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九节 鬼医生3

时间:2018-05-31作者:读书之人

    电梯维修工从电梯井里爬出来,手里拿着一块已经烧糊掉的电路板。

    肿瘤科十三楼的几名医生在科室的黄主任的带领就在电梯边上,看着电梯工。

    “应该是电压不稳定,烧掉了。”电梯工晃了晃自己手里东西。“没其他问题。”

    关于昨天晚上的停电小事故,调查结果没什么出人意料之外的。不知道电路系统出了什么故障,跳闸了——哪怕是医院,这种偶发的小故障也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一次并不值得奇怪。而两座电梯则因为系统老化,瞬间电压变化的缘故,导致电路出了故障。一座电梯烧掉了保险丝,另外一座电梯烧掉了控制电路板。而剩下那一座幸免于难而已。

    至少从技术方面来说,发生的一切都很正常。一切也正如预案中的一样,在察觉到停电事故之后,电工很快就过来处理掉了这个跳闸小意外。然后,在一大早,电梯维修工也赶过来将电梯故障排除。一切都是合情合理,和灵异事件无关。

    而且由于停电的缘故,监控系统启动稍微慢了那么一下子,并没有拍摄到什么。所以不知道这个神秘人到底是怎么来的。事实上,除了实习生拍下来的那一段视频之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发生了什么:哪怕视频本身,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单纯看手机拍下来的视频的会,也就是看到某个穿着白大褂,用大口罩遮住脸的年轻男人坐电梯来到十三楼,进入了病房,然后离开——这有什么灵异的可言?男人从上到下都是正常的,并没有什么朦朦胧胧虚幻不清,也没有全身烟雾缭绕(烟雾只有电梯里有,完全可以是烟雾发生器发出来的雾气),跟没有做出什么穿墙越壁之类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从电梯里出来,走进病房,然后又走出去。能够看到他是实实在在的在“走”,落地有声的那一种,没有漂浮也没有飞。

    至于白大褂……哈,这年头白大褂早就不是什么稀罕物了。这东西又不比警察制服。说句不客气的话,只要有心,买到白大褂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而且各种款式都有。只要肯出钱,变出几百个花样也不为过。

    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件事情并没有离谱。不管是医院的电路故障、电梯故障都是正常的。唯一合理的解释也就是某个年轻人过来恶作剧了一下……其实也不算什么恶作剧了。这年头,确实有年轻人自编自导的拍这种诈唬人的视频。

    看起来是这样。

    香草交班之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换衣服。昨夜的事情让她的精神整整紧张了一个晚上,此时真相调查明白之后,更是格外疲惫。

    她换好衣服的时候,却看到接班的同事对她打招呼。“香草,护理部那边电话找你,要你过去一下。”

    护理部?该不会是说我谎报军情要通报批评吧?香草觉得很无奈。她现在已经基本确信是有人在恶作剧,把自己给吓得够呛。话说回来,那个学生倒是兴奋了半天,而且后半夜,也就是其他人来之前,她就把视频放到网络上去了。当然了,正如前面分析的,这段视频其实并无半点灵异之处,和之前那个“都市之不可思议的夜跑者”什么的完全不能相比。所以发上去之后别说引起网友的热烈讨论了,就连回应的人都没有几个。

    事实上,回复的人都是为了表示鄙视,这种东西也配作为灵异视频?

    很幸运,召见香草的护理部副主任并没有对她昨夜的做法表示太多的批评指责,她只是委婉的表示,作为一个值夜班的护士,要有科学精神而不是迷信。她惊动了这么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多医生护士,让护士长都半夜爬起来赶过来的做法,是很不合适的。

    香草老老实实地的道了歉,然后离开。虽然一切事情都合情合理,但是每次回想起昨夜的事情,却依然有疑问在心头盘旋不去。

    那真的仅仅是一个恶作剧,然后机缘巧合的遇到……停电的吗?

    还有,黄主任到来之后,很快就送那个老太太去做全面检查去了——不是普通的那种检查,而是特意电话联系,让操作人员提前赶过来的特约检查。但是,之后他就没有再提这件事情了。

    不,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鬼的。哪怕真的有了鬼,也不可能会出现一个治病的鬼不是?她脑袋昏沉,而且隐隐作疼。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早点回家,好好睡一觉,把这一切都给忘记掉才行……然后她听见了自己的手机铃声。

    “香草老师!”手机里响起了正是自己带的那个实习生的声音。实习生显然是努力压低了声音,但是哪怕如此,香草依然能听出对方的声音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激动。“那个,那个……我去查了一下哦!”

    “查了什么?”香草还没回过神来。

    “我去查了一下那个病人的情况。”前面说过,那个老太太一早就被黄主任安排去进行特约检查了。就连检查人员都是被黄主任用私人面子,电话提前拎出被窝的。那不是医院正常的上班时间,所以老妇人无需任何排队什么的,第一时间就完成了检查。而检查结果也是第一时间做了出来。“那个……她居然真的好了!”

    “什么好了?好了?!”

    “是啊,肝腹水、肝硬化还有肿瘤全部没有了。”学生的声音充满了热情。“只有乙肝了!”

    “怎么可能!”

    “我刚刚查过,记录就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是真的!”

    香草立刻转进边上一个科室。她曾经在这里轮转过一段时间,所以这里的熟人不少。医院现在已经全面实现信息化,各种东西都被输入数据库,所以她很容易的就调出了最新的检查结果。

    “这……不可能……”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给黄主任那边拨打了一个电话。

    “哦……你说这个啊!”黄主任的声音听起来很镇定,似乎没什么异常。“确实如此,只是普通的乙肝而已,不算严重的事情,可以直接出院。我查了一下,是那边输入错误导致的。将其他人的检查结果当做是她的了。”

    “你是说……”

    “患者从一开始就没有肝腹水、肝硬化和肝癌,一切都是文员输入错误造成的。也算是因为你的缘故,我们及时纠正了这个错误。就是这样了。不过,哪怕没有这次的意外,明后天的时候我们也会察觉到的。”

    怎么可能……香草有些疑惑的想着。但是,似乎这又是很正常的事情。文员输入出错什么,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毕竟计算机再强,基础数据还是来自人类输入,因为疲劳或者因为不小心出错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对了,这件事情我已经向几位院长做了汇报。”黄主任的声音隔着电话听起来很遥远。香草是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所以不小心撞到了边上一个行人。那是一个抱着一只狗的年轻男人,一手提着一个小袋子,袋子里鼓鼓的不知道装的是什么。那条狗不知为何看起来疲惫不堪,而且在剧烈喘息……看起来有些奇怪,不过香草这个时候实在没有闲暇关心这个。“……院长们认为,这件事情不能声张。”

    废话,人家身体健康的情况下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被你误诊成了肝癌,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声张。遇到一个爱闹事的,大闹起来,这就是医院的一个丑闻。虽然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但上上下下怎么说都要拉几头替罪羊出来不是。

    似乎一切都合情合理,但是似乎一切都很奇怪。

    香草定下神来,然后突然想起刚才那个抱着宠物的年轻人为什么很奇怪。这并不是因为宠物狗在剧烈喘气(现在经常有人骑车或者电动车一大早就去遛狗,把狗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不算离谱),而是因为那只狗全身水亮水亮的,都是汗水。

    可是狗的身体,如果她没记错,是不会流汗的。

    但是呢,那个年轻人早已经不见踪影了。香草又觉得这事也没啥奇怪的,可能是打翻了某个水桶什么的,把狗给浇湿了而已。

    该死,自己都被昨夜的那个恶作剧弄得有点神经衰弱了。她有些愤愤的想着。每次细细回忆当时的场面,她越来越肯定那个装神弄鬼的确确实实只是一个人,并不是一个鬼。只是那个时机选的太好了,把她这么一个无神论者给硬生生诈唬住了。

    和所以下夜班的人一样她回去睡了一觉,然而这一次的睡眠很糟糕,要么是莫名其妙的惊醒过来,要么是梦到一些乱七八糟,无法回忆的梦境。

    她在下午四点起床的。无精打采的吃了点东西,然后以后破天荒的上了学生之前推荐的那个灵异论坛。医院那边显然正如黄主任说的,不声张。所以那个帖子和视频都还在,激发起的兴趣不少,但也不多,除了“楼主亲历”之类说明之外,并无其他值得惊讶的地方。

    反正这种东西,只要是假的,应该会很快消失吧。

    论坛上其他的帖子倒是热门得多,比方说那个至少跑出了六十码的男人——如果他真的跑出了六十码,那么他应该去奥运赛场——被很多人留言。很多人都如香草一样明白了这是一个很很简单的欺骗性的视频。尽管发帖子信誓旦旦自己当时车速起码开到了五十码,然而却没几个人相信。当然,也有一些人,例如香草的那个学生,相信这个视频是真的。

    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心理,傍晚的时候,她再次来到了医院。虽然她在心里告诉自己,那是假的,假的,假的,然而心头却始终有一股莫名的压力,驱使她来到病房这边看一看。

    事实也似乎证明了理性的推测结果,整个医院非常平静,病区内也很正常,不管是医生护士还是家属病人,都很平静。至少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任何不同。

    当然,十三号病床的那个老太太和她的孙女自然已经离开了。这是很理性的判断,医院不打算声张,那肯定要第一时间让病人出院回家。反正她们也不需要住院了。

    “香草,你过来干什么?”一个同事注意到了她。

    “有个东西忘在这里了,拿一下。”香草意识到这件事并没有传播开,除了那些被她半夜和凌晨叫过来的人之外,其他的同事似乎一无所知。

    她进了更衣室,假装拿了什么,然后走到医生值班室那边。医生值班室是两个房间组成,很凑巧,外间这边没人在,但是黄主任的声音正从里间传出来。

    “陈院长,是的,一切应该只是一个误会,应该……但如果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

    现在系主任向院长能汇报什么事情?香草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起昨夜。也只可能是昨夜的那事了,但是为什么是“应该”?

    她感觉到有些迷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