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491 被惦记上了

时间:2018-05-11作者:泉青叶

    通过络卡的回忆和叙述,姜盈可算把事情搞清楚了。

    络卡坚称他没有认错,那些幽草绝对不是原来的幽草,而是变异的。

    除非方斌的新炼药师身份是作假的,否则变异的幽草根本不可能炼出任何对人类身体有用的丹药。而如果方斌的新炼药师身份货真价实,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方斌企图借助自己新晋炼药师的身份先发一笔横财。

    他炼药的时候肯定用了原来的幽草,但在后来拍卖剩余的药草的时候,为了多卖一些,就另添了一些幽草掺和进去。

    莉兹觉得这是一个疑点,“或许他并不知道自己新添的药草是变异的呢?你再回忆看看,在你说破事实的时候,他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络卡头上缠着绷带靠坐在床头,“不,我一点也不觉得他不知道幽草前后的差异。自从第一夫人公开了炼药的配方以及流程之后,一些相关药草的知识早就被大家所熟知了。也许放弃了走这一条路的人不清楚,但方斌一心想在这方面出人头地,他不可能对一些基础知识有所忽略。哼,连我这种谁都说没有天赋的人都熟知了各种药草的大概知识,就更别说方斌了。”

    姜盈古怪地扫他一眼,“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没有天赋啊。”

    她还以为这孩子被其姐惯的早就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天赋异禀了呢。

    络卡被姜盈噎得胸疼。自己平日里只会乍乍呼呼说要成为炼药师而实际上至今也没有任何进展,街坊四邻亲朋好友多少人都因此看不上他,这些他都知道。但由于各种原因吧,还真没有多少人当着他的面表示看不起他。

    葛尔塔大伯算一个。只是葛尔塔大伯对他们姐弟也是颇多照顾,他听两句唠叨就当还人情了,也不会往心里去。可是眼前这位白小姐算什么?就算她救了自己,她也没有权利当面侮辱他的!

    是她连休息都不让他休息就让他赶紧说明情况的,现在他说完了,她的关注点却是他自知没有天赋?

    “你还要不要听?不听就出去!”络卡没好气地想轰人了。

    “络卡!不许这样没礼貌!”宠弟弟的贝卡这时却狠打了络卡的肩膀一下,“如果没有白医师的帮忙,你以为你会这么快的醒过来吗?马上给白医师道歉,快点!”

    络卡撇了撇嘴,对于姐姐这明显胳膊肘儿向外拐的行为看起来很不赞同,然而他却什么也没有说,乖乖向姜盈道了歉。

    姜盈看出来了,这个贝卡的确宠弟弟,但也不是没有限制的瞎宠。络卡一心要往炼药师的大道上狂奔,无论结果如何,贝卡只要能支持就一定不会扯后腿。同时呢,络卡在其他方面如果有不对的,贝卡教训起弟弟来一样不会手下留情。

    见络卡道了歉,贝卡又紧跟着补充,“也许络卡的确在炼制丹药上没有天赋,但要说辨认药草,我还是相信络卡的眼光的。不过为了更有把握,我还是建议二位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弄到一份方斌拍卖的药草。”

    姜盈马上问络卡,“今天的药草都拍卖出去了吗?”

    “没有。在我说了那些话之后,无论在场的人相不相信,今天的拍卖肯定不会继续进行了,我猜他们明天会继续。”

    “好,那我们明天就去一趟。”姜盈做下了决定,同时对络卡和克里发出了邀请,“我想请你们一起去,你们,敢吗?”

    “有什么不敢的?!”络卡和克里异口同声道。

    正是热血少年的时期,一听有机会找回场子,他们哪里有不愿意的。

    “行,那我们明天一早就过来和你们汇合,然后再一起去药草店。”姜盈又嘱咐了贝卡一些照料络卡的注意事项外,这才和莉兹离开了冷饮店。

    她们一走,克里又急急对贝卡说道,“贝卡姐,这两位姐姐一看就是大人物,你怎么就没留下她们?她们不是初来西六区吗?正是缺落脚地的时候,这可是我们拉拢住她们的大好机会。”

    贝卡叹一口气,弟弟就是弟弟啊。

    “你当我没有想过提吗?”几次话都到嘴边了,可她还是咽了下去,“你都能看出她们不是普通人了,你觉得我提了她们就会同意吗?她们不缺钱,敢独自出来应该也是有一定的战斗力,这样的两人,她们什么样的落脚地找不到?况且,单听了你们的一面之词,她们难道不需要再去打听一下其他方面的说法?如果我是她们,我也不会轻易在初相识的人家里随便入住。”

    不得不说贝卡的推理很正确,姜盈和莉兹从这里离开之后,立刻就马不停蹄的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

    不仅是要调查关于方斌的一切消息,还要调查贝卡一家的。她们两个人生地不熟的,主观上会选择一些自己直觉相信的一方的见解,但不代表着她们就不会去找一些客观的证据了。到了她们这个年纪,那真是多么谨慎都不算过了。

    同时,方斌那边也在调查姜盈和莉兹两个人,并且他们已经得到了这两个人竟然不靠治疗仓就把络卡救醒的消息。

    “我就说这两个人不一般吧!”方斌很后悔,“白天的时候就不该放她们走!听说她们今天才到西六区,肯定还没来得及了解这边的情况,如果那时我们把她们留下来,并拉拢住,那么这两个人就有可能成为我们的驻店医师!现在这个时期,驻店医师有多难招你又不是不知道!”

    药草店长莫勒维奇的心情也不太好,“你以为强留就能留下了?白天的时候她们对你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否则也不会那么迅速就离开了。行了,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我们还是先想一想明天的拍卖吧。络卡说这些幽草变异了,你觉得呢?”

    此时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正摆着今天白天没能拍卖出手的各种药草,其中就包括引发了今天事端的幽草。虽然当时他们反应够快,但事实真相如何他们很清楚。他们的确在炼剩下的药草中又额外添加了一些,因为每一位新晋炼药师顶多也就有这么一次拍卖剩余药草的机会。

    别管大家买走是为了沾喜气也好,或者为了碰碰运气也好,这种财也就发这么一回。所以他们就想着多分几份,多卖几份才好。

    事情是交由心腹小伙计来做的,他们还真没有细分辨这幽草是不是变异了。

    方斌捡起一棵幽草仔细观察着,还送到鼻子前闻了闻,“的确比我印象中的幽草多了一股子清香味,但这就算是变异的程度了吗?你等我化验一下的。”

    采样取样,化验出结果。

    这种带香味的幽草跟原来的幽草的药性没有任何区别。

    方斌嗤笑一声,觉得自己还煞有介事的化验了一番很是有点小题大做,“m38星的磁场都崩掉了,进化虫兽大举攻入了m38星,这些导致m38星的动植物有所变异难道不也是一种正常的现象?想想千亿年来,人类都进化出了精神力和精神力幻兽,这不也是一种变异吗?谁敢说变异的东西就一定是不好的?”

    莫勒维奇放心了,“刚才我还想,如果为了保险就把这些有香味的幽草剔除的话,只怕会引起某些人的怀疑。这回不用剔除了正好,我们还可以说成你炼成了固身丹正是由于这种变异幽草的加入!”

    一句话,只要换个说法,很容易就能把劣势转变成优势。

    方斌眼珠子一转,又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明天我再加一个招收辅助药师的条件你说好不好?”

    莫勒维奇猥琐一笑,“那你这是为了求才呢还是为了求色?”

    方斌脸一正,“这个问题有回答的必要吗?才色兼得难道不行?”

    “不是,难道你还真看上那个白小姐了?她哪里长得好看了?明明就是一张大众脸好吗?”莫勒维奇是正经疑惑了。

    方斌乐得莫勒维奇不懂,这样才没有人竞争。

    “白天的时候我也不懂,但我现在大概明白了。常年接触药物的人身上自有一股子别人不懂的气质,这种气质很适合我。固身丹我倒是炼成功了,可是我却无法保证在没有人看护的前提下安全服用,所以这第一颗只能高价卖出。但我可不想以后只能给别人炼丹。”方斌沉眼握拳,“消息说这个白小姐医术不错,我得提前为自己打算。”

    炼药师很有前途没错,但同样很危险。谁敢保证会不会有人在求固身丹不得的时候恼羞成怒对他下杀手?谁有实力都不如自己有实力。方斌希望有一天能通过自己的固身丹改变自身体质,提高自己的战斗力。

    如果说白天的时候姜盈对于他来说只是感观上的吸引,那么现在对他来说就是势在必得了。长相对自己胃口,本身又有医术,这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个女人!

    “你说明天我穿那身蓝色的西装怎么样?就是你说穿起来最人模狗样的那套?”方斌又摸摸脸,“看她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她会不会觉得三十岁出头的我比较老?要不我补个面膜的?”

    距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建筑物里,正准备入睡的姜盈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莉兹立马打趣她,“你猜这是小家伙们想你呢,还是我们海恩大大在想你?”

    姜盈翻白眼,正想回怼“你连个喷嚏都不打岂不是意味着你家男人和女儿都不想”时,就见窗户外面忽忽悠悠地飘上来个白色人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