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82 新手爸爸日常发蠢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兽人星,夏洛特变装之后带了意森出来购买实验体,也就是普通人**。

    这是意森强烈要求的,他说实验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为了保证药剂的万无一失,他希望亲自挑选实验体。

    一开始夏洛特并不同意,她也好,意森也好,目前的形势并不适合他们出来露面。而且这种实验本就是意森曾经成功过的,现在不过是多了一项她的血液,那么理应更简单才是。

    然而意森却解释说,多年前他也的确以为自己成功了,所以他才敢大摇大摆的找上皇室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为所有兽人星的普通人做个大贡献。然而事情的结果却是他给自己,给全家带来了灭门之祸。皇室呢,一面追杀他,一面却也留下了他的成功数据,只是这些年的实验数据则表明,当初成功的数据还是留下了普通人最终会崩溃而亡的最大缺陷。

    意森逃亡的这几年,他一直留意着皇室的动态,自然也听到了这些风声。作为一个科学家,他绝不允许自己的研究再次出现这种致命的错误。

    意森表现的异常诚恳又严肃:“公主殿下,这件事情我非常坚持!殿下对我有救命大恩,如果不能为殿下研发出让殿下完全满意的药剂,那么我将无颜面对殿下。我也知道现在出门对殿下和我来说都有可能风险不小,所以恳请殿下相信我,我自己去可以的!我不会逃跑,也不会做任何背叛殿下的事情。”

    夏洛特一脸感动,同时也一脸的“既然你如此忠心为我,我又如何做不到舍命相随”,“好,我就陪你走这一趟。你是我现在最信任也最倚仗的人,我们同生共死,我就陪你就走这一遭!”

    两人互相诚恳地对望,可都没有看到彼此的内心。

    夏洛特:相信你?呵,怎么可能!我现在只相信到手的东西!

    意森:殿下,我绝对不会愧对你对我的救命之恩,只是我儿子失踪了,都已经到了s70星都要马上见到我了却失踪了,我必须想办法找回他!

    于是这两人就来到了黑市贩卖普通人的交易场所。

    买卖人口在什么时候都是大罪,但在什么时候都没能完全禁止。以市场经济的理论来说,就是只要有市场,那么就会有需求,这种事情就绝不了根。

    s70星的黑市不仅卖自己星球上的普通人,同时也贩卖来自兽人星之外的普通人,那些被星盗们打劫了财物的外星球人。星盗们为了榨干他们的最后一点价值,也为了彻底绝了这些人逃生的可能,就会把他们卖到s70星。

    科兰很凑巧的就赶上了这么一拨黑船。

    她无意中看到的那个熟悉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意森。

    她一下子就想起了调查小惠和强哥时看到的那张照片,顶多就是有些年龄上的差距,但照五官来说,这人分别就是照片上那人。

    是这人在找百里吗?那他又为什么在这里?

    科兰又一扭头,看到了意森旁边的夏洛特。夏洛特做了变装,科兰没能认出她来,只是直觉上有种熟悉感。

    这时轮到科兰上场供人挑选了。

    跟她一起出场的还有另外五个,她刚好是第六名。

    六个人才走到台前,就见台上的主持人(?)一鞭子抽了下来,“脱!”

    被带来的人虽然意识迷迷糊糊的,但还是知道不愿意做脱这种事情的,可是他们稍一迟疑,第二鞭子就抽了下来。排在第一位的人当即被抽了个满脸花,捂着脸就在地上打起滚来。

    科兰这才注意到高台的下边已经躺了几具尸体,凭她医者的眼力,她一眼就能确认那些人要么就是刚死,要么就是快要死了。而死因非常明显,身上鞭子的抽痕那么多那么密,就是被鞭子活活抽死的。

    人性和人权,在这种时候这个场合提出来都是可笑的。

    科兰握紧了拳头,她是肯定不能脱的,可如果不脱的话,那么她没有中药的事情势必会暴露出来。她要开打吗?冲出去的时候顺便带走那个跟百里很像的男人有几成可能?

    喜喜,准备!

    ——

    孩子满月了,小脸肥上来了,小嘴嘟嘟的,那就是再面无表情也阻挡不了众人看见就想摸一把掐一下甚至啃一口的冲动。

    当然了,有海恩在的时候,大家还是只能摸掐啃波塞冬和尼普斯。至于雅典娜?呵呵,你上一下手试试?海恩大大瞪不死你。

    姜盈都受不了海恩的这份独宠了,“老公,我说你差不多就行了啊,有你那么护孩子的吗?除了你,别人还不能碰了?孩子不能那样养!会被你惯坏的!”

    海恩:“雅典娜是女孩,跟别的孩子不一样!”

    姜盈翻白眼,“你别忘了,她早晚也会是别的男人的!”

    海恩骤然脸色大变,他的宝贝闺女将来会嫁人?哦不——

    一时之间家里阴云密布,新手爸爸陷入了将来某一天肯定会失去女儿的恐慌中,任谁开解都没有用。

    梅迪文笑不可支,“我现在要是把这样状态的海恩大大传到星网上去是不是一夕之间能长好多粉儿?太蠢了。”

    老乔治满脸嫌弃,“那点出息吧!还被全星际人民尊称为海恩大大,都是被吹起来的吧?就这么点心理承受力,你就说你还能干点什么吧!”

    老凯伦准备好了车,进来叫人,“可以出发了。”

    今天是回去总统府办满月酒的日子,一家九口收拾利索后就出发了。

    悬浮车是新换的房车款,特意订做的带婴儿床的那种。大人们的乘坐区也是都宽宽敞敞的,小巧的桌几精致又实用。

    三个小家伙上车后也不哭不闹,往婴儿床里一放,就面无表情地看着胖鱼在半空中各种游各种折腾。

    梅迪文笑道,“总觉得胖鱼才最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会闹会叫会折腾得哪哪儿都是动静。怎么这三个真正的孩子却是一声不吭呢?好带是好带,但我真怕他们长大之后全是海恩这种闷性子啊。”

    姜盈不同意了,“奶奶,你说的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老公现在可是一点都不闷了。你是不知道,天天晚上给雅典娜讲公主故事的时候不知道多声情并茂,我都嫌他聒噪的慌!我还真挺怀念原来那个闷性子的老公呢!唉!岁月你究竟对我老公做了什么!”

    她假模假样的冲着海恩叹气,那个惋惜劲儿就别提了。

    海恩以雅典娜同款的面无表情斜睨了一眼姜盈,凑近姜盈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姜盈这个脸皮厚的居然脸红了。

    “奶奶,你看他!他居然,他居然……”姜盈居然不下去了,这种事情要怎么告状。

    梅迪文端的一脸正义,“你说!别怕,有什么说什么,奶奶给你撑腰!”

    老乔治也过来凑热闹,“说,爷爷给你打他!”

    她说什么呀说!那样的话要是能说出来的话,海恩刚才就不会在她耳边那么低声地说了。

    被架起来的姜盈下不来台了,最后只能恨恨地掐了一把海恩的腰算了。海恩也不恼,反正他小媳妇掐他顶多就是情趣范畴的,一点杀伤力没有。

    在家里的姜盈和海恩就像普通的小夫妻一样,会逗嘴会打闹会你侬我侬。

    老乔治和梅迪文看着这样的海恩和姜盈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他们算是对这种亲情感悟比较晚的那类人,年轻的时候眼光一直在远方,临近暮年了才领悟到亲情的可贵。

    所以谁要是敢对这两人和孩子们打坏主意,他们绝不放过。

    ——

    车子很快到了总统府,新管家亨利在门口迎接。

    这人既不是老凯伦走后提上来的那个人,也不是后来亚历山大自己换上的那个人,这个人都是老凯伦走后换的第四个了。

    亚历山大无法再相信任何一个管家,他总是用着用着人就觉得不可信了,然后他就马上换掉,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这样频繁的换人对于总统府的安全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亨利的态度超级尊敬,“老总统,老夫人,海恩少爷,少夫人,老凯伦先生。”

    扶着车门挨个打招呼,却没有伸手去接老两口怀里的孩子们。因为他知道,别人家的孩子你要是接那是欢迎的态度表达,但这家的,人家可能还会怀疑你有没有别的动机。

    到底是总统府的管家,对于分寸的拿捏特别专业和到位。

    下车就看到了莱纳德闻讯赶来了。

    “爷爷!奶奶!”莱纳德直奔老两口而来。他还记得未治愈的时候见过一次老乔治,而那一次,他们双方明显都对对方不怎么有好感。但有没有好感有用么?有用的是老乔治的身份啊!自从治愈归来之后,莱纳德就几次想要登门看望两位老人家,可惜两老的直接就在电话里拒绝了,忙着带孩子呢,没空。

    莱纳德太像亚历山大,二老已经看的清清楚楚的了。

    老乔治看看跑来的莱纳德,又看看身边的海恩,“人家没本事的都知道抓住一切机会抢上,你这有本事的却千考虑万考虑,忒怂了!你的海恩大大的威名真不是最初自己花钱买的?”

    那天跟海恩谈过了未来的人生发展方向,他的确有向上再走一步的计划,但这种事情绝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海恩主张稳定踏实地向前走。这要是外人的话,老乔治得夸一句,靠谱。男人嘛,做大事就得稳得住心态。但因为这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家孙子,老乔治就有点嫌弃海恩不争气了。

    积累实力是准备的一方面,但另一方面,人脉的积累也不能落后了。咱能不能积极点了?看看莱纳德,什么也不是还知道强求根本拿不住的权力呢。

    其实老乔治是陷入了当局者的误区,就因为什么也不是才变着法子的想要寻求各种捷径,真正有实力的人根本不需要这样激进。有的是人上赶着送上门要求被利用。

    例如他自己。他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被他大孙子给钓上钩了,海恩现在越稳对于老乔治来说就越是一种诱饵。诱惑着老乔治主动为海恩奉上自己的一切资源。

    什么叫送上门的不是买卖?海恩深谙此理。

    “奶奶,您抱着的就是我小侄子尼普斯吧?长得真可爱。给,叔叔给的红包。”莱纳德知道跟老乔治的关系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修复好的,所以他就主要奔着梅迪文去了。

    红包也准备的很够分量,半点不马虎。梅迪文抓起尼普斯的手轻碰一下红包,帮尼普斯收进了他的空间手环里。

    尼普斯很开心,虽然仍然是一脸的面无表情,但常带他的梅迪文能分辨的出来,那双蓝眼睛明显更闪烁了。

    “尼普斯,我们要谢谢叔叔哦?”梅迪文抓着尼普斯的小手做拜拜的动作。

    老人们总是热衷于这样幼稚的动作,哪怕是尼普斯一脸的面无表情配上这样幼稚的动作很违和,她还是开心到不行。

    正对着尼普斯的莱纳德就不怎么开心了。一个小p孩儿而已,为什么他从眼神里读出了不屑的意味?你才多大你就敢不屑我?不屑我就别拿我红包!还我啊?

    尼普斯:“噗”一声放了一个响屁。

    老乔治失声大笑,“这么小就放这么大声的屁,我大孙子果然是天生干大事的人!”

    梅迪文和老乔治笑着附和,“是是是,是这么个理儿!”

    海恩和姜盈:……滤镜这么厚,这要不是老总统夫妇,出去绝对被打好么?

    莱纳德:泪流在心。他是在刷好感和存在感的,结果一个屁就完全压过了他的风头,这还讲不讲个道理了?他给的红包真的不少的!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往里走,当然说笑的基本都是老乔治和梅迪文以及老凯伦三老的,海恩和姜盈全程默默陪走,莱纳德全程陪笑想插嘴但总是各种找不到机会。

    当他们进到接待大厅就看见,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

    帝国各个机关部门的正副司长,社会上各种有头有脸的人物,概括一下就是,谁要是现在在大厅放一炸弹,m38星的运转至少得瘫痪小半年。

    亚历山大刚好在跟某些人讲话,姜盈等人进来听到的那一句正好是:“哈哈,当然,今天一定会公开测试三个孙子的基因等级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