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二节 异客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赢了!”这是每个人下意识的反应。子弹有效,女妖怪也不过是血肉之躯。这一下子,其他人都恢复了勇气。

    一个强盗挥舞起自己手里的刀,想要砍向这个女妖怪。

    女妖怪用自己还完整的那只手击往扑过来的强盗脸部,将他打飞出去。那光景不像是一个拳头或者巴掌的效果,而像是有人以金属棒全力挥击一般。因为随着一道有如塞满东西的气球爆裂的声音,强盗的身体飞出去,同时各种液体——包括血液和脑浆——从脑袋当中飞溅而出。

    躺在地上的尸体样子非常凄惨,超过半颗脑袋直接消失,从破裂处洒出粉红色脑浆。

    看上去纤细的玉手居然打碎男人的头颅?眼前这幕如同恶梦般一dian真实感都没有的景象,让所有盗贼全都吓傻,精神受到强烈冲击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如果说刚才用剑杀人,眼睛散发红光什么的,还能让人的心理能够接受的话,刚才这一幕却已经超过了人类的认知范围。

    ……

    小山脚下是绵延的道路。

    一辆出租车正停在路边,出租车司机走到山边的一个草丛,开始方便。这并不是一种文明的做法,但是这附近并没有公厕,唯一的公厕在半山腰上——上去下来的话太远了,不方便。既然如此,趁着周围没人的时候,在山脚下的绿化带放dian水是不错的选择。

    “砰!”司机隐约的听见了一diandian声音。感觉似乎是鞭炮……可是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放鞭炮吗?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事实也似乎证明了他的判断,因为那个异响并没有第二声。他放完水,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时间已经后半夜了,生意不好做啊。这种地方明显不会有什么客人。赶紧走,找到一笔生意要紧。不过出于现代人的习惯,他还是拿起手机,拍了一张黑夜的小山照片,上传微博。顺带着写上自己刚才听见的事情。

    “刚才路过这边,听见了古怪的响声……”

    ……

    “啊哈……啊哈……”年轻人停下了脚步,将身体靠在一棵树上。

    身体已经吃不住力量了,亡命奔逃消耗的力量远比任何想象的要大。他的肺在痛苦的呻吟,竭力吸进更多的空气。但是另外一方面,由于剧烈运动和血液中酒精的联合作用,他的胃却在抽搐,迫切的想要把里面装的东西吐出去。

    还有几乎无法控制的恐惧。

    人的手脚像纸片般遭到撕碎,被击飞的脑袋如石榴般破裂,内脏碎裂开,湿润光滑的肠子被拉出来好长一段,被折断的白色骨头刺穿了肌肉和皮肤……

    这是他刚才目睹到的场面。只有噩梦之中才会出现的场面。

    那家伙是什么怪物啊!这个现实的世界上,怎么会出现这种怪物?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他从来没想过要对那样的怪物做什么。

    虽然不管想要以多么冠冕堂皇的话来掩饰,但是他之前确实想要抢劫过路的人,也许还会发生其他的罪行,甚至在酒精的刺激下,发展为最严重的犯罪——杀人也不是什么离谱的事情——作为强者,去掠夺、伤害弱者是又刺激又好玩的游戏。但是,轮到他作为弱者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他绝对无法认可那样残酷的杀害方式。

    他转过头。实际上这个动作只是下意识的,他并没有听见什么响动,也没有察觉到其他什么东西。不过这些已经不要紧了,因为那个怪物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他后退了一步,后背靠到了大树。他的手举起,手枪对准了怪物的身体。

    用枪对着手无寸铁的人,照理说是优势的一方才对,但是此刻他的牙齿却在有规律的发出碰撞声。

    “怪……怪……怪物!”年轻的男人想扣动扳机,但手抖的太厉害,以至于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被称为“怪物”的存在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手枪。

    年轻的抢劫犯喘着粗气,靠在树上,等着自己的命运。但是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一件事情,有什么东西正从面前这个怪物身上掉下来。

    怪物也察觉到了这一dian,她——或者是它——伸手摸了一下胸口边上,也就是被第一发子弹击中的地方。

    一大坨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的东西,直接从它躯体上脱离,掉到了地上。怪物的身体明显的残缺了一大块。

    年轻抢劫犯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不可思议的事情。怪物身体的一部分……脱落了?

    怪物又摸了一下那个位置,更多的血肉——或者说更多组成身躯的物质掉落下来,其中包括那枚钻入身体的子弹。

    怪物的身体踉跄了一下,向后退去。不知道它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那样子看上去完全不对头。怪物好像一时之间顾不上他了?

    怎么回事?刚才我开的几枪已经重创了这个怪物了吗?年轻强盗心头突然涌起一阵狂喜。唯有跨越死亡的人才能感觉到这种生存的喜悦。一滴水突然落在他头上,他抬起头,听见天地之间雨dian哗啦啦的洒落。

    但是下一秒钟,怪物的头就转过来了。散发着幽幽红光的眼睛死盯着他。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小山如往常一样迎来了晨练的人流。

    白天和晚上,这地方简直是两个世界——白天游人如织,晚上则阴森森的空无一人。不过这也是城郊结合部的一个特色的吧。

    人们在山上散步,闲逛,彼此打招呼,似乎一切和昨日没什么不同。

    不过,在走过其中一段路的时候,行人就会情不自禁的皱起眉头。有人甚至直接捂住鼻子,因为这里飘荡着臭味。某种浓烈的血的臭味。

    这种臭味覆盖了这个区域,已经说不清楚气味到底来自何方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忍着臭气走过这段路就可以了,没有人太过于追究臭气的来源。

    直到一个领着儿子的年轻少妇走过这里。和其他人一样,这臭气让她也不禁捂上了鼻子。

    “怎么回事……这臭气……简直像屠宰场……”少妇轻轻咕哝着,四周张望。当然,这种张望什么都看不见。

    她的孩子,一个只有三岁左右的小男孩,抱着蓝黄相间的塑料气球跟在妈妈身边。他还太小,甚至还不能正确的判断臭味,在妈妈被奇怪的血臭味所吸引的时候,他的手松开,球一路滚落,从小路滚到了前面的山坡草丛之中。

    小男孩继续向前,想要把球拿回来。这个时候,一个大概六十来岁,正从对面过来的老人来到了草丛边上。

    “小朋友,你的球吗?”他捡起球,朝着小孩子丢过去。

    如果一切到此为止,那么这只是一天中平凡无奇的一幕罢了。类似的事情,在中国每个城市都在不断的发生着。但是老人在想走回来的时候,脚稍微滑了一下,让他一脚踩了一个空。这地方居然有一个坑。

    好在坑并不深,老人把脚抽出来,顺带着一个什么东西轱辘轱辘的滚了出来。

    小孩子完全不懂,新出现的东西让他很感兴趣。所以他干脆丢下了球,想去捡那个略带圆形,在地上滚动的东西。但是他刚走了两步,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他。

    抓住他的,正是他的母亲。年轻的妈妈瞪大了眼睛……其实不止她,周围的人,所有附近的人,都定在了原地。而这一切的引发者,也就是那个因为善意而导致一切的老人,直接吓得坐到了地上。

    “死……死人啦!”不知道谁尖叫了一声,声音非常凄惨,让人汗毛倒竖。

    在地上滚动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个人类的颅骨,或者说,骷髅头。

    四周的人纷纷聚集过来。

    大约二十分钟后,警察赶到了。

    不过这事虽然吓人,但并未引起恐慌。因为从骷髅头的样子就能看出,死者肯定不是近期死亡的。就算是杀人案,那案子至少也是多年之前的事情了。

    虽然说这地方一直以来都是公园——自从市城区扩张到这里就是如此。但是更早之前,谁也不清楚这里有没有被当成坟地使用过。清末民国那段中国最混乱的时间,要说这里死几个人什么的,那也很正常。

    警察花了一dian时间,很快在这里找到了死者遗骨的其他部分。事实上收获之大超乎想象,四周一共找到六具尸体,说明这地方可能曾经是一个墓地。所有的尸体(不是木乃伊化就是只剩下白骨了)都有着明显的受伤痕迹。分不清楚到底受伤是死前还是死后。

    总之,事情虽然花费了不少时间,但很快就在围观群众的目光中完成了。尸骨准备好被转移走,交给法医检查。

    “喂,老张,”一个警察对着整理尸骸的法医问道。“这都是怎么回事啊,这里变墓地了?还是凶杀案?看着一些骨头都被折断了的说。”

    “哈,不知道呢。但是,这些人……死了大概超过二、三十年了吧。这么久前的凶杀案,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最多也只能作为悬案罢了。”法医兴致缺缺的回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