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310 小舅子呵?嫁出去!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姜盈很享受这种带孩子的安闲时光。孩子醒着,她就陪孩子各种玩儿;孩子睡了,她就坐在儿童床旁边的沙发上看着孩子睡。

    汤尼同样很享受这种时光。除了吃饭的时候话多外,其他时间很少说话。姜盈跟孩子玩儿,他就也跟着玩儿;孩子们睡觉,姜盈看着,他就也挨着姜盈坐在一边看。

    但他从来不坐在沙发上,而是坐在地毯上,就坚挨着姜盈脚边,头还会搭在姜盈的腿上。

    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只超乖的大型犬或猫。

    这是那一世两人早就养成的生活习惯,姜盈和汤尼谁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但别人看不下去了。

    在大家的眼里,一个二十二了,一个十八了,这年龄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好么?这样可太不合适了!

    但又不能直接说,毕竟人家两人之间相处的气氛很是和谐亲近,这事儿要是让他们点明了,别再没事整出事来。

    于是胖达很是正经严肃地问汤尼道,“你已经脱离魔掌了,难道你不应该联系你的父母汇报一下自己的平安吗?这些日子你的父母一定很担心你。”

    所以快联系吧,快回家吧。

    汤尼脸上出现少有的生气表情,本来想不通的事情在经过了哈克的提点之后,他也早就想明白了。

    “不!他们才不会担心我!我是在自己家里被夏洛特带走的,虽然他们当时不在场,但他们怎么可能一无所知!如果他们真的爱我,在那时候就该誓死也要保护我不被人带走!他们不配做我的父母!我才不要联系他们,我只要姐姐就够了!”

    因为说起了这个话题,汤尼也想起了一些不好的记忆,他转身就抱住了姜盈的小腿,然后把脸藏了进去。好像这样的话,那些不好的记忆就不会来找他了。

    姜盈心疼了,伸手拍抚着汤尼的肩背,“不回就不回,有姐姐在,再不会有人能带走你了。”

    姐弟情深的感人真情洒满了整间房子。

    胖达直冲科兰打眼色,你可上啊?姜盈现在看我就跟看小辈儿似的,我跟她说话有心理阴影。但你不一样!你可是跟她有着两世的交情啊,有事儿还得说!

    科兰其实一点不想跟姜盈现在慈祥的目光对上,但没办法,事情总得需要有人提起来。

    “姜盈,小银杏的事情你决定怎么办?汤尼的脑域里也有可能寄居着一株意识形态的小银杏,它都能向外发送求救信号了所以它肯定知道些什么。为防夜长梦多,我们还是提前把这些事情搞清楚为好。”

    百岁老人的心态的确给人以安定感,但办事速度可不能这么安稳啊。s70星的局势眼瞅着就是一会儿一个变,他们必须时刻抢在最前面才行。

    对于姜盈来说,曾经缺失的现在正重新拥有着,如果不是科兰提起这些正事大事,姜盈还真是忘了。

    “小乖,你知道小银杏吗?”姜盈问汤尼。

    汤尼抬起头乖乖回答,“知道,姐姐不是就有一个吗?”

    在那一世,姜盈拥有小银杏的事情只有常伴身边的汤尼知道。其他人,包括海恩和她的孩子们,一个都不知道。海恩和她的孩子们强大到无坚不摧,他们从来不需要她,她也一直认为他们并不需要她做出什么大事。所以小银杏出现后,姜盈根本就没有把这事说出来。

    只有汤尼。汤尼就差二十四小时陪在姜盈的身边了,而且特别乖,除了姜盈之外从来不跟外人多说话。姜盈自然而然的就把小银杏的事情说与了汤尼知道。

    “不,我的意思是,你自己是不是也有这样一棵小银杏,你知道吗?”

    汤尼茫然地摇头,“是吗?我不知道啊?”

    他翻看自己的左右手掌,以为自己会像姜盈一样掌心蹿出一棵小银杏来。

    姜盈想了想后,召唤出了自己的小银杏,“你能把汤尼身上的小银杏召唤出来吗?”

    小银杏一现身,胖达和科兰先惊叫出声了,“老祖宗,你怎么又绿了?”

    这话说的,你才绿了!你全家都绿了!小银杏气的树冠抖了三抖,不过在姜盈的等待回答下却是连声都没吱一下,“报告主人,我可以召唤出汤尼少爷身上的小银杏。”

    胖达也忘了自己对姜盈慈祥的目光有心理阴影了,“主人?老祖宗你肿么了?姜盈?你收拾老祖宗了?”

    老祖宗虽说是一棵树,还是一个意识态,连个实体都没有。但在他们心中的地位绝对是崇高的,单从一个“老祖宗”的称呼中就能看出来。

    结果现在怎么着?老祖宗喊姜盈“主人”了?天了噜的,就像一个老正经的突然哪天变成了乖巧良民,给人的感觉别提多违和了。

    小银杏一个忍不住,一根树枝子骤然伸长后“啪嗒”一声打在了胖达的头上。姜盈曾是它学会表达的引领者,它要尊敬这是树之常情。但胖达可什么也不是!它还是胖达的老祖宗!

    当着老祖宗的面你还敢胡乱放肆?纯属找打!

    胖达抱头哎哟哎哟地叫。

    姜盈脸色一沉,“小银杏!”

    “对不起,主人。”小银杏马上收枝立正站好。

    胖达:……

    科兰:……

    这种大家长式的训斥姿态哦,怎么就那么让人不舒服呢?!

    姜盈对小银杏说道,“如果你强行召唤出小乖身上的小银杏,会对他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不会,一点都不会有影响。”

    得到了肯定回答的姜盈这才允许小银杏开始,“小乖不怕,你的脑域里可能也寄居了一棵跟姐姐一样的意识态小银杏,我现在帮你把它召唤出来。”

    汤尼不怕,汤尼还很兴奋,“真的吗?那太好了。我想变得跟姐姐一样!”

    胖达:……

    科兰:……

    这话听得那叫个牙疼啊!

    关键是姜盈的回答更叫人牙疼,“嗯,你就算不跟姐姐一样,你也永远是姐姐的小乖。”

    姜盈原来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软趴趴的哄人的话!

    而且还对着一个在他们看来跟陌生人也没什么区别的汤尼说的。

    真不怪海恩看着汤尼堵心,现在连科兰都看着汤尼堵心了。她跟姜盈的关系好吧?可是姜盈也没有对她像现在对汤尼这样除了温柔还是温柔过!

    察觉到科兰的心情变化后,百里的心情倒是好了很多。对,就是这样!别客气,请尽情的看不上汤尼吧!

    这几个人心情变换间,那边小银杏已经散发出了薄薄的红光。红光聚集成光柱,光柱越来越长,然后向着汤尼的脑门伸去。

    光柱探进了汤尼的脑袋里!

    三个小家伙居然醒了,也不哭不闹,两只圆眼睛看着红光特别出神。三老的靠近过来检查了一下,发现三个小家伙并没有尿湿后也就没有出声打扰。

    汤尼睁着眼睛,无意识地伸手上探,他想摸摸脑门那里是不是开了一个洞。不然光柱怎么探进来的呢?而且为什么他感觉不到疼呢?

    姜盈眼疾手快出手按住了汤尼的手,又怕他捣乱,于是干脆拉着不放了。

    海恩下班回来,最近已经适应下班后再没有姜盈欢快地扑进怀里娇笑着说“老公你回来啦”。

    然后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姜盈紧拉着汤尼的手,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哦,他上班的时候送他到门口就是缠绵过劲儿影响不好,现在这么多人在场的前提下,她紧拉着一个小白脸的手就不是影响不好了?

    双标是种病,该治就得治!

    海恩外套都不及脱,几大步走过去在姜盈的身边坐下,抬手,拉回了姜盈的手,然后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看看自己落空的手,汤尼委屈地动了动嘴唇,但到底没胆子挑衅所谓的姐夫。

    姜盈挑眉,以眼神询问:有事?

    海恩以眼神回复:想拉你的手了,算不算有事?

    姜盈难以置信:你就不觉得你有点幼稚?

    海恩:……

    扎心了,他现在最听不得的话就是“幼稚”了。

    再不能赢得姐姐全部关注的汤尼:喂,他现在脑袋里还多着一条奇怪的光柱呢?能不能先关注他一下?

    就在这时,那光柱突然抖了抖,然后开始向外移动了。

    汤尼突地惊叫了一声。

    姜盈吓得本能地抽手扭身,可惜手没抽动。她小瞪了一眼海恩,也没时间现在跟海恩矫情这事,她关心地问汤尼,“疼了?”

    汤尼委屈,“嗯,特别疼。”心疼。

    “小银杏!”姜盈瞪向小银杏,“你怎么做事的?”

    小银杏一树的扇形小叶子都立起来了,“怎么可能会疼!主人,这种事情根本不会疼好么?”

    “小乖?”姜盈又看汤尼。

    汤尼瞪着海恩拉着姜盈不放的手,“疼!就是疼!特别疼!”

    小银杏把一树树叶子晃得哗啦啦响,“汤尼少爷,请你说话凭良心好吗?你的脑域里早就寄居了一棵银杏树你从没有疼过,现在我只是帮你把它激发出来而已,你说疼?要是疼的话不是早就疼了?”

    汤尼:“我怎么知道这是为什么?反正我就是疼!头疼脚疼浑身都疼!”

    “你!”

    看着一人一树吵吵起来,海恩莫名觉得下班气顺了不少。

    没等姜盈制止呢,这场小吵就以汤尼脑门里被拽出了一株小小银杏而无声地停止了。

    真的是特别小的一株银杏树,目测也就巴掌大小。一树的绿叶子都只是嫩绿,叶子的大小也就是指甲盖的大小。

    小小银杏仅凭自己暂时是无法现形的,所以它出来后表现得异常亢奋。

    --我终于出来啦!我终于出来啦!

    小小银杏把满树的嫩绿叶子晃得哗啦啦响,然而能听懂它的树语的暂时只有姜盈的小银杏。

    小银杏终于亲眼看到了自己的直系重孙子当然很高兴,但对于它选择寄居到了汤尼的身上,它却是非常非常的不满意!

    “你给我闭嘴!吵死了!”

    汤尼听不到小小银杏的树语,见姜盈的小银杏在冲着他说话,还以为是在说他,他立刻见机向姜盈撒娇,“姐姐,你看小银杏!我怀疑它再不是那个时候乖巧的小银杏了,它变坏了!姐姐--”

    他还借机扑向了姜盈。

    哼,你不是拉姐姐的手吗?我就干脆扑进姐姐的怀里。

    汤尼的打算不错,可惜在实力强大又心机颇深的海恩面前,根本不是个。

    海恩放出了小兽爷。

    狮虎兽以成年体现身,“嗷”一嗓子彰显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后,它就卧在了姜盈的脚前。

    汤尼一个急刹车,不敢向前扑了。他知道,所谓姐夫的狮虎兽也是不喜欢他的。

    这时被告了状的小银杏也忍不住了,它不敢欺负汤尼,还不敢欺负汤尼的小小银杏吗?

    啊不,这才不叫欺负,这叫长者对小辈的教训!那都是人生的教诲啊!它可是好心!

    小银杏的红光从汤尼的脑袋里退却干净后并没有收回,它又指挥着自己的红光幻化成了千支触手,然后抓住了小小银杏的各个树枝子,开晃!

    “身为银杏一族的后人,你居然连自己现形出来都做不到,你真是给我大银杏一族丢树!你怎么做树的?你当初挑选自己的寄居体时就不知道擦亮眼睛看清楚?那是随便找个人就能寄居的吗?你看看你挑的是个什么人类!”

    小小银杏本来就小,这一晃,得,连个完整的树形都不能保持了。屋子里一众人只看得到残影了。

    小小银杏发不出人类的哭声,但它能发出树的哭声的。

    --对不起老祖宗,是我太无能了!我给我大银杏一族丢树了!我简直再没有脸活下去了!老祖宗你干脆杀了我得了,让我重回银杏始祖的怀抱,来世再重做一棵银杏树吧!

    众人也听不懂小小银杏的树的哭声,就觉得看那小小银杏被晃得头晕,听着小小银杏把树叶子晃出的声音更头晕。

    姜盈不得不出面镇压,“行了,都给我闭嘴!说正事!”

    虽然这就是她曾经向往无限的吵闹的家庭生活,但真正经历的时候,姜盈发现,她还真是不能完全享受其中。

    在这里,姜盈拥有着绝对的权威,她一说翻篇,那么就没有人敢不翻篇。

    “既然小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那么就由小银杏来问一下小小银杏,然后再翻译给我们听。首先就从小小银杏是如何寄居在小乖身上开始吧。”

    这真是一个久远的问题了,经由老祖宗的树语翻译,人们终于知道,竟是在姜盈把汤尼的意识包裹成在一个小黑洞里并且扔出外太空的时候,这团意识正好撞上了外太空中某个星球爆炸。爆炸激飞了小小银杏的种子,它很凑巧的和汤尼的意识黑洞融合了,可以说是在一人一树没有意识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

    再后来汤尼的意识黑洞就掉进了兽人星一个婴儿的脑袋里,更凑巧的是,那个婴儿也叫汤尼。

    听到这里的时候姜盈叹了一口气:谁说命运都由自己把握了?不是的。冥冥之中自有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主宰着一切。

    汤尼对于自己身上莫名多了株小银杏的事情很能接受,而且是相当热情的欢迎。这代表着他和姐姐更像亲姐俩了。

    他不敢直言炫耀,就拿眼尾一会儿冲着海恩挑一下,一会儿挑一下。那意思分外明显:切,这就是我是我姐姐亲弟的证明!哼!

    海恩:“汤尼,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朱丽叶吗?”

    大家的八卦神经一下子就都竖起来了,朱丽叶是谁?一听就是个有故事的名字。

    汤尼的表情也变得思念起来,“我当然记得朱丽叶,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可是现在我找到姐姐了,我不方便再去找朱丽叶了。”

    姜盈产生了一种自家的白菜要被猪拱的堵心感觉,她皱眉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先不要谈,我们先说正事。”

    海恩:“这就是正事!这个朱丽叶是汤尼从小的青梅竹马,她的身份是s70星皇室最有可能登上女王之位的林蜜的女儿。经调查,汤尼的生活地点除了辛普森家族就是朱丽叶的家里。如果小小银杏曾经说的事情是事实,那么它是从哪里得到的那些情况呢?辛普森家族我调查过了,并没有任何发现小银杏钟子的事件发生。反而是朱丽叶的家里,如果林蜜在这里说起过某些重要情况的话,汤尼倒有可能凑巧得知。”

    说什么谁发现了小银杏的种子有增强战斗力的神奇作用,如果是林蜜的势力的话,这逻辑将非常合理。

    很快小小银杏就确定了这一点,它就是在朱丽叶的家里偶尔听到林蜜说起的。

    小小银杏还禀告了一个重大秘密,那就是哈克和林蜜是一伙的。

    一个是最有可能登上女王之位的干女儿,一个是从出生就确定了没有继承权的半兽人大皇子,这两个人可是外传绝对没有任何交集的,结果人家却是一伙的?

    大家都脸色凝重了,s70星真正的局势可比看起来的严峻多了。

    胖达很是严肃地建议道:“不管是为了大我还是小我,我们都需要借着汤尼走一趟朱丽叶的家里了。”

    汤尼敏感道,“我拒绝给你们带路!我不要做卧底!”

    海恩:“自从你失踪之后,你可知道朱丽叶都做了什么?她不知道内幕,还以为真情的真相就像你父母说的那样,是被人绑架了。所以她一直亲自在街头巷尾寻找着你!作为好朋友,你就眼睁睁地看着她为你如此奔波?”

    情史简单没关系,不曾开荤也没关系,只要有那么一个可能长期发展的人,那么他就都能拿来作用。

    论小舅子如何摆平?答:嫁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