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七节 鬼医生1

时间:2018-05-30作者:读书之人

    w市第一人民医院,简称人民医院,或者更加简略一点,叫一医,是w市最大,也最好的一家医院。医疗水平高,设备先进,服务态度好,堪称w市的一张名片。而且因为整个医院正好位于w市市中心交通很便利的位置,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人流量大得惊人。

    w市居民如果生了什么病,第一反应都是去一医看看。通常来说,如果是w市第一人民医院都看不好的疑难杂症,那估计要去shbj之类的地方才有希望了。当然,更大的可能性那超出了现代医学的能力。

    整个医院占地面积颇大,因为多次得到政府部门的扶持,历年来累计共建成了十七栋楼,理所当然的编号从一编到十七。其中一号是门诊大楼,就是医院正门进去后抬眼就能看到的第一栋。而十七号是妇产科大楼,位于整个医院最后方。而第十三号楼是让人听起来就觉得很危险的肿瘤科,位于整个医院东侧最边缘的位置。其中一到五楼被开辟为其他各种用途,六到十四楼则是肿瘤科的病房。

    也许是受西方文化影响,没人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十三”逐渐成了一个不吉利的数字。而将这栋楼作为肿瘤科的地盘,很自然会让人产生多种联想。然而事实上,几乎没人能够说清楚为什么医院将十三号楼作为肿瘤科的病区。也许是w市第一人民医院虽然综合能力很高,但肿瘤科并非他们的强项吧。

    众所周知,肿瘤科的病人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恶性肿瘤,也就是癌症。至少以现代医院的能力范围,这种病人通常而言都是不治之症——例外的有,然而数量并不很多。所以要说悲伤的哭声哪里最多,这栋楼估计能够排的上号。事实上,医院的太平间里,很大部分的来源都是从十三号楼这边搬过来的。

    但是说句实话,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迷信的。至少程香草没有。她可以用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十三并不是最不吉利的数字。因为十三栋楼的十三层(按照这种迷信,显然是最倒霉的一层)去年一共只抬出去二十多个病人,而楼下的十二层则至少抬出去四十多个。至于整个十三栋楼抬出去的病人多……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恶性肿瘤可是人类至今尚未完全攻克的医学难题,患者不治而亡太正常不过了。

    没错,程香草正是十三层的一个护士——不是护士长,只是一个年资还不算很高的普通护士而已。

    这是平凡的一天,对医院来说,和昨天完全一样,和明天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大量病人入院,大量病人出院,病房的病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但是,理所当然的,也有家属和病人的哭泣声存在。特别是在这个十三栋楼。

    纵然这个时代科学昌明,医疗技术发达,然而“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这句话依然是成立的。

    肿瘤之中有着良性肿瘤和恶性肿瘤,当然还有介于两者之间的:现在似乎良性,未来会发展到恶性。比方说粘液瘤之类,用手术将其摘除基本就没事了。此类病人进入肿瘤科也就是住几天的问题。但是那些恶性肿瘤的病人……

    现有对抗癌症最普遍的治疗手段就是化疗和放疗。两者的基本思路是一致的,在细胞层面上杀死癌细胞。只是前者使用毒性化学药剂,后者使用高能射线。但是,不管是哪一种,现有的技术并不能保证不殃及无辜,这意味着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大量杀死普通的细胞。

    不止如此,因为癌症的很多机理尚未被完全解读,所以一种很常见的情况就是原本患处的癌细胞被大量杀死,肿瘤越来越小,但是癌细胞却转移到全身——原本健康的其他位置突然出现肿瘤并恶性增长。到了这一步的时候,通常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虽然说出来很令人伤心,但是事实上很多病人虽然名义上还在被抢救,被治疗,还在住院,每天输液、输氧、服药……甚至还可能去做手术。但是实际上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都已经偷偷给他判了死刑。他们所采取的所有治疗措施,不管是积极还是消极,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比方说香草就知道,现在病房里超过一半的病人是没救了的。虽然护士们经常去鼓励病人及家属,但是本质来说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十三床是今天新收进来的病人……六十九岁……肝腹水、肝硬化加肝癌……”交班的同事对她说着。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六点,肿瘤科十三层病房正在进行交接班。

    作为肿瘤科的护士,香草见识过这种类型的三合一。这基本上属于无药可救的类型,连手术都不能做。又加上年纪也不小……最终的结果就是在医院呆上几个月后走入人生的最终时光。

    这并不是说医生护士渎职,而是这种疾病已经超出了现有的治疗能力。随便去什么地方都没什么区别。

    “家属情况怎么样?”香草问道。其实对于肿瘤科的护士来说,大部分情况下,家属的麻烦要超过病人的麻烦。因为他们经常会提出一些对专业医护人员而言相当愚蠢可笑的意见,而且会顽固的坚持。等到病人被宣布不治之后,真正精神崩溃并大吵大闹的几乎都是家属——通常而言,病人那个时候已经没什么机会抗议了。

    “家属?只有一个。她的孙女,一个九岁的小姑娘,长得很可爱。”同事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通常来说,大部分医护人员(特别是某些科室的)都已经见惯了悲欢离合,所以会显得比较淡漠。这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感情,仅仅是因为他们得多了——人类在反复经历同类型的刺激之后,多多少少就会对此有一些免疫。所以这种哀叹是不多的。而这一声叹息有着太多的意义。

    “没有其他家人?”香草有些惊讶。这句话透露着很多信息,有着孙女却没有儿子媳妇,这意味着……好吧,这种情况似乎也很正常。其他地方不说,每年送到w市一医的车祸伤员有多少?其中无法救治的又有多少?

    “有,还有一个侄子什么的,下午倒是过来了一下。不过那可不是探望的。那一嗓门争吵的声音,整个病区的人都听见了。”

    “为什么而争吵?”

    “逼病人把房子给他。病人好像有两套房子,她的那个侄子想要房子,他还放话说要弄死那个小姑娘。”虽然淡漠,但是同事的话语里依然有强烈的愤怒。“后来我让医院保安过来把他赶走了。那个小姑娘后来一直在病房里,祖孙两个一直哭,不久前才停歇。”

    有孙女作为继承人的情况下怎么也轮不到侄子来继承遗产,这是现代人的常识。但是这并不影响愚蠢和贪婪会让恶人寻求自己合理范围之外的财产。

    其实很多时候,死亡会揭开最后一丝温情脉脉的面纱。区别在于揭开的是谁,有时是将死之人,有的时候却是另有他人。死亡不仅能够剥夺一个人的理性,也可以剥夺其他人的忌惮。当一个人被判决只有几年乃至于几个月寿命的时候,情况就会发生很多根本性的变化。

    护士们的交班速度并不是很快,因为今天只有一个病人住院。各个病人都介绍完之后,开始说一些另外的事情。比方说安保方面的。

    “对了,今天发现有人在病房里鬼鬼祟祟的。”同事说道。“一个年轻人,相当古怪。不是家属,但是却逐个的在每个病房走来走去。晚上小心点。”

    医院向来都是小偷出没的高发区——其实不止小偷,骗子也是。毕竟这个地方人流量大,而且经常会发生拥挤。哪怕是病房里,也不止一次出现过小偷。

    这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白天的时候也许有小偷出没的条件,毕竟是人来人往,但是晚上的时候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基本上除了陪夜的人之外,过来九点,走廊上就不会有人走动了。小偷的问题通常只在白天而非夜晚。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有人说看到狗了。”

    “狗?”

    医院是不允许携带宠物的。这是一种多方面的考虑,无论是为了病人的安全,或者狗本身的安全,这都是一个好办法。然而事实上这个社会上依然有太多任性的人。所以将宠物带到医院里这种事情哪怕不是很常见,至少也不是很罕见的事情。这种事情通常会得到迅速的解决,但是也可能让这些任性者全身而退。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带进来的,也有可能是不知道哪里钻过来的野狗。”这年头被抛弃的宠物很多,医院里出现一头也不算离谱的事情,至少比野猪跑到西湖边要正常得多。“如果有发现的话,赶紧通知楼下保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已经是午夜了。

    对于香草来说,这是一个很平静的夜班。正常的夜班由两个护士组成,无事情况下一人在里面休息待命,一人在护士站。不过今天她有一个实习的学生,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两个人在护士站这里值班。因为比较平静,两个人都在用手机上网。

    实习生是一个长相一般的姑娘,但是性格比较活泼。而且,有些奇怪的,这个姑娘喜欢神神鬼鬼的东西。虽然在共产主义教育下,整个社会的年轻人中无神论是主流,但是却架不住有人就是喜欢神秘主义的东西。其实这也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迷信,他们只是将此类东西作为游戏一样感兴趣,而并非真的觉得满天神佛,“举头三尺有神明”。

    “香草老师,你看这个!”学生突然很兴奋的叫起来,并且把手机放在香草的眼前。“看这个视频。”

    手机里正在播放视频,视频的内容是一个人在街道上快速奔跑。这本身没什么,但是背景看着眼熟。香草花费了几秒钟,认出这背景中远处的高楼正是w市里的一栋楼。不过因为拍摄者的缘故,这个奔跑的人别说脸了,连衣着都模糊不清,只能勉强看出那是一个男人。

    这么一个人在街道上跑有什么问题吗?

    她疑惑的看下去。拍摄者显然是在车上拍的,开始的时候,那个男人差不多和拍摄者并排,拍的是侧面,倒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接着那个男人就跑到前面去了,于是拍的就是背影了。

    然后就能察觉到不对头了。因为街道上空空的,只有很少的几辆汽车和摩托车开过。

    通过对比,很容易就能看出,这个人跑得比汽车还快。

    空空的街道上……一个跑得比汽车还快的人。

    城市街道上,哪怕路况很好,稳重的司机为了防止意外也不会将车速提到很高。但是至少五六十码却是没问题的。这意味着这个男人的奔跑速度已经差不多达到了狮子的程度了……因为根据科学计算,狮子的速度差不多就是六十码。

    视频很快就结束了,那个模糊的身影在十字路口转了个弯。而车子则被红灯给挡住。等到红灯结束,车子开过去的时候,那个背影早就消失了。

    视频的名字叫做:“都市之不可思议的夜跑者”。当然这个名字起的很好,因为正常情况下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了,香草对此嗤之以鼻。“假的啦,估计是刻意组织起三五辆车,用低速行驶,刻意的制造出这种对比感吧。”毕竟视频里又没有精准的测速工具,看不出那个人到底跑多快,只能通过车辆的速度进行对比——汽车开慢一点是很容易的事情。

    “你整天看这种东西干什么?小心变傻啊!”

    “香草老师,你怎么一点都不怕?”

    “这些都是假的啊!有什么好怕的?话说……你既然怕这种事情为什么对这种东西感兴趣?”香草已经注意到这个视频来自w市的一个灵异论坛——各种鬼故事的好吧,这年头什么东西都有,这个论坛居然人气不错。“今天晚上可是要通宵值夜班的,真的你这样,万一电路系统出个跳闸的故障你不得吓死。”

    “香草老师,可不要随便立flag,听说值夜班最怕这种话。”

    “怕啥,我们医院电路系统可是最完善的,随便什么跳闸也轮不到医院。再说了,哪怕跳闸,这边还有完整的备用电路呢,最多停几秒钟……”

    话音未落,伴随着轻微的噼啪声,护士站这边瞬间黯淡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