩轻揽着姜盈向外走,“多什么多?你一张嘴吃进去,喂的可是四个人的肚皮。不是还约了莉兹做产检么?你快去吃饭,趁我上班顺路我送你到莉兹家。”

    “啊,其实也不是只做产检的。百里师兄今天要送科兰一套新房子的,这不让我们想办法把科兰带出医院么?莉兹想凑热闹,就说找科兰做完产检后干脆借口逛街买衣服把科兰带出来。”

    两人下来,梅迪文从厨房端饭出来正好听见这话,“为什么是送科兰新房子?难道不是买好了新房子向科兰求婚么?这是什么套路?怎么跟我们那时候想的不一样了?”

    姜盈哪里知道百里是怕科兰还没有结婚的意思,她也正疑惑着呢,“说起来是关系不错,不过百里师兄不是那种会跟人谈心的,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知道买新房子给科兰了,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科兰一定会很高兴。”

    老乔治端着汤出来,“百里居然这么快就能买房了?也是,他那套演示数据当真值得那么多!外表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个孩子,没想到做事很有一套,还稳重专心。科兰有福气!当然了,百里也有福气!”

    莱纳德完全被治好了,却没有全用来自s70星的缓解剂,而是参考百里的演示数据研发出了新药剂。

    就因为这事,军医院不仅给了百里一个满意的价格,还想高薪挖角百里。可惜只要科兰一天在姜氏中医,百里根本不可能换地儿。

    梅迪文在姜盈的面前摆上火腿蛋炒饭,“这两孩子看着都挺好的,那为什么不早些结婚?既然决定了要以后一起走过人生的后半程,这早结婚总是比晚结婚好。再加把劲儿的话,没准科兰能像莉兹一样那么快就怀上。你们几个的孩子到时也差不多大,能玩到一起去。唉,还是剩下了胖达。他不是吹一定尽快脱单一定娶最漂亮的么?怎么还没有动静?”

    姜盈一边给大家发勺子一边回答,“因为c20小麦的主经营权食货帝国没有拿到,胖达上火,亲自带人上n250发掘新食材去了。”

    莱纳德治愈回家,德润重归于手,亚历山大一是不想再让姜盈和海恩更风光,二是也有那么点弥补莱纳德的意思,就把c20小麦的主经营权交给了以德润为代表的联邦商会。食货帝国要想大量买进小麦的话,这个联邦商会就绕不过去。

    他们倒是想自给自足,而姜氏中医的药草培植部也能培植出小麦来了,只是这产量却是微乎其微,想要批量大产还得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胖达眼气到嘴的大生意被人抢了去,连相亲的念头都给气没了。

    谈到这事老乔治也很生气,“这种跟经济挂钩的事情,决定谁做谁不做的标准就一个,那就是谁有实力谁能带起这个产业那就谁来做。那些人光抢下主经营权有什么用?自己那点本事能拉多大的车不知道啊?真是浪费资源!”

    梅迪文也是一通叹气,“想当初亚历山大凭着自己的力量竞选上总统的时候我还挺开心,还觉得这孩子是最像他父亲的一个。可现在看看……唉,老人们说年轻人不能成功太早,心性没到那份上,被毁的可能更大。现在想来,这话真是有道理。”

    “p道理!海恩和姜盈成功早不早?怎么就没像他那样?不过一个小小总统的权力在手,他就忘了自己是谁了!我看啊,他早晚把自己的位置给作没了!”

    半年时间的相处,老两口的心可以说完全偏到海恩和姜盈这边了。

    这种事情姜盈和海恩不便开口议论,两个人就一直默默地吃饭中。

    老凯伦笑着搭腔,以纯拉话常的轻松语气说道,“海恩少爷快要35岁了吧?想当年亚历山大总统在这个年纪已经竞选上了总统了呢。”

    弃军从政的人,只坐到国安司司长的位置就满足了吗?

    老乔治放下了碗筷,用目光逼视着海恩,“你的下一个事业目标有吧?说来听听。”

    海恩正在给姜盈擦嘴角,擦干净之后才郑重回道,“祖父,这种事情一时半刻可说不完,我又赶着上班,不如今天下班后我再约您详谈?”

    两个面容相近的男人互相对视三秒钟,无声地达到了共识。

    吃完饭海恩带着姜盈出门了,海恩去上班,顺便送姜盈到莉兹那里。

    车上的时候,姜盈跟海恩谈起了刚才饭桌上的意思。

    “老公,你说爷爷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是想推你一把吗?可是离总统换届还有15年呢。这是不是推的也太早了些?”

    海恩波澜不惊,“如果不用等到总统换届呢?”

    “老公!”姜盈吓,这男人们说话怎么就这么轻松呢?老爷子在家看个新闻一整就说这个政策不好那个新法不好的,她还能以人家毕竟是前前前前总统来解释。可她老公没当过总统的!

    姜盈看得出来自家男人的野心,却没想到这位野心大到等不及上面那个退位让贤的程度了。

    真是最近看准爸爸日常看多了,都忘了她老公那狂出星际的本质了。

    姜盈替海恩紧脏,“老公,我没做过第一夫人的!你登基,啊不,上任那天你说我穿什么衣服好?啊,那时候我们家三小崽儿也早就出来了吧?他们要穿什么衣服好?如果我们一家子穿亲子装的话会不会太不正式了?天啊,这要是放老祖宗那个时代,我也算是母仪天下了吧?科兰莉兹她们再见我得跪是吧?噗哈哈哈咳咳咳。”

    脑补的很欢乐的某位笑呛了。

    莉兹在门口接到姜盈的时候,姜盈是呛着下车的。

    “怎么了这是?笑的?路上看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了?”莉兹很艰难地扶住姜盈,“你这么大个肚子,悠着点劲笑啊!”

    “切,你要是知道我在笑什么,你准保比我笑得更厉害。”姜盈冲海恩摆手,“老公你快走吧,别迟到。”

    “那你先说说什么事情啊?”目送海恩驾车离开,莉兹赶紧问个究竟,而等她听完了姜盈的解释,她果然也笑呛了,“艾玛你真敢想啊,真当自己母仪天下呢?还见到你就跪?嗯哼,你尽管想好了,反正你也就只能想想了。”

    两人边说笑着边进了门。

    维希早就上班走了,家里就剩下了以侍候孕妇为名而给自己放了长假的亚曼里和伯登。

    “姜盈来啦?吃过早饭了没?一起吃?”亚曼里热情地招呼姜盈。

    姜盈笑,“阿姨早,我来之前吃过了。不过莉兹,你怎么也吃早饭?这都几点了?”

    莉兹让姜盈随便找点坐,她自己则去了餐厅,“是你打电话过来说要到了,我才醒的,不然还睡呢。所以只能这个时间吃早餐喽。”

    看着莉兹坐那儿就开吃,半点没有胃口受影响的表现,姜盈很羡慕,“都两个多月了吧?你都没有孕吐的反应出现吗?也太好了吧?”

    莉兹对此也是很得意,“可不是,那时候见你一整闻到什么不中意的气味就一通干呕,结果到我这儿了,什么反应没有。吃什么都行,闻什么也没有异常反应。”

    “这肯定是一个超级乖的闺女!生下来给我养吧?我换两儿子给你养。”

    莉兹:“你快拉倒吧,苏处家和咖米姐家加一起三儿子要换我一个闺女我都没换。”

    亚曼里在帮莉兹添粥,伯登在帮莉兹剥鸡蛋壳。

    莉兹到现在还不适应,“爸,我自己剥。妈,我自己添。你们吃自己的就好,这些事情我自己能做。”

    两人手里的东西被莉兹抢走,亚曼里和伯登也不计较,转身拿起筷子就往莉兹的盘里夹菜。

    “多吃土豆丝好,清口开胃。”

    “这小葱拌豆腐可是你特意点的,快吃快吃。”

    自打莉兹是带着宝从蜜月回来的以后,在亚曼里和伯登的眼里,她就跟个生活不能自理者没什么区别了。据维多利亚说,她都没被她爸她妈这么精心地照顾过。

    姜盈坐在厅里看到这幸福的一幕,真心替莉兹高兴。没有亲生父母缘又如何?找对了公公婆婆,没准比亲生父母还给力。

    等莉兹吃完了,两人才启程去姜氏中医。伯登还特意给安排了司机,死活没同意姜盈和莉兹非要自己开车的要求。

    路上,莉兹和姜盈齐坐在后排,在后排和前排之间有隔断,她们说的话前排司机并不听见。

    “百里到底怎么想的?难道这种时候不应该是直接求婚么?”莉兹也产生了同样的疑问。

    姜盈摊手,“那谁知道呢。百里师兄从来也不跟我们谈心情什么的,唯一一次找我谈私事还是几个月前托我给他拉关系卖演示数据那一次。”

    “他幸亏找你了,不然他得什么时候才能买的起房子。明明赚的不少,结果过得一清二白的。这水准也是没谁了。”莉兹朝姜盈挤古眼睛,“你说要不我们出面问问他到底什么意思?”

    “不好吧?你看前几次我们一说这事科兰就不太高兴,好像她多急着嫁似的。”姜盈摇头,“算了,让他们自己慢慢谈着的。也没准今天新房子一到手,科兰就先求婚了呢?”

    莉兹耸耸肩,“看来我想我们三个差不多时间有孩子的梦想不能实现了。行啊,就让小科兰自己慢慢谈着吧,反正还有一个胖达垫底呢。”

    这时姜盈的光脑响了,来显是百里。

    “百里师兄?”姜盈接起电话,“大概还有五分钟我们就能到姜氏中医了,等莉兹做完产检我们再过去你那边,大概在一小时之后了。百里师兄你已经到了吗?”

    “是,我已经到了。你和莉兹都是孕妇,一定要事事慢一些。我不急,我今天全天有空,就在这里等着你们。”

    “好。”姜盈挂完电话就跟莉兹笑得前仰后合的。

    “看到没?百里师兄穿了新衣服。”

    “他那头型也是新做的吧?对嘛,早就该把刘海儿全掀起来。这么一看阳光多了!别看科兰平时傻乎乎的,但这眼光倒是很毒哦。”

    “新房子,又这么郑重,真不是求婚么?百里师兄不是瞒着我们呢吧?”

    “我现在宁可他也瞒着我们!”

    这就是已婚又即将有宝的家庭妇女的通病,恨不得天底下所有人都成双成对,都早生贵子。

    其实百里也想,但他是真的不敢轻易开口。本来科兰全家就都对他不怎么太满意,他怕才买一个新房子就求婚的话给人留下浮躁的印象。

    爱得太小心就是百里现在的状态。

    不过看着装饰一新的新房子,百里还是多少欣慰一点的。他往前跨了一大步了!他有信心很快追上其他人!

    这一个月来他偷偷请人装房子,还要千方百计地瞒着科兰,可给他折磨坏了。不过一想到科兰马上就能知道新房子是送她的,想到科兰会如何的开心,百里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他忍不住在各个房间走了一遍又一遍。暖融融的米色调,一切都是照着科兰平时的喜好来的。客厅的向阳地台上还装了一个大吊床,但不是给他和科兰准备的,而是给喜喜准备的。

    喜喜喜欢向阳的地方,一趴能趴一下午,连个厕所都不带上的。百里站在落地窗前笑起,他觉得他能和科兰喜喜就这么坐在这个位置上一坐一下午。

    门铃突然响起,百里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是姜盈和莉兹带着科兰到了?可是一看时间,不对啊,这个时间太早了。

    百里疑惑地打开门,看到了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孔,“请问你找……”

    话没能说完,那人抬手拿了什么东西一喷,百里秒闭眼睛晕了过去。

    小惠和强哥从走廊拐角转了出来,对那人道,“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跟你照片上的人一看就血缘很深?给钱吧!”

    那人没说话,痛快的把钱划到小惠的账号然后扛起百里就走了。

    小惠扭头进了百里的新家,“呵,不资助我了?所以是拿本来给我的钱买新房子了?想的美!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福分住进来!”

    强哥对着一屋子精美到一看就很昂贵的家具两眼冒光,“小惠,我们把这些家具都运走卖了吧?二手货虽然卖不上价,不过也能小赚一笔了。”

    小惠有些迟疑,“那样好吗?他虽然暂时离开了,但万一他还能回来呢?到时他要是找我要怎么办?”

    “你把他的信息完全卖给了一个陌生的人你不担心,你担心这些死物?”强哥讥讽出声,“你在搞笑吗?”

    小惠一咬牙,“好,搬!”

    ……

    莉兹做完产检,科兰被莉兹和姜盈强行带了出来。

    “走,陪我们去逛一逛买买宝宝衣服吧。”莉兹拉着科兰的左手。

    科兰无奈,“大姐,我还在上班的!”

    姜盈拉住科兰的右手,“大老板我,准你临时带薪休息了。”

    科兰还能怎么办?只能跟着出来了。只是路上经过的标志性建筑物让她很疑惑,“哪家卖宝宝衣服的在这条路线上?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啊,一家新开的纯手工宝宝衣物专卖店,它不在繁华街区,而是在一处高级住宅区。”莉兹随口胡谄。

    “高级住宅区?”车子停下了,科兰从车窗内向外看,正好看到了小惠和强哥出来。她并没有以貌取人的习惯,但小惠和强哥一身的社会气息让任何人都产生不了跟“高级住宅区”能够关联上的想法。

    莉兹没当回事,“下车下车,想当初姜盈比这还辣眼睛好么?”

    科兰诚实的回答,“不一样。姜盈那时候只是外表辣眼睛,这两人说外表的话其实比不上姜盈那时候的夸张,可这气质却是社会多了。”

    姜盈抱着肚子也下车,“跟我们没关系,走了,上楼。”

    三人和小惠强哥擦肩而过。

    三个人目不斜视地过去了,小惠却在三人消失在大门后猛地叫了起来,“刚才那人就是姜盈吧?她也住在这楼里?强哥我们快回去,我要找姜盈要个签名!你说我要是找她合个影的话,她会同意么?天哪,今天真是我幸运的一天!”

    “你给我站住!”强哥一把拉住了小惠,还因为用劲太大,差点把小惠拉倒。

    “强哥?我怀孕了!你干什么你?”小惠冲强哥吼。

    强哥歪头吐出了嘴里叼着的烟头,“冲老子吼?你个贱女人!你有什么资格冲老子吼?你怀孕了又怎么样?你肚子里的还指不定是谁的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同时在交往好几个!”

    “强哥!你现在说这些话什么意思?我们不是都说好了过去的事情再不提了吗?我们有钱了,我们可以去买新房了,你还说我们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有家了。”小惠敏感地觉出了不对劲儿,她下意识地攥起了自己的空间手环。

    强哥注意到她的动作,非常轻蔑地冷哼一声,然后就一把抢过了那空间手环,“对,我是要去买新房了,但是我自己!你也配跟我谈未来?你算什么东西!早就被人睡过千百遍的贱货!”

    抢了空间手环还不忘踹了小惠一脚,小惠抱着肚子跌坐在地,等她爬起来时,强哥早就开悬浮车跑了。

    ……

    姜盈和莉兹把科兰带到了一家非常像住户的门前,两人还跟科兰强行解释呢,“你别看这里就像个普通住户,但它真不是,它真是卖手工宝宝衣服的。”

    两人按响了门铃,眼神对上时各自窃笑,科兰一会儿的表情肯定很精彩!

    --光脑准备好了吧?

    --当然,绝对一丝不差的全给拍下来。

    可是等了三秒钟,门没开。

    科兰:“做生意的,还能这么长时间不开门?”

    莉兹压下疑惑,“也许人家正在忙着呢?再等一下肯定就来开门了。来时我们还先预约好的呢,知道我们会来。”

    又等三分钟。

    科兰以眼神询问莉兹:你再解释啊?

    莉兹看姜盈:几个意思?刚才电话里不是说就在这里等的么?

    姜盈也纳闷儿,她的确看到了百里就在新房里啊?

    科兰突然嗅嗅鼻子,“怎么有麻醉剂的气味?”

    当三个人强来就打给百里,可是得到的回应是关机。

    莉兹马上打给维希,“马上追踪百里的光脑位置,不管你在干什么,快!”

    “百里?怎么现在又有百里的事情了?”科兰紧张起来了。

    姜盈现在却没空跟她解释,“啊,刚才那两个人!”

    她赶紧拿出光脑凭记忆给画了下来,然后传给了爱丽儿,传给了姚叔,传给了史皮尔斯。不是她小题大做,而是她怕晚一步就有可能让科兰留下终生的遗憾!

    ------题外话------

    已经感冒的我真心劝大家别靠青春硬挺,么用啊!555555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