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第492章 组团去砸场

时间:2018-05-15作者:泉青叶

    ,!

    那个白色人影个不大,从头到脚也就半米来高的样子。全身半透明,给人一种脆弱感,好像来一阵大风就给吹散了。

    可是那张脸,赫然就是海恩的脸。

    姜盈来不及惊讶,赶紧奔到窗边打开窗户把小人儿给抱了进来。

    莉兹大呼小叫,“搞什么?这人跟海恩大大有什么关系?”

    别看这个小人呈现半透明状态,但姜盈抱在怀里还是有质感的。而不是像小瑞亚能看到的那些东西一样,压根就没有实体。

    小人一脸僵硬地被姜盈以抱孩子的姿势抱在怀里,分明是特别不喜欢这个姿势。

    姜盈羡慕嫉妒恨的上手掐小人的脸,“切,不乐意你可变大啊?你能吗?你能吗?”

    小人的脸于是绷得更紧了,他要是能还会用这副样子现身吗?有恃无恐的家伙!

    “喂,姜盈,你怎么不惊讶?”莉兹注意到姜盈的反应跟她大不相同,她立刻追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吧?那快告诉我啊?快说快说。”

    “还能是怎么回事?这人就是又升了一级,从出窍变分神了呗。”姜盈故意以一种“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口气说着,但她心里知道,修仙界的升级,尤其又是在这么个乱世期,那有多难就不用多说了。

    她炼了那么多丹药,还以为自己升级进阶会像坐火箭一样,结果却发现,第一次吃丹药能吸收百分百的药力,等第二次就只能吸收一半,第三次时就只能吸收两成药力,第四次及以后就一点用都没有了。

    因为这个发现小银杏可没少嘲笑姜盈。本来就是,如果只靠嗑丹药就能升级成功的话,那么修仙界早就不值钱了。任何一个行业,要想爬得最高都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靠硬实力。丹药什么的,只可能在关键的时刻给人以辅助。你要想就靠丹药走捷径,那纯属做梦。

    姜盈就因为发现了这个现实才暂时终止了集中修炼企图在短时间内赶超海恩等级的念头。

    然而现在可倒好,她老公一声没吭地就进了一级,这可让她羡慕嫉妒恨坏了。

    “说,最近我不在的日子里,你是不是每天都偷着修炼来着?你肯定都没有空出时间来想我!枉我每天都想你想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莉兹在旁边凉凉打断她,“也不知道是谁胃口好的顿顿连吃两大碗饭,睡觉沉得那大呼噜打得,远近都闻名了。”

    “喂,你到底哪边的?”姜盈怒瞪莉兹,恨死了她当面拆台。

    “我当然是海恩大大那边的。”莉兹毫不犹豫的叛变,转头对着小人别提笑得多谄媚了,“海恩大大,我老公还有我家闺女都还好吧?”

    磁场崩掉,通讯工具全部不能用了,这就极大程度地影响了消息的传递。姜盈他们还算好的,定时都有暗卫在暗中负责消息的传递,只是到底还是有些延迟性。

    姜盈想家里人,莉兹也想啊。眼看有人知道最新的消息,她不借机打听就不是她了。

    小人冲着莉兹点头,开口才说了“他们都很好”五个字,下一刻就身影一通乱晃,两秒之后缩成了一道光影,“倏”一下又从窗口飞出去了。

    莉兹:“……姜盈,这到底算怎么说的?”

    好半天姜盈才回过神来,脸上不仅没有担心,反而还有点幸灾乐祸,“啧啧啧,原来是刚进级分神领域啊。不赶紧巩固修为,反而跑这么远过来看我,现在好了吧?修为不够只能紧急召回了吧?该!”

    “人家刚进级就迫不及待地过来看你,还不是担心你?”莉兹觉得姜盈像白痴,“我海恩大大娶了你真是亏大了。”

    “胡说!他要不是娶了我,他能有机会进入修仙界?说我是他的大福星还不错。”

    “就你还福星呢?自封的吧?真够脸大的。”

    “切,我看你就是妒嫉。”

    两人嘴里呛呛着,动作倒也不慢,各自躺好盖好,一秒入睡了。

    所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绝对有道理的。姜盈就是那种喜欢没事儿狂捅朋友刀的人,于是跟她交往的人也都是这种。但也因为大家秉性一样,所以话说完了就完了,谁也不会往心里去。

    第二天一大早,这两人又一副“好姐妹共同闯江湖”的情深样子出现在了冷饮店。本来是只约好的络卡和克里,谁知道却突然冒出了十多个人,打头的是葛尔塔。

    姜盈没弄明白,就问贝卡,“这是几个意思?都要一起去吗?”又不是不认识路,犯不着还组个团什么的吧?

    贝卡有点不好意思,突然多了这么多人同行,弄得好像她不相信姜盈两人的人品似的。

    葛尔塔出列主动解释道,“情况是这样的,络卡不是说出现了变异幽草吗?就在昨晚后半夜,有好几个药草店里都发生了幽草的香味突然大涨的怪事。时间特别短,如果不是香味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特别浓郁,可能好多人都会下意识地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因为这个怪事,大家就想起了络卡说的,所以准备今天一起过去方斌那里看看。”

    莉兹听不懂,“看什么?既然你们知道其他家药草店也出现了变异药草的意外,那么就近检查不就好了么?非得去昨天那个药草店有必要吗?”

    葛尔塔的语气越加慎重了,“实不相瞒,昨天那家莫勒维奇的伏加药草店正是西六区最大的药草店。因为莫勒维奇家名下的一处产业正好包括一片盛产药草的山区,同时那个山区出产最多的就是幽草。虽然西六区的其他地方也有幽草,但这种草并不难采,所以市场价格并不高,也就导致了现在各药草店都为了省事就从伏加药草店直接进购了。”

    他这么一说,姜盈和莉兹就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你在怀疑这种变异的幽草都是出自莫勒维奇家族的药草区?”姜盈道。

    葛尔塔点头,“虽然已经有炼药师连夜验证了这种幽草只是变异出了香味,于药性方面并无改变,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几个还是决定再一起去确定一下的好。”

    贝卡这时过来把现场的人都给姜盈一一介绍,姜盈才知道这些人都是自发组织成立的新药草协会的。葛尔塔大伯暂任会长。

    说起药草协会这个民间组织,葛尔塔骄傲之外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们并没有挂牌正式成立什么组织,就是大家都自知资质不行,这才想抱团,也许能侥幸找到一个出路。”

    有天分的人自然不怕单打独干,可是没有天分的人呢?眼瞅着乱世之期炼药师已经成了一股趋势,所谓适者生存,他们要想继续活下去,还要活得更好,自然也想在这一领域占得一席之地。

    出于这种想法,各药草店的崛起是一种方式,一些有点资源但又没有足够天分的人就组团冲击也是一种方式。

    络卡不理解葛尔塔这等老一辈人的自谦之词,他头上还缠着绷带呢,都不管不顾地跳出来就对姜盈嚷道,“白姐,你别听葛尔塔大伯谦虚,他组织的药草协会虽然没有正式挂牌成立,可也是西六区最大的药草协会呢。”

    姜盈瞠目:……也就才一个晚上不见,他们之间什么时候熟悉到他可以张嘴就叫“白姐”了?

    莉兹则给了络卡一个赞赏的眼神:很会抱大腿呢!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现在抱上了一条何等粗壮的大腿!

    “最大的药草协会?意思就是说还有别的药草协会了?”姜盈抓住重点问道。

    克里不服气地辩解,“葛尔塔大伯是第一个成立药草协会的,后面的那些都是效仿葛尔塔大伯的!”

    “就是!”说到药草协会,好脾气的贝卡也难得愤愤不平起来,“各药草店背靠有财势的家族更是以加入协会就能享受七折购买药草的福利来发展各自的协会,大伯组织成立的第一个药草协会还因为这样被挖走了小一半的人。”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也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葛尔塔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

    姜盈能看得出来这不是假装的,这是有了一定人生阅历的人才会拥有的豁达,或者叫现实。

    “请问,我能不能问一下,贵协会自成立之后诞生了几位炼药师?”姜盈心里挺纳闷,昨晚也和莉兹出去打听来着,居然没听到关于有药草协会的半点事情。如果不是所有人都在有意识地保密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药草协会并无建树,也许已经名存实亡了。

    果然,这话一落,姜盈就发现以葛尔塔为首的十来个中年人都面露了窘色。

    葛尔塔干涩道,“暂时还未诞生一个。”

    如果不是变异幽草的横空出世,可能他这第一个成立的药草协会也就慢慢地覆灭了。药草店一说成立药草协会,他组织的人就走了一小半;后来随着时间的积累,眼看组织里一个炼药师也没能诞生,于是剩下的人中又走了一大半。到现在,也就他们这几个当初参与组织协会建立的元老们舍不得自己的心血这才一直没有解散。

    姜盈在心中给他们默哀。就说吧,如果药草协会有所建树,昨晚她和莉兹就不会任何关于药草协会的消息都不曾打听到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带两半大孩子也是带,带一群人也是带。姜盈没觉得有负担,索性决定大家就这样组团去好了。

    依然是步行,但因为人多,怎么看都像是去砸场子的。

    络卡和克里更是一左一右走在了姜盈的前方,那表情,除了嚣张就还是嚣张了。络卡的脑袋上还缠里绷带呢,虽然内伤早就被姜盈以精神力疏导过了,但外伤却是需要时间恢复的。这孩子似乎一点都觉得外伤算是事儿,劲劲儿的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姜盈心说,怪不得谁都看不上这个孩子。你说你有实力得瑟也算,你又没有实力,家里也没有家世可以依靠,你这么嚣张可不就是找不顺眼呢吗?

    莉兹却乐滋滋地跟姜盈边走边咬耳朵,“我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你愿意帮这孩子了,是不是恍惚中好像看到了没觉醒时候的自己?”

    想当年的废f姜盈可不就是这样一种没实力还要嚣张谁看都看不惯的存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