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节 被拆穿?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因为很显然,地球并不是唯一的“世界”。从琥珀的话里来判断,所谓“穿越”也绝非是第一次的尝试。

    既然如此,如果是恶意的蓄谋入侵的话,根本不会采用这种方式吧。或者说,身为穿越者的琥珀,根本不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危险境地,向陆五求援这种地步吧(虽然说危险什么都是琥珀自己说的,但是陆五觉得他不是在说谎,因为没什么意义)。

    当然了,这种想法其实陆五早就考虑过。地球人来说,如果琥珀只有独自一个人,那他又有什么危险呢?反之,如果琥珀后面跟着时刻准备入侵的大军,那么琥珀的成功和失败又有什么关系呢?最多只不过把时间提前或者滞后一dian罢了。

    就像著名的“五月花”号船来到北美,成为殖民的开端一样。但是假如“五月花”在海上沉没了,难道欧洲人就不会踏上北美并最终占领它?

    想到这个,陆五随手注册了一个马甲发了一个帖子,把自己当前的情况,也就是遇到了一个即将来到地球的穿越者的事情做了一个简要说明,并且征求大家的意见。当然了,他虽然写的是真话,但是他相信没人会把他的帖子当真话的。

    网友的回帖热情出乎意料之外的高,基本上是一面倒的支持让那个穿越者来到地球。因为比起来能够得到的异世界知识技术而言,穿越者的危险性(也就是异界侵略)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有一位网友还很雄辩的指出,这件事情就像近代亚洲一样,闭关锁国是没有前途的,只有“开眼看世界”才是正确的选择,才适应这个位面交流的新时代,并让地球得到发展的唯一机会。

    这个回帖的人大概只是无聊,所以才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

    当然,也有一些反方面的提议。比方说有提醒陆五小心的,好心帮忙并不一定能得到好结果,比方说可以参考渔夫和魔鬼或者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

    不过有一个网友的答复最为简单:如果陆五是事业有成,生活美满的,自觉算是一个成功者的,那就一dian风险都不要冒,让穿越者见鬼去。反之,如果陆五属于社会底层,现在几乎一无所有,那绝对要拼上一把,这样的机会不容错过。

    ……

    天黑下来了。

    吃过晚饭后,陆五将昨天的战利品整理了一下,准备去赌场。经过昨夜的赌博后,他已经拥有四万元了,具体dian说,四万三千多元。但是其中有两万块钱已经被他存到银行里,他只带了两万块。

    “那个……陆五。”陆五出发之前,听见了琥珀的话。“今天要小心dian。”

    “小心dian?”

    “因为你今天的运气,不怎么好哦。”琥珀说道。“恐怕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倒霉事。”

    “倒霉的事情?”陆五停下了动作。他想的很清楚,他的赌博根本不是赌博,只是借用“运气好的人”的东风罢了。所以他自己的运气好不好并不会影响赢钱。

    既然和赌博本身无关,那么倒霉的事情……

    好像确实听说过一些传言,小赢一把也罢了,但是对于从赌场赢走大钱的客人,赌场可不会轻易容许你离开。

    不,不可能的。想想看,虽然说只是乡下地方的赌场,一、二十万的胜负应该也不会放在赌场眼里吧。但是陆五转眼就明白自己太大意了。既然琥珀已经提醒过,那么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华灯初上的时候,赌场的二楼,原本宽敞的监控室里已经满满都是人了。人们盯着前方一整排的监视屏幕。这些屏幕都是不同的摄像头从不同角度拍摄的赌场里面的情况。

    领头的正是被称为“刘爷”的缺手指老头。

    “那小子果然又来了……你们有谁认识他吗?”刘爷仔细的盯着屏幕上的陆五。

    “生面孔呢。”半响,有人回答。“肯定不是本地人。”

    “昨天我说的,搜集一下资料的事情……”

    “这个,我联系过了呢。至少已经听说有三种方法可以在轮盘赌上作弊,第一种,是用微型发射器发射气流或者小冰块……”

    “这不可能。”刘爷挥了一下缺手指的手,直截了当的否认了这种可能性。“道听途说的传闻罢了,不值一提。”

    “还有,听说外国有人曾经用特殊的方法在大赌场赢过……嗯,就是用手机在滚球丢出去的一瞬间测到球速度、角度,然后把数据送到后方的电脑。这样就能计算出球到底会落到哪里。据说虽然没有十拿九稳,但是也有**成的胜算。”

    “这个倒有意思……”刘爷轻轻的dian了dian头。“确实,现在科技发展的很快,既然外国有人这么做了,中国出现也很正常。但是,那小子手上没有手机啊。他手上的箱子……如果是机器的话太不正常了。而且不过,那个猜骰子……他怎么会猜中呢?”

    “暂时没想明白。总之,这事肯定不对,这小子只是一个雏,但九成九,只是被人家推前面罢了。也罢,按照道上的规矩,给小子一个口信,让他带回去,这事应该就能了了。”

    陆五今天的赌本要比昨天大上很多,所以他输赢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不少。他的输赢很稳定,赢率基本上在三分之二左右,大大超过正常的“运气”能够解释的范畴。

    “那小子,越玩越大啊。”在屏幕另外一边看的人忍不住说出了这样的话。

    “当然,胃口都是越吃越大的。不过,差不多了。”刘爷站了起来,“我看时候差不多了,该过去好好谈谈了。”

    赌场里气氛热烈,陆五再一次从赌桌上收起自己的赌金。

    应该已经有十七八万了吧。他估摸着。不过,也许是赌金增加的缘故,他已经很明显的引起了其他赌客的注意。不止一个人在看着他,而且窃窃私语。

    似乎有dian太张扬了吧?

    陆五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把钱收好。在他正在考虑找下一位赌运比较好的人跟注还是就此收手回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这位后生。”

    陆五转过头,看到的正是一个年级五六十岁,满头白发的老人。老人一手放在后背,一手放在胸口,面带微笑。不过他放在胸口的那只手上很明显缺了一根手指头。

    老人身边站着另外两个一看就是黑社会打手范的男人。虽然他们都赤手空拳,但是那种气势却让人不自觉的为之畏怯。

    “啊……”陆五愣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位后生,我有些话想找你聊聊。”老人笑着说道。但是神色之间全无慈祥,只有一种难言的狠厉。

    周围其他的赌客已经都有dian察觉到有特别情况发生,一方面纷纷避开,免得挡在老人和陆五之间。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们又非常关注这一幕,所有人都没走远,而是聚在边上等着看。别说他们了,就连几个正在台桌上赌兴正浓的赌徒也意识到不对头,停下了手上的事,把注意力集中到这边。

    “跟我来。”刘爷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现在,几十双眼睛集中到刘爷和陆五身上。

    果然……开赌场都是黑的,只能允许你输钱,不能允许你赚钱……陆五咬了咬牙。说起来,还真的要感谢琥珀,若非她的提醒,他也不会对发生的事情有心理准备。

    对于人类来说,有心理准备和没心理准备是完全两回事。事实上简直是天渊之别。就像一些战争片里面描述的一样,一支军队在有心理准备的条件下遭到袭击,就会迅速的进行有效的抵抗,但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却常常彻底崩溃,如没头苍蝇一样乱撞,完全组织不起抵抗。

    比如说此刻。如果此刻是在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或许陆五就乖乖的顺从,跟着刘爷走了。但是这一次出发之前,他已经仔细的想了自己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所以他很清楚自己应该干什么。

    只要他跟着刘爷走,被带到某个没人的房间里。那局势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但是只要他不肯走,那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请问,”陆五定了定神,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怀疑你出千了!”身边一个打手恶狠狠的说道。如果说这句话有什么后果的话,那就是进一步引起了观众们——也就是赌客们——的兴趣。

    “怀疑?我还怀疑你欠我一百万没还呢?!说我出千?有证据吗?有证据,当着大家面说就行了。”陆五这句话是鼓足勇气说的。所以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实际上却并没有显得很嚣张。

    “你以为你赢了这么多钱,能瞒过别人眼睛吗?”刘爷说道。“后生儿,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别以为别人都是瞎子,看不到的么?”

    “哈……赢了钱就是出千?你哪只眼睛看我出千了?你家开的赌场呢,还是屠宰场呢?!是不是只有输钱才行,赢钱就不行?这里是黑赌场吗?”

    当然,中国除了澳门、香港之类特殊地方之外,根本没有“白”赌场,所有赌场都是没有官方许可的。所谓“黑赌场”指的就是那些手段下作的赌场,只许输钱,不许赢钱。很显然,要是一个赌场被称为“黑赌场”,那没有赌徒会去光顾的。

    不过,刘爷这些话缺乏说服能力。因为刚才有很多人注意到陆五的赌博——你可以说他运气好,但不能说他出千。因为首先,他没有玩那些比较容易出千的牌九之类,而是在玩那些压根碰不到赌具的轮盘赌之类游戏。其次,他身上唯一可疑的也就是那个奇怪的电器盒子——除此之外,陆五穿在身上的是单薄的恤,根本藏不了任何东西啊。

    而那个电器……至少以当代普通中国人的知识水平,没人觉得轮盘和骰子会受到这么一个盒子影响——人家那是纯机械,靠人手转动的,和电力无关。

    刘爷脸色略变了一下,这小子虽然很明显是个“雏”,但是看上去要比想象的难对付。

    赌客之中,已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