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322 正不正经,这是一个问题。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海恩用实际行动表示他超正经的,他闭上了眼睛。

    然后闭着眼睛挪到了姜盈的身后,伸手抱,连着孩子带孩子她娘。

    怕惊醒孩子,姜盈没敢挣扎,只是小声斥道,“你又耍什么流氓?手也正经点!”

    海恩又用实际行动表示了他手也超正经的,摊开五指给姜盈看看,他既没有乱摸也没有往衣服里伸吧?他就是抱抱孩子和孩子他娘而已。

    抱好后,他脑袋一歪,从背后侧枕在了姜盈的肩膀上。炙热的鼻息拂过姜盈的耳后,又钻进姜盈的颈间,姜盈的颈后皮肤逐渐变得粉红起来。

    姜盈无意识地颤栗了一下,张嘴就要说“嘴也给我正经点”,但话到嘴边又及时咽了下去。

    她觉得她好像想明白了什么:说他眼睛正经一点吧,他眼睛正经后手就不正经了;说他手正经一点吧,他手正经了嘴又不正经了;她这次要是说让他嘴正经点,那他接下来还会哪里不正经?以这明显的递进关系,也就剩下那啥不正经了吧?

    姜盈咬紧了牙,这个臭不要脸的!

    感受到姜盈的妥协,海恩暗搓搓地笑弯了唇角。什么百岁老人的淡定?呵,在人类最强的他的面前一样不堪一击!

    就在姜盈努力开动着4s的脑筋想着如何才能摆脱今晚某男的折腾时,某男却像没事人似的松手后退了,又退回原来的位置了,而且表情也恢复了严肃正经。

    “晚饭之前还有点时间,不如我们趁这点时间谈一谈关于银杏种子的事情……”

    姜盈刚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有点不适应,心说这男人又耍什么花招?但随着谈话的深入,她发现这次真的是正经的不能更正经的话题时,姜盈又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她这么一个举世无双的大美人摆在他的面前,还是衣衫不整的情况,他怎么就能镇定下去呢?

    到底还能不能行了!

    切,有种晚上别来纠缠她!

    不一会儿胖达就来叫他们出去吃晚饭了,两口子给三个小家伙盖好被后很快就去了餐厅。

    饭桌上已经摆上了饭菜,其中一道干锅土豆片把姜盈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这也是食货帝国的一道老菜了,但今天的味道一闻就跟过去吃到过的不一样。

    “这是……洋葱?”当姜盈用筷子翻开干锅土豆片的下面发现了紫色的洋葱丝后就明白了。

    当年小银杏给这道菜谱的时候就说过,垫底的最好是洋葱丝,那样味道才对。但当时m38星根本没有,就只能用味道类似的佐料代替。到后来得到了兽人星的白蕖,也就是大葱之后,还用过大葱代替。

    即使这种搭配的方法在小银杏看来完全就是浪费食材,但对于压根不知道原味是什么味的星际民众来说,这样的吃法已经是至善至美了。

    今天,当大家吃到传说中洋葱垫底的干锅土豆片后,他们才算真正明白老祖宗当时惋惜的口气是多么的真挚。

    美食这种东西真是太奇妙了,不过就是差了一味食材,其味道都能差出好几个等级来。

    姜盈很惊喜,“这是哪里来的?老凯伦?”

    老凯伦不敢居功,“是朱丽叶小姐提供的。我刚才在厨房做菜,因为大葱没有了,我正准备点开星网买一些时,她看到了,说她的空间里有备着一些兴蕖,或许可以替代。我记得老祖宗说过的洋葱,一看正是朱丽叶小姐拿出来的兴蕖。这一尝试,果然味道更好。是朱丽叶小姐的功劳呢!”

    迎上众人感激的目光,朱丽叶害羞地红了脸。自打住进这里后,吃的用的都是人家的,她想给钱来着,可是谁都不收。天天白吃白喝跟她从小受到的“礼尚往来”之教育完全不符合,她特别想回馈一二。在s70星,兴蕖和白蕖是很常见的能互相替代的调味料,难得见到老凯伦有需要,她当然赶紧抓住机会表现了。但她也是完全没有想到表现了一次,就表现了个大的。

    姜盈更好奇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随身带着洋葱?啊,洋葱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兴蕖。”

    朱丽叶从头解释,“s70星至今为止,发现的能吃的原生态食物也就白蕖和兴蕖。哦,兴蕖还分两种,一种白兴蕖,一种紫兴蕖。”

    一边说着,朱丽叶一边从空间手环里拿出相应的样品。

    姜盈看到就惊喜地叫了起来,“正是老祖宗说过的白洋葱和紫洋葱!”

    惊喜来得太突然,姜盈都没注意到自己脱口而出的不是小银杏而是老祖宗。

    海恩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姜盈,眼底闪过了一道邪恶的光芒。

    朱丽叶继续解释,“这两种蔬菜虽然可食用,且对人类的健康有益,但因为气味呛人,所以s70星的人都很少吃它们。可是前一阵子m38星的食货帝国不是推出了一道蘸酱菜吗?传到s70星以后,大家一下子就发现了白蕖这样吃简直就是一道美味。白蕖一下子就火了,种植白蕖的人家也一下子改善了家庭生活水准。”

    众人边吃边听,有市场就会有需求,有需求就会有市场,两者相辅相成,一个新兴的行业当然很快就能崛起。

    “但种植白兴蕖和紫兴蕖的人家就悲剧了,因为他们发现这两种并不能同样适用于蘸酱菜。”朱丽叶叹气,“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他家的情况不太好,但他家偏偏就是种植白兴蕖和紫兴蕖的。他给了我不少存货,为的是希望我能帮他想想办法。”

    无意中路过厨房,又无意中发现老凯伦要订购白蕖,朱丽叶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立刻贡献出了自己随身所带的兴蕖。

    能得到眼前这种惊艳的效果是朱丽叶想都没想到的。

    “姜姐姐,m38星目前还没有这种兴蕖吧?食货帝国一定很需要新菜品吧?我可以无偿给你和我的朋友做牵线人!直接定购他们的兴蕖吧!量大价低,而且人超好,绝对适合长期合作!以后大家早晚是一家人,这税什么的肯定还会降,甚至完全取消,那么跟他们合作的话就会更合适了!”

    姜盈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就早晚会是一家人了?”这孩子是已经打定主意要娶汤尼了吗?

    朱丽叶一脸对未来的期待,“等到s70星被和平收复了,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吗?”

    众人:……

    就知道这个孩子是个好孩子!妥了,她什么时候想娶汤尼就一句话的事!他们全都支持!

    一场晚饭吃得特别尽兴,尤其是朱丽叶。

    她突然觉得大家对她尤其的友好,以及热情。倒也不是说原来就不好,只是明显感觉现在更好。给她夹菜,对她嘘寒问暖,客气热情的都不像是对客人了,倒更像是对上门女婿。

    脑子里闪过“上门女婿”这个概念的时候,朱丽叶特别不能接受,完全不能理解自己怎么就脑抽想到这词儿了。

    但她很快就在更多的美食中遗忘了这些。老凯伦是个让人心动的老爷爷,她在想如果拿出她所有的积蓄的话,能把老凯伦爷爷撬到她身边来做大厨师长吗?

    --

    姜盈吃完饭后马不停蹄地就带着汤尼回实验室去了,关门之前三令五申,除非是孩子饿了需要喂奶了,或者孩子们出现了什么意外,否则一律不能来打扰她进行伟大的科学研究!

    这话是冲着海恩的脸说的,眼里威胁的意味很明显:对,就是针对你说的!别动不动就用你那满脑子没用的苟且之事来打扰我的正经事业!重生归来,我可是要做大事的女人!

    海恩回以无辜的对视:他就不做正事大事了吗?他的正事大事更多好么?

    当天晚上海恩果然没去打扰姜盈,对此姜盈很满意。嗯,百岁老人还是有一定的震慑力的!

    专心忙活了几天,可算得出了一套初步的数据。趁着实验室的数据需要时间跑,有百里和科兰盯着不用她了,同时三个小家伙又喂饱了,姜盈便带着汤尼和朱丽叶出门了。

    胖达自告奋勇做了司机。

    姜盈上车后状似不经意地问,“你的海恩大大最近总不在家哦?”

    胖达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反问姜盈,“他昨晚就没有回来你不知道吗?而且最近他三天两头的不回来吧?海恩大大可是做大事的男人,最近局势紧张,他会忙是肯定的。这种事情,你不至于不理解吧?”

    你可是已经活到通透的百岁老人!

    这是胖达没有说出口的话,但姜盈从胖达的眼神里看出来了。

    “谁说不理解了?我不就是随口一问吗?我有说什么吗?”姜盈自以为掩饰的相当成功,“我就说了一句,你倒是得吧得的说了好几句。这到底是谁心里有鬼!”

    胖达从后视镜里对上姜盈的眼,用眼神表示了充分的鄙视:你就嘴硬吧!懒得理你!

    姜盈梗直脖子表示:她就没鬼!就没!

    某男人最好以后都别来纠缠她!她稀罕他吗?那一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天天忙天天忙,天天不着家!她早就习惯了好吗?一点都不稀罕他来纠缠她!她这次也有大事做了!她也会是个忙人了!

    “开快点!开这么慢你是没吃早饭吗?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女朋友,就你这干啥啥肉的作风人家小姑娘哪个能相中你?啧啧啧,你也就只能指着我儿子女儿长大后给你养老了!”

    “喂,不人身攻击还是好朋友啊!”胖达开始怀念那个慈祥的百岁老人盈了。年轻盈一点都不善良,分分钟气得他想绝交。

    姜盈:“就因为是好朋友才会冒着绝交的危险提醒你!这要是别人的话,我都懒得开口!忠言逆耳啊,朋友!求求你改改你那干啥啥肉的作风吧!我儿子女儿给你养老倒不是大事,问题是我担心你母胎单身直至终老,这会不会影响你的下一次投胎。”

    心情不好的姜盈说起话来就一个字,毒。

    胖达怒了,“我就母胎单身到老了,我吃你家大米了?现在我吃我自己赚来的,将来我吃我干闺女干儿子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朋友,等轮到我进行下一次投胎选择的时候,你早就不知道魂归何处了!所以你就别操那个心了!”

    在桑德鲁老爷子的关照下成长起来的胖达,打起嘴炮来一样不是好惹的。

    车速开的有多快,嘴炮的发动频率就有多快。

    真看得后座的一对青梅竹马,一个一脸懵比,一个瑟瑟发抖。

    一脸懵比是朱丽叶:真不是翻脸了吗?真的真的不是翻脸了吗?不是说阿普达先生和姜盈姐姐关系超好的吗?怎么吵起架来一点看不出关系好?

    瑟瑟发抖的是汤尼:这不是他的姐姐!绝对绝对不是!他的姐姐才不会这样炸毛炸的像个幼稚鬼,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刺!呜呜呜,还她温柔慈祥的姐姐来!

    --

    车子在一路争吵中停到了一个农场面前。

    虽然地方看起来很荒芜,但姜盈还是能确定这片荒芜的地方的确应该是一个大农场。

    因为唯一的一个大院门上写着硕大的四个大字:龙门农场。

    姜盈:……

    这名字取得挺有杀气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