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308 论大床的归属问题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的心情真的很好。一百多年的婚姻生活里都在被她仰望的老公,这次却紧张又忐忑地看她脸色行事了,这种形如翻身做了主人的虚荣感简直不要太爽。

    她想唱想跳想high整晚庆祝,然并卵。

    三个小家伙醒了,肚子饿了,需要她喂孩子奶了。

    门打开,看着三老的一人抱一个站在门外的时候,姜盈当时就捂着嘴哭了出来。

    那一世她没能给三孩子喂过一次奶的。孩子们生下一个就被总统夫妇抱走一个,吃喝都是帝国科学院的专家们量身定做的。

    她何其有幸,这一次终于能抱到孩子们了。

    姜盈哭到不能自已,三老的吓得连问都不敢问,就以眼神问海恩,这到底怎么回事?

    海恩默然把三个小家伙抱进屋里放到儿童床上,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被姜盈赶了出去。

    这是她和孩子们的独处时间,她拒绝浪费在其他人的身上。

    门关上了,门外的人面面相觑。包括汤尼。

    汤尼委屈,姐姐刚才开门看都没看他一眼。

    “姐--唔!”他不甘心地想敲门叫人,却在说了一个字后就又被海恩堵了嘴。

    没了姜盈在场,海恩的杀气一点都不掩饰,“不想死就给我安静!”

    他居然是姜盈亲手养大的!亲手养大的!亲手!

    海恩现在也养孩子,自是知道亲手养大都会做些什么。

    脑子里很快就闪过了姜盈给汤尼洗澡,给汤尼哄睡,抱汤尼玩高兴了没准还得亲亲……

    汤尼吓得都要站不住了,姐姐的男人是真想杀他,他能感觉得出来!

    海恩的目光一偏,又看到了汤尼脖侧的肌肤上还留着一些不好的印迹。于是本来还只是呼呼北风的心境,这下直接变成了漫天风暴。

    姜盈本来就心软,这次又多了另一世的记忆,那心不得干脆偏这个小白脸身上?

    “科兰,不,胖达,带他下去收拾一下。”海恩把汤尼扔到了胖达怀里。

    被海恩的杀气彻底镇住的汤尼哪敢有意见,乖乖就被胖达带走了。

    剩下的人围拢了过来,梅迪文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盈盈有跟你交代清楚吧?”

    “啊。”海恩无意识地伸手掐了掐眉头,“事情是这样的……”

    等海恩把姜盈的事情都转述完,一屋子的人更大眼瞪小眼了。

    “你是说某一时空的姜盈已经修仙成功,所以她把自己的意识抽离出肉身扔到了我们这个时空?”

    “在那个时空汤尼真是一百多岁的姜盈一手养大的?他的意识也被抽离出身体后扔过来了?”

    “空间既然能撕裂能折叠能跳跃,那么时空能人为穿越倒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某一时空的姜盈是真的做到了穿越时空?可是,她到底算穿越时空还是算轮回转世?”

    “你们那一百来年的婚姻生活听起来好像很……相敬如冰哦?”

    “我说她在醒过来之后看我们的眼神怎么突然变得陌生又遥远。这一百多年的人生,跟现在才二十来年的人生相比,这哪边轻哪边重的……还用想?”

    每个人都是疑问重重,可是每个人都知道他们问出来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谁来解答。

    姜盈不是那种没事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人,毕竟作为人证的汤尼是那么的货真价实。

    所以一切都是真的。

    梅迪文捂着胸口后仰靠到沙发上,“刚才盈盈就没有喊我奶奶!她一定是因为那一百多年的人生中跟我没有交集才那么陌生!”

    老乔治同样捂着胸口挨着梅迪文坐下,“她刚才连海恩都赶出来了……”

    海恩听了这话也想捂胸口了,但凭着三十六年来的超强自制力还是忍住了。

    科兰靠在百里的怀里安慰自己,“幸好那一世我们还是认识的。”

    百里神色凝重,“等姜盈忙完你一定要问问她,那一世的你是跟谁在一起了!”

    老凯伦看看天色,“是时间准备晚饭了,大家有什么想吃的吗?”

    约翰和玛丽齐叹气,“大家应该都没有心情吃饭了吧?”

    给汤尼收拾好又换了衣服的胖达出来时正好听到了这句话。海恩在给大家转述的时候,科兰也利用光脑给胖达做了实况直播,所以外面什么情况,胖达都是知道的。

    他的情绪也很低落,那一世的科兰至少还认识姜盈,可为什么他就没影儿呢?

    胖达没精打采地说道:“不是有速冻饺子么?今晚就凑合一顿吃速冻饺子好了。”

    汤尼无声地瞪大眼睛,他其实想尖叫,但傻子也感觉得出来现场的气氛很压抑,于是他弱弱地把尖叫吞回了肚子里,只敢以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激动。

    饺子!是传说中的那种饺子吗?他从星网上有看到m38星正在兴起一种叫做饺子的食物!那些上传吃饺子视频的网友们特别没有人性,把什么叫满嘴流油拍摄得特别逼真,他几次都恨不得顺着星网杀过去抢他们的饺子吃。可惜这是一种新兴起的美食,m38星的人还不够抢的呢,要轮到发展到s70星来肯定是还需要一段时间。

    这么好吃的饺子还叫凑合?那么就请不要客气地让他凑合到底吧!

    外面的人心情各种阴郁,连饺子都没心情吃了,可是屋内的姜盈却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中。

    她的三个宝贝啊,居然又回到了她的怀里。

    她那一世生下的三个孩子虽不是三胞胎,但也是一女两男。至于模样……很遗憾,因为见到的次数太少,她并没有多深刻的印象,只知道见到他们三个的人都说取了父母的优点来长。

    原来三个孩子小时候长这个样啊!

    姜盈一只手抱着孩子喂奶,另一只手就忍不住去摸孩子的小脸。有肉,胖嘟嘟的,但又不是那种夸张的胖出双层下巴的胖。

    怎么说呢,就是胖的刚刚好。如果瘦一点的话,姜盈肯定会心疼;但如果再胖一点的话,姜盈又觉得可能会有点不好看。

    迟到了一百多年的当妈的心一朝回归,那就是看着孩子的大眼屎都觉得可爱一百昏。

    三个孩子太乖了,乖乖地吃奶,乖乖地睁着眼睛看着姜盈。原来是吃完就睡着了,但今天不知怎么了,盯着姜盈的眼珠一动不动的,特别专注,一点都看不出困意来。

    姜盈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是三个孩子也感觉出她的不同来了吗?

    “宝贝们啊,不管妈妈经历了什么,妈妈对你们的爱是不变的,妈妈永远是你们的妈妈!”

    姜盈现在的心里感觉又满又暖,那是一种生命被填满的幸福感,是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取代的。

    这一次她再不放手了,谁也别想再从她的手里抢走孩子!

    --

    梅迪文偷偷问海恩,“那姜盈现在什么意思?那个时空的她好像对婚姻并不满意,所以这次记忆回归后,她会想着跟你分手吗?”

    海恩没回答,其实这个问题他比梅迪文想到的还要早。

    跟姜盈谈话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来自姜盈的疏远和隔离,不说看他完全是看陌生人的目光吧,但至少也不是曾经那种看到他就眼睛发光的着迷样子了。

    梅迪文心疼地看着自家大孙子无意识地捂住了胸口。

    “晚上的时候把三个小家伙交给我们带吧,你和盈盈‘深入的’交流一下?我不信她会完全不在乎在这个时空二十二年的人生经历。你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说是同生共死都不为过。她还为你生了三个孩子呢?盈盈一定还是爱你的!”

    海恩从不怀疑这一点,只是莫名多了一百来年的记忆的姜盈真的还能像原来那样爱他吗?而且明显这记忆不怎么美好。

    他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夜深了,海恩得回卧室睡觉了,可是他一进门就发现三个小家伙并排躺在大床上。三个小的都已经睡着了,姜盈却单手撑头躺在一侧看着三个小家伙。

    刚才来叫姜盈吃晚饭也是,如果不是海恩以“如果不吃饭就会没奶喂”为理由,恐怕姜盈就会一直不吃不喝的看着三个小家伙。

    海恩妒嫉三个小家伙,明明在那一世,他们都是同样的忙于各种事情然后忽略了姜盈,可为什么姜盈在找回记忆后只对他冷淡?要冷淡就一视同仁好不好?欺负他是大人吗?

    “太晚了,该休息了。”海恩站到床边弯身想抱孩子,“我把三个小家伙抱到祖父祖母那里。”

    姜盈就像个泥鳅似的,动作那叫个快,哧溜一下就挡到了海恩和孩子们的中间。

    “不行!我的孩子们晚上必须跟我睡!”

    海恩的胳膊都伸出来了,姜盈可以说是正好钻进了他的怀里。然而这么亲密的动作,姜盈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亲密的感情来。正相反,她还浑身绷紧着,戒备的眼神牢牢锁定了海恩的眼睛,就好像海恩如果敢持否定意见的话,她即刻就能攻击上去。

    “你有话就直说,不用把孩子们提前支开!他们原来晚上就跟我们睡不是吗?”姜盈是多了记忆,但她可没有忘记原来的记忆。

    因为白天都是三老的带孩子,所以海恩才决定晚上由他们夫妻来带。一是增进父母与孩子的感情,二也是给三老的缓口气的时间。

    那时候就没让三老的晚上看过孩子,现在倒要抱去让三老的看了?什么意思?狼子野心可想而知。

    在姜盈犀利的“我已经看穿你的真面目”的目光审视下,海恩居然产生了一点心虚。

    呃,他的确是想听从梅迪文的建议准备利用晚上的时间跟姜盈“深入交流”一下。

    可是面对着这个感觉跟原来完全不一样的姜盈时,他怎么突然就心虚了呢?就好像在计划占一个陌生人的便宜的。

    海恩很快重新树立自己的心理建设:不不不,他才不应该心虚!无论哪一世,眼前的人都是他的合法妻子。他晚上想跟合法妻子酱酱酿酿一下怎么了?他合理合法好么?

    “那他们也没有睡在大床上过!他们有各自的小床!”大床是他和姜盈的,谁也不能侵犯!

    在今天之前,海恩从来没有想过就这个问题跟姜盈矫情!这话一出口,他倒率先羞耻了。他堂堂国安司司长为什么要跟他的合法妻子就大床的归属问题展开讨论!

    姜盈不觉得羞耻,一百多岁的老人表示:有话直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品质!她曾经就是有话不说,所以才干巴巴地度过了那么一段漫长的枯黄人生。

    “好,我这就给你腾地。”

    姜盈挨个把三个小家伙抱起后放到了各自的小床上,然后在海恩等她的目光中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了小床的旁边。

    看!继续看!

    海恩:又想捂胸口了。

    “你这是准备一夜不睡?”

    “我能做到!”

    谁问你能不能了!海恩暗暗咬牙,“可你想过你的身体吗?你现在可是正在哺乳期!熬夜将会影响你喂孩子奶!”

    其实他很想直接问,你是舍不得离开孩子一眼呢?还是干脆就是不愿意跟我睡?但话到嘴边上,他还是临时改了口。

    有些话,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他承受不起万一出乎他意料的答案。

    姜盈慎重的点头,“你说的是。”

    然后姜盈点开光脑,登录星网,购买了一张便携式折叠床。

    半小时后黑洞开启,便携式折叠床送到了。

    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空间芯片掉落到姜盈手里,姜盈利用已经从后台接收的密码打开空间芯片,一张便携式折叠床即刻出现在了卧室中。

    姜盈为了不影响喂孩子奶,还是买的最好的,所以卖床的商家直接赠送了全套的床上用品。包括枕头,床垫以及被子。

    床放好,被子铺好,姜盈利落的躺下了,还不忘转头问海恩,“可以关灯了吗?”

    回答她的是屋内的光亮瞬间熄灭了。

    海恩憋气到差点原地爆炸!

    他们就在一个屋里啊!他老婆居然当着他的面到星网上现买了另一张床!这两张床的距离能有三米?你再守着孩子还差这三米?这分明就是不想跟他睡!

    海恩瞪着两眼看向黑暗中的姜盈,有那么一刻他真想把那张新买的床粉碎当场!

    唰,卧室内又亮起了一道微光。那是姜盈怕三个小家伙晚上出现什么问题她不方便即时察看才开启的一道照明。

    至于背后感受到的两道无法忽视的目光,她不能忽视也忽视了。她现在满身满心的都是孩子,其他人都给她滚开!

    便携床的功能还挺全,高度可以随意调节。姜盈就把床调到了比儿童床稍高的高度,这样她侧躺着很容易就能看到三个孩子的脸。

    原来她的孩子小时候就长这样啊!呼吸的时候,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小嘴儿偶尔也会动两下,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小脸红扑扑的,弧度圆润,看着就想上手摸一摸。

    姜盈心想,不是吹,干这么看着她都能眼睛不带眨一下的看一年。

    正看得起劲时,身后突然传来了闷声一响,那是床塌的声音。

    姜盈扭头要看时,只觉得自己的便携床一沉,有人上来了。她的脑袋才扭到一半,后背已经落入了某人的怀中。

    海恩:“我的床塌了,打扰了。”

    姜盈:……你当我不知道床是怎么塌的呢?

    “喂!”姜盈去抠海恩落在她腰间的胳膊,“你起来,我这就帮你买一张新床!”

    塌了就买新的呗,就刚才的店,她还记得有第二件半价的活动的。正好赶上!别以为床塌了就能来占便宜,做梦!

    海恩当然不会松手,可是让他对着眼前这个明显很嫌弃他的姜盈“撒娇赖皮”,他又的确有点做不出来。

    于是海恩放出了小兽爷。

    小兽爷凭空实体现身,然而却没有像原来那样立刻扑进姜盈的怀里。

    它就停在距离姜盈一步之遥的地板上,瞪着蓝色的眼睛盯着姜盈瞅。那眼神里有疑惑,有生疏,有受伤,还有控诉。

    因为姜盈看它的目光太遥远了,可是姜盈明明还记得和它一起经历的那么多事情不是吗?她明明还能继续用宠爱的目光看三个小家伙不是吗?那它为什么就不行!

    身前是控诉的眼神,身后是海恩僵硬的怀抱,姜盈抵抗了一会儿后,终于妥协了。

    姜盈松开了去抠海恩胳膊的手,转而冲着小兽爷一招手,“来。”

    小兽爷以前所未有的犹豫态度小碎步般挪到了姜盈的身边,姜盈一眨眼,差点心酸地流下泪来。

    她记得一切,当然记得!只是一百来年的枯黄人生她更记得!

    那时没有基因等级的再提升,也没有精神力幻兽的出现,所以在她的记忆里就没有小兽爷。因为没有那一世的情绪,所以对于小兽爷,姜盈的接受程度就高一些。

    可是海恩这些在那一世就纠葛颇深的人,姜盈的心结又哪是那么容易就解开的。

    小兽爷卧在了床边上,姜盈伸手摸了摸它的头,“睡吧,我是姜盈。”

    她从来没想过要否认,也没想过要翻旧账给自己出气什么的。一百多岁的老人已经活得足够通透,那就是无论生命中发生了何等意外的意外,都能淡定的,感恩的看之。

    过去种种都是让她变成今我的因素,她不怨恨,不悔恨,感恩一切。

    当然她也的确不愿意现在就跟合法的丈夫进行亲密的举动,但要离婚吗?当然也不。

    所以她还是尽早的适应从此以后将会有一个男人长期睡在她的身边了。

    这种经验在前一世都没有过的,那一世到她结束生命的那一天,海恩都是机甲战士,并没有转到政界打拼。身为机甲战士的海恩几乎长年在外太空,她从来就没有机会去习惯身边有一个男人。

    那一世的她和海恩就像这一世的姜子封和李梦蝶是一样各有独自的卧室的。

    而这一世的她和海恩,是共有一个卧室一张床几乎是夜夜同睡的。

    两种记忆交替着出现在姜盈的脑海里,甚至打乱了她本想看着三个小家伙熟睡的平静心情。

    身后的胸膛像是在自动加热似的,那温度一会儿一个样。姜盈最初还以百岁老人的心态要求自己体谅,毕竟是年纪仅三十六岁的年轻人,这血气方刚的,怀里抱一美女,没有反应的话那基本就是废人了。

    但胸膛越来越热,越来越烫,姜盈这百岁老人的心态也稳不住了。

    这生理反应是不是太过分了点?你当年少发情呢?能不能对百岁老人有点尊重了!

    “你……唔!”姜盈扭头想要表达一下抗议,谁知这一扭头却是让自己正好落入了海恩的嘴中。

    姜盈愤怒了,卧槽!狼子野心暴露了吧?果然就是为了耍流氓来的!找怼!

    缩脖扭头,连撕带踹。然并卵。

    即使这一世的姜盈能力卓越,也依然是被海恩压一头的可怜存在。

    更可耻的是,姜盈自己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地热了起来。

    因为动了手,血液循环加快这也算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姜盈自己心里清楚地很。

    一百多岁的老人曾在死前想过:为什么要过这样冷冰冰的一生呢?哪怕海恩看不上她的无能,跟她吵吵架动动手也好啊!都好过她自己孤零零地过完了那一生。

    还有那正常的不能更正常的夫妻生活,就不能带点感情地火热的亲吻她吗?只是为了繁殖生育的夫妻生活,她真是恨极了。

    因为那一世太过遗憾,因为那一世太过缺少,所以在这一世骤然得到的时候,姜盈根本无法主观控制自己的心。

    她,可以吗?

    感受到姜盈的挣扎没有了,海恩这才把禁锢的力道收了起来,亲吻也变得舒缓又温情起来。

    “盈盈,你是姜盈,你永远都是我的姜盈。”无论你的记忆有多少都没关系!

    姜盈很难不心动,她终于得到了喘口气的机会,于是赶紧抓住机会说话。

    “海恩墨尔顿先生,请你真实的回答我,你是真的!真的!真的!不在意亲吻和睡一个百岁老人么?”

    ------题外话------

    感谢altmbymy和旧时光是美人的票票~我卡的是地儿吧?233333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