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五十五章 鬼医生9

时间:2018-06-03作者:读书之人

    “啊……!”更衣室里发出了一声尖叫。

    香草本来以为在经历了那样的了灵异事件之后,自己的神经已经得到了充分锻炼,应该能够做到处乱不惊的程度。但是事实证明这些事情不但没有提高她的勇气,反而让她更加敏感。所以她听到这样的惊叫之后,第一反应是想要逃跑。一秒钟之后才意识到这是大白天。按照中国人传统观念的认定,白天是属于活人的,鬼魂之类只能在夜晚出没——其实不止中国,外国也差不多。

    “发生什么事情了?”

    “香草姐,有一头狗!”更衣室里的年轻同事喊道。

    “等等,它看起来很乖。”

    香草走进去,看到的正是一只灰黑色的,外貌挺丑的狗——当然这是以人类的审美观来评价的。任何人都能很容易的看出,这是一只中华田园犬。

    小狗很乖的蹲坐在地上,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尖叫之类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虽然书上说不管猫还是狗,在陌生的环境下很容易因为恐惧而攻击人类。中华田园犬虽然算不上猛犬,但那一口牙齿也不是白长的。

    “小心点,很可能是野狗。”有人说道。

    香草注意到几个同事都是在换衣服状态——不过香草在进来的时候,已经把更衣室的门带上了,所以倒也不虞春光外泄。她们暂时可以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这头狗身上。

    “应该不是野狗,你看它身上很干净。”另外有人反驳。

    确实,虽然是中华田园犬,但是这只狗身上可谓干干净净,丝毫没有流浪犬那种脏兮兮的毛皮。事实上,它不仅干净,而且毛皮油光水亮,显然营养状态良好。体型方面也很正常,并不是那种养在家里被宠成肥狗的类型。这种种细节足够说明这只狗是一只宠物犬,而且是一只受到很好照顾的宠物犬。

    小狗正蹲在那里,睁大无辜的眼睛,看着面前一群正在换衣服的女人。

    不过哪怕只穿着文胸和内裤,正常人类也不会对一只狗的窥视产生什么额外的联想。大家只是在认真观察这只看上去乖乖的小狗。

    “它不会咬人吧?”有人问。既然小狗乖乖的没有乱动,更没有做出什么威胁的姿势和声音,那么大家也渐渐的镇定下来。

    香草大胆的走上去,慢慢的朝着小狗的头部伸出手。小狗非常友好,没有做出任何攻击的动作,相反很乖的低下头,顺从的接受了她的抚摸。看得出来,这只小狗教养得很好,对人类丝毫没有攻击性,并不危险。

    香草之后,其他人胆子也大了起来。其中有一个年轻又喜欢小动物的,直接把小狗给抱起来。正如刚才的一样,小狗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和攻击性,很顺从的就被抱了起来。乖乖的贴在她的胸口。事实上不止是没有抗拒,相反它看起来很高兴,脑袋一直在文胸和文胸上方(她因为换衣服中)蹭来蹭去。不止一次的,鼻子都探进文胸里面了。它不断的发出一种很明显表达自己“很舒服,很愉快”的咕噜声。

    有那么一瞬间,香草觉得那只狗在露出笑容,而且是那种淫荡的笑容。不过那只是一瞬间,她略微定了定神就发现那只是一只普通的狗。

    要说一只狗露出淫荡的笑……那只存在于动画片中。学过解剖的人都知道,狗的面部结构远没有人类那么精致复杂。人类脸上可是有着一大堆的面部肌肉来控制着面部表情,以至于几十年前还有人认为人类的表情是无法虚拟的呢。而犬科动物,不管哪一种都没有如此复杂的结构,再加上有毛皮的掩盖,犬科动物是表现不出太多的表情的。当然,不止是犬科,实际上绝大部分动物都是如此。一只狗哪怕对你咧了咧嘴,正常人类也是分不清那到底是一种意思,到底是攻击的预兆还是友好的微笑——更别说从细微的表情来分辨了。

    事实上,对于一只真正的狗来说,哪怕它确确实实的露出了淫荡的笑容,那对象显然也是要针对一只母狗才对。

    香草不禁为自己刚才的过分敏感觉得好笑了。

    “这狗是哪里来的?”又有人把小狗接了过去。大家发现一件相当奇怪的事情,虽然这是一只狗,但是它身上完全没有正常犬类的那种臭臭的体味。就算抱在手上也完全闻不到。此外它的毛皮看上去不起眼,很普通,但是摸起来却有一种异样的柔滑感。总之摸着很舒服就是了。

    “有人带进来的吧?”

    既然这只狗完全没有野性,也谈不上威胁,那么这场风波自然而然的就结束了。大家开始讨论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这只狗是从哪里来的。

    要知道这是十三楼,一只狗想要跑到这个地方还是挺难的。或者说它在中途就会引起很多轰动。毕竟这里是医院,医院是不允许宠物进入的。这么无声无息的进入,特别是还潜入了护士更衣室这边,估计靠着小狗自己是很难做到的。

    香草突然莫名的想起前几天院长的提醒——有一只狗。

    难道就是这一只?

    “好乖的小狗。”一名护士换好衣服,再次把小狗抱起来。虽然说小狗很可爱,但是医院不许宠物进入的规定是不可改变的。毕竟,宠物狗身上哪怕看起来、摸起来再干净,潜藏的细菌却是没办法看到的。此外,它此刻的干净并不等于永远的干净,毕竟宠物之类的东西又没有智力,它并不真正意义上懂得人类的卫生标准。“我把它抱到保安室去吧。”

    对于这样乖,这么可爱的小狗,直接打死什么显然不可能,不过将其交给保安,等待主人过来领取却是一个好办法。

    面对换好衣服的护士,小狗显得有点兴趣缺缺。当然它没有做出任何攻击性的动作,只是在观察四周。

    几个护士一起走出更衣室,眼前却看到一个小姑娘。

    香草几乎一眼认出了对方——就是那个奶奶(亦或者是外婆?反正w市这边人对于外婆称呼并不敏感,经常是混乱称呼,管外婆叫奶奶的)住院的小姑娘。也就是“鬼医生”灵异事件的第一个受害者,错了,应该是受益者才对。她还记得上一次看到对方的时候,小姑娘还满脸泪痕,趴在奶奶的病床边睡着了。但是现在她脸上早已经没了泪痕,笑起来有两个甜甜的小酒窝。

    其他几个护士都在这边,开心的吃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篮子的枣子。

    她们很快搞清楚了事情。原来小姑娘是带着礼物来答谢这边的医生护士们。奶奶神奇般的痊愈,身体恢复如初,而她的噩梦也一夜之间结束。只要奶奶还在,她的那个远亲再眼馋那两套房子,也没办法做什么——毕竟这里是中国,至少目前还是这个星球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对于肿瘤科来说,这是一种难得的盛情,或者说这种事情本身就是对医护人员的最好肯定。所有人都绽放出笑容,并且分享水果。

    然后小姑娘看到了那条狗。

    “这个……不是那天的……”她指着被抱在怀里的小狗说道。

    “你看过这只狗?”香草有些疑惑的问。她对狗还是有一点了解的,所以她可以确信,这只狗至少在昨天还刚刚洗过澡。否则体味绝不会如此的淡,以至于根本闻不出来。

    “是的,就是它。”小姑娘很肯定的说道。“那天它在奶奶的病床前蹲了好一阵子……我还想摸它一下,不过它马上就跑了。”

    这么一只狗——虽然是小型犬,但是这种体型显然也不是人们能够忽略的——在病房里?要是半夜三更,大家休息了倒还能理解,然而小姑娘所指显然是大白天。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医生、护士以及患者家属之类都没发现呢?

    那条狗猛的挣扎了一下。

    抱着它的护士措手不及,被对方硬生生的挣脱,跳到了地上。它没有朝着走廊跑,而是回头冲进了更衣室。

    一个护士追了上去。更衣室这边是死路,里面两个房间,一个更衣室,一个护士休息室,并无外路可通。所以只要守着门口这里,倒也不担心狗会逃掉——所谓“关门打狗”说的就是这种态势。

    要是这只狗乖乖的,护士们自然会把它抱出来,温柔的送到楼下保安室那里。如果它野性发作想要攻击什么人,楼下的保安上来也不过几分钟的事情。保安可绝对没有护士们这么温柔和富有爱心。

    “你刚才说……”某种奇妙的预感让香草觉得自己找到了什么关键线索。突然之间,她想起自己似乎在哪里看见过这头狗。

    灰黑色的毛皮……油光滑亮……油光……

    脑子里某处记忆跳动了一下,让她瞬间确认自己见过这条狗。是的,那天她夜班下又因为鬼医生的事情拖了小半天,脑袋昏昏呼呼的离开医院的时候,确实看到一个年轻男人抱着这条狗。在那个时候,这条狗应该是被什么人浇了一身水……至于那个年轻男人。

    她努力的回想,但是怎么也想不起那个人的脸。只能说对方长了一张没什么特色的大众脸,这么匆匆一瞥之下,实在没办法给人留下什么印象。但是那个年轻人的身材……特别是那个背影,那个发型……

    如果穿上白大褂的话,真的就是……

    我在想什么呀!下一瞬间,她又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那只是一只狗,一个普通人抱着自己的宠物出门有什么值得疑神疑鬼的?再说了,发型相似、身材相似的人太多太多了。别说陌生人了,有的时候,如果单纯从背影来判断,很亲近的亲人(哪怕是亲妈)都有几率会被认错呢。

    香草转过头,等着同事把小狗抱出来。但是,同事出来的时候却两手空空。

    “狗跑掉了。”她这么说道。“从窗户里。”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