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魔王的直播间 第三百五十九章 作死的公爵

时间:2018-08-29作者:歪歪的木头人

    阿斯莫德只当迪奥普是开玩笑,他笑道:“挖出来?不过就算挖出来也没什么好玩的,一人面对一百多人能有什么结果啊?肯定是被血虐啊。”

    迪奥普无聊道:“这个人太卑鄙了,我就是想看他被揍一顿。”

    贝卡斯说道:“这不太好吧,如果干涉他们的演习,那演习的公正性何在?如果公爵大人看他不爽,演习结束以后再罚他也不迟。”

    “那样他就获胜了啊,我就是不喜欢看到他奸计得逞。”迪奥普眼睛一转,说道:“如果我临时给学生们增加些彩头,这个不违反规则吧?”

    “这个倒没什么,以往的公爵大人有时也会有类似的举动。”阿斯莫德犹豫道:“不过,那都是为了褒奖英勇作战的同学的。公爵大人你若是想以此引诱那名学生输掉演习,只怕就有些奇怪了。”

    “你说的不对,我就是想鼓励他英勇作战而已。”迪奥普说道:“至于会不会输,那不是因为他自己能力不足才导致的嘛。”

    阿斯莫德摇摇头。主动出来面对上百名对手,其中还有大量职阶高于自己的人,怎么也不能算是英勇作战,只能叫做送死吧。这和能力就更没有关系了,怕是和智力有些关系。

    “他如果出来,不就相当于将到手的胜利拱手送人吗?”贝卡斯说道:“演习的胜利方可是有好些奖励的,这人既然这么选择了,肯定不愿意放弃这些奖励吧。”

    迪奥普说道:“所以我才说要加些彩头嘛。这人应该挺爱占便宜的,所有人都和红方正面对决了,他却把自己封在了山洞里,八成就是为了你说的这些奖励吧。只要给他些更大的好处,他肯定愿意出来。”

    贝卡斯说道:“即便他想出来,现在洞口封的这么死,他也出不来啊。”

    “这个简单,只要他表态同意,就让我们的人把他挖出来嘛。他想要和红方正面对决,红方难道会怕了他?如果两方都同意,那就无所谓什么不公平了。”

    阿斯莫德无奈道:“何必要这样呢,你已经知道了这样的结果,左右这场演习的胜负,又有什么意义呢?”

    “呵呵,这样演习不是才显得公正嘛。”迪奥普说道:“不然全靠陷阱赢得胜利,肯定难以服众啊。”

    他心想的却是:我有这个权利,就是喜欢这样的感觉,你管得着吗?区区一个学院的院长,却三番两次想阻止我,定是看我是新来的就要和我作对!一直以来,我的命运都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上。现在好不容易大权在握,还不是我想干嘛就干嘛。

    这么一想,他反而更加的任性起来。本来这只是随口一说的事情,可别人越是劝阻,就越是让他浑身不爽。青春期的逆反加上长久以来扭曲的性格,让他非常的一根筋。

    这么作死的性格也不能怪他,只能说这短短的几天,他的人生的改变太过巨大。他本就没什么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一直背负着夺权继位的重担对于一个小孩来说也太过沉重。此时又忽然从命贱如蝼蚁的一个平民变成了称霸一方的土皇帝,让他的性格扭曲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此时此刻,他不容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稍有违逆,他就会联想到是因为自己特殊的身份才会招致他人的反抗。

    其实说起来,此刻也并没有任何人在挑战他的权威,阿斯莫德和贝卡斯的劝阻并没有任何对他身份的质疑。只不过他自我防卫的潜意识里,已经容不得自己说出去的话不被执行,也看不得李查继续躲在这洞穴中了。

    “来人呐,让现场的裁判想想办法,我要和里面的人说说话。”迪奥普说道。

    这让手下的人都很为难,不过贝卡斯的手下凑了上来,对着他耳语了一阵。贝卡斯忽然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说他们怎么对红方的行动了如指掌呢。那这次的蓝方也是下了血本了啊,一套设备应该是价值不菲,他们弄了十几套?”

    这突如其来的话语让其他人有些莫名其妙。贝卡斯笑着解释道:“你们知道蓝方是如何掌握红方的行动的吗?”

    阿斯莫德摇摇头,他一直对此感到好奇。每一次蓝方埋伏红方,时间都卡的刚刚好。尤其是之前他们已经到达了埋伏地点,却又临时撤退避开了对方的斥候,这就让他觉得不可能是巧合。

    “那些送给红方的人质,每个人都和我们的裁判一样,带着可以摄像的设备。”贝卡斯笑道:“我就说他们送出的这些人质肯定有什么诡计,原来是这样啊。”

    迪奥普吃惊道:“还可以这样?不犯规吗?”

    “没有什么犯规的地方啊,这种没有杀伤力又不带魔晶的装置本来就不禁用的。”阿斯莫德解释道。

    贝卡斯笑道:“这么隐蔽的设备魔法学会的那帮人也是才研制出来不久啊。要是早几届,就算有钱也买不到这样的装置。”

    “可是……人质怎么能帮叛军监视营救自己的人呢?”迪奥普不服道:“因为这并不是真实的战斗,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吧。这也太不合理了,应该在规则中禁止才是。”

    贝卡斯笑道:“那可不一定,人质被劫持以后,很有可能做出一些非常规的举动来,甚至反过来维护劫持者。我听以前的朋友说过,这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并不是什么偶然现象。而且,即便他们没有被劫者洗脑,也可能还有亲朋好友作为人质在劫匪手上,被胁迫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啊。”

    迪奥普还是有些不服:“我不信,要不是绑匪和人质是同学,他们事先串通好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如果没有这些人质通风报信,蓝方也不可能消灭红方这么多人,这对红方也太不公平了。”

    贝卡斯摇头道:“这就是红方经验不足了,不要说陌生的人质,哪怕是知根知底的战友,被敌人俘虏以后放回来也是不能立刻归队的。不过这些学生没有这样的斗争经验,上了这个当真的是一点也不奇怪啊。不要说他们,就连我也没用想到这些人质其实是他们的内应。”

    迪奥普说道:“这样不行,怎么能让这么卑鄙的人赢呢?赶紧把他挖出来,让他和红方正面对决。”

    “稍等,刚才他们通报的就是这个。其实蓝方人质的手中就有着能和里面那人沟通的水晶球。公爵大人不是想添些彩头,让他自愿出来吗?您可以通过那水晶球和他沟通一下,看他愿不愿意。”

    “哦哦,那快去取来。”迪奥普说道:“这样的人,肯定很容易引诱。”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