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第404章 老祖宗的地盘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

    姜盈在教导一家四口背诵药草知识的时候,要求特别严格。音不准读错,内容更不允许错,哪怕一个字。她是亚裔中的古华夏一支,自小又因为姜氏中医的缘故而把中文学得很透彻。对于她来说,学习药草知识并熟练背诵是没有文字障碍的。

    但一家四口不是。星际时代虽然中英文双流通,但对于大多数的普通民众来说,他们接触更多的是更容易学习的英文,日常交流也是如此。中文这种如果不经过系统的学习就很难掌握好的高大上语言,他们顶多是听得懂而已。结果姜盈现在却直接要求他们熟记并背诵?这困难可想而知。

    到最后他们完成的时候,姜盈说一不二不容商量的高冷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他们很自然地认为,在姜盈的心里,他们学的东西肯定特别重要。现在好不容易进行到下一个阶段了,姜盈肯定更不允许出差错。尽管刚才已经有人把这一片区域的禽兽们给驱逐了,但他们还是提前做好了有可能丢掉性命的准备。反正他们现在的命都已经是白得的,真要再失去了的话,也是天意,他们不会怨谁。

    可是姜盈现在却说“人命更重要”。对于姜盈来说,只要不是敌人,她一向觉得人命比什么都重。她认为很正常的一个常识却在这一瞬间让一家四口大为感动。还以为辛苦到现在,真到了药草和自己性命二选一的时候,姜盈会让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药草的!

    一家四口看着第一个下车的姜盈的背影,感动的都忘了跟上。

    朱丽叶轻扣舱门,“走啊?愣在那里干什么?害怕了?”

    “不,我们不害怕!”一家四口异口同声道。在这一刻,他们达成了统一的意见,那就是:除非他们死,否则他们绝不背叛姜盈。

    一行六人下了车。他们做了衣服上的防护,但是面部却留了出气孔。因为特殊的药草还会有特殊的气味加以分别,这需要他们的鼻子,所以他们不能封闭自己的某些感官。

    甫一下车,还没有闻到药草的气味,倒先被无处不在的血腥味给淹没了。那股子血腥味能顺着人的鼻子一流儿钻进人的脑子里,直熏得人脑仁子都凉起来。

    六个人中,除了姜盈不会当回事外,其他五个人瞬间都脸白了。而在他们看到遍地断肢残尸的时候,五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干呕的声音。置身于死亡之地,能有几个人淡然处之?

    参天的古树比二十层楼都高,密密麻麻遍布着这片森林。它们手挽着手,肩连着肩,枝叶之繁茂,好像把阳光都挡在了外面。视线变得昏暗下来,他们衣服上的照明装置已经自动开启。光线很柔和,会让他们看得清方圆十米的环境,却不会因为太亮而惊动到一些小动物。

    有了照明,那些被吊在半空,或者拖在地上,被食肉性植物们吃到一半的断肢残尸更加看得清了。

    到了这时,从光脑上了解到的原始森林之凶险就变得微不足道起来。文字和视频的记录在一切眼见为实的陪衬下,变得是那样的温柔可爱。

    记录上只会说食肉藤有食肉性,可在三分钟之内完全分解掉重达三十斤的动物肉。然而到了现实,他们却发现,这种分解是有着直观的画面感的。有点像下肉进油锅炝锅时的场景,会有油花四溅,还会伴随着嘶啦嘶啦的刺耳声,然后你就能看被食肉藤缠绕在藤中的断肢残尸变小变小再变小,最后完全消失了。

    姜盈也是经历过n250未开发的森林的,但现在一看,跟s70的这片原始森林比起来,n250可爱多了。

    眼前的可怕景象让姜盈都心生寒意了,就更别说其他五人了。哪怕他们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他们依然被吓得不轻。不害怕?这话好说,但有时候这心它不好控制啊。

    腿肚子抽筋,脚软无力不是吹的。之所以还没有吓瘫在地,不过就是凭着意念的坚持--墨小姐还在前进中!墨小姐还是打头的!墨小姐没有说撤退,那么他们就绝不能给墨小姐拖后腿!

    一行六人,姜盈打头,一家四口居中,朱丽叶断后。本来下车后要分成两队的,结果到现在为止,谁都没提起来。或者说,谁都给吓忘了。下车之前姜盈还提醒了万一走散的情况出现时应该怎样对待……呵呵,现在还怕走散吗?他们都恨不得抱成一团以驱散心中的恐慌了。

    地面高到大腿的野草已经被禽兽们之间的厮杀毁得倒了一片又一片,从某一种程度上算是替他们清除了前进的阻碍。可是这也让那些断肢残尸更没有遮挡了,六人中的五个被镇得腿软,这前进的速度也就没办法提上去,距离就更谈不了。

    至于他们此行的主要任务采药草,除了姜盈脑子里还有这个意识外,其他五个人早就一片空白了。

    跟在姜盈身后的五个人现在可以说是没有多少理智,只是机械的运动着。姜盈倒是想加快速度,奈何助手们胆子太渣,根本带不动。

    这可跟计划出入太大了!

    “停!”姜盈高举起一只手,示意队伍暂时停下。

    她身后就是理查,理查瞄一眼姜盈不耐烦的表情,他羞愧的红了脸。他们还是给墨小姐拖了后腿吧?

    队伍最后的朱丽叶也几步蹿上来,小心道,“姐姐,我们还是尽快分成两队前进吧?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只怕我们最终会一无所获。”而如果分了两队,他们这一队渣渣也许会继续一无所获,但少了三人拖后腿的姜盈,应该能轻松很多,进而有所收获。

    姜盈长出一口气,她理解朱丽叶没说完的意思。但如果那样的话,她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找助手的!她自己一个人来,一个人采不就得了吗?何苦给自己添麻烦?但事情不能那样处理。

    她一个人能做的事情,危险会少,但同样做出的成果也会少。如今人员增加了,危险增大了,但同样,只要渡过了这段危险,产出的成果也会多。

    况且,她都费了那么大的劲又是岗前培训,又是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了,现在就差这最后一步了,让她放弃?那她也太亏了。

    姜盈是个不愿意走回头路的人,于是她犹豫了一会儿后,果断地放出了小银杏。

    红色的光影陡然从姜盈的全身扩散开来,并迅速凝聚成形,那是一株比眼前的参天古树一点也不低的银杏树形。

    作为大植物界的老祖宗,小银杏一出现,这片森林就安静如鸡了。分解动物肉的声音没有了,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都没有了。资历就是这样一种杀人于无形的可怕东西。在肉食性植物的眼里,那些断肢残尸是食物;那么在老祖宗的眼里,它们一样是食物。

    哪里突然来了这么一个活了千亿年的老祖宗它们不知道,但它们知道的是,现身的老祖宗心情正好,胃口正开。不论人家相中了它们其中的哪一个,它们都没有一点反抗能力的。

    一家四口看傻了。那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突然从墨小姐的身体里出来?

    朱丽叶看傻+1。她知道小银杏,却是第一次见到。她忍不住去想,那么大的一团东西平时到底是藏在姐姐身体的哪个部分呢?

    姜盈看傻+2。她知道小银杏可以自如的控制自己的光影大小,但她不知道小银杏能膨胀到这么大。

    她还清楚地记得小银杏曾经说过,显形是会耗费能量的,显形的时间越长,耗费的能量也越大。它现在一出现就这么大,是代表着突破了能量的限制?还有,它不是早就已经又长出了满树的小白果了吗?什么时候白果褪去,它又变成了郁郁青青的一株银杏树了?

    小银杏很兴奋。从姜盈决定去原始森林的时候,它就开始兴奋了。对于姜盈等人来说,原始森林意味着无穷无尽的危险,但对于小银杏来说,这里代表着吸收不尽的植物元素!

    只是姜盈在进级到4s能够完全掌控小银杏的出现与否之后,小银杏没办法再自己跳出来了。它也有提前跟姜盈建议,有它出现,到原始森林采药草压根不叫事儿。想来打扰的,它分分钟蹿出去给之吸个干净。但姜盈没同意。

    因为那样的话,小银杏的存在势必会暴露在其他人面前,她不想冒这个险。还有一点就是,她希望有朝一日,没有她同行,其他人也能到这里来采药草。训练是必须的,太依靠小银杏的话不好。

    她提前给准备了各种防护工具,还有在允许范围内的热武器。解决了最困难的禽兽们,她以为对于大植物们,就算大家害怕一点,艰难一点,但也不是不能克服的。

    谁知现实比所有意料更恶劣,这片原始森林的肉食性植物凶残到超乎她的认知。

    是无功而返,整顿后再来?还是冒着小银杏暴露的危险继续前进?二者一权衡,姜盈选择了后一个。

    对于小银杏来说,这就是意外之喜了。太过惊喜的结果就是,它一时亢奋过度,光影给弄大了。能量耗费是一定的,但在它修仙又进一阶和眼前无数植物元素围绕的前提下,这个损失它损的起!

    接下来的采药草工作一下子就进入了堪比流水生产线的顺畅境界。

    有植物挡住了前进的道路?放着小银杏来!植物元素吸收殆尽,前进的道路平坦到能露出地面。

    药草的周围伴生出了一些毒性动物?放着小银杏来!肉食性植物是最好用的攻击武器!没有损耗,让收拾谁就收拾谁,干净利索,还不用打扫战场。

    气味有毒性?放着小银杏来!老祖宗就好这一口,越毒越好。吸收最毒的植物元素,修炼最上乘的大仙!

    有了小银杏的加入,第一阶段采集草药的计划单完成的时候,比姜盈原来的计划中时间居然还早了一些。

    姜盈很满意,带队回返了多人悬浮车。晚上整顿休息,明天再战!

    第二天的原定计划进行的就更顺利了,半天的时间就完成了原来一天的采药量。能完成的这么快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大家对于采集药草的知识烂熟于心了;二是小银杏的保驾护航太无懈可击了。

    朱丽叶还兴奋的建议呢,“好不容易来一次,就这样离开的话会不会有点浪费?不如我们再利用后半天的时间往森林里面探一探?姐姐,也许我们能顺道采一些更不可多得的药草呢?”

    一家四口也排成一排站在朱丽叶的身后猛点头表示支持。这两天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收获太大了。从恐惧到镇定,从镇定再到游刃有余。完成了姜盈交代的任务固然让他们心喜,但更让他们感慨的是,他们由此增长的巨大自信。

    原来他们也可以有所作为的,原来他们也能是有用的!

    他们可以养活自己了,他们能还墨小姐的人情了,他们可以在未来的某一天被小半兽人婴儿介绍时不会自卑自己给孩子丢脸了!

    才有点成就的五个人太期待创建更大的成就了。

    姜盈其实也想。准备这一趟不容易,如果能带回更多的草药当然更好。但问题是,她出来时并没有准备更多的计划。因为对原始森林危险的顾忌,姜盈在划定了某片区域之后,利用电子地图已经把这片区域内的药草都给扫描清楚了。

    提前观测后,把出现的药草提前整理成册,再照着册子和地图来采,这样能节省一大半的时间。但如果照朱丽叶他们现在建议的,去探索新的区域的话,地图地图没有,有什么药草也没有提前观测,这万一出了意外呢?即使他们有小银杏助阵,但又能百分百保证小银杏就不会出意外?

    别人兴奋于这次采药草之顺利,姜盈却注意到了小银杏的前后变化,第二天的小银杏明显没有第一天的精神了。光影虽然还是那么大,但姜盈总觉得那光影虚了好多。

    姜盈将心比心,人会累,意识状态的小银杏也会累的吧?

    得了,还是打道回府别多贪了。

    多人悬浮车再次腾空出发,一行六人往回返了。其他五人虽然觉得很不甘,但姜盈的决定,他们都只会听从。

    返回的途中大家还是很高兴的,任务保质保量的完成了,还提前回来了,这怎么都是好事。

    “回去以后大家先吃好喝好睡一觉,等明天的时候我亲自下厨,我们好好地庆祝一下!”朱丽叶坐在座位上高兴地手舞足蹈。这次出行算得上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劳有所得,她觉得必须要庆祝一下搞个纪念的仪式,也好在汤尼面前长长脸。

    一家五口没有参与讨论,不过脸上的笑容无一不表示他们也是同意的。

    姜盈也同意了。至此,炼药的初级阶段算是安全过度了,小小的休息一下也未尝不可。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没到家呢,姜盈就接到了来自汤尼的电话。

    s70星的h62区发生了暴动,有一群全兽人不知为何攻击了当地一个密集拽区。普通民众损伤惨重,海恩等包括在内的政府人员都赶过去了。

    姜盈很疑惑,“这是他的工作,需要你特意打电话来通知我?”海恩参与的危险工作多了去了,姜盈不理解为什么这次汤尼会专门打电话通知她一声。如果真的危险的话,海恩会不直接告诉她一声?

    汤尼:“姐姐,我打电话不是因为姐夫去了要告诉你一声。而是在今天这个事故发生之前,也就是昨晚,我们实验室丢失了一批最新药剂!那批药剂能帮助全兽人人兽分离,但如果量用不对,用药的全兽人很可能精神失控!姐姐,我的意思是,这次事故的全兽人很有可能就是偷了我实验室药剂的全兽人!”

    姜盈还是没听明白,“那又如何?实验室的防御出了问题跟你这个科研员有关系吗?”

    汤尼的声音特别后悔,“如果只是那批药剂当然没有问题,但因为实验过程中有一个难点老是过不去,我想不出别的办法之下就把家里的血样拿了一点去实验室研究。用完时我顺手就放到了一起,谁知道跟这次药剂一起被偷了。姐,我们得赶在姐夫他们之前找回那血样!那可是夏洛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