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96 秀恩爱的海大大,成了精的老祖宗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精彩无弹窗免费!

    296

    这时候就看出个人产业和给人打工的区别了。姜盈有瓦格纳提前特批的一年产假,所以可以安心在家不用去上班;但食货帝国可是姜盈自己的产业,那怎么可能真的放手不管。

    莉兹意外早产,开始了做月子,姜盈不得不临时出场接手了莉兹的工作。

    好在最近的“攻略”联邦商会的工作,姜盈本就是有部分跟进,这上手倒也快。

    像这种商会的组织形式,一般来说都是某行业或者某区域的做的最大最好的那家老大来带头组建的。在食货帝国发展起来之前,这家商会的老大就是曾经的营养剂第一生产商,莱纳德的舅舅。

    可是这四年来食货帝国发展的太快了,可以说是一跃就成了饮食届的新大哥。姜盈却不是那种有了点成绩就想圈一波自己势力的人,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过去组建个商会,或者参加个商会什么的。她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最初的那颗心,那就是把吃货的文化发扬光大。

    咱就是干这一行的,把本职工作做好了不就行了吗?姜盈的脑子里就没有想过其他的。后来史皮尔斯等人接手之后也继承了姜盈的这种思想,大家从来没有说跟同行啊什么的勾心斗角过--我就一门心思发展自己的,赚我自己的钱,其他的爱咋咋地。

    那时候他们一手掌握了盛产原材料的n250星,一手掌握了远古文化的资深见证者老祖宗,再没有其他的因素挡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可谓是独步天下无出其右。

    直到这次谈到c20小麦的主经营权,他们遇到了背后靠山是帝国政府的联邦商会。

    什么事情只要牵涉到了一个“政”字,只要你不是其中一个,你就等着被打压吧。

    就说这次小麦的主经营权吧,姜盈也不是非要拿到,等姜氏中医的药草培植部把小麦成功培育出来,她仍然可以不受联邦商会的制约。只是从心态上来讲,这就属于一种躲避风险的打法了。如果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呢?她也要这样躲避直球吗?姜盈不喜欢受制于人。

    事情出现的第一次,她就想一劳永逸。

    托史皮尔斯把商会的组织成员名单都弄到手了,又让食货帝国的顶级厨师精心制作了几道美味佳肴,姜盈就开始了亲自拜访的征程。

    姜盈的姿态放得够低够诚恳,送上门的东西又是够稀有够美味,哪怕有个别几个不愿意当时就顺着台阶下,也在姜盈提出的“在食货帝国加入联邦商会后那么蘸酱菜将打上联邦商会的标志上市”的条件下被攻克了。

    商会里的组织成员基本都是老大哥了,到了他们这个年纪,相对“利”来说,一定是更倾向于“名”的。一款新菜能打成联邦商会的标志推出,那就相当于给后世子孙留下了光辉的名声。

    他们完全可以跟人在聊天时无意中装比:就你们现在爱吃的这道菜,那可是老子当年在联邦商会时极力促成的!如果没有老子,你们还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吃到这道菜呢!

    姜盈很快攻克下了所有联邦商会的组织成员,联邦商会在开会商议后决定,接纳食货帝国成为联邦商会中的一员。

    为了庆祝这一历史性的事件,大家还一致决定举行一个盛大的仪式,并且会在仪式上正式推出蘸酱菜这道新菜式。

    这些老油条们都很精,就怕姜盈获准进了联邦商会后有可能拖延蘸酱菜的推出进程,所以他们干脆就把两件事情都挪到了一起。还是公开仪式哦?想来姜盈也不能再出什么妖蛾子了。

    姜盈无所谓,她怕什么来着!对于某些人来说,蘸酱菜是不可多得的一件饮食瑰宝,但对她来说,像蘸酱菜这种新菜式,她只要有老祖宗,就想拿出多少来就拿出多少来。

    公开仪式就公开仪式,她巴不得越公开越好呢。

    挑了一个好日子,公开仪式就正式举行了。

    现场那叫一个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各路媒体都早早就赶到了,只因为姜盈最近真是各种低调,也不晒孩子了,也不晒美食了,他们觉得最近的星网都安静了许多。

    有听说莉兹也早产生女了,可是星浪传媒就是人家的,那消息捂得叫个严实,除了官方出来贺了下喜外,连张照片都没po出来。

    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姜盈公开现身的机会,大家能不激动?甭管挖点什么消息吧,只要挖到了就是妥妥的头条话题。

    凡跟姜盈有关的事情好像都有“头条体质”似的,大家早就公认了。

    为了配合今天正式的场合,姜盈穿的也很正式,酒红色的修身丝绸小衬衫配一条黑色九分西裤,外罩一件小西服外套。很俗套的女企业家装扮,但因为姜盈的盛世美颜,再加上二十出头的年纪,这套装扮立刻只显精神而不显老气了。

    最近姜盈又正好是在哺乳期,家里三老的除了照顾三小的,就是变着法子给姜盈滋补,把姜盈补得整个人都白得发光了。

    姜盈从悬浮车一下来还没进入会场呢就被一群记者给围住了。

    “请问姜董,为什么食货帝国这么晚才加入联邦商会呢?请问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您从c20星回来以后,食货帝国一直在不间断的推出面食吧?产自c20星的小麦大家可都以为会是食货帝国拿下其主要经营权。如今却是食货帝国加入了联邦商会,这里的意思是不是您没有拿下小麦的主经营权?”

    “听说联邦商会成立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联手抵抗食货帝国呢。您现在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就是对现实低头认输的意思?”

    记者这一行业一向残酷,为了抢得有价值的新闻,为了争得那唯一的一个头条,他们是什么话尖锐说什么,什么话犀利说什么。

    至于这话会不会让被问话的人尴尬或者难堪什么的,他们一点都不在意。或者说,只要引起了被问话人的关注,尴尬或者难堪也比悄无声息来得好。

    这要是姜盈原来的脾气,她早就冷面相对了--你们会不会说话?那么大人了,不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吗?明明心里都明白还非得说破出来,故意挖坑给我是不是?我挖你们谁家祖坟了你们这么害我?

    还好现在的姜盈早就不是那时候的愣头青了。

    她说出了史皮尔斯早就给她准备好的答案,“首先感谢各位的关心。关于食货帝国加入联邦商会的契机,我以为这种事情不用解释。任何事情的促成都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食货帝国在一个恰当的时机终于能够和同行们站到了一起,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至于各位提到的小麦主经营权的事情……”

    姜盈停顿一下,笑得大气,“我食货帝国承蒙大家厚待,在饮食业也算小有力量了。然而关于面食,这么一大类的饮食新类别的推出,我食货帝国单凭自己的力量未免有些单薄。联邦商会有我们的同行,大家的目标都是为了让我们的饮食文化再度辉煌起来。跟大家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我很荣幸,食货帝国也很荣幸。没有谁向谁低头认输的这种事情,我们都是为了大家的肚子在努力而已。”

    东拉西扯,上纲上线,盖大帽扛大旗,把立意拔得崇高一点,这就是面对记者提问的几个诀窍。

    你说正面回答问题了吗?绝对没有。

    但你说没有回答问题吧?可是每一句人家又都解释了。

    记者们饱含深意的笑:厉害了,这个怀孕生子的姜盈越加的让人抓不住错处了。

    很快就又有人机灵地把话题转到了孩子身上。

    “三个小家伙既然都能让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了,这基因等级一定很高,是3s吗?还是4s?”

    “前一阵子因为抓周的活动,大家还在星网上发起了一个看雅典娜几十年后会不会成为女总统的话题。好像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姜董就不再在星网上露面了吧?请问您是怎么考虑的?并不高兴看到女儿跟女总统三个字挂上钩吗?”

    “还有您的好朋友莉兹已经产女了吗?算算时间是早产吧?宝宝的情况还好吗?为什么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公布?基因等级又是多少?这种事情有什么必须保密的原因吗?”

    姜盈一听到私人问题,脸立刻就沉下来了。她有点啥事情愿意自己爆,那归自己爆的;但别人二话不说就上来打听的,她就反感了。

    你谁啊?跟你很熟吗?你问那么清楚是想怎地?你管的那么宽你怎么不去竞选村委会主任你当什么记者啊!

    “私人问题无可奉告!”姜盈扭头就走,其实她更想直接甩一句“关你p事”。但幸好还有一个女企业家的形象包袱,让她及时改了口。

    这话要是搁在姜盈未觉醒之前,第二天的新闻头条铁定就是姜盈猖狂任性,连个话都不会说。但现在,没人敢那么写姜盈了。此时记者们就算被噎了,这脑子里闪过的新闻稿题目还得是“成功之后的姜盈依然保留了最初的那个率性本质,半点不愿意被世俗绑架”。

    看,这就是这个功利世界的优点。当你拥有足够实力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再不能对你抱有恶意了。

    --

    仪式还没有正式开始,先到的几个商界大佬们正在后台随意的聊着天,莱纳德也在其中。

    见姜盈进来了,莱纳德很自然地冲姜盈一招手,“来,这边,刚才几位伯伯叔叔正夸到你呢。你来的正好,也省得我还得另找时间给你传话了。”

    这语气熟悉自然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姜盈是他女友呢。

    姜盈厌恶这样的莱纳德,但她又不得不过去。

    莱纳德自我地享受着姜盈这是听他话的虚荣满足感,“酒红色衬衫很适合你,不过我原来还以为你会选择最不容易出错的白色衬衫。看来是我对你的了解还不够。”

    姜盈站定在一群人面前:“你不用多了解我,我老公足够了解我就够了。今天的酒红色衬衫就是他为我选择的,而且还是他亲手设计和制作的。”

    “海恩大人还会服装设计?”一众商界大佬惊讶出声,恰好地掩盖掉了莱纳德被姜盈怼到困窘的表情。

    姜盈骄傲地笑,“我老公什么都会!连现在孩子们的趴趴衣,也是他设计好后请服装公司定做的。”

    商界大佬们都做出了“如果是海恩大人,那么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佩服表情。

    在这些人的眼里,海恩可是一个真正在星际和平上做出实际贡献的人。据说海恩杀掉的虫兽尸体排成一队,能绕整个仙女座星系一圈。后来虽然从军部转到国安司了,但人家上任后抓出的来自兽人星的间谍比过去几十年国安司抓出的间谍都多。

    一个真正有政绩的人在这些人的眼里自然是位置崇高的。

    如今听说海恩还会大男人们基本不会去涉及的服装设计,他们非但不觉得海恩这样有浪费能力的嫌疑,反而还觉得海恩大人就应该是这样,样样都行,样样都专。

    “海恩大人在家也做家务吗?”

    “当然。尤其是跟雅典娜相关的一些喂水啊,换尿片啊,洗衣服什么的,他只要在家,基本都是他来。别人想抢都抢不到。”

    众人惊呼,然后又问,“那海恩大人是不是真的像星网上表现的那样总是忘了自己还有两个儿子?”

    姜盈笑,“总是忘倒不至于。但三个孩子嘛,要带起来肯定会先安排一下,不然就会一团乱。我爷爷,就是前总统,他主带波塞冬,我奶奶就主带尼普斯。我老公白天上班的时候,雅典娜就由我和管家来负责,爷爷奶奶也会搭把手;但只要他下班回了家,除了一些不方便带着孩子的私人事务外,他基本是雅典娜不离手的。”

    众人脑补曾经的机甲战神一脸的冷然孤高,然后怀里是一个女宝宝……噫,突然感觉机甲战神很萌呢。

    一时之间后台的气氛很是和谐热闹。

    很快就到了仪式正式开始的时间了,各商界大佬开始收拾表情上台了,姜盈也跟着端出了一张大方正经的脸。

    作为现在联邦商会的主负责人莱纳德,和今天这个仪式的主角姜盈,这两人到主席台上的位置是挨着,上台时的顺序自然也被安排到了一起。

    听着前面的主持人还在串词开场,莱纳德抓紧时间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姜盈。

    要说看什么呢,他也不知道。他就是那么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能跟姜盈单独在一起,又靠这么近的机会真是太少了,他总是希望着在有限的时间内用目光把姜盈的一举一动搜集的更多。

    姜盈忍不住怼他,“你这样有意思吗?”

    莱纳德愣了一下后似乎没有想到姜盈会这么直接地跟他谈起这种明显双方都有所隐讳的话题,不过他很快就笑了起来,虽然笑容苦涩,“你不是我,你不懂。但对于我来说,这样已经很有意思了。你不知道,我……”

    姜盈不耐烦的皱眉,她如果知道一时没忍住开了口的后果就是引来了莱纳德的诉苦的话,她刚才肯定咬死了牙也要忍住。

    正当她准备不顾脸面的再次出言重怼的时候,就听得前面主持人大声说道,“下面,就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联邦商会的负责人莱纳德先生,以及食货帝国的大老板姜盈女士上台!”

    莱纳德只得住嘴,抬腿向台前走去。

    姜盈比正常的一步之遥又错后了两步,这才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主席台上,台下很快掌声响了起来。

    台上的主持人是来自德润集团的宣传部部长,跟莱纳德也算有段时间了,对于莱纳德内心深处那点小心思可谓是知之甚明。

    这位部长很想借机给自家老板“创造”一点美好的回忆,他便以开玩笑的语气调侃起来。

    “看看这二位各自严肃正经的姿态,一下子都让我紧张起来了!拜托,您二位可是有着亲戚关系的,这可比商业关系更牢固吧?今天的仪式说白了不就是亲上加亲的事情?您二位是不是过于严肃了?我说老板,您就是不挽着你的大嫂上台,也得至少绅士得等一等肩并肩上来吧?瞅瞅这一个比一个大步流星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要去干架呢!要不我们重走个开场?”

    一众媒体们也是乐意出点什么有意思的插曲好回去写稿件的,于是莫不起哄起来,“重走重走!重走一个!”

    莱纳德快速给了自家小弟一个满意的眼神,他扭头冲着姜盈笑道,“喜事嘛,别扫了大家的兴,要不我们就重走一个?”

    这话一出来,台下已经到场入座的史皮尔斯就有想冲上台的念头了。坏了!他家大老板生平最看不上这种起哄架秧子的事情,这下肯定会翻脸。完了完了,今天这事保不齐要黄。

    姜盈皮笑肉不笑,貌似还很严肃,“重走一个?倒也不是不行,那我重走一个的话,你联邦商会给我的小麦价格能再降五个百分点吗?我不扫大家的兴,你只要给我降五个百分点,等面食上市的时候,任何种类的面食第一天的销售我食货帝国全包了,免费请大家吃!”

    这回答,完美就两字。

    台下起哄的这下更剧烈了,“重走重走!必须重走一个!”他们不仅能把这段小插曲写成热点,等面食上市的时候还能免费吃,这是两边占好啊!

    然而这次莱纳德和主持人却难以继续了。这种关乎着有可能是一个星球的小麦生意,那数额大的让你一眼都数不清后面几个零。这种程度的生意那是随便开开口就能少五个百分点的吗?莱纳德再在联邦商会占据要位,他也不敢随便做这种承诺的。

    只因为重走一个开场就少五个百分点?那这联邦商会也太不值钱了吧?

    “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姜董太幽默了。”主持人收到了莱纳德的眼色,赶紧打哈哈给岔过去了。

    姜盈入座,冲着各媒体遗憾的一摊手,“我可没有开玩笑,可惜你们的免费吃没有了。”

    莱纳德的座位也就在她的旁边,心里清楚地明白,他,又输了一局。

    不理会台下多少冲他嘘声不断的人们,主持人赶紧把话题抻到了正题上。

    介绍联邦商会的成立宗旨,介绍食货帝国的发展历史,最后再把两者用同一个高大上的目标联系起来,那就是为了全人类的饮食而奋斗。

    莱纳德代表联邦商会当众向食货帝国的代表姜盈颁发了联邦商会的加入标志牌,姜盈也同时拿出了食货帝国自愿加入联邦商会的诚意--蘸酱菜。

    此次公开仪式由此进入了高朝。

    别人家参加商会都是拿出多少多少钱做为入会基金,食货帝国可倒好,人家别出心裁地拿出了一道菜。

    但因为食货帝国四年来的表现实在太亮眼了,大家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一道特别美味的菜。各路媒体今天之所以到的这么齐,一个原因是想找到机会从姜盈那里挖个亮点什么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奔着这道菜来的。

    光脑记录中只有惊鸿一瞥的蘸酱菜啊!那到底是怎样一道菜呢?快上快上啊!

    在场的人都超级期待。

    主持人还真挺会卖关子的,他并没有直接把蘸酱菜一下子全上来,而是一样一样上来的。排在第一顺位上来的就是香葱。他还随机邀请了现场的宾客们上台试吃,大家想着食货帝国就没出过难吃的东西,当然就很踊跃的上台参加了。

    结果可想而知,没被呛得扭曲了五官的都是勇士。

    到了第二顺位上来的黄豆大酱时,大家看到那黄乎乎粘乎乎不怎么有好感的大酱时就连上台都不想上台了。直到第一位勇士上台尝了一下只是咸的口感后,台下的其他人才鼓起勇气尝试。

    而当主持人告诉他们,可以拿葱蘸一下吃试试看的时候,台上的这些人在尝试后都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蘸酱菜蘸酱菜,他们懂了!

    后来又相继上来了肉酱鸡蛋酱,大豆腐干豆腐和土豆泥。从这时候开始,现场分明变成了一场盛大又热闹的新品试吃大会。

    联邦商会的老油条们乐于看到这样的画面,这就意味着等蘸酱菜正式推入市场的时候,上面的联邦商会标志将很快家喻户晓。

    他们作为促成这一历史**件的大功臣将能名传千古。

    高兴,再来两卷蘸酱菜的。

    仪式圆满结束,莱纳德还极其投姜盈的亚裔血统喜好,最后还安排了一场3d版的电子烟花。

    烟花筒就摆在主席台的边上,通过智能光脑操控启动之后,就能喷出仿真的3d版立体烟花。

    这些可是莱纳德自掏腰包给添置的,他不求别的,只求多一个话题能问一问姜盈好不好看。

    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就透过烟花看到了他的大哥,海恩正穿越人群而来。

    海恩穿了一件长及膝盖的昵子大衣,浅咖色。这种大衣特别挑人,个子不够不行,身材不够不行,气场不够也不行。幸运的是,海恩三者皆有。

    内搭一件高领的黑色毛衣,下配一条深灰色的西裤。多少男人为了衬出大衣的气场,都习惯把大衣的衣领子给立起来,但是海恩没有。有气场的人从来都不用刻意去营造气场,人家那张脸摆那儿就是气场了。

    而且能把一身公职人员的装扮穿出了机甲战士的气势也是没sei了。

    莱纳德条件反射似的扭头看向了姜盈,果然看到姜盈的眼睛亮到不行,都要发光了。

    各路媒体的长枪短炮立刻都朝着走来的海恩转移了过去。

    “海恩大人,请问您为什么会到?”

    “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吧?您这属于早退吗?”

    “海恩大人,对于您的女儿雅典娜抓周抓了老总统的总统纪念徽章一事,请问您有什么看法?”

    “海恩大人……”

    一群人倒是敢问,但谁也不敢像采访娱乐圈明星那样挡住海恩的去路。

    海恩一言不发,自带隔离人的气场,从一群记者群中顺利穿过,然后来到了主席台前。

    “结束了?”他盯着姜盈的眼睛沉声问道。

    “是啊,正好刚结束。”姜盈雀跃地跳到主席台边上,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多么少女,“老公,你怎么有空来了?”

    海恩冲着她一伸手,“回家。”

    “好啊。”姜盈抓住海恩的手就要纵身跳下主席台,谁知却被海恩半路拦腰一截成了一个公主抱。

    “老公!”姜盈红了脸,不是羞,而是兴奋的。当众秀恩爱什么的,感觉真的好爽啊!

    果然一通闪光灯闪个不停,姜盈只得假装娇羞的把脸埋进了海恩的颈窝。都老夫老妻了,孩子都生三了,这样好难为情。

    海恩的表情却变都不变,把姜盈放下来,改揽着姜盈的腰就往外走。路过史皮尔斯时点了下头就当打招呼了,至于台上的莱纳德,一群人觉得海恩的目光好像就没往那个方向扫哪怕一眼。

    看着海恩和姜盈相携离去,莱纳德的表情几乎绷不住。

    他的脸和他大哥真的很像啊,可为什么有他大哥的地方,大家就总会忽略掉他呢?他差哪里了?他到底差哪里了!他明明哪里都不差的!

    --

    悬浮车设立的自动驾驶模式,姜盈挽着海恩的胳膊一起坐在后座。

    “老公,你还没说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呢?你又早退啊?这月的工资又自己给自己扣了?虽说我也不在乎你那点工资,可是你老这样的话,你这吃醋的成本有点高啊。”

    姜盈一厢情愿的认为海恩就是在介意莱纳德的存在,所以才在上班时间还要赶过来。

    好吧,她心里其实是骄傲和得意的。

    切,那些喊她老公为海恩大人的,你们死心吧!你们的海恩大人得叫我大人!我才是他生活的完全重心!

    海恩任姜盈在他的耳边絮叨个不停,他也知道姜盈并不需要什么答案,反正一会儿她就都知道了。

    姜盈抱着海恩的胳膊继续絮叨着,从现场的媒体小插曲到刚才台上主持人的作妖挖坑,凡是让她心情不爽了的,她全都记得清清楚楚。就是这么小心眼儿!

    “一个个的都给我等着!等我姜氏中医的小麦培育成功的,等我拿下了联邦商会的大权的,我挨个都得找补回来!哎,老公?这是去哪儿?不像是回家啊?”

    终于注意到悬浮车的方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改了。

    “这是去……军部?”姜盈多敏感一个人,“老公,出事了?”

    海恩摸了摸姜盈瞬间坐直的脊背,“不用这么紧张,是出了点事情,但跟我们,跟m38星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s70星。”

    “s70星?到底怎么回事?老公你快说。”怎么就不紧张了,科兰百里和胖达等人此时就在s70星的。

    海恩简短道,“事情发生的有点急,我也不太知道详细的情况,但听瓦格纳星司说,到s70星附近去消灭虫兽的机甲战队收到了一个求救的信号。可等他们接通了信号之后却发现那求救的电波居然是来自一株银杏树。”

    “哎?”银杏树?姜盈下意识地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掌心。

    海恩继续道,“事情有点急,又有些棘手,瓦格纳星司并不想引起社会的关注,所以不能紧急通知你过去,也不能派人来接你到军部。”

    “所以他就让你走了这一趟?”姜盈明白了。可不,海恩到场接走她,众人人只会本能地认为这就是老公接老婆下班而已。

    而海恩刚才先假意向家里开了一段也是为了迷惑有可能跟上来的视线。

    “你坐好,我得去亲自开车了。我们需要加快速度,瓦格纳星司还在等着。据他所说,接到的电波大部分还是分析不准的,所以他需要你的意见。确切的说是,需要老祖宗的意见。”

    不想再给自己留坑的姜盈,在从c20回来之后就借机自己主动暴露了4s和精神力幻兽的事情,而在瓦格纳的面前,她还多暴了一项,那就是小银杏的存在。

    瓦格纳在知道的那一刻不是感谢姜盈的坦诚,而是突然醒悟了当年海恩为什么甘心冒着违反军规的风险也要先隐瞒下来。

    那时候一个初初觉醒的姜盈,如果被发现了她身上有着这么多的秘密,想也知道帝国和军部,以及社会上的一切黑白势力都不会轻易放过她。

    哪怕是他,都油然生起了一种想切片研究姜盈的念头。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倍受上天宠爱的孩子啊,怎么就什么好事都让她给捡着了呢?

    两百八的瓦格纳都有点妒嫉姜盈了。

    海恩和姜盈很快就经由特殊通道来到了军部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各军的负责人了。

    会议室的正前方是一个硕大的全息屏,里面显示的正是外太空中还未回返的某机甲战士的操作台。在他的操作台显示屏上,一株绿莹宝的银杏树很是显眼。

    “报告星司大人,机甲战二团姜盈报到。”姜盈在来的路上已经换上了军装,她严正表情向在座的领导们行着军礼。

    海恩点下头,扭头要出去。他已经不是这里的一员了,他没有留下的理由。

    “姜盈你先坐下,海恩你也是。”瓦格纳却出言挽留下了海恩,“你虽然不再是机甲战士了,但你是国安司的负责人,这次的事件可能关系到整个m38星的安危,而且这株银杏树的坐标据显示还是在s70星上,作为最了解s70星间谍的你坐下来听一听没关系。”

    “是。”海恩大大方方入座。

    其他军中领导面露不悦,可没等他们先出言提意见,瓦格纳就先说话了,“姜盈,先把你的小银杏老祖宗放出来吧,看看它能不能看懂什么。”

    “是!”姜盈一翻手,掌心向上,一株顶着金黄色的扇形叶子和满树冠小白果的小银杏一点一点开始变得清晰了。

    吓!这是在场的人都吓到倒吸一口凉气产生的效果。

    “那是什么东西?”

    “小银杏?银杏!这也是一珠银杏!除了叶子的颜色不一样,它分明跟全息屏上那株长得一模一样。”

    姜盈听得想笑,废话,一个物种,可不一样么?或者说,在人类的眼睛里,可能其他非人物种都长得一个模样。

    全息屏一直是处于通话状态的,也许有点时间差,不过很快那边的机甲战士也看到了这面奇怪的情况。大家都一脸懵比,脑子都不知道怎么转了。寄居在人类掌心的一棵树?这算怎么说的?有什么科学的靠谱的理由来一发么?谁来拯救一下他们崩溃的大脑啊!

    小银杏倒是能拯救崩溃的大脑,只可惜它现在没空。它现在全部的精神力都在全息屏上那株银杏孙子身上了。

    “姜盈,救我孙子!这可是我直系亲孙子!你必须得救它!还得快!晚了的话,我可就断子绝孙了!姜盈--”

    一激动,这声音就不由自主地扩大了。

    于是会议室里的,全息屏那边的战舰里的,一群杀虫兽不眨眼的铁血战士们都吓得汗毛乍起来了:卧槽!为什么还会说话?麻麻,有树成精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