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86 我大闺女做什么都对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看着眼前这一幕,姜盈一个恍悟,“在总统府突然实体显形出来,是因为感觉到了尼普斯有可能被采血;现在又是这样一种保护的姿态……可是,亚瑟也不是你弟弟啊?难道你……喜欢小亚瑟?”

    姜盈扭头看向海恩怀里的雅典娜。人已经睡醒了,两只黑眼珠黑漆漆的,还真是正瞅着小亚瑟不动。

    海恩心里打了个激灵,不行,绝对不行,小亚瑟一看就不是个男子汉。等他长大了,是雅典娜保护他,还是他保护雅典娜?

    梅迪文抱着尼普斯走过来笑道,“你喜欢小亚瑟吗,雅典娜?可是怎么办?小亚瑟说过长大了要跟尼普斯结婚的。”

    尼普斯听到了姐姐的名字,蓝色的眼珠顿时转了起来,姐姐在哪里?啊,找到了。姐姐--

    尼普斯看向雅典娜的蓝眼睛晶晶亮。

    一群人这么一打岔,小亚瑟也忘了惹了博昂担心和生气的事情了,“奶奶,我们三个不可以一起结婚吗?啊,还有波塞冬!啊,还有马修,还有杰森,还有……”

    好像手指头都不够用了呢,小亚瑟张着小手掌苦恼道,“奶奶,我们大家一起结婚不行吗?”

    他把相熟的小朋友都点了一遍名,觉得跟谁结婚都挺好的。大家都是好朋友,就不能一起结吗?

    快两岁的小亚瑟觉得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难题。

    一群大人们没有责任心地笑到前仰后合,“好啊,当然可以,只要你们大家的意见一样。只要你们都同意一起结,那就一起结好了!”

    唯有小亚瑟是真正的开心。他先跑到梅迪文的面前抓了抓她怀里的尼普斯的小手,说,“尼普斯,我们长大能一起结婚了!”又跑到老乔治的面前抓了抓他怀里的波塞冬的小手,说,“波塞冬,你快快长大,长大了就能和我们一起结婚了!”

    最后他跑向了海恩的面前,海恩抱着雅典娜稳稳地站着,并没有像梅迪文和老乔治那样会体贴地先蹲下来。

    一米九多的海恩在小亚瑟的面前像一个巨人。

    小亚瑟因为有高兴事而克服了对海恩的恐惧,“姨夫,你能低下来吗?我想亲口告诉雅典娜我们长大后可以一起结婚的好消息。”

    海恩心里呵呵:小小年纪就懂得创建后宫,还要男女通吃,我能低下来就见鬼了!

    “雅典娜该换尿片了,你们聊。”海恩直接无视了小亚瑟,抱着雅典娜扬长而去。

    他这一走,凤凰自然也跟了上去。

    小亚瑟可怜兮兮地小嘴儿一抽,叫的痛彻心扉,“妹妹--”

    也不知道叫的是雅典娜还是凤凰。

    一群无良的大人们于是笑得更大声了,“哈哈哈,万一小亚瑟长大了真要求娶雅典娜就有意思了!这个老丈人明显不容易讨好啊!”

    博昂把小亚瑟抱起来哄,“不急,等你长大了,妹妹的爸爸就老了,到时你就直接抢。没事儿,他老了,打不过你。”

    莉兹到时正好听见这句话,她毫不客气地反驳,“你快拉倒吧,他老丈人就是老了他也不一定打得过的。最保险的方式还是趁早换个老丈人!小亚瑟,到姨这里来。来姨家好不好?姨家的姨夫相对来说还是好攻略一下的。”

    史皮尔斯一手揽着咖米,一手拉着马修进来,“哎不是,小亚瑟,你不是说要跟我们家马修结婚的吗?怎么我听着这是有要换对象的意思啊?儿子,你这是被甩了吗?”

    小亚瑟不太听得懂大人们的对话,但他可听得懂结不结婚,甩不甩的意思。

    他连摆小手,“不不不,我想和马修结婚的,我没有甩他。马修,你听我解释……”

    马修挣脱开了史皮尔斯的手掌,小豹子似的就向小亚瑟,的身后蹿,“妹妹妹妹--”

    蹿过梅迪文怀里的尼普斯,蹿出老乔治怀里的波塞冬,直奔二楼换了尿片正在往楼下走的海恩,怀里的雅典娜。

    马修最大,有三岁了,他能分得清就算三个宝宝看起来长得一样,可是只有一个雅典娜才是妹妹的。

    他只喜欢妹妹,又软又香又乖又不哭的妹妹。

    他跑得很快,一不小心被绊摔了下去。

    史皮尔斯和咖米就那样远远的看着,表情变都不变,“臭小子,看你摔几回才长记性!”

    凤凰再一次俯冲而下,翅膀由下往上一抄,稳稳地扶住了摔到一半的马修。

    楼梯上,海恩怀里的雅典娜冷眼瞅下来,一脸的面无表情:都说了漂亮弟弟的安全由我来守护了,当我开玩笑呢?

    有一瞬间突然明白了自家大闺女意思的姜盈:“老公,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那是哥哥,不是弟弟。她家大闺女能不拿这种御姐的目光一视同仁么?

    海恩却是一瞬间豁然开朗:救一个不好,但救一群没有问题啊!他家宝贝闺女那是一个男人能配得上的么?那得一群加起来才能勉强配上啊!噫,建后宫挺好的。他得从明天开始更努力的赚钱了,得买一颗宜居的星球给大闺女建后宫用,省得到时候男人多得装不下。

    浑然不觉自己的三观是何等的惊世骇俗,新手爸爸露出的笑容那叫一个释怀,“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存在即合理。我大闺女做什么都对!”

    --

    乌泱泱的一群来宾前后都到了。

    奔谁来的?当然是雅典娜!

    “哇靠,真的是凤凰!天哪,看那金红的冠羽,这是天生自带王者之相吧?想跪!”

    “才一个月就能让精神力幻兽实体显形了,这强大的精神力,简直了!姜盈,你上辈子是拯救了整个仙女座星系么?”

    “凤凰的表情居然跟雅典娜的表情一模一样,俯视众生傲视万物,她真的只是一个一个月大的小婴儿吗?”

    “随了这么多年的份子钱,这次是唯一一次随的心甘情愿的。这要是谁家孩子都能天才到这份上,让我出钱养我都干啊!”

    姜盈周围的这群人,那拍起马p来也是个个能舌灿莲花的主儿。但人就是这么奇怪,自己圈子里的人如何拍都不反感,还会觉得美不胜收;但如果是非自己圈子里的人过来拍,姜盈可能连听都听不进去。

    被众人推崇至极的凤凰好像也能感受到来自大家的喜爱,它几次振翅飞起,在大厅的半空绕着飞了一圈又一圈,金红的尾羽完全打开着,飞过之后就好像在空中留下了金红的霞光似的,各种耀眼夺目。

    而原来这种出风头的,要么是胖鱼,要么是孔雀的。

    可今天这两货却是都蔫了。

    妹妹太美,自惭形秽羞于为伍肿么破?

    其实不只它们,波塞冬和尼普斯今天也是格外的面无表情。虽说原来也是面无表情,但常带的人知道,收红包的时候,特别开心的时候,眼神还是有区别的。

    可今天,多少人来了多少人送了红包,还个顶个的大,两兄弟却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中。

    “这孩子今天怎么了?”梅迪文举起尼普斯到近前仔细查看着尼普斯的状态,“尿了?没啊。饿了?不能啊,这才吃过奶多长时间。”

    老乔治到底对心理把握有些经验,他扬扬下巴示意梅迪文看眼前的一群人,“明明是三胞胎,今天也是大家一起的满月酒,可今天的风头却全被姐姐抢了去,他们能甘心?小家伙这是妒嫉姐姐先向前跑了一步吧?你说是不是啊,波塞冬?”

    波塞冬回以面无表情。

    梅迪文失笑出声,“怎么可能!他们才多大?今天才满一个月!能辨别出红包已经是了不起的成长速度了。”

    老乔治一挑眉,跟海恩的动作一模一样,“雅典娜也才一个月,可她都能让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了。”

    梅迪文的笑声卡住,“对哦。”

    如果三胞胎的其中一个都有这个水准,那么其他两个应该也同样不是吗?

    老乔治指指波塞冬一直随着凤凰移动而转动的眼珠,“不要小看小婴儿们的潜力!人类大脑的奥秘至今也仅仅是被研究出了其中万分之一,谁又能说小婴儿们的大脑就一定不如成人的大脑呢?看着吧,我总觉得今天还会有更大的惊喜。”

    话落就听到了姜盈的喊声,“爷爷奶奶,抱两个小家伙过来吧,抓周了。”

    抓周,算是亚裔一支从古至今的一种习俗了。其实这种事情从科学上来讲完全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孩子这时候正是视觉动物,你如果想让他抓什么,那你就把东西做得醒目一点,大一点就是了。例如一块石头,你给染成红的,再画一些花哨的图案,再摆在c位上,他一眼看到后铁定先抓这个。

    但抓了石头以后就得是搬砖的么?这完全没有逻辑能解释得通。

    然而这种习俗还是沿袭了下来,不为别的,就图个喜庆热闹。不然聚会干什么?说说吉利的话,送送红包,再管一顿吃的就散?这流程忒粗糙了也不美不是?

    到姜盈这儿更有意思,人家一周岁才上的节目,她现在满月就给上了。

    姜盈的想法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孩子生下来是干什么的?当然是玩的啊!

    成不成另说,就当先熟悉流程了。等百天,周岁的时候再来两回也是完全可以的嘛。

    其实这也是姜盈临时想起来的主意,她看大家送的什么东西都有,她就想了,孩子们会喜欢哪个呢?现在已经有喜好了吗?原来不想这个问题的,但今天被雅典娜刺激到了。

    小小年纪就知道保护弟弟,保护美男子了,说明这思想意识已经生长起来了嘛!只是还不会说话,这就不好沟通。要不,用东西试一试?从侧面看一下孩子们的喜好?

    梅迪文抱着尼普斯靠近过来笑道,“盈盈,你又出什么鬼点子?孩子现在还不会有意识地抓呢。”

    一个月的孩子,就算比古地球时期一个月的孩子智力发育要超前一些,但其肢体动作仍然是在酝酿中。你给宝宝手里塞个东西,他顶多就是无意识地抓紧,但他自己却不是知道这就是抓,他是可以抓东西的。

    姜盈的面前是一张大圆桌,桌上已经摆了一些礼物盒,就是一部分刚才大家送的。送珠宝的自然就是小巧的珠宝盒,送股份的自然就是一份纸质证明装在一个卷轴似的盒子里。其他的也是各种各样。

    虽然也知道三个小家伙够呛能抓,但大家倒是无一例外的兴致高昂。谁都在期待着,或许姜盈家的就不走寻常路,就能抓呢?

    梅迪文也是就那么一说,脸上却是半点没有拒绝的意思。孩子嘛,玩儿呗,这次不能抓就下次,又不叫事儿。

    老乔治更有意思,弯身就把波塞冬放到了大圆桌上。

    小婴儿穿着爬爬衣,但肯定不会爬的。趴着都够呛,脖子还没硬起来呢。就仰躺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半空中得瑟的凤凰飞了一圈又一圈。

    姜盈先笑了出来,“怎么跟个傻子似的?”

    莉兹一巴掌笑抽在姜盈的肩膀上,“怎么说我干儿子呢?”

    老乔治和梅迪文也同时给了姜盈一个不满意的眼神,这什么当妈的!

    “抱歉,我道歉。”姜盈给两老的赔不是,又给自己儿子赔不是,“波塞冬,尼普斯,要是不想看起来像个傻子,一会儿可得好好表现哦?老公,你把雅典娜也放下啦。抱抱抱,长你身上得了。”

    别人家办满月酒都是孩子妈妈抱着孩子不撒手,到海恩这儿变了,海恩跟个企鹅爸爸似的,抱着小雅典娜就是不松手。碍于他的身份,他的气场,来贺喜的人自然不好意思上手摸摸小婴儿更别说亲亲了。

    当然海恩一开始就是打的这个主意,他闺女那是谁都能随便摸的么?还想亲?做梦!

    先拿目光扫了一遍周围,确定不会有人趁机摸他的宝贝闺女后,海恩才依依不舍地把小雅典娜放到了圆桌上,嘴里还说呢,“雅典娜乖,不怕。”

    周围一众人五官扭曲走位中,早就听说传说中的海恩大人已经变成了女儿奴,如今亲眼看见才知道所传非虚。

    多少人在心里哀号:我的妈呀,这视觉冲击太震撼心灵了!这么温柔的海恩大人居然有点辣眼睛!

    姜盈在旁边光明正大地偷笑。她理解这种感觉,事实上她这一个月来,三观都重组了多少次了。威武正义的海恩大人一朝变成了女儿奴奶爸,这要是心理承受力差的至少得缓个十天半拉月的。

    “老公你站远一点好吗?我放全息屏会不方便。”跟防狼似的,放下了就站一边了,好像在防止哪个万一伸出魔爪,他好第一时间出手。

    有时候姜盈是真妒嫉她闺女。

    在海恩退后一步时,三个小家伙的上空出现了一个跟圆桌差不多大小的全息屏,上面即刻显示出了真的的圆桌上所有东西的图像,但就是没有三个小家伙。

    全息屏上的图像开始缓慢地移动起来,当移到某个小家伙的正脸前时,小家伙的瞳孔数据就会出现在图像下面。

    说白了就是,这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抓周了,确切的说,这更应该叫做看周。

    人的肉眼无法识别的瞳孔变化,但在精密仪器之前却是无所遁形。

    小家伙们也许在外人看来一直是面无表情,老两口顶多就是能看出来小家伙们的眼神变化,但在精密仪器面前,他们的情绪变化将通过瞳孔的变化一清二楚地显示在数据上。

    这就是科技的可怕之处。

    “啊,快看快看,雅典娜的瞳孔数据有变化了!”

    此时摆在雅典娜面前的是一个很明显的珠宝盒子。

    莉兹狂笑起来,“到底是女孩子啊!果然第一眼相中的就是漂亮的东西么?哈哈哈,让我看看她激动的瞳孔数据变大成了平时的多少倍。二,三……啊!”

    莉兹的惊叫声中,金红凤凰一闪而过,圆桌上的珠宝盒子被叼走了。

    大家再看全息屏上的数据增长图--没有了,因为传导中断,增长图又退回了原位。

    姜盈低头看雅典娜,一惯的面无表情中。

    姜盈:……

    众人:……

    海恩:骄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