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330 来自大闸蟹的爱恋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姜盈以一六四的娇小架起了海恩一九二的伟岸向着卧室走去,尽管她的力量并无支撑不起,但因为个头的巨大差距,她还是被海恩半搭下来的头和肩膀什么的遮挡住了部分视线。

    所以她没能看见海恩偷偷冲着老乔治和梅迪文用眼神打了一声招呼--祖父祖母,麻烦您二位今晚帮我们照顾三个孩子了。

    老两口笑得鼓励十足:你放心大胆的干,三个小家伙有我们!

    姜盈架着海恩进了卧室,为了防止一会儿她把海恩甩到地上的时候声音被外面的人听到,她非常谨慎的以脚勾门,迅速把门关上了。

    然后她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一道欢呼声。

    可等她驻足细听的时候,又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是她听错了吧?

    姜盈一抖肩膀,收手站直,毫不在意曾架得结实的海恩向地板上滑去。

    真醉,那你就在地板上睡好了;假醉的话,我就静静地看着你准备怎样继续假下去。

    姜盈双手抱臂,目光如炬,对于接下来的戏码表示非常期待。

    海恩毫无防备地向地板上滑去,这个过程分解起来很缓慢,但实际上很快,顶多就是一秒的时间。然而就在零点九九秒,海恩的全身几乎已经摔落地板的时候,他的小腿竟然一抽,脚腕准确地打在了姜盈的脚腕上。

    姜盈重心失衡身子就是一歪,她古怪地一笑,心说,妥了,铁定是装醉。

    但她也没有当时就说破,而是迅速调整重心,一支胳膊撑墙,一条腿借着歪倒的趋势运气踢了出去。

    装醉呵?纯属找打!

    对方闭着眼睛装醉中,她可是睁着眼睛精神力完全集中,而且这么短的距离,她还不赢一回?

    姜盈的心里充满了必胜的信念,然后在下一刻又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她压根就没看清海恩是如何出的手,只觉得眼前一花,她已经被海恩抓住脚腕拉摔了下去。

    后脑勺没能撞到地板上,海恩的大手提前给她垫在了下面。

    姜盈一点不感激,“喂,起来!还装?我已经看穿你了!”

    海恩抬头凑近姜盈,眼睛眯着,嘴却咧开了,“我,也看穿你了!”

    嘶啦一声,闭着眼睛的海恩方位超准的一把扯开了姜盈的衣领。

    肌肤受冷起了一片生理小疙瘩的时候,姜盈才反应过来,卧槽!装醉还敢耍流氓?这是要闹离婚的节奏啊!

    “你撕谁衣服呢?你给我起……唔!”

    闭着眼睛的海恩又准确地堵住了姜盈的嘴,以手。

    而他的嘴,则是钻进了被他撕开的衣领深处。

    姜盈眼珠子爆红,就这么被强行耍了流氓的话,她百岁老人的脸面往哪儿搁?

    吭哧一口先咬住了海恩的大手,手也没闲着,礼尚往来地同样一把抓住了海恩的衣领子。

    她的本意是把人推开,谁知还没用力呢,就见海恩身子一躲,又是嘶啦一声,海恩的衣领子也被扯开了。

    姜盈瞅着手里的小块布料有点懵:什么破质量!

    不过海恩倒是因此放开了她,身子往旁边一躺,眼睛仍然闭着。被姜盈刚才咬破的手掌举起伸向了姜盈,“啊,忘了盈盈喜欢主动了。好啊,你来!”

    一副醉到迷离不省人事模样的男人双手大张,作出了“你快来,快来啊”的欢迎姿态。

    手掌外侧被牙咬过的印迹非常明显,姜盈可没有收力,于是目前正是往下流血的这么一个状态。可是海恩却是看起来一点没有察觉。

    姜盈也不想察觉,但这一幕实在太扎眼了,她几次想主观地移开视线都没有做到。

    为了防止孩子们摔到,卧室的地板上铺了纯白的长毛地毯。眼瞅着一滴血就要滴落下去了,姜盈来不及给自己一个理智的决定就扑了过去。

    对,她才不是心疼他,她是心疼地毯万一被弄脏了,回头老凯伦不好收拾。

    “别动!”姜盈一只手抓住了海恩的手腕,另一只手从空间里去翻即时贴布。就在这时,海恩冲口而出的两个字让姜盈全身都僵硬了。

    海恩说的是,“捆绑?”

    姜盈的脑子都快不转了,这特么的神马脑回路?他从哪里听出来的她说“别动”就是玩捆绑的意思了?

    正想着解释的时候,眼前又是一花,一堆绳子出现在了姜盈的面前。

    海恩闭着眼睛翻身坐起,笑到让人心里长毛,“盈盈,这个我擅长!”

    语气雀跃如上课抢着回答问题的小朋友。

    然而他的眼睛还是闭着的。

    姜盈清楚地看到闭着眼睛的海恩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一团绳子的绳结。

    再看他的表情,跃跃欲试就四个字。

    姜盈突然转身就跑。

    彼时她还席地而坐,这说跑就跑肯定不能那么顺畅,至少在启动阶段,她只能是连滚带爬。

    她这一急就又忘了,滚爬这种姿势更容易让人按住啊。

    海恩像一只乌鱼似的,翻个身就以巨大的身材优势把姜盈完全压在身下了。姜盈四肢一软,脑口那点生存之气差点一瞬间全给挤没了。

    海恩的胸膛完全压在姜盈的后背上,姜盈现在什么感觉呢?就像是背着一个面积和体重都比她大太多的小山包似的。

    姜盈想翻身,翻不动;想动手,胳膊也动不了。她只能聊胜于无地以拳头捶打地面,“你起来!你起不起来?你再不起来我就……嗯--”

    姜盈仰高脖子,发出了一道羞耻至极的声音。

    海恩从姜盈的后脖梗处抬起头,意犹未尽地舔舔唇,“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靠了,谁喜欢了!姜盈顶着一张通红的脸扭头就骂,“海恩你大爷……啊--”

    一根红色的绳子不知何时已经绕过了姜盈的两条腿,后又绕过了姜盈的两条胳膊,海恩轻轻把绳子一抽,姜盈再次发出了她正常状态下绝不可能发出的声音。

    --

    关于言语表爱,这几年的夫妻生活中,姜盈一定是更主动的那一个。

    但说到夫妻情趣,姜盈倒成了羞涩胆小抹不开面儿的那一个了。

    从最早的体位开发到后来的情趣内衣加持,从夫妻生活场地的选择到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全时段体验,等等等等,一直走在引领前列地位的都是一个人,那就是海恩。

    如今,在姜盈毫不知觉的时候,海恩又再次给自己的业务能力往上提升了一个台阶。

    捆绑,这种在夫妻情趣中也被列到重度栏的交流方式,当心态端正的时候,其实也不叫事了。至少在海恩这里不叫了。

    --

    姜盈被扔回了大床上。

    可不是像她扔海恩那么随意的扔,她是被海恩绑成了一个礼物状后才扔的。

    姜盈的身体从半空中划过,最后打在脖子前的蝴蝶结也跟着甩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红色的绳端扬起又落下,像一只兴奋起舞的蝴蝶。

    姜盈不能说话了,因为嘴被一段绳子打了一个绳结后堵住了。但她还能看见,看见自己是被海恩绑成了如何羞耻的一种状态。她先是剧烈地挣扎着,但也不知道这种绳子是什么材质制成的,她居然一点都没有挣开。

    无奈之下姜盈只能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愤怒和要求:海恩墨尔顿你个混蛋你快松开……

    “呃--”又是一声让人脸色暴红的声音溢出了口。

    姜盈的掌心明明只有濡湿的痕迹,可是她却觉得浑身上下好像都有蚂蚁在爬似的。

    海恩的目光就是那蚂蚁,海恩的气息也是,海恩的唇更是。

    对,海恩现在终于睁眼了。

    醉意没有,有的尽是无穷的火焰。

    “盈盈--”声音又轻又柔,像叹息似的,可是给姜盈的感觉却如泰山压顶。

    姜盈呼吸急促进来,她摇头挤眼,努力想表达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现在这种形式的意思。

    然而换来的只有海恩越来越靠近她的嘴。

    “盈盈,你心跳真快……”

    姜盈想爆粗口:废话!这种一个不察就容易**的危机时刻她能不精神紧张?心跳加速?

    “……盈盈,你就这么兴奋?”

    她不是兴奋好吗?她是亢奋,愤怒的亢奋!

    眼见男人的头就在眼前,姜盈眯眼猛地以头撞了过去。

    “唔!”这回终于被正正堵了嘴。

    “……盈盈,我心跳也快……盈盈你摸摸看,我一样兴奋……盈盈,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像古地球时期传说中的大闸蟹。光脑记录片里讲,拿红色的绳捆得规规矩矩的,说起来是为了卖相好看,其实为的就是先在直观上提升了食用者的食欲。曾经我无法理解,但现在我理解了……”

    海恩絮絮叨叨,神奇的是,亲吻居然一直进行中。

    姜盈无法说话,她的精神快要崩溃了。

    亲亲还堵不住你的嘴呢?

    什么大闸蟹?你说哪个像大闸蟹呢?

    你理解什么了?你要想理解你就把我放开,然后我再把你捆上理解!那样才理解更深刻!

    可惜任姜盈无限吐槽,她身上的绳子依然牢牢地存在着。

    海恩还在神奇的边亲亲边絮叨,“……盈盈,你知不知道,就算你用那样慈祥而宽容的目光看着我,我还是会石更?以你百岁老人的心态,这样的我算不算变态?白天有工作忙的时候我还能转移一下注意力,可等到了晚上就各种无法挣扎了。一闭眼,眼前就全是你;睁开眼处理工作,工作内容也能全变成你……”

    喂喂喂,为什么突然又变诉情画风了?姜盈接受不能。

    重点是:能不能进行完一样再来下一样?你敢不敢不要只亲亲?

    被挑起了火却不灭火的行径实在是太令人痛恨了!

    海恩:“……盈盈,你放心,我不会做到最后的!我就是再想要,你不点头,我也绝对不会做到最后的!我就是怕你又要扔下我去抱三个孩子!盈盈,今晚就这样乖乖陪我睡觉好吗?纯睡觉,我发誓!”

    姜盈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捆了她,亲了她一身的口水,撩的她一身是火了,现在跟她说纯睡觉?

    男人,做人不能这么无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