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五十九章 困局

时间:2018-06-08作者:读书之人

    女人绝望的睁大眼睛,身体发出垂死的抽搐。她的下身失禁了,一股臭味瞬间弥漫在空气之中。

    她的肺本能的挣扎着,想要吸入更多的空气。然而某种力量,某种她无法对抗的强大力量强行封锁了她的肺。让她一口空气也吸不进来。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本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一次很普通的夜跑。但是却没有料到遇到歹徒,更加没有料到居然遇到出手杀人的歹徒。

    她的大脑因为缺氧而混乱,本能的朝着前方的乱抓乱舞,想要挣脱那个死死束缚住自己脖子,遏制自己呼吸的手臂。但是这双手臂在事实上并不存在。扼住她喉咙的并不是有形之物,而是某种地球人类从来没有接触过,也无法理解的力量。

    她在垂死之前的挣扎差不多持续了几分钟。然后正如所有此类的情况一样,随着大脑缺氧情况的进一步强化,她的身体也慢慢的丧失了挣扎的力量。最终,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变成了一块失去生命的固体。

    朱华站在边上,或者说站在一个距离死者最远的位置。夜色藏起了她皱紧的眉头。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她,只是在这里等待一点点时间以确认对方死去。

    是的,人某些时候是一种很顽强的生物。哪怕是地球上,也有溺水者在长时间中断了呼吸——长到可以令人绝望的时间——之后被救活的案例。所有想要用这种方式杀死一个人,最好还是多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以确认效果。

    五六双眼睛盯着受害者,从不同角度观察着,确保猎物必死无疑。空气中弥漫着无情的魔力残痕。

    是的,这边已经不止是王大勇一个人了,而是有五六个人了。这段时间以来每隔一天,或者说每当那枚宝石的能量恢复,就有一个术士被送到地球上。现在,包括朱华自己在内,一共有了七个人。这六个术士中,四个是男性,两个是女性。

    但是这他们中没有一个聪明人——哪怕连一个都没有。

    不过其他几个人至少要比王大勇好。类似于王大勇这种,连别人强弱都不能分辨的的智商,在朱华看来简直路边的小虫子没什么区别。在过去只能被当成炮灰,现在的作用大了一些,可以被“吞噬”。当然,其他几个多多少少要强上一些,比方说他们中领头的那一个,现在叫做张乐的那一个。

    术士们通常情况下是不乐意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别人的。或者可以换一个角度理解,他们习惯于在不同的地方给自己起一个不同的名字。按照魔力上的观点,这种做法能够有效降低第二律的影响效果——当然到底能降低多少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毕竟被另外一个阵营的术士隔着遥远的距离施加诅咒什么的就太倒霉了。

    之前朱华觉得王大勇的愚蠢是独一无二的——也许是高层那边觉得如此危险的任务不值得优秀人员过来冒险,所以找一些蠢货当炮灰。

    说句实话,她过去一直觉得蠢货是猪队友中最危险的存在(如果你真的接受他们作为队友而不是作为炮灰、利用对象什么的),但是事实证明,世界上确实存在着比蠢货更加糟糕的猪队友,那就是一知半解。

    一知半解比一无所知更加危险。

    张乐的愚蠢就在于他能够推测出一半,却推测不出另外一半。他推测出这个世界应该存在某种超自然能力,也推测出这个世界的超能力者们因为某种原因隐藏了自身存在。甚至这个世界的超能力者们(他们当然也是这个世界的背后掌控者)可能已经和辉月术士们达成了某种协议。但是在如何打破这层障碍,接触到这个世界的超能力者的方法上,他选择的策略却是杀人。

    杀掉表层社会上一些“比较重要”的人,用持续不断死亡动摇整个社会,从而迫使那些超自然能力者们现身。

    如果死了很多人,多到让每个人都知道这不正常,不自然,那么理所当然就会引来关注,潜藏在暗处的真正的统治者也会不得不现身不是吗?

    蠢到一种令人无话可说的程度。

    不管什么世界,什么种族,什么社会,残杀无辜同类都是一种罪行。朱华一点也不觉得做出这种事情之后,还能和地球人类的掌控者达成协议什么的。要知道,如果处于敌对甚至交战状态,她一点也不觉得这么区区几个术士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个世界可是有着用“亿”来计算的人口。别说是人,哪怕是最微小无害的小虫子,比如说蚂蚁,数量上了十万以后也会变成非常可怕的存在。他们所在的这座城市就有几百万人。别说打了,哪怕站在那里给你杀,他们这么一小群人耗尽所有的魔力甚至于活活累死,也只能干掉一个微不足道的比例。

    少数几个人面对一整个文明社会的力量。别说他们这些中低阶的术士了,哪怕是最强大的第一律术士,也得在这种力量对比面前战战兢兢,小心隐藏自身的存在。在异世界生存的第一个要点就是隐藏自己。

    “死了呢。”有人说了一句。

    “确定死了。”其他人赞同道。

    这是他们在这里第一次杀人,也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测试。经过反复确认之后,术士们已经明白了一件事情,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对于魔力有着特别的抵抗力,而是因为在这个世界的法则范围内,魔力会遭到一定的削弱。

    不过,削弱归削弱,术士们的力量照样远在土着之上。双方有着巨大的力量差别,以至于稍微削减一点或者增加一点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朱华停下脚步,看着地上死去的女人,黑色的眼眸里充满了无以言表的怜悯。死者有着一张温和无害的面孔,之所以被选择为目标仅仅是因为她在昨天晚上的电视节目上被术士们看到了。她双手紧紧的护住自己的喉咙,但是没用。源自第七律的魔力强行麻痹了她的呼吸神经中枢,让她窒息而死。

    第七律的魔力的效果并不只是催眠,在一对一,而且有充裕回旋时间的情况下,它也能够直接杀人。

    下一步该怎么办?

    晚上的时候,朱华再一次打开电脑网络。术士们对于普通人而言有着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大脑在魔力的作用下,可以高速运转。要形容的话,可以说是一种“自我时间加速”。当然,这是无害的加速,除了消耗魔力之外并不会影响寿命。有了这种能力作为基础,这段时间来,她就像一个爱好广博而且善用度娘的宅女一样,每天都在增强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此时此刻,她完全可以说自己对地球的了解远比她那几个同伴多得多。

    事实上,她的所有同伴都沉浸在自己在这个世界可以肆意妄为的乐趣之中。作为术士阶层中的下层人物,这样的经验可是不多的。随心所欲的欺凌、伤害别人,对某些人来说是一种简直难以形容的无上快乐。

    她的那些“同伴”尚未察觉事情的真意。或者说,他们沉浸在这种快乐中不能自拔,以至于忘记了他们在这里的真正任务是搞清楚辉月术士们到底想干什么。而想要顺利完成这件任务,必须要将隐秘作为前提。

    如果在发现辉月术士的同时也被辉月术士发现,那么上头那些人自然不会有事情(他们隔着一整个世界,理所当然安全无恙),但是他们这些人恐怕一个都逃不走……啊,不,有一个人可以逃走的。那就是现在掌握着宝石的张乐。危急时刻他或许能够用宝石的威能穿越时空逃走,其他人估计就只能面对着辉月术士和这个世界人类的共同围剿,到时候哪怕最乐观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会有那么一丝机会。

    所幸,这个世界的人类同样有很多人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对于那些超自然现象兴趣浓厚。网络上因此有了一个个灵异论坛——哪怕不是以灵异话题为主的论坛,一个灵异事件照样会引起大家的高度关注。

    唯一的麻烦是,这世界的人似乎太热衷于伪造了。

    她已经在网络上找到了至少一百个言之确确的关于超自然现象的传言。这还不是那种认真的寻找,更没有追溯过往。其中有些证据确凿,连视频都拍了下来。照理来说这应该眼见为实不容置辩吧?但是她很快就发现,其中假的太多了。

    要说撒谎什么的或许是人类的天性,冥月阵营中,每个术士都已经习惯了谎言了。但是,术士们都知道,其实关键并不是实话还是谎言,关键在于有没有利益。谎言和实话都是由利益驱使的。如果是一件和自身利益和信念完全无关的事情,就算是最习惯于谎言的术士,她的话也是可以相信的。逻辑上应该如此不是吗?

    但是这边,拜托这个世界视频制作技术的福,她很快就理解到一切都不可相信。这个世界的人类生活太安逸了,以至于会做一些术士们完全无法理解的,无聊的事情。朱华在找到最初的证据后一度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世界的超自然能力者们就这么简单的留下了那么多痕迹?但是等到她兴冲冲的实地去看了一番之后,才发现那完全是假的。是的,通过修改、剪辑,假的东西能够模拟的和真的一样——当然也只是模拟。现在的她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来看破这些伪造手段了。

    其他人已经不再管她了。毕竟,他们都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第一阶段。得到了这个世界的身份,了解了这个世界的概况、社会规则、语言还有其他一些关键性的信息。他们很自然的觉得自己是下一步任务的主角。

    所有人都知道朱华是一个游骑兵,一个完全不知情情况下被骗过来当探路炮灰的低阶小术士。而游骑兵,正如所有冥月术士都知道的,虽然号称精锐,但是事实上并不是有前途的好选择。每个人都知道这些术士都会被套上一堆精神桎梏,以防他们叛变和吐露游骑兵的奥秘。理所当然的,只要稍微有一点心气和野心的人就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这就是为什么王大勇明明也只是一个低阶的第七律术士,却能表现出对她的不屑。

    对此朱华毫无怨言。事实上她很乐意被忽视。她今天又找到了一个可靠的线索,时间已经不多,她完全可以相信,辉月术士们正在争分夺秒的进行着他们的秘密策划。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