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97 老祖宗们带你们来修仙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群人看姜盈的目光特别复杂。

    一方面是,啊,是姜盈啊,好像从她出生的时候开始她的身上就是一直在发生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天生3s,却在觉醒期后才觉醒。然后就像开了挂似的,又一路升到了4s。其精神力幻兽还是能变形的远古神兽鲲鹏,还能说人话。现在又添了一项,掌心居然还能养着一棵树。啊,树也能说人话。

    有其中一项就够震惊世人的了,现在这么多项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大家只会产生一种迷之认命感:如果是姜盈,好像也没什么不可能呢!

    而另一方面呢,为什么就又是姜盈呢?说好的老天爷是公平的呢?说好的雨露均沾呢?他们哪一个没有为星际和平做出过贡献?他们哪一个比不上姜盈了?妒嫉!太妒嫉了!

    看着面前一众羡慕嫉妒恨的部下们,瓦格纳的心里可算舒服了,还能格外产生出一种骄傲感。

    让你们平时眼光长到头顶上,对于姜盈长达两年的产假各种不服气。现在服气了吧?知道人家为什么值得这么长的假了吧?这种人,那就是在军部挂个名,都是军部的福分。

    就在大家用目光向姜盈表示仰望的时候,全息屏上的小银杏却是一阵扭曲后突然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个树叶子都没有留下。

    众人惊呼起来,“啊,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攻击?可是什么攻击能让一棵树无声无息地就消失了?”

    真的是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消失之前没有预兆,消失之后没有痕迹。

    “姜盈?能解释吗?”瓦格纳问的是姜盈,但目光却是落在了姜盈掌心的小银杏身上。

    呃,没有眼睛,他要看着哪里才不算失礼?对了,也没有嘴巴,所以刚才说出的人话到底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好奇死他了!瓦格纳眼睛冒火地盯着姜盈掌心的小银杏。可研究吗?可繁殖吗?或者说,可复制吗?

    小银杏一个树枝绷直准确地指向了瓦格纳的方向,“孙子,思想放尊重点,好奇害死猫!”

    孙子?叫他们最大的头叫孙子!一众人齐望天,他们什么也没有听到。

    姜盈尴尬的赔笑,“……内什么,据说老祖宗的岁数以千亿为单位,连我爷爷,前前前前总统在它面前也是孙子辈儿的。”

    瓦格纳:……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围笑。

    姜盈岔开话题,“老祖宗,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得从头到尾给我们解释清楚,我们才能出手相救啊。”

    小银杏这时也缓过来一些初见到自己直系亲孙子的激动了,“它跟我一样,目前应该也是一种意识态,寄居在某人的身体里。刚才的消失不是被人攻击了还是怎么的,而是某人的精神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它的显形了。它能操控声波连接电波,这也是极其耗费精神力的,想来是到了不得不这样做的时刻。”

    姜盈急道,“所以你快说重点啊,老祖宗!”

    “这不马上就说到了吗?你瞎着什么急!”小银杏挥树枝子打向姜盈,却落在了及时护在姜盈头上的海恩的大手上。

    “它刚才发出的求救信息我基本看懂了,大意是:兽人星皇室发现了大量的银杏种子,他们发现这些种子有着神奇的力量,能让他们的兽人战士战斗力更强。所以他们准备将这些种子的全部力量都给开发出来。”

    小银杏的声音很紧迫,一群人却听得啼笑皆非。

    “所以我们收到的求救信号其实不是攸关人类的,而仅仅是来自银杏树对自己一族的求救?”

    才收到求救信号时的慎重和紧张立刻荡然无存。救人还救不过来呢,谁有空去救树种子啊!

    小银杏感受到了这种气氛的改变,它把满树的小白果晃得哗啦啦响,“喂,你们这是什么态度?看不起我们大植物吗?你们不要以为物种不同就可以视而不见。如果说你们这次不救的话,今天死的是银杏,明天就可能死的是其他物种。等都死光了,你们觉得你们人类还能活多久?古地球的消失你们还没有吸取到教训吗?大植物的存亡可是能决定一颗星球能否活下去的重要因素!”

    姜盈挖挖耳朵,“老祖宗,食货帝国天天杀那么多鸡那么多猪那么多豆子土蛋蛋的,也没见你多么着急过对吧?”

    所以这跟人类是不是看不起大植物一点关系都没有,老祖宗要真像它说的那般视所有物种都是平等的,那么它就应该在土蛋蛋被吃的时候先跳出来阻止而不是给她提供了那么多的烹饪方法了。

    “姜盈盈!你的意思是你也不去救是不是?”小银杏抱着小树杈摆出了人类双手抱臂的冷硬姿态。

    周围一群人当戏看,这树精是神哈,没五官没四肢的,他们居然也能产生一种是在跟人交流的感觉。

    姜盈无奈的叹气,“没,我没说不去,这个问题我们回家再谈好吗?军部的机甲战士不可能因为你的子孙们而出兵去s70星的!s70星和m38星最近的关系如何,你也知道的。”

    不能怪姜盈没良心,而是一堆树种子的确没有重要到让姜盈在哺乳期的时候立马出发到s70星去的程度。

    小银杏怒了:“回家再谈?不!我就要在这里谈!你们是不是觉得这跟你们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告诉你们,兽人星如果凭借这次的研究强大起来的话,你们觉得你们的m38星还能和平多久?你们现在出兵的话可不只是为了救我的直系孙子们,你们也是在提前救你们自己!你们……”

    瓦格纳冲着大家摆手,无声地示意散会。s70星有自己的研究目标太正常了,不过研究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有什么危害到两星关系的危险,那就是m38星放在s70星的间谍的任务了。除非上边有命令下来,让军部派兵出征s70星,否则军部就不可能出动的。如果是为了树种子的话就更不可能了。

    各军领导并不犹豫地起身外走,虽然还是很惊叹小银杏的存在,但毕竟跟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为之战斗的话就有点可笑了。

    小银杏怒喊,“……站住!不准散会!我是老祖宗,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们怎么敢就先离开?!都给我站住!”

    “老祖宗活得还挺精神。”瓦格纳冲着姜盈慈祥地笑,“三个小家伙怎么样?没想到你爷爷当年那么一个冷血动物如今也会带孩子了。你真放心让他带?我跟你讲,我带大的孙子都进机甲战团能开机甲到外太空杀虫兽了,这可是看得见的成功案例。怎么样,抱来一个我给你带啊?”

    姜盈耸肩,“我真没意见哈,只要您能说服老两口同意就行。”

    “呵,你明知道你爷爷就不可能答应!”瓦格纳假装生气,又很快平复,“听说你今天代表食货帝国加入了一个什么商会啊?主要功臣是一道菜?叫什么来着,蘸酱菜?”

    姜盈今天的活动是现场直播的,瓦格纳知道并不奇怪。他一下子就提到了蘸酱菜这出事,姜盈自然也知道瓦格纳什么意思。

    她痛快地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多备份出来的蘸酱菜,“是,就是这道菜。欢迎您品尝。”

    瓦格纳刚想说什么,就见姜盈手上空飘浮着的那个一尺来高的银杏树影唰一下蹿起来将近两米高。

    大家都把它忽略了,这可让小银杏愤怒极了,“姜!盈!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决定了?你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觉得我的直系孙子们并不重要?好,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大孙子,我告诉你,你媳妇儿她……”

    海恩眉头一动,他媳妇儿怎么了?

    小银杏没能把后面重要的说出来,姜盈可以说出手相当迅速了,海恩就觉得眼前一花,再看时,小银杏已经原地消失了。

    他知道姜盈对于精神力的操控已经比原来好太多了,姜盈也有告诉他她已经能自如地控制小银杏的现身与消失了,但海恩从来不知道姜盈的动作能如此之快。

    他骤然惊觉:姜盈对于精神力的操控肯定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同时这种迅速反应的背后呢?姜盈想掩藏什么?

    对上海恩深沉的眼色,姜盈才知道自己的本能反应暴露出了多大的隐患。

    “老……老公……”姜盈结结巴巴地无法说出整个的句子了。

    海恩起身,“回家!”要“审”姜盈也不会在有外人的场合。

    瓦格纳摸摸鼻子,他刚才准备看戏的眼神太明显了吗?

    “行了,你们走吧。”瓦格纳放人了。叫人来是因为担心是什么人求救,他们才急的;如今听了小银杏的解释,并不是人,而只是树种子。这自然就不用再留着人了。

    “没事儿的话欢迎你抱着孩子常回军部看看啊。”瓦格纳把海恩和姜盈送出了门。

    上了悬浮车,海恩没有和姜盈一起坐到后座去,而是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上。

    姜盈只得爬上副驾驶的位置,她刚娇滴滴喊了一声“老公”,海恩驾驶着悬浮车就蹿了出去。

    不是回家的方向。

    姜盈马上摆出了最诚恳认错的态度。

    “老公,我招,我全招!”

    “老公你开慢点,我真不是故意瞒你。”

    “老公你信我好吗?我肯定是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才敢试的。现在我有你,有三个小家伙,还有爷爷奶奶老凯伦,我哪里舍得冒险是不是?”

    “老公--”

    海恩就一本正经地开着车,如果车速不是快到姜盈看速度表都眼晕的话。

    姜盈却一点不敢生气,因为她知道海恩这不是在给自己脸看,而是消化情绪。

    打又舍不得打,骂也舍不得骂,才罚了拿大顶的隐瞒小错,现在又来了一个一听就更严重的大错,海恩心里能舒服就怪了。

    悬浮车一直开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车子停下了。

    “说,这次到底是又瞒了我什么事……”海恩扭头正要开审。

    姜盈先一扑,扑到了海恩的怀里坐着,“内什么,你不是一直提醒我说,希望我完全掌握这具身体的主导地位吗?我就想着要试一下精神力攻击。前些天我不是去见莱纳德了吗?我看机会合适就试了一下,他果然在没有发现我攻击的前提下同意了食货帝国的入会要求。我……”

    海恩的心头就是剧烈的一跳,精神力攻击?那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她居然还敢说是他一直提醒……

    “你的意思是,导火线还是我了?”海恩脖子向后一仰,躲开了姜盈凑前欲亲他的动作。

    姜盈赶紧否定,“不不不,都是我的错!我这不就是把事情的前后经过都交待清楚么?省得你还得对哪个细节有疑惑。”

    “每次认错都认得特别快特别真诚,然后下一次还会再犯。”海恩沉着脸看姜盈,“我看你是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心里!”

    “不是,我听进去了!我真听进去了!”姜盈见海恩还要挣脱开她搂在他脖子上的双手,她赶紧又加大了点力气,“我就是觉得机会难得嘛!而且我也不是突然就大程度攻击的,在那之前我也做了几次小程度的试攻击的。我是在有一定把握的前提下才……”

    海恩再次打断她的话,“你对莱纳德都做了什么?”

    “……呃,利用精神力侵入了他的脑域,干扰他的脑电波,影响他做理智决定的强度。”

    这种东西描述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有多难海恩不是不知道。每一个机甲战士在最初都会首先练习如何利用自己的精神力构建精神力护盾保护自己,想当初姜盈为首的废f小队居然能组团构建精神力护盾可是惊了好多人的眼。

    还有后来的精神力武器,到现在也不是随便哪个机甲战士能练成的。精神力这种东西说到底还是源自大脑的,大脑的神经那么多,谁敢轻易去练?练不练得出来另说,把大脑练出毛病来可就得不偿失了。

    海恩的确希望姜盈把精神力锤炼到自己的身体自己完全占据主导地位的程度,但海恩想的是,姜盈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稳定且有序地提高自己。

    谁让她去拿别人试手了!

    “你还找别人试过了?什么时候?都是谁?每个的结果都是什么?”海恩无法不慎重,事实上当他听到姜盈说出除了莱纳德还有其他人曾经被姜盈攻击过后,海恩的心已经揪成了一团。

    他理解的意思就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姜盈曾几次自行作死过。

    姜盈的性子里总有那么一点天不怕地不怕的狠劲儿,曾经海恩多么欣赏这一点,现在他就有多么痛恨这一点。无知的无畏最致命,他深深恐惧的是,姜盈可能在她什么也不知道的时候就把自己给作出大危险来。

    海恩又不是那种会向姜盈控诉“你就是没把我放在心里,如果你把我放在了第一位,那么你在冒险之前就该知道先想起我,然后会因为顾忌我而停止冒险的行为”这些话的人,他的负面情绪最终都以冷硬的态度表现了出来。

    听着姜盈挨个招供她实验过的例子,海恩觉得自己就是在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凌迟。他现在的心态一点不夸张的说,都有点像一位在听熊孩子兴奋地诉说着冒险行为的老父亲。

    孩子的语气越轻松无所谓,老父亲冒出的冷汗就越多;孩子要是对哪一个细节越是轻描淡写,老父亲都忍不住想--是不是不想我担心才故意轻描淡写的?

    什么叫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海恩觉得他这次彻底感悟深刻了。

    根本无法承受姜盈有一点点危险,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了,哪怕现在是安全的。

    他也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骨子里就富有冒险因子的姜盈肯定还会出现像今天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姜盈就不在意他的感受吗?这种问题没有深思的意义。如果非要深思的话,海恩觉得最后难受的肯定还是他。

    “停,别说了。”不想再听,也不想再看姜盈,海恩闭上了眼。

    像海恩这种心理强大,又理智现实的人,遇到什么心理上的坎时,别人劝一般是没有用的,重要还是要他们自己想通,想过去。

    海恩更狠,他讨厌现在这种焦虑状态的自己,他不喜欢以冷硬的态度对待姜盈,不希望自己和姜盈之间是这种不融洽的气氛。所以他给了自己一个快刀斩乱麻的解决方案。

    第一,姜盈能改得了她的性格吗?答:很难;第二,这种事情接连出了两次已经是他能忍受的极限了,如果还能出现第三次,那么还要重复今天这样不愉快的对峙状态吗?答:他不希望;第三,他如果不能忍受姜盈这个性格缺陷的话,那么要分手吗?要放过彼此吗?答:绝不!

    三个连问下来,自问自答,提前得到了结果的海恩就只能靠自己来消化情绪了。

    你惯的,不气不气;你选的,忍着忍着;你媳妇,算了算了。

    海恩闭眼伸手,把坐在腿上的姜盈按到了怀里,姜盈在那一刻潸然泪下。

    为什么瞒着也要去做?不就是仗着知道海恩再生气再罚她也不会放开她吗?

    她何其任性自私!

    “对不起老公!真的真的对不起!”姜盈窝在海恩的怀里,一边不停地亲吻着海恩,一边道着歉。

    海恩沉默半晌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到底舍不得姜盈如此卑微的一面。

    “不是我对你没有信心,而是这种事情毕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事关你的人身安全,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会担心妻子的男人。”海恩少有的暴露出了他软弱的一面,“我理解你向往实力更强的好胜心态,也请你在冒险之前稍微地考虑一下你身后男人的承受力好吗?”

    姜盈哪能不答应,这样低姿态求她的老公大人简直让她要心疼死了。

    “老公你放心,这种先斩后奏的事情以后绝不会再发生了!我在冒险之前,要么会先征得你的同意,要么就在你在场的情况下,否则我决不会再乱尝试!”姜盈竖起三根手指做郑重发誓态,“如果我再说话不算话,我就……”

    海恩掐住姜盈的腰往怀里一收,用嘴堵住了姜盈的嘴。

    原来他是一个多么厌恶重复错误的人啊,可自打遇到了姜盈,他都不记得自己妥协过多少次了。

    例如现在,即使他知道,只要让姜盈给他下一个绝对的保证,那么依着他在姜盈心中的地位,姜盈肯定能做到,但他就是舍不得。

    舍不得姜盈有个万一的时候,却因为顾忌着曾对自己的承诺而无法施展开拳脚。他宁可到时倍受煎熬的依然是自己,也不愿意姜盈因为有可能的束手束脚而面临什么更大的危险。

    --

    大白天的,海恩横抱着姜盈进的家门。

    家里三个老的笑得贼兮兮的,很自觉地各自躲在门内没有出来取笑这两口子。本来姜盈一回来的第一件事就喂三个小家伙奶的,但眼前的情况明显不合适,三老的就自觉没抱着孩子去。后来还是姜盈用特殊设备把抽出的奶装进瓶里后,再让海恩把奶瓶拿过来喂的。

    天色渐黑时,姜盈睡醒了,一睁眼看到的是一副熟悉的胸膛,这让她迷迷糊糊的就先幸福地笑了起来。

    “老公,你没去上班啊?”能陪姜盈睡个下午觉的海恩可是太少见了。

    姜盈边问边蹭,心知肚明就是不叫海恩,在她醒的那一刻,海恩也肯定一起醒了。

    果然声落就听到了来自头顶的海恩的回答,“啊。”

    姜盈取笑他,“你这也算是违反规章制度了吧?我说海恩墨尔顿先生,你这次准备罚扣自己多少工资啊?”

    海恩睁开眼,看到姜盈头顶的头发都因为她笑起来而不停地颤动着,“怎么每次你老公犯错你就开心呢?扣他工资难道不是你的损失?姜盈同学,你这个心态不太对啊。”

    姜盈翻个身,呈大字型完全压在海恩的身上,“对,我就是开心!只要一想到全星际公众的机甲战神,那个一丝不苟几不犯错的最强男人,总是因为我才破坏掉规则我就骄傲!这说明我魅力大啊,我能不开心?!这心态哪里不对了?你说,哪里不对了?”

    姜盈仰着小脸直勾勾看着海恩,脸上的狂妄挑衅可爱到不行。

    海恩无声的勾了唇角,也对,只要一想到姜盈现在的面貌是他宠出来,他也是骄傲到不行。

    那个在外面耀武扬威,天不怕地不怕的姜盈也只有在他的面前才是这样的刁蛮娇俏啊。

    伸手掐掐姜盈的脸,然后抱着她一起挺身坐起,“去洗洗,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啊!宝宝!”姜盈这才想起来她今天一天都没有抱到宝宝了。

    鞋都没顾上穿,姜盈从床上一跳而下,光着脚就向门外跑,一边跑一边喊,“雅典娜!波塞冬!尼普斯!”

    梅迪文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正好看到从楼梯上一跃而下的姜盈,“你慢点!都是当妈的人了,能不能安稳一点?三个小家伙跟爷爷在活动室玩儿得好着的呢。”

    “知道了奶奶。”姜盈穿过客厅直奔活动室。

    海恩出现在二楼楼口,他吩咐骑士,“给夫人拿双拖鞋。”

    骑士滚着小轮子举着拖鞋就追向了姜盈。

    女王甩着小辫子紧跟其后,“夫人请等一等,请穿上拖鞋。产后的女人脚部容易受凉,请您谨慎对待自己的身体。”

    梅迪文笑看两个智能追着姜盈从厨房门前经过,“我一直觉得胖鱼像谁,但就是想不起来像谁。现在我想起来了,就是像盈盈嘛!盈盈只要不是睡觉,全家都得热闹起来。”

    而姜盈睡觉的这个下午,家里明显也跟着安静了。三个小家伙就是醒着也没有一个姜盈弄出来的动静大。

    就像现在,老乔治在给他们三个玩彩色海洋球彼此撞击的游戏,一是为了训练三个小家伙的视觉能力,二是为了训练三个小家伙的听力。三个小家伙被老乔治一字排开趴在地板上,三个都能稳稳地抬起头来了,看海洋球的撞击游戏很认真,但就是一个比一个面无表情。

    老乔治时不时还能说一句“乖孙子们,给爷爷笑一个”,然而,什么回应他也没有得到。

    姜盈跑进门的动静不小,三个小家伙顺着声音扭头看向了门口,两双蓝眼睛和一双黑眼睛瞬间都亮了八度:啊,胖鱼回来了!

    “咿呀--”三个宝宝异口同声,快放胖鱼出来玩儿!

    姜盈听不懂,就当成了是看到自己这个亲妈高兴的,她感动的扑到了地板上,挨个抱起来亲自己的宝贝儿子和女儿,“看到妈妈就这么高兴么?能认出妈妈来了对吧?我的宝宝们最棒了!妈妈挨个奖励大么么哒!”

    姜盈亲的正高兴着时,活动室内突然金光一闪,凤凰实体现身了;又是黑蓝的影子一闪,两只黑蓝虎也实体现身了。

    三只精神力幻兽出来后不干别的,就冲到姜盈的脚边这通眼神催促啊。

    老乔治坐在地上笑出了声,“盈盈,宝宝们这是在召唤胖鱼了。”

    作为日常带孩子时间最长的人之一,老乔治也算了解了自己这三个孙子的部分心理。比起爷爷奶奶来,肯定是更亲近一点亲生父母的。但要说像别人家孩子那样看到亲生父母就嘎嘎乐的,从来没有过。

    祖传的面无表情不是吹的,遗传的特别充分。

    相比于跟大人们玩耍来说,三个小家伙很明显更喜欢跟精神力幻兽玩耍。

    受挫的姜盈也只得听从“吩咐”放出了胖鱼,可是今天胖鱼出来后却是难得的不闹腾。

    这段时间里,会说人话的胖鱼早就被老乔治当第四个孙子看待了,见此就问道,“胖鱼?这是怎么了?今天不高兴?”

    半空中的胖鱼转个身子,大胖尾巴对准了姜盈,“妈妈和爸爸今天偷偷去约会了,没带着妹妹,也没放出胖鱼来,胖鱼不高兴!”

    正好进门来叫人吃饭的梅迪文闻言就随意地接话道,“这样啊,那妈妈和爸爸是怎么约会的啊?”

    姜盈突然心脏一哆嗦,莫名感觉不太妙。

    下一秒她就听到胖鱼大声说道,“亲亲!抱抱!脱脱!叫……”

    “胖鱼,你给我闭嘴!”姜盈急急出声制止,她现在才想来,今天发生在外面悬浮车上的一切她忘了提前把胖鱼放出来了。

    胖鱼委屈地大胖脸都皱皱了,“你还吼我!我又没有说错什么,你为什么吼我?你明明就在扯嗓子叫来着!你还叫老公快……”

    “胖鱼--”这次是海恩赶到制止了。

    看到老乔治和梅迪文揶揄的眼神,海恩和姜盈的脸都要烧爆了。为什么他们连一点夫妻生活的**都不能保全了呢?精神力幻兽什么的实在太讨厌了!

    老凯伦过来叫大家一起转移餐厅了。老的少的,大的小的,只要在家的,到了吃饭的点就必须到餐桌上集合,这已经成了这个家的固定流程。

    哪怕三个小的还不能吃,但也要放在活动童床上,然后推到餐厅。

    哪怕精神力幻兽们不能吃,也要如数到餐厅集合。

    老乔治说了,“一家人嘛,最重要的是齐齐整整。”

    包括小银杏。

    小银杏能吃,一家人还给小银杏在餐桌上专门备了一个位置。餐桌上还每次都会摆上小银杏能吃的大植物,从昂贵的薄荷到大众的百合,样子多变,种类繁多。姜盈等人每天吃饭的花样会变,小银杏每天的进食植物也会变。

    老乔治今天为小银杏安排的是一株好不容易买到的薄荷草,“盈盈,把老祖宗请出来吧?它一定会喜欢今天的晚餐。”

    姜盈看看自己的掌心,如果是平时,就算老乔治不提醒,老祖宗也提前闻了味出来蹦哒了。可是今天……

    “老祖宗?”姜盈放出了小银杏,结果却先吓了一大跳。小银杏是前所未有的蔫,扇形小叶子也不个个都精神的花枝招展了,而是个个垂头丧气的。小白果们也不晃得哗啦啦响了,一个个低垂着头,好像来一阵风都能吹掉似的。

    梅迪文担心地问,“老祖宗?你不喜欢今天的薄荷草吗?盈盈?老祖宗这是怎么了?”

    姜盈只得把今天从瓦格纳那里得来的消息重述了一遍。

    一桌子的人吃不下饭去了。

    老乔治,“只是来自树种子的求救,军部的确不会出动机甲战士前去救援。三个孩子这么小,盈盈也不方便单枪匹马杀去s70星。老祖宗,这是天意啊!不过你放心,既然你这么在意这直系孙子的事情,我回头就让人多多在意m38星的情况。小桑德鲁当年都能搜到你的种子,我现在一定也能!等我的好消息吧。”

    梅迪文,“研究这种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就算对方说事态紧急,可是一项研究从成功到实践的过程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完成的。你看海恩和盈盈三年多前就提出的刺激人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的激化剂一说,到现在不还是处于边研发边实践的阶段吗?老祖宗别急,再等等,等三个小家伙满周岁以后,孩子们我们给看着,让姜盈带您去趟s70星也是可以的。”

    老凯伦提醒大家,“科兰小姐,百里先生和阿普达先生,现在不是正好在s70星?不如先麻烦他们注意一下?如果能顺手救出来不是更好?”

    小银杏瞬间仰起了垂头丧气的树冠,“老凯伦你真是个大好人!”

    也就老凯伦的话对目前的它来说是个可行的建议了,至于其他人,哼哼,你们就是没看我们大植物看在眼里。

    “我想你们对于我们银杏的种子可能有所误解。知道我们的外号叫活化石吧?知道我的岁数是以千亿岁为单位的吧?你们觉得兽人星皇室能研究出来的会是什么无足轻重的成果吗?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们,我的白果是能让人长寿和健康的!如果说研究的再深刻一点的话,长寿和健康当没了极限的时候,那就能成仙了!”

    啪哒--是姜盈的刀叉掉在了盆子上。

    海恩倒不至于像姜盈这般控制不住,只是他手里夹着的食物也是掉了一滴油在他的腿上。还好他提前盖了餐巾布。

    “成什么?成成成……成仙?”老乔治发誓,他绝对不是激动,他就是太震惊了。

    仙啊神什么的这不是古地球时期的人们完全凭想像杜撰出来的么?那时候人类思想之丰富,仙和神都被分成了东方派和西方派。他们不住在地面上,而是住在人类完全无法到达和认知的天上。

    可现在都星际时代了,天上不是未知了,而是一个又一个的星域,一个又一个的星球。

    你现在跟我说能成仙?那仙住哪儿?哪个星球么?这不滑天下之大稽么!

    梅迪文可比老乔治镇定多了,“应该不至于像光脑记录中的那样,会腾云驾雾御剑飞行什么的,但长寿和健康应该没问题吧?老祖宗,你的意思是不是这样?那如果长寿和健康能保证的话,人类能活到多少岁?”

    也不用多活多少,只要活到能亲眼看到孩子们长大结婚,梅迪文就很知足了。

    小银杏叉起了树杈子:“千岁起步,最长无限!”

    ------题外话------

    感谢神经病的票票~这个月的最后两天哦,我的目标只剩挺过去了~从五月入v到今天的每日长更啊!精神真是要崩溃了~且看且珍惜,我十一月一定是要减更保命的~555555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