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八节 鬼医生2

时间:2018-05-27作者:读书之人

    护士站里,两只手机的屏幕在黑暗发出微微的光芒。

    两个人都结结实实的震惊了一下,接着,香草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开关,四下里照了一圈。

    出乎意料之外的,停电并没有惊动太多的人。一方面是时间晚了,大部分病人或者陪护的家属、保姆都睡着了。另外一方面医院的照明系统是有储电功能的,至少一部分灯是有照明功能的。护士站这边虽然黑了,但是走廊上却还有那么一些灯存在。所以对于大部分还醒着的人来说,他们最多觉得外面的光线变暗了(对于想要睡觉的人来说,这反而是好事),却没有察觉停电的事情。

    照明系统如此,那些医疗系统,不管是电子设备还是呼吸机之类更是如此。医院的电子系统都由备用电源以防万一。所以这次停电虽然说突然,但并不会造成什么危机。

    但对于两个护士而言,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香草老师……这是……”实习生倒吸一口冷气,有些结巴的说道。“一个偶然,对吧?”

    “当然是偶然。”虽然说心里也有些发怵,但是作为一个带班老师的尊严,程香草也不能丢了面子。“只是偶然。”她重复道。

    几十秒钟是她比较夸张的说法,但是几分钟肯定没问题。医院的储电系统维持时间也是有限的,所以医院的电工可是二十四小时待命,他们会迅速察觉到停电的事情并且第一时间采取措施。虽然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事实上香草也是第一次遇到,但是供电系统出点故障什么毕竟是很常见的事情,不足为奇。

    护士们本身有应对这种情况的预案,不会因此发生什么医疗事故。

    但是刚才的偶然……虽然两个人都在嘴里承认那仅仅是一个偶然,却让人莫名的心头没底。

    学生无意识的用手机的电筒功能照了一下墙上的挂钟,上面的时间清楚的指向午夜一点钟。

    地球上的时钟只有十二个小时,所以是没有“十三点”这个概念的。但是,确实有一种说法,午夜一点钟就是十三点。

    幸好护士站光线暗淡,否则的话,香草也不敢保证自己的脸上的异样会不会被学生察觉。

    “香草老师,你听说过……”学生的舌头都有些打结了。“那个……那个……鬼医生的故事?”

    这句话其实问的比较蠢。要特别说明的是,哪怕香草本来不知道,两天前这个学生也已经把相关的故事告诉她了。

    靠着学生的帮忙,她这几天才第一次听说了所谓“十三栋十三层十三号病床在半夜十三点”的传说。这是荒诞不经的扯淡,毕竟香草这边可是有点年资的当事人,所以她知道真实情况。关于这个故事的所有内容都是瞎扯淡。医院里从来没有过这么一个医术高超却因意外死掉的年轻医生,也不曾有过什么某某病人突然不药而愈的奇迹。更没有什么鬼医生之类。假如有的话,作为经常需要值班的病房护士,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这种荒诞不经的都市传说实在是不值得推敲。只能说这符合了人民群众“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定有一些鬼故事”这样的莫名其妙的心理,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去病房查一下。”香草说道。“查一圈。”这种紧急的巡视一圈只要两三分钟,只是看看病房里的各种设备是不是正常运行,说白了就是看看有没有断电。等到结束之后回到护士站,如果到那个时候一切都没回复,那就电话联系楼下的电工。

    整个楼层的格局是一个“凹”字型结构,护士站在正中间。为了第一时间确认一下病房的情况,两个人一人一边,以确保最快能够掌握情况。

    夜晚的医院,寂静的有些怕人。也许是储备电源的电力有些不足,也许是灯泡本身的寿命快到了,走廊尾端的那盏灯黯淡无光,暗黄色的光线照在走廊上,有一种莫名的冷森之感。

    几个房间都安安静静,病房内的灯也都关掉了,香草进来的手没惊动任何人,似乎没人察觉停电的事情。她也没有浪费时间,迅速的看了一下几台心电图的正常运行之后就离开了。

    十三号病床正是在第四个房间。

    这间病房的门正对着电梯口,房间里面也安安静静。其他几个病人几乎都已经睡着,唯有这个老太太依然睁着眼睛,手里拿着一串佛珠,在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念念有词。香草不知道这个老太太是不是已经彻底了解自己的病情,但是哪怕她不知道自己具体情况,起码也明白自己这一回很不妙了。

    她之前就已经查过一次病人的情况。病人求生**很强,或者是放弃挣扎听天由命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她见过很多。但是这个老妇人是一个很少见的例外。看着她的时候,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她的挣扎并不是为了自己。

    她傍晚的时候已经见过了那个小姑娘,从只言片语中,似乎是爹妈车祸早死,爷爷也早已经过世,现在只能由奶奶照顾。奶奶要是死了,按照习惯性的监护人制度,她的命运估计就要落到那个表舅手里了。

    虽然香草并不是很不相信那个表舅会为了两套房子谋财害命,但是这个世界的事情真的是没准的。这个老太太再过十年、十五年过世都还好,真的现在过世了,对于这样的恶意的命运,这个小姑娘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可是现在又有谁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期待着奇迹了。

    她走出这件病房。前面说过,病房的门面正对着电梯口的位置,所以她有些好奇的朝着那边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停电的缘故,三座电梯中的两座,上面的指示灯都是灰暗的,显然停电了。只有一座电梯上面却闪动着指示灯,而且,正在从楼下上来。

    外人也许不会察觉这有什么不妥,但香草知道这三座电梯的电源是统一的……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说,要么三座一起正常运行,要么就是三座一起断电。当然你可以说在刚才的停电中,由于电压瞬间的变化,导致其中两座电梯的保险装置不堪重负而跳闸了,或者电路烧断了……这种可能性在理论上确实存在的,但是实际上……她自己都不相信。

    看着指示灯上一路上升的楼层,香草发现自己呆呆的站在门边上,双脚似乎失去控制,无法行动。

    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将窗帘略略吹动了一下。

    她并没有察觉到之前因为断电而熄灭的走廊灯已经重新点亮,也没有察觉整个病房陷入一种异常的死寂对于这么一个基本满员的病房而言,这种寂静是不自然的。因为人多了,哪怕是睡觉,也总是时不时的有人咳嗽一声或者说梦话之类的。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不停变化的电梯指示灯,宛如盯着一条逐渐靠近的赤练蛇的鸟儿。

    九楼……十楼……十一……十二……十三!

    “叮咚!十三层到了……”轻微的提示音从电梯的铁门缝隙里传出来,接着,电梯门猛的开启了。

    白色的烟雾猛的喷出来。仿佛之前在这个电梯里积累了诸多了白烟,多到满溢。

    接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留着短发的男人,脸上戴着大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鼻梁上架着一副金属边框的眼睛,上身穿着医护人员的白大褂,不过能够看到白大褂下是一件衬衫。白大褂下方则是蓝灰色的西装裤,脚上则是一双褐色的休闲鞋。从服装打扮来看并无任何出奇之处。事实上,除了不知道哪里来的这种白色烟雾之外,看不出这个人有什么不对头。但不知为何香草的感受只有恐惧。她手掌不自觉的握拳,关节变得发白。她一言不发,那种感觉好像是一股冷风吹过房间令灵魂寒战。

    “病人在哪里?”那个医生打扮的男人沉声问道。虽然他的声音略微低沉,但是能够听出这是一个年轻的声音。虽然只是一句话,那是香草却可以保证,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在此刻之前她从来没听过。这不是医院里的值班医生(事实上值班医生在值班室睡觉呢),也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些医生中的任何一个。

    或者可以这么说,没有医生会在这个时间点坐电梯上来的。除了……鬼故事里的那一个!

    香草想说话,想呵斥这个愚蠢的骗局,然而难以形容的力量死死扼住了她的喉咙,让她发不出哪怕一点点的声音。她的目光徒劳的在四周扫过,看不到哪怕一丝可疑的东西。这是一个恶作剧吗?但她看不出来。

    医生打扮的陌生人在香草的视线中走出楼梯间,穿过那扇门,走向最近的那个病房。香草想跟上,却发现自己全然不能行动。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走近病房。然后说不清楚过了多长时间又从病房里面走出来。

    “去照顾病人。”这个医生说了一句毫无意义的话,然后毫不犹豫的按下了电梯开关。电梯门开了,他走了进去。

    等到电梯上的指示灯显示电梯已经回到一楼之后,香草才发现自己已经瘫倒在地,两脚软得像棉花,哪怕学生很努力的搀扶,她才能勉强撑起来。

    说不清楚她的这个学生是从什么时候过来的,香草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刚才的这个陌生医生吸引了。等到她回过神来,也就是那个陌生医生离开之后,学生已经在她身边了。靠着她,香草才能撑到护士站里。

    “香草老师,”和她不同,这个实习生虽然也是全身轻微的在哆嗦,然而她的眼睛却在不自觉的闪闪发亮。“我刚才……”她很努力的说到。“拍下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