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92 永远在前进道路上的姜盈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再次见到姜盈,莱纳德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姜盈是他亲大嫂,这样的关系如果放在普通人家,那基本上是一天见不着一次吧,至少一个星期总能见着一次的。然而这种关系放到莱纳德身上,就变成了一个月也不一定能见到一次。

    想吗?是真想啊!随着越来越成熟,莱纳德对姜盈的那种不可说的贪恋变得越来越浓厚了。

    他也曾经劝过自己的,姜盈已婚生子了,嫁的还是自己大哥,他没有希望的。而且,一个已婚生子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他!可是劝过多少次都没有,直到某一天他突然想开了,谁让姜盈嫁的是他大哥呢!他们兄弟喜好一致完全合理啊!

    看姜盈从门口走进来,比过去胖了些,气质也沉淀了些,步调依然是大步流星范儿,气场强势的看不到一点初为人母的温婉柔和。

    莱纳德移不开视线,这样的姜盈为什么就不是他的呢?

    见姜盈只是一个人来的,莱纳德又是莫名的开心了一下。不管原因是什么,至少接下来的时间里将只有他和她单独待在一起。

    莱纳德亲自迎出去把姜盈领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来了?”莱纳德笑得像两人平时关系多好的似的,“要喝红茶和花茶?我亲自泡给你。”

    “都不用,谢谢。”姜盈自己坐到一个单人沙发里,然后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个保温杯,“因为还在哺乳期,所以我老公要求我每天只能喝温开水。”

    不是“你大哥”,而是“我老公”。一句话就能让人听出来两人平时什么关系了。

    莱纳德倒茶的动作僵住,脸上的笑也褪下去了。

    姜盈只当什么也没注意到,打开保暖杯喝一口才开门见山道,“我来是想谈合作的。”

    莱纳德不喜欢姜盈这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怎么?关于小麦的价格,你们这是还嫌我联邦商会给食货帝国的价高是吗?史皮尔斯先生和莉兹小姐见谈不下来了,就求你出山了?其实只要你打个电话来就好使的,我能做主再给你降三个百分点。毕竟你是我大嫂不是?”

    姜盈心里那个不舒服,莱纳德叫她姜盈,她会不舒服;但莱纳德叫她大嫂,她就更觉得不舒服。

    “价高价低的,说实话,我食货帝国还真不在乎。你们现在的定价高低拿捏的也不是我们,我们也就是个中间商而已,最后要承担这一部分高价的还是帝国民众。”

    “既然你想的这么透彻,那你还来是为了什么?”莱纳德贪婪地用目光收集着姜盈的一举一动。

    姜盈强忍下自己的恶心,还要锁定莱纳德的眼睛真诚道,“我来是想问你,既然是联邦商会,那么我食货帝国也可以参加吗?我可以不用你们降价,就最初你们提出的那个价格,我食货帝国完全接受的话,这联邦商会是不是也可以给我食货帝国一个位置?”

    莱纳德听得笑出了声,“我想你不至于不知道联邦商会成立最初的目的吧?”

    就是为了联手抵抗食货帝国在饮食业的垄断。

    结果你现在说你要加入进来?怎么可能!这个商会根本不可能有人答应!哪怕是他,也不会答应。

    姜盈耸肩,“最初的目的是什么无所谓,我想大家可能是对我食货帝国有什么误会。我食货帝国是做的大,在其他人的眼里貌似是处于垄断的这么一个地位。但是,我可以凭良心说话,我食货帝国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垄断的行为。”

    说到这事上,姜盈还有点小激动,“我们推出的产品,除了特有的几种不便向外宣传的秘方之外,像什么家常菜家常饭的做法,基本都是在官网上同步推出的。看38星出现了那么多的流动小摊小贩就知道了,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找这些人追讨什么版权费。”

    姜盈认为,老祖宗给她的是古地球时期所有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她有优势提前拿到了,赚到了,这是老祖宗赏的;但她如果把这些东西都当成自己的,秘不外传的话,这就过分了。这种东西应该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即使人类曾经遗失过,但现在有机会找回来了,她不应该据为己有。再说了,要想重新恢复这些东西的辉煌,只靠她一个人也不可能。

    可是她做得大方,其他人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就让她多少有点委屈。

    所以委屈的姜盈觉得,她要是不找补回来,她不白委屈了吗?

    “我食货帝国一向以提升全星际民众的饮食水平为宗旨,所有饮食业的同仁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非常愿意和朋友们一起携手努力为找回曾经遗失的饮食文化而奋斗!”

    姜盈表示自己非常有诚意。

    莱纳德却笑得越加灿烂,或者还有点宠溺,“如果不是多么的了解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可能我现在就相信你了。然而……”

    太了解姜盈是个不愿意受一点委屈的人了,她怎么可能在加入之后不做点什么。

    姜盈也笑,并没有把莱纳德的不动所动放在眼里,她转手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个食盒,“如果再加上这个呢!食货帝国还没有推出,这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产品。如果联邦商会愿意接收我食货帝国成为其中一份子,我愿意把这道全新的菜奉献出来。”

    莱纳德的惊喜却不在菜上,而是,“你亲手做的?”

    姜盈心说怎么可能,她又不是脑残。“食货帝国的顶级厨师亲手做的。”

    莱纳德的惊喜下降一半,不过在看到里面的菜式后又高兴起来,“这要怎么吃?”

    看着完全陌生的酱,干豆腐,以及葱,火腿肠,土豆,大豆腐等都以原样陈列着,根本想不出如何下嘴的莱纳德很兴奋:这下姜盈总得教他怎么吃吧?

    姜盈点开了光脑终端。

    全息屏放大,一个食货帝国专门教如何优雅吃饭的主持人等比例出现在了莱纳德的面前。

    “顾客您好,现在摆在您面前的这道菜名叫蘸酱菜。接下来我将向您示范如何优雅地进食这道蘸酱菜。首先,您要取一块干豆腐放在盘子里;其次……”

    从进食的顺序,到进食的步骤,包括进食的各种可选择方案,无一不详,无一不细。你就是个三岁的孩子,在主持人讲解完毕之后也会自己动手吃了。

    姜盈在全息屏后得体的笑,“你学会吃了吧?那就快吃吃看吧。”

    莱纳德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露出了苦笑,他如何不明白姜盈这是一点机会不给他。

    他化痛苦为食欲,照着主持人教过的顺序就卷了一个,咬一口,那种清淡爽口,又夹杂着肉香的口感瞬间让他觉得胃口大开。

    莱纳德一口气就吃了三卷,在注意到姜盈别有意味的眼神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捡回自己的形象来了。

    “这些绿的是来自兽人星的白蕖?”他很想忘记发生在c20的一发,但很遗憾,他就是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一切。他记得这种植物是来自兽人星的大葱,他曾经见兽人们吃到过。那种呛人鼻子的气味他到现在都记得,实在是没有想到今天吃到后是这样一种味道。

    “听说c20唯一一个会培育这种植物的人是你的人,她毁了所有的大葱。”莱纳德又想了一件不怎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而他越不愉快,姜盈的心情就越好,“苏珊大妈的行为跟我无关!但在38星,现在的确是只有我才能培育出这些香葱。”

    “香葱?这些叫香葱?”

    “是,它跟s70星的白蕖还是有区别的,不像白蕖那么辛辣,反而多添了一分清香。而我们统一认为这种香葱比白蕖更容易迎合绝大部分星际民众的口味,你也已经品尝出来了不是吗?”姜盈挑眉,“如何,足够你们放低入会的标准了吗?”

    “你每年能提供多少这样的香葱?”只拿出一小部分来肯定是不行的。莱纳德很有心机。

    姜盈更心机,“你每年能提供我多少小麦,我就提供给联邦商会多少香葱。”

    莱纳德失笑,“你拿香葱跟小麦比?小麦可是主食,香葱顶多算是一个菜,还是配菜。”

    “它俩的确没有可比性。但对我来说,快没有区别了。不怕告诉你,小麦也快被我培育出来了。等小麦被培育成功以后,它俩在我这里的价值还真没有多少区别。”

    任何事情都一样,谁把握住了源头,谁就无所畏惧。

    姜盈姿势闲适地坐在那里,然而整个人散出来的气场却是又强大又震撼。

    莱纳德的心思开了小差,他在想,这样的姜盈有谁会不喜欢吗?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不是病,他是中了毒,名为姜盈的毒。

    姜盈继续道,“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你要想你们手里的小麦发扬光大,这香葱就必不可少。无论你是准备做花卷包子还是各种面条,最不可或缺的就是香葱。它不仅……”

    莱纳德毫无征兆地打断她,“你食货帝国总会出品香葱的不是吗?我们就像拿其他的货一样,同样拿香葱也是可以的。”

    姜盈也不反驳他,而是顺着他的话说道,“当然可以,所以你准备给我们的小麦是多少价格呢?”

    对方给她多少价格,她完全就可以原价格再要回去。这样一来,她赚的铁定比联邦商会赚的还多。因为香葱就只有她才能培育的,她只有一个成本;但联邦商会那边却是还要给c20一部分钱。

    见莱纳德还要说什么,姜盈提前截道,“你也别说从兽人星进口这种东西,以现在两星之间的关系,还想再像原来那样轻松的贸易往来,别想了。”

    s70星的兽人女王是没有追究女婿和孙女们的死亡责任,但不代表着人家心里就毫无芥蒂。还别说这最大的责任跟莱纳德还脱不了干系。别人去谈的话,可能还有达成合作的可能;但只要联邦商会的负责人是莱纳德,合作什么的就别想了。

    莱纳德现在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他被强势的姜盈堵得很挫败,另一方面他又被强势的姜盈吸引得很兴奋。他现在已经无法理智的去判断大家合作的利与弊了,他满脑子的都是,如果他答应了,那么以后以公事的理由与姜盈见面的机会是不是就会增多?

    “好,你每年能奉献出来多少香葱呢?”

    再一次听到这个问题,不过这局势明显不一样了。姜盈就知道事情会发展到她所期许的方向,所以她提前做了准备。

    点开光脑终端,调出一份提前做好的报表展示在莱纳德的面前,姜盈道,“如果小麦给我食货帝国的价格是原价,那么我每年能购进的小麦数量只能是这个数,相应的,我能提供的香葱也是这个数;但如果你们的价格能降低一些,我能购进的小麦就数量上多一些,相应的,我能提供的香葱数量也会多一些。”

    “你才说过你并不介意这个价格的。”莱纳德对于姜盈的一会儿一变真是服了。

    姜盈严肃道,“我现在依然不介意啊?我只是在跟你沟通什么样的价格我能给你什么样的回馈而已。价格并不由我来决定,你来决定就好。你们联邦商会的背后可是帝国政府,当然你们才是做最后决定的那个人!”

    莱纳德无语了。

    话说得漂亮而已,其本质不已经变成了决定权在她手里了吗?他们如果想多要一些香葱,就只能给食货帝国降价。他们就算也想像姜盈那样拿到第一批后就派人去培育新的,那速度也不可能比姜盈的姜氏中医更快。你说你一个本质工作是干中医的,你培育什么蔬菜啊!

    莱纳德心里呕得直抽抽。

    “你最一开始说的是奉献。”

    姜盈摊手,“我不是没有成本的,不可能无私奉献的。我姜氏中医多少人,食货帝国又多少人,大家都是需要赚钱吃饭的。”

    一旦控制了节奏,姜盈很快就露出了商人的本质。

    莱纳德苦笑,“你赢了。不过别高兴的太早,你也只是过了我这一关,至于联邦商会的其他人,依然需要你去攻克。明天怎么样?我安排一场饭局,大家边吃边聊?”

    姜盈起身,“不必,我会自己安排时间挨个拜访。”

    看着姜盈又像来时那般利索地起身离开了,莱纳德站在门口久久不能回神。

    姜盈来之前他有认真的想过,他必须保有一定的立场,必须保有一定的让姜盈有所图的价值,这样姜盈才会主动找他来谈各种事情。他还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就算被说服,就算要答应什么,也不能立即就答应。他完全可以往后拖个三五天,完全有可能再多见姜盈几次。

    可是刚才的他怎么就阵亡的那么快呢?从姜盈来到姜盈走,全程没过一个小时。这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商业会谈,也比这个时间要长得多。

    他到底是怎么了?真是被迷晕了头吗?

    莱纳德无力地扯着嘴角转身回去了。

    他不知道,姜盈在走出门坐进了悬浮车后就全身无力地瘫在了驾驶座上。

    莱纳德被拿下的速度那么快不是因为莱纳德的痴心作祟,而是姜盈对他发动了无声无息的精神攻击。

    莱纳德的精神力很坚固,她还不能让莱纳德发现,还要让莱纳德适当的妥协,这比当初姜盈运用精神力攻击操控强哥自杀可难多了。

    姜盈几次锁定莱纳德的眼睛时都觉得莱纳德马上就会发现了,但幸运的是,她顺利坚持到了最后。

    只是她也累到不行了。

    小银杏现身出来,非常不满道,“我跟你说过这种事情很危险了吧?你为什么还做?”

    姜盈有气无力,但心情却是愉悦的,“我那时候也说了,一切以我肚子里三孩子的安全为第一原则。但现在我卸货了,就我自己了,有这种杀人于无形的高招我不用?那我不是傻么?虽然的确很累,但不是那种枯竭的累,而是跑步跑到大汗淋漓的那种累。很痛快,很爽!这样锻炼精神力可比其他方法还有效果!”

    “疯子!姜盈你是个疯子!”小银杏把树冠摇得哗啦啦响,明显不满姜盈的做法,可是它却无法阻止。

    姜盈缓过来一会儿了,她抹一把脑门上的虚汗道,“别告诉我老公。”

    小银杏灵光一现,“对啊,我要告诉我大孙子!我一定要告诉他!”

    姜盈冷笑:“老祖宗,你知道我还能感觉到什么吗?如果我再多练几次的话,连你的出现与否我都能控制了。”

    “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孙女了!”小银杏瑟瑟发抖,刚才姜盈给它的感觉竟跟海恩一模一样。海恩就一直介意姜盈无法完全掌握小银杏和胖鱼的出现与否的事情。

    “只要你不说,我就还是啊?”姜盈故作无辜,她启动了悬浮车,“你也好,胖鱼也好,我们才是真正骨肉相连的一家人是不是?你们得跟我一条心啊!再胳膊肘儿向外拐的话……呵呵。”

    姜盈也想起来了海恩一直介意的事情,她现在觉得海恩的介意很有必要了。对嘛,这具身体的主宰毕竟还是她。她让一精神力幻兽和一个意识态银杏爬到她的头上作威作福实在太逊了。

    我们可以和平共处,也可以和谐美好,但在一些大事上,我必须是说话最好使的那位!

    姜盈又去食货帝国传达了一下第一次见面的结果,又跟一群人商量了一下后续后,她这才回家。

    一进门就吓了一大跳,公主裙装扮的三个小家伙还在被拍照呢。

    这就是姜盈能够顺利说服一家人同意她单独去见莱纳德谈事情的原因。

    三个小家伙都很漂亮,但却基本不穿那种蕾丝制的裙装,包括雅典娜。大家给三个小家伙准备的衣服都是趴趴衣居多,方便抱,方便睡,也方便换尿片。后来抓周的时候不是有人送了一件蕾丝公主裙么?这些大人们就脑洞大开了。还这以小,也无所谓男女了,穿一穿蕾丝公主裙怎么了?得留下一些有特色的孩童记忆不是?

    可惜有海恩在,这种提议一直没有被允许。姜盈为了自己能顺利单独出门,这才以答应这种做法为条件,她还顺便担当了说服海恩的重任。

    三老的这回可满足了,蕾丝公主裙什么的他们可是早就准备了不少,就等能拍照的这一天呢。一人扛了一个专业的照相机,那通拍啊。

    整整一个上午了,不是在拍,就是在为了拍而换衣服中。

    三个小家伙全程面无表情中,只不过雅典娜和波塞冬是“自知无力反抗只能算了吧”的面无表情,而是尼普斯则是“早就想试一试了如今愿望实现果然和想像中的一样漂亮”的面无表情。

    老乔治:“大孙女看爷爷看爷爷,对了,漂亮!”

    梅迪文:“波寒冬,尼普斯,看奶奶看奶奶,笑一个?算了,就这样吧,也挺漂亮。”

    老凯伦: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姜盈走到他的身后,无奈道,“你连拍的这几十张有区别吗?他们都是一样的面无表情好么?”

    老凯伦,“怎么能一样呢?单说最后两张吧,波塞冬的眼睛在这张里张开了15度,在这张里张开了10度,这能一样?少夫人请让开,不要挡着我给大小姐和两位小少爷拍照。”

    老乔治:“盈盈,去给雅典娜换个造型。”

    梅迪文:“盈盈,帮忙打个光吧,打光更漂亮。”

    姜盈:“爷爷!奶奶!这根本毫无意义好吗?”

    二老瞪眼,“闭嘴!让你干活你就干!”

    姜盈:“哦。”

    她觉得她回来早了,不如就在食货帝国继续上班了。

    ------题外话------

    感谢只有那一刻的完美,leo风若,altbyy,神经病,h9201和大哈哈的组团票票!一到月底你们就个个壕得美不胜收呢~感谢~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