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77 要生了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等人的势力不说权势滔天吧,但至少也是黑白两道都能找得到关系,都能混得开。关于百里的意外,他们也察觉的挺早,反应的也挺快,正常人查到下落最快也得要48个小时,可是他们没到12个小时就找到了眉目。

    然而他们还是没能把人及时追回来。

    百里有可能被带上的太空船是一艘黑船,听说是出自某星盗势力,做的生意主要是交易m38星和s70星之间一些不方便见阳光的东西。

    人家怎么顺利通过的外太空进出局的检查科兰现在也没空去研究了,她只知道顺着小惠给的线索找到了抓走百里的男人的消息时,那男人已经带百里登上了这艘黑船。而这太空黑船从出了外太空进出局以后就在茫茫星空中失去了踪迹。

    科兰一下子就六神无主了。从姜盈和莉兹的嘴里她知道,那新房正是百里今天要送给她的,慌乱的她很难不自责,如果不是她给百里的压力过大,如果不是百里想要买房子送她,那么今天的意外是不是就可以避免发生?

    看着辽阔的星空,想着她连百里现在在哪儿,是死还是活她都不知道,科兰焦急地把自己的手指甲都给啃没了。

    “科兰,别这样。”姜盈心疼,“不是说那人是有目的的来找百里师兄的吗?还说找了好长时间了?我觉得这至少说明了百里师兄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如果是寻仇的话,他还需要这么费劲地把百里师兄带离m38星吗?你看他动作多快多迫不及待,我的感觉是他找的是活人。”

    莉兹同意姜盈的意见,“调出小区监控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了,那人多谨慎,居然知道提前避让摄像头,我们愣是没有找到一张完全照到他脸的镜头。他越谨慎就越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百里很重要,重要到他一点也不想节外生枝。那么从另一角度来说,百里就轻易不会有生命危险。”

    科兰把大家安慰她的话都听了进去,但她也没办法啊,她的心就是安稳不下来。手指在不停地哆嗦,她紧紧地攥着拳头想让自己镇定下来想后面的,可是这次连拳头都跟着一起哆嗦了起来。

    全身的血液好像都被煮沸了似的,汩汩冒着泡,她焦躁地像要爆炸。

    突然一声尖锐的猫叫,大家寻声看去,只见喜喜正把小惠一扑在地。

    小惠原来不是站在那个位置的,现在却快到门口了,事情很明显,小惠这是想趁着大家说话的时候偷偷逃走。

    大家没空注意她,然而喜喜却是注意到了。

    喜喜和科兰的情绪是相通的,自打知道了百里被人绑走之后,它就一改往日里眼睛总是半眯着的慵懒状态,全身的毛都是炸着的这么一种状态,同样在极度焦躁中。

    小惠可以说就是引起这项意外的导火索了,想跑?怎么可能!

    喜喜一扑就把人给抓下了,锋利的爪子划破了小惠的衣服,然后划伤了小惠的皮肤。

    鲜血流出来,疼痛让小惠尖叫着,痛哭着,救命的呼喊也没断过。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又不是我把百里哥哥抓走的!谁抓走的你们找谁去啊?你们抓不到人就拿我撒气是不是?你们这是犯法!我要报警!你们别以为仗着你们身份特殊就可以只手遮天!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会把你们的恶行都曝光到网上!”

    “你特么的给我闭嘴!”科兰扭头一声暴喝,一个箭步就蹿到了小惠的面前,“你还有脸叫百里哥哥?百里说是资助你长大的都不为过吧?结果你对他的回报就是把他的信息轻易卖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害百里被绑走,至今下落不明,你非但没有一点担心还敢在这里叫嚣?你这样的人真是欠教训!”

    又是一支某特殊材质的滴管,小惠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就见寒光一闪,那样东西穿透了她的肩膀。

    小惠发出了撕心裂肺的一声痛喊,“谁让他说不资助我就不资助我了?没有了资助我会死的,是他先对我不仁我才对他不义的!啊,我想起来了,我怀孕了!你不能这样对一个孕妇!”

    科兰的第二支滴管顿在了半空。她的确焦躁地失去了理智,但她却听进去了孕妇这个词。

    “喜喜,起来。”

    见猫咪让开了,小惠迅速一手扶着另一侧的肩膀站了起来,“再说了,如果你们足够警惕,又怎么可能让某些人得了手!归根结底人被绑走还是你们的原因!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不就是看我好欺负吗?你们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虐待孕妇的恶劣行径将曝光在全星际民众面前!”

    一群人被气到翻白眼,连秋漠都骂了一声“无耻”。

    姜盈气笑了,“怀孕吗?前提是那得是真的才行!老祖宗!”

    一道红光从姜盈的掌心蹿了出去,然后在小惠的更凄惨的尖叫声中对她的肚子完成了扫描。

    众人屏息等待,头一次对于怀孕这种喜庆的事情不抱任何高兴的情绪。

    老祖宗结束扫描回到姜盈的掌心之上,“怀什么孕?她肚子里要是有半颗胚芽,我满脑袋的小白果都送她!”

    呼,喜喜再次把小惠扑在了地上按住。

    唰,科兰的第二支滴管落了下去,这次是穿透了小惠的肚子。

    “不!我怀孕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小惠猛地扭头看向小银杏,“你算什么东西!你说我没有怀孕就没有怀孕?你……”

    小银杏蔑视地打断她,“孩子,不是我往你心口上戳刀,别说这次你没有怀上了,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怀上的!半年之前你才做过刮宫手术的不是吗?手术之前医生难道没有警告你你的身体已经被你透支了,手术之后很可能失去生育能力吗?怀孕?谁告诉你的?还是你根据自己过去的经验自我判断的?切,愚蠢的人类。”

    小银杏隐形了,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

    “不,我不相信!我的确怀孕了,我……”科兰骤然靠近小惠,那眼里的暴戾之气吓得小惠突然失了声。

    科兰:“我不想追问你为什么做出了这样无耻的事情,像你这种不懂感恩的人我见得多了,三观已经坏掉,我都懒得跟你废话了。可是我想让你知道百里对于我来说是怎样重要的一个人!重要到什么程度呢?我没办法看着你再继续活下去,哪怕是被警视司抓走关进星狱!”

    “你做了错事,结果却还能有吃有喝。如果表现的好,还能提前减刑出来。而百里却有可能在这段时间内遭遇到各种危险!这不公平!”规矩的科兰第一次不想再规矩办事,“哪怕百里现在就好好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犯下的错我也不会原谅!好走!”

    小惠脑子里还在想呢,好走是个什么意思呢?下一刻,还是一支滴管出现在了眼前。

    这次她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了,因为距离很近,就插在了她的脑门正中央。

    在场观看了这一幕的人们谁也没有表现出惊讶来。

    莉兹还冷哼了一声,“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话那么多,早就该死了!”

    秋漠打电话叫人,“是,帮我解决一具尸体。……当然是人尸!动作快点,我赶时间。……钱不会少了你的,但双倍你是做梦!……我怎么就抠了?我现在养儿子也很辛苦好吗?来不来痛快给个话!……好,我等你。”

    姜盈担心地看着科兰,科兰杀小惠倒是利索,但她还是觉得科兰的情绪在憋着。

    果然,科兰原地蹲了一会儿后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姜盈莉兹,怎么办?如果我找不回百里了怎么办?如果那天我没有强行要他进家吃饭就好了,他就不会听到我爸妈的话了,也就不会想着买什么新房子,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出了!都怪我!他对我那么好,我却害了他,我,我要怎么办啊--”

    别看科兰性子软,科兰还真没有像今天这样慌乱又语无伦次的号啕大哭过。

    大家都明白,百里的被绑这是戳到了科兰最痛的那一点。

    维希:“虽然我们暂时去不了s70星,但星网是通的。我会尽量在s70星更多的本地论坛发一些寻找百里的贴子,总会有线索的。”

    莉兹抱着科兰安慰她,“你别这样,有句古话叫,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百里吉人自有天相,他会化险为夷的!”

    秋漠的光脑响起,那是收到了一些消息的提示音,秋漠低头看了看,然后很快念出了声,“那人应该不是恶意,知情人说他是这几年才出现在伦巴底街的,一直就在找一个长得特别像百里的人。照片也发给我了,你们看看。”

    一张照片被放大显示在半空,大家一看就惊讶了。

    “真的好像百里师兄,但这人的年纪……”

    “难道是百里的兄弟?”

    姜盈一边听一边总结收到的信息,“假设就是在寻找多年的亲人,那为什么见到百里不说实情反而是迷晕带走?带走就带走吧,却是第一时间就把人带出了m38星偷渡向s70星的太空黑船。百里的亲人在s70星?可是百里师兄不是孤儿吗?他从来没有说过他有什么亲人。”

    科兰止住哭抬起头来,“我要去一趟s70星,无论如何我都要去一趟!”

    ……

    s70星。

    意森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哪怕是他当年研发出了能够让普通人激发细胞活性逐渐变成全兽人的药剂时也没有这么开心过。

    他托付的人给他传消息了,他的儿子正在被带回来!

    意森极力压制着自己亢奋的情绪,“不,不用现在视频通话。我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一个不小心没准还会连累他。你带他回来后先找个落脚点安顿下来,我自有办法接他到我身边来。”

    哪里还用得着视频通话确认,意森自收到那人传给他的图片之后他就确定了,那就是他的儿子!

    该说是父子天性吗?尽管他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见到过他的儿子,可是在看到百里五官的时候,意森就感觉到了那种来自血缘的联系。

    那时候被皇室追杀,为了保护妻子和儿子,他不得不去引开追兵。结果他机缘巧合被夏洛特救了一命,他的妻子和儿子却从此下落不明。

    这些年过去了,他辗转得到了他们有可能逃到了m38星的消息,他这才托了人去寻人。又是几年,在他都要绝望的时候,居然让他给找到了!

    可是,为什么是一个人呢?孩子的妈呢?

    意森不敢继续往下想,也没敢在通电话的时候问,先见着儿子再说吧!

    心情超好的意森,好像思路一下子也打开了,纠结了几天的疑难点这时再看居然找到了新的解决办法。

    他正准备一股作气把这个难点解决时,这时实验室的门开了。

    哈克走了进来,“意森先生,公主殿下让我来取她交待你做好的药剂。”

    “哦,就在你左手边的……”说到一半的意森突然机警的停住,“公主殿下为什么没有亲自来?我不能给你!你回去转告公主,这个药剂只能她亲自来拿!”

    帕托跟在哈克的背后走进门来,一手关门,一手拿出一把冷冻枪对着意森正在做实验的手就是一枪。

    冰蓝色的子弹在半空中一闪而过,意森的手被击中,当下手掌的四周就凝结了一寸来厚的冰。

    哈克悠闲地自己找地儿坐下,“帕托你做什么?不知道科学家们的手跟生命一样重要吗?快解冻!要是冻坏了意森先生的手,我看你拿什么赔!”

    意森没等帕托解冻,他的另一只完好的手先从空间里取出了一瓶蓝色的药剂倒在被冻的手掌上,又取出了一瓶黄的药剂倒在了上面。

    两种药剂混合到了一起,居然是瞬间就把一寸厚的冰给解冻了。

    哈克惊叹,“意森先生的能力真令人大开眼界。”

    意森笑回,“哈克先生的能力一样令人大开眼界。”在今天哈克出现在他面前之前,他还以为夏洛特完全拿下了哈克以及哈克的势力。但照现在的情况看,只怕夏洛特是被人诓了。

    “意森先生是个聪明人,从这些天药剂的进展我就看出来了。”靠墙的一面还是一溜五个笼子,笼子里的人就像变换彩灯似的,一会儿是人形,一会儿是兽形。哈克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但还是每见一次就惊艳一次意森的实力。

    天才这种东西也是分等级的,他手底下那么多所谓的天才科学家,可是那么多人那么长时间的研究也没有这么一个意森短短十来天的研究来得效果显著。

    夏洛特当真是不仅眼光好,而且十分幸运。

    哈克暗暗压下了自己那点妒嫉,“我喜欢和聪明的人交往,相信意森先生不是那种蠢到会告状的人对吗?”

    意森停下实验的动作,他有注意到帕托手里的火焰枪,他知道如果某个问题答不好的话,很有可能就命丧于此了。

    “殿下也是个聪明的人,那么殿下应该能看得出来我无意掺和几位的争权夺利。我会的也仅仅是这点药剂的小玩意儿,一看就没有任何的威胁不是吗?”

    “不,你恰恰说反了,你手里的这些小玩意儿玩好了可是能颠覆一个星球的存在。”

    “殿下是想要这些药剂?我并不擅长这个方面的动脑,不如殿下直接说明来意?”

    “哦,那如果我说是呢,你给不给?”

    意森很痛快,“不给,给不了,也不能给。殿下应该知道,我欠公主殿下一条命,我能过来研究也是因为要还公主殿下这条命。我可以假装今天没有看到殿下来过,但如果让我背叛公主交出这些药剂,抱歉,我做不到。”

    帕托挑眉凶恶地一笑,陡然一抬手,一枪打了出去,意森身前桌上的某试管应声而碎。

    意森镇定地摇头,“你就是冲我打我也是这么说。如果我今天能在你的危险下背叛了夏洛特,那么改天在别人的面前,我一样能背叛你。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值得赞许的事情不是吗?”

    “不用说那么多废话,我就问你站不站过来!”帕托手里的枪对准了意森,大有意森的回答若让他不满意他马上就能开枪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