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380 非佛系老板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380 非佛系老板第(1/2)页

    天:

    龙赫龙莱兄弟俩的脸色很难看,赶来的路上就从通讯器上先了解到了发生在门口的情况。堵在大门口的人他们俩都认识,不是爷爷这边的亲戚,就是外公那边的。他们小的时候,父母还在的时候,大家相处还是挺好的。父母会偶尔给亲戚的孩子们红包,亲戚们也会偶尔给他们兄弟俩红包。

    但一切都从龙赫龙莱父母都过世以后改变了,龙门农场成了亲戚们最眼热的,哪一个都想着以最小的利益得到。

    有想着把龙赫龙莱认养过去,这样就能名正言顺的代理龙门农场的;还有的一点脸面都不顾了,干脆要直接买龙门农场过户,至于给出的价码,龙赫龙莱看一眼就心凉透了。

    亲大伯?是真的亲大伯,给出比市场还低三成价格的就是他们的亲大伯!

    借钱买种子?哪有什么借钱买种子!分明是他们见强买不下,就又想了另一种方法,非要龙门农场从他们那里买种子。龙赫龙莱那时候没有多余的钱的,结果这群亲戚们又说借他们钱。借他们钱,买的又是他们的种子,里外里可都是他们赚的。

    龙莱性子算好说话的了,可是他从光脑里看到大门口传来的影像时,他都要气冒烟了,冲出大门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钱早就还你们了!还是在你们提了加利息的条件下还的!你们现在凭什么还要我们还钱!”

    守在门口的龙门农场的人听到这话心里就松了好大一口气,没有还欠着钱就行,他们就不至于被压着不敢回话了。

    不过,为什么还是加了利息还的?不是说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亲戚吗?龙门农场的人再看前来堵门的这群人,眼神就带上了看不起。极品亲戚由来已久,看来今天他们是见到活的了!

    龙赫三舅叫嚣的气烟一下子就瘪了三分,在他的印象里,龙赫龙莱是嘴笨且性子倔的,他光想着话赶话中伤龙赫龙莱的名誉了,压根就没想到过龙赫龙莱会反击,更别说把真相说出来了。当初加了利息要还钱可不是只有他一家,但龙赫龙莱从来没有主动跟别人诉说过。他就以为这次也是这样,谁知算错了。

    龙赫大姨推了一把自家三弟,知道他气性大才叫上他的,如果知道他一露面就先给自己这边垮了台,还不如不叫了。

    “你冲谁吼呢?你三舅记性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不许他记错了吗?你吼什么吼!你雇佣了那么多人都不知道先从你姨,你舅这边找人,你还对了是不是?你眼里还有没有你姨和你舅?你就是还了钱,当初帮你的情分就算还了是不是?你要敢说是,你就对不起你那死去的妈,我的亲妹妹!”

    龙赫大姨一副雄壮的身躯,说的话也很分量,三言两语就又把讨伐的矛头对准了龙赫龙莱。

    “大姨,你怎么还好意思提起我的妈妈!我妈前脚过世,后脚就偷偷问我龙门农场卖不卖的人难道不是你?还完钱后冲着我们兄弟俩喊最好再也不要见到我们兄弟俩的人难道不是三舅和大姨?你们怎么可以两面三刀!”

    龙莱气哭了,他想不通为什么可以有人颠倒黑白,为什么说恨不得不认识他们兄弟俩和嫌弃他们兄弟俩不先找亲戚帮忙的人会是同一批人。

    龙赫从出现后一直没说话,不是没话说,而是气到一肚子气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弟弟哭到一脸的泪,龙赫是又心疼又愤怒,“哭什么哭!没出息!”

    他一把把龙莱拉到身后,“他们两面三刀你还见识的少了?早就知道的事情,现在还能气到,我看你也就这点本事了!别哭了!一群狼心狗肺的陌生人而已!”

    “你说谁狼心狗肺呢?”龙赫大伯站了出来,看外表很有威严的样子,可是一开口就是他极力想掩盖的小家子气,“你们的父母过世早,如果不是大家东拉一把西拉一把,你们会有今天?知道你们一直对我们抱有怨言,我们说什么做什么你们都能挑出刺来,可是你们也该站到我们的角度想一想。就凭我们之间的血缘亲情,我们还能害了你们吗?如果你们一早就听话把龙门农场交由我们打理,我们之间能走到今天这种局面上?”

    “就是,说你们几句怎么了?你们还真就记恨上一辈子了?”这次说话的是龙赫龙莱的二婶母,“你们去问问你们的堂兄弟们,哪个没被父母念过打过?念关你们年纪小,你们一时想不开,我们做长辈的都能理解。但现在说到正事上,就算被你们埋怨,我们也要站出来替你们撑撑腰!你们拉到的赞助是哪家?是纯资金注入,还是资金参股?雇佣的这些人是你们自己的主意还是对方的安排?管理层都有谁?你们拥有决策的决定权吗?”

    龙赫的大姨也不甘落后道,“龙赫龙莱,你们可长点心吧,我们怎么说都是血缘亲人,那能跟普通合作者一样?就我们今天说的这些话,如果不是念在你们父母是我们的亲手足上,我们才不会这么废话。小赫小莱,最近s70星不太和平,你们也知道。多少人想趁乱发大财啊,我们也是担心你们被别人下了套啊!”

    龙赫三舅猛点头补充,“你们要是实在不放心,你们还可以这么想,用谁都是谁,都是做那点事情不是吗?那为什么不用自己人?自己人熟悉,方便沟通不说,这出个什么意外,自己人肯定比外人更能从自家的利益出发考虑解决办法。行了行了,咱还是先进门再说吧。这大门口的,凭地让那些外人看笑话!走走走,小赫小莱前面带路。”

    说着他就作势要带着人一起往大门口里走。

    姜盈在人群之后看得津津有味。她所接触的人群里,已经少见这种和稀泥的行为方式了。哪怕当初她初初成名时,姜氏中医的各大股东们回头想要和她“重修与好”时,也是先把各种利益摆了出来,和她正正经经地谈。眼前的这群人可倒好,从头到脚都是浓郁的“我有血缘关系我最大,你要是不听你就是凉薄你就是没人性”的道德绑架风。

    因为非常确定自己绝不会被“绑架”,所以姜盈现在也不气也不急了,就等着看龙赫龙莱的回应了。

    龙赫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动,目光一一扫过爷爷家亲戚和外公家的亲戚,气是肯定的了,但现在更多的是失望。

    “我们父母刚过世的时候,你们的反应已经让我们兄弟俩足够失望了。我们兄弟俩自己扛过了这些年,辛苦有,痛苦有,九死一生也有,本想着这人生百态也不过如此了,却没想到今天还是让我们兄弟俩更开了眼界。我就想问一句,你们这么翻来覆去的变就真的没有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亏心吗?”

    他们兄弟俩无依无靠的时候,这群亲戚们恨不得把他们最后一层皮都给扒下来;现在他们兄弟俩好不容易有点希望了,这群亲戚们立刻就变了一副脸扒了上来。人怎么就能这么无耻呢?龙赫口口声声劝说着龙莱不该没出息的接受不了现实,其实他自己也是一样想不通人的无耻下限居然还能一刷再刷。

    “这孩子,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们哪点对不起你们了?我们为什么要觉得亏心?”

    “哈哈哈,大家看看这孩子还真是倔。是啊,翅膀硬了嘛。不过二婶母多嘴提醒你们一句,我们都是亲戚,你们再有脾气,我们可以忍,但外人可不会忍的。”

    “就是就是,你们经历了这么多,难道不应该更明白,血缘关系才是最牢靠的合作者?”

    一群七大姑八大姨们妄图再次以言论攻陷龙赫龙莱。

    龙莱紧抓着龙赫的手,几次想跳出来反击,却都被龙赫给阻止了。

    龙赫什么也不说,就任这些亲戚们指着他们兄弟俩或长篇大论,或语重心长,或讨伐教训。他就目光无波的看着他们,他倒要看看这些人他不松口的话,这些人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哎我说你这孩子到底怎么长的?我们说了这么半天了,合着你一句也听不进去是不是?”

    “听不进去也不行!他们的父母是我们的亲手足,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这家农场给毁了!”

    “对,我们宁可现在被你们恨,也不能让你们在将来后悔!”

    “闪开!”龙赫的大伯冲着龙赫狠狠地扇过去了一巴掌。

    可是下一刻,摔倒在地的却变成了龙赫的大伯。

    龙赫不仅躲开了那一巴掌,还反击出了一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