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十二节 丛林惊魂

时间:2018-06-13作者:读书之人

    “x年x月x日,我站在飞机场上……这是我即将乘坐的飞机……”

    (通过照片,能够看到那是一艘常见的波音客机。上面的编号什么的都清晰可辨。舱门已经打开,部分乘客正在向上走。从角度来看,可以确定这是拍摄者上飞机之前自拍。拍摄者在自己脸上打上了轻微的马赛克,看不出长相怎么样)

    “我的任务非常简单,要去臭名昭著的金三角采访一个人。他目前是x国的上校,但实际上却是这个著名的毒品产区的一个小军阀。我们已经通过网络进行了联系,他也答应了我的采访并且能够保证我的人身安全……”

    (接下去是一张相当有点年份的,已经略微发黄的照片。照片上是五六个穿着某种款式的军装的亚洲人。不过因为照片比较老旧,保养不好,而相片中的人又拍的比较小。虽然虽然说照片很完整,却也辨不出里面的人的长相。照片用红线圈出其中一个人,这一位应该就是文中所说的军阀。)

    “……来到东方一直是我多年的夙愿。我在大学的时候曾经接触过一些相关人士,对于他们所描述的神秘的东方传统,那些不可思议的瑜伽(当然现在已经到处都是了),那些冥想的僧侣,还有深邃奇妙的东方哲学思想。当然还有些传说中不可思议的各种力量……虽然,尽管这次采访被认为是一次很普通的行动,却也让我兴奋莫名,高兴了整整好几天。事实上,如果我知道后来即将遇到了那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估计会直接失眠吧……”

    (接下去是几张网络上比较常见类型的照片。比如说头上缠着大头巾,在表演耍蛇的印度阿三;一个盘膝打坐,并且用一只手轻抚身边成年老虎——当然老虎身上没有加上任何束缚的用具——面目严肃的老僧;一个做出比较夸张的瑜伽表演动作的年轻东方女性;当然还有世界著名的布鲁斯?李威风凛凛的银幕照。通过这些照片可以看出,其实这位作者,作为一个欧美人,对于“东方”这个概念是非常模糊、混合甚至可以说是天真的。他似乎觉得一切不可思议的东西都可以归属“东方”范围内。)

    “……这是我来到这座东方城市的第一天……从飞机上下来之后,杂志社常驻本地的一位同事来接机。有他带路,我很顺利的在这座东方城市见识了一圈。但是说句实话,我有点失望,因为除了这里的热带风光之外,我看到的是一座现代化的,拥挤的城市,没有半点我想象中的东方文明的神秘气息……晚上住的旅馆也很现代化,和我在美国这边的小旅馆没什么不同……从他的嘴里,我知道了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那就是,事实上我采访对象所在的地方算不上偏远。我只需要转几路车就能抵达他的地方。这意味着,我的具体工作时间,大概前后加起来只有三天——”

    (接下去是几张现代化都市的场景招牌,拥挤的车辆,满街的商店,霓虹灯招牌广告,当然还有一些小摊小贩之类。这是很典型的东南亚那些现代化的旅游城市的风光。从作者的牢骚来看,他显然对“东方”的印象还留在一百年之前。)

    “……一场满是令人疲乏的汽油味的车上旅途……我转了三次车,不停的在热带丛林中打转……昏昏欲睡……很幸运,我发现这里懂得英语和汉语的人都不少。我甚至遇到了不止一个中国游客。但是对于我的话题和询问,这些本地人以及旅客们,似乎都毫无兴趣。显然现代文明已经完全入侵了这个国度,把这里一切古老的传统都连根拔起……”

    “……和预计的路程一样,我见到了那位军事政权的领袖,或者说张上校。他很高兴的邀请我用餐,具体采访可以餐后开始。但是很遗憾,等不到一切开始,整个世界就变了。或者说……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军事政变开始了……由于反对张上校的统治方针,同时又渴望得到更大的权力,张上校的部下发动了叛乱……”

    (接下去的几张照片拍的摇椅晃,甚至完全糊掉了。只能看出这是某个房间里。显然拍摄者是处于一种无法正常拍摄的,很糟糕的状态。)

    “……遭到突袭之后张上校完全无法抵抗。他的卫兵有多人阵亡,他自己也受伤被俘。一转眼之间,他就从这里的统治者变成阶下囚。当然也顺带我也成了俘虏。我强调我只是一个记者,却没有用。那些叛军用很粗暴的态度对我,还没收了我随身的照相机……情况非常糟糕……”

    (这里照片很少,只有一张模糊不清的,似乎是一个倒在地上的伤员或者尸体。不过拍的太糟糕了,以至于根本分不清楚这是真是假。)

    “……一场意外拯救了我。据说是弹药库那边发生了爆炸事件……部分看守被调走了,乘着看守减少的机会,俘虏们发生了一次暴动。我跟着张上校还有他的一个卫兵(据说是他的一个亲戚晚辈)一起逃了出来。作为外来者,我也只能跟着他们跑了。因为我一路坐车过来,对于方向、路径一窍不通。我独自一个人甚至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走,更不知道那片丛林中是否隐藏危机。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我夺回了我的两台照相机……但是自由的喜悦只是暂时的,我们糟糕的情况一点都没有改变。我们缺乏武器弹药,没有交通工具,张上校还受了不轻的伤……如果当时能够清醒的思考,那么整个情况绝望的会让人彻底放弃吧。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只能一直跟着张上校的后面,在这片陌生而充满敌意的丛林里逃亡……”

    (这里拍了几张背景照,两个穿着军服的东方人,其中一个人搀扶着另外一个人在赶路。能够看出这是一个不那么好的环境。虽然算不上“密林”,树木较为稀疏,但是随处可见的藤蔓、灌木还是有杂草同样是很麻烦的存在,在这种地方赶路的速度显然会受到极大影响,估计走上三个小时还不如道路之上走一个小时。)

    “……休息的时候,张上校告诉我,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潜过前方的一个哨站。理想情况下那里尚未知道我们逃走的消息,如此一来看守会疏于戒备,我们就能很容易的偷偷过去。但是那是理想情况下……叛军已经有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不管是无线通讯还是开车过来传达口信,他们都有充裕的时间来部署防御。我们只有那么一线希望……我们在中途,遇到了一个我曾经在坐车的时候见过一面的人,一个中国游客,请容许我暂时用‘大师’来称呼他。张上校对陌生人非常警惕,用手枪指着对方。但是他只是看了我们一眼。某种无法形容的力量就立刻将我们压倒在地……”

    (这张照片是某个穿着很常见的旅行衣服,背着一个背包的旅行者。他的脸部进行了马赛克处理,但是依然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年轻的东方男人。照片之下有一个注释,摄影者表示这是偷偷拍的照片,因为没有得到对方的许可,他原本不能公布。但是呢,为了增加这篇文章的说服力,他又觉得不能不公布。最终他觉得有隐藏起对方的真面目后公布最合适。)

    “说不清楚他为何来到这里,但是我很确信,这是上帝在保佑我……我们微小的希望很快破灭,哨所派出来的斥候很快找上了我们。他们甚至还准备了军犬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战士!但是,他们显然把我们看成一伙,上帝保佑,靠着他们的帮助,我们才真正的变成了一伙!他们追了上来,我们没有反抗之力,但大师一个人,一个赤手空拳的人面在对至少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轻而易举将所有人都打倒了。”

    (接下去是一段视频,拍摄者本人处于剧烈运动中,所以很模糊混乱。但是依然能看到其中一个赤手空拳者冲到一个拿步枪的人身边,一脚将他踢飞出去。视频中密集的枪声令人心寒。视频后面有很多照片表现战后的细节,其中包括被打倒的敌兵,爆膛损坏的一堆步枪,还有被击毙的军犬。尤其瞩目的是军犬,脖子直接扭成了麻花,显然被一击毙命,这需要大猩猩级别的臂力。还有那些损坏的步枪,一把枪炸膛正常,这么多一起炸膛就很不正常了。)

    “……我们暂时达成了协议,大师也成了叛军攻击的目标,所以他同意和我们一起行动……”

    (接下去是一段很精彩的旅途。作者作为一个记者,写这种纪实文学的水平也许不算最高的,但是他手里有着良好的摄影工具。文字不够,图片来凑。详细、周密、完整的照片完全弥补了文字方面的空白。每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有实实在在的相片或者视频作为证据,自然拥有强大的说服能力。他一幕一幕的展示了自己接触到了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位大师,显然是一个具备不可思议的力量和资源的人。有一张照片是大师拿出来的罐装止血喷雾,根据作者所说,这种上面印着不知名符号的喷雾剂是大师自制的,止血效果极佳。居然让原本受伤的张上校撑过了接下来那段逃生之旅,每天逃亡照样恢复得非常好。还有丛林之中的一张照片,上面是摄影者自己干干净净的手臂。作者强调他没有使用任何防蚊药剂,但却在热带丛林中,从头到尾没有遇到任何飞虫的袭击。还有他们一个宿营地,在离开之后回过头来才发现这鬼地方周围居然都是旱蚂蟥——这些无所不在的吸血鬼居然在晚上刻意的避开了这群逃难者?接下来的几张细致分析的照片证明,并不是吸血鬼突然改性了,而是他们营地周围有一道看不见的防护,穿过这条线的蚂蟥都死了,甚至堆积成了一条清晰的线。)

    (这篇纪实文学译者只翻译了一半左右。不过译者表示,这篇东西原本发布在一个不怎么有名的杂志上,然而这篇东西一出来,直接让杂志销售量创历史新高。它第一次以具备强大说服力的方式向人们揭示了那些不知名的神秘力量的存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