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节 魔法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又是一天清晨。

    灼热逼人的秋老虎已经随着昨夜一场大雨离去,今天早上起床之后,市市民最大的感觉就是“秋天终于来了”。

    没错,今天早上的风已经不再如之前一样炙热,而是夹杂了几分凉意。好像就在一夜之间,整个市就跨过了夏季,进入了秋季。

    市的图书馆,一切安静得宛如平时。和整个中国绝大多数的图书馆一样,在周一到周五这段时间,图书馆的客人并不多。

    一个年轻人捧着几本书籍放在管理员面前。图书馆的管理员如正常手续一样将书放在机器上消磁,然后记录。不过这一次,他却情不自禁多看了几眼即将外借的书,顺带着看看那个借书的小伙子。

    这是一套很新的书——并不是说书刚印刷出来,而是它进了图书馆之后就没几个人看。不用为此感到惊讶,因为这套书的名字叫做《跟我学汉语》。

    没错,这是一套指导老外学习汉语——根据老外比较公认的说法,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的书。它在中国的图书馆里不受欢迎一dian也不值得奇怪。这就好比英国的普通图书馆里,“跟我学英语”之类的书肯定没几个人看一样。

    而这位来借书的,绝对是中国人。

    “年轻人,”管理员瞟了一眼对方的图书证,图书证上显示此人名字叫做陆五。“你没借错书吧?”

    “哈,我借回去给一个朋友用。”陆五笑了一下。所幸图书馆管理员并没有真正的关注他,所以他脸上那份小小的尴尬并未被人察觉。当然,哪怕被察觉了也无关紧要。

    他捧着这一堆书,坐着公交车,回到了自己那个月租金500元的违章建筑里。

    原本这里是他一个人的住处,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客人了。

    “陆五,你回来了!”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如惊雷一般炸响,让他脑子都为止一昏。接着,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有着一头银白色头发的美少女。

    好吧,至少是看起来像是一个有着银白色色头发的美少女——至于她是不是人类,或者说能不能归纳入“人类”的范畴,目前陆五也没底。

    这一位正是时空旅行者,来自魔法异世界的魔法使者,琥珀。

    “……等等等……你不能控制一下吗?”

    “人家说过,这很难控制的啦……普通人和术士之间的精神强度差异太大了。”琥珀看着陆五抱过来一大捆书。“不过没关系,教会我语言就行了……”

    网络上,曾经有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一个时空穿越者来到异世界,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这个答案众说纷纭,但是现在陆五知道了,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赶紧学会异世界智慧生物的语言。

    其实这事倒真的很容易想通。一个现代探险家进入原始森林和土著打交道(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一种穿越),第一件要解决的问题肯定就是语言交流的问题,通常就是雇佣一个通晓两种预言的向导。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语言,别说汉字外语这样根本性的区别了,哪怕在中国国内,就存在着无数种方言——而且都是彼此差异极大的类型。据说有些地方,只需要百十里的距离,语言就会变得区别极大,以至于无法正常沟通交流。

    至于异世界和地球,语言文字的差异不用想也知道。连世界的基础都不一样,语言文字有可能一样吗?

    所幸,琥珀来自魔法异世界。就像很多书上介绍的,通过精神感应,能够直接把信息传输到对方脑海里,直接略过了“语言”这个转换器。但是问题是一旦这么做了,琥珀也就等于在光天化日之下举着一个“我是穿越者”的牌子。

    不管是对陆五还是对琥珀,这都是一个下下策。

    除此之外,位于世界界壁之外的琥珀和来到了地球之上的琥珀是完全两回事,前者能够和陆五进行无障碍的精神沟通,而后者,稍微力量大一dian(按照琥珀的说法,这是一件很难控制的事情),就会让陆五的脑子里直接五雷轰ding。

    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先教会琥珀地球的语言——当然了,作为一个中国人,陆五理所当然的只能教汉语。

    可是,陆五虽然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语文的,但是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教异世界的人学汉语。没办法之下只好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弄一些“老外学中文”的教材来开展教学了。

    “这就是地球的书吗?”琥珀兴致勃勃的看着书。应该来说,这种“心灵交流”(地球人通常称为“心电感应”,琥珀则管它叫做“精神沟通”)的能力真很有用,至少能让你教一个语言完全不通的人语言。“有趣的东西……”

    “这是纸,你们那边没纸?”

    “没有,但是有类似的东西。”琥珀说道,同时摆弄着书册。“啊,植物纤维……呼,居然用这种方式。很原始,但是很有效。”

    “原始?”

    “嗯,几百年前,我们也曾经用过这种方法。”琥珀兴致勃勃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从琥珀说话的口吻来感觉,好像异世界的文明程度要比地球高。虽然地球人类在很多文学作品中,总是将魔法异世界想象成类似地球中世纪时候的样子,但是那总归是想象。而根据陆五的猜想,琥珀的世界估计不会比地球落后。因为她看待地球的东西,比方说,电灯、手机、电风扇之类,只是好奇,而丝毫没有震惊。她对于地球上的城市(虽然说这里是市的一个城郊结合部,但是多多少少也反映出地球城市的一dian风貌)建筑和庞大密集人口并不特别在意。

    陆五现在已经搞明白(至少是部分明白)琥珀的情况了。琥珀却是是来到地球上,但她来的只是“灵体”而不是实体。这个“灵体”很难解释,因为这个“灵体”并不是通常上地球的概念,也就是鬼魂什么的,只能说是地球上唯一能比较贴切的解释这种状态的词语。

    总之,现在的琥珀能够实体化,变成真实的,可触摸的人,和普通人看起来完全一样。但是她这种状态不能维持太长时间,按照这几天陆五的测试,大概也就两个小时左右。除了这种情况,琥珀还可以将自己的身体虚化,保持一种宛如幽灵一样的状态。这个状态下她的维持时间就要长得多了。此外,琥珀能够藏进oora里面,就在那个透明的金字塔中间显形,就好像自己是一个3的投影一样。这种状态下琥珀实际上是在休息,可以吸收电能恢复自己的力量。当然,还有最后一种状态,也就是琥珀藏身在oora里面进入彻底休息,这种情况下琥珀是完全不可见的,也无法交流,就如同人类的睡眠一样。

    特别要说明的是,琥珀为了维持自身的存在,必须要吸收电能。当然,不需要十二台大型发电机一起轰鸣,只需要正常的居民用电就可以了。不过,到底这是科学还是魔法,陆五已经不想去搞明白了。

    琥珀已经开始看新借过来的汉语教科书了。这种给老外编写的教材有一个很好的优dian,那就是图画特别多。图画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通用的语言。再加上有一个陆五充作翻译和教师,琥珀的语言学习进展情况倒相当不错。

    当然了,其实陆五现在真正关心的事情是魔法。要是一个地球人遇到一个异世界穿越者,特别是一个来自魔法世界的穿越者,他的第一反应绝对是想要学习魔法。俗话说技多不压身,要是能练成这么高大上可以四处装逼的魔法,发财什么的就是小事情了。有了魔法,还怕发不了财吗?

    所以现在,陆五一边在教授琥珀汉语,一边旁侧敲击的打听着魔法的事情。

    “……哦,那个我说过啦,我不是魔法师,我是术士。”琥珀一边看书一边听光盘(书籍附带的),同时用精神交流的方式和陆五沟通。

    “魔法师和术士有什么不同吗?”陆五虽然也知道n,但是他相信琥珀的魔法绝不是那种类型的。这么说吧,至少没有“法术位”这种玩意的限制。

    “简单的说,像你这种普通人,甚至被术士称之为‘#¥%’,是没办法使用魔法的。”陆五的脑海里传来一个模糊的,无法被理解的词,最终只能变成一个单纯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说“番豆”。

    “番豆?”

    “是的,一种蔑称。我们的魔法被称为七*,”琥珀再次提及一个无法直接理解的词,只能感觉这个音发起来像是“律”。

    “七律?这是七层的意思吗?从低级到高级,将魔法分成七等……”

    “低级到高级?啊,魔法师不能这么理解的,魔法不是‘层’,是‘律’。这么说吧,”琥珀从随手拿过一张纸,用笔(很明显,她的世界也有笔)画了一个圆圈,然后将圆圈分隔成七个扇形。“这就是七律。”

    “每一个术士,都必须拥有相应的魔法天赋。”琥珀说道。“高魔法天赋的术士能够学习使用低律的魔法,反之不可。比方说,一个五律的术士能够学习使用第七、第六和第五律的魔法,而一个第七律的术士只能学习使用第七律的魔法,他永远无法掌握第六律的魔法。当然,对于番豆来说,他无法掌握第七律的魔法。”

    “但是在具体的每一律之上,又有天赋的分别。一个第七律的术士,很可能在第七律法术方面,其能力大大超过这个五律的术士。”

    “这就好像这个杯子一样……”琥珀端起桌子上的一个有刻度的杯子,手指向刻度表。“水必须满了下一个刻度,才能到上一个刻度。这就是‘律’,但是水到了这一层,那么水到底是澄清还是浑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陆五有dian不明白琥珀的意思,她为什么说是“律”而不是“层”呢?但是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很白痴,所以就装出一副听懂了样子。

    这种精神上的交流是一种很神奇的魔法。人类的思维不再需要语言中枢转化,而可以直接被对方感受到。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些相近的概念能够立刻被对方理解。比方说琥珀的名字叫做“琥珀”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当琥珀将这个词语的概念送入陆五的脑海的时候,陆五立刻知道这指的是某种植物分泌的树脂被埋入大地深处之后通过漫长的时间形成的一种类似宝石的珍贵而漂亮的石头。严格意义上说,此类东西在地球上并不存在,因为地球上根本没有这种植物,更别提树脂什么的了。但是地球上有非常接近的东西,那就是琥珀。

    正如同今天西方语言翻译成中文的“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一样。中西方历史实际上完全不同,这些西方词汇中的贵族爵位概念(无论是起源还是发展)和中国周朝开始的公侯伯子男五级爵位更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东西,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如此翻译。而今人一般认为,如此翻译才是真正的贴切,翻译之后也不会造成任何理解上的错误。

    但是有一些词,比方说之前说的一些东西,地球上并没有相应的概念,这个时候陆五脑海里感应到的就是这个词本身的异世界语言发音。

    所以,琥珀将她拥有的超自然能力叫做“魔法”,而将其分类称为“律”,就是这种情况。前者,地球上有着相似的概念,能够直接翻译理解,而后者,地球上根本没有这个词所代表的概念,所以变成没有任何意义的纯音译,其涵义也无法理解。

    “魔法一共有七律,修炼魔法需要特别的天赋,这就是为什么说我们是‘术士’,而不是你所说的‘魔法师’。”琥珀开始继续学习教材,而陆五则努力的为她提供各种解释。

    不知道是异界人类天生智商比较高,还是琥珀作为术士脑子特别发达,亦或者是因为这种学习方式格外有效,总之,陆五很清楚的感觉到琥珀的进展。总之,从一开始的一无所知,到现在初步了解,她的进度可以说十分惊人。

    按照教材上的课程进展说明,琥珀能够在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完成普通老外一个月的学习进度。而且她的学习绝不是走马观花dian到即止,而是真正的学会了。因为最初的时候,琥珀还需要陆五进行全方位的翻译,但是现在已经不那么依赖陆五的翻译了。

    很显然,语言学习是琥珀当前的最重要的工作,至少要掌握语言能力才能考虑其他问题。对于这一dian陆五倒是完全赞同的。隔着世界界壁的时候还好,现在这种心电感应的交流方式对陆五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就像之前说的,琥珀的意志过于强大,在陆五脑海里简直如炸雷一样轰鸣。能少说一句话都是好事。

    这几天就是这样在汉语学习教材之中度过的。琥珀的进度非常的快,她甚至已经能开始能够初步独立用汉语表达自己的意思了。虽然发音很生硬,虽然说话断断续续,想要说什么常常要停顿个半天才能继续表达,但不管怎么说,她前后只花费了如此之短的时间就能达到粗通汉语的水平,学习能力实在让人惊讶。

    黄昏的时候,陆五和琥珀进行语言练习——也就是聊聊天。琥珀藏身在oora里面,使用oora自带的喇叭(谁能说清楚oora为什么会有一个喇叭?)和陆五说话。

    “那个……普通人真的无法学习魔法吗?”

    “如果没有魔法天赋的话,任何人也没有办法。”琥珀说道。“必须要有一定的天赋作为基础才能学习魔法。”

    “对了,琥珀,魔法的‘七律’包括哪些内容?能不能介绍一下。我真的对魔法很好奇。”

    “啊,地球上没有魔法吗?”

    “假如地球上有魔法,也是我不能接触的。”陆五其实很想直接说地球上根本没魔法,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这种比较委婉的方式。

    “这倒也是,普通人几乎没这个机会。”琥珀表示赞同。“没问题,魔法分为‘七律’,一共有七个方面,最低等的就是精神系的……包括第七律和第六律……其实第五律也算半个,但是通常是将其分开的……”

    琥珀开始用中文向陆五介绍魔法。由于语言不流利,她说的速度很慢,很多地方一时无法表达的,她就刚才使用心电感应来说明。总之花费了不少力气,让陆五对“魔法”有了一个大概了解。

    简单的来说,七律魔法强弱明显,最低级的是第七律,最高级的是第一律,其间的分别主要体现在对现实的影响上。魔法源自魔力,而魔力来自人类自身的生命力和精神力。所谓的天赋,指的就是人类到底有没有魔力。

    特别要说明的是,这个“魔力”和地球人幻想的那种ana蓝条可不是一回事,只能说在汉语之中,这个词是最接近的解释。

    而所谓的魔法,归根结底就是操纵魔力的技巧。所有的法术是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一种对魔力最有效的利用技巧。一定要类比的话,就像中国武术之中的“招式”。每个招式有自己的名称,但是招式什么的绝不是不可改变的。

    比方说地球上一种常见的幻想法术“火球术”(很多地球上的幻想故事都有这个法术),就不符合七律魔法的概念。七律魔法某种意义上与其说是魔法,不如说更类似于超能力。基于魔力的差异,不同的术士哪怕使用同一律的法术,具体效果也会有所区别。而且是相当大的区别。要形容的话,有人需要念个咒语才能施法,有人打个响指就能施法。

    其中,第七律的术士被称为“催眠师”,他们的力量几乎不能影响现实。饶是如此,他们也拥有能够轻易让人类陷入睡眠,并操纵梦境的能力。对普通人来说,这种能力已经够牛逼够逆天的了。

    第六律的术士则被称为“幻术师”,能力更胜一筹,能够创造幻境——不是睡着之后的梦境,而是在现实中创造幻觉,直接影响控制人类的感官。

    第五律法术能够控制动物,第四律法术能够控制血肉之躯,第三律法术能够影响任何固态之物,第二律法术连不可见之物都能影响……

    琥珀这样一律一律的介绍,其他的倒也罢了,要说陆五在了解对方是来自魔法异世界的穿越者之后,再见识到例如心电感应,运气探测之类的能力之后,怎么说心理都有了一定的的准备。但是等到琥珀介绍第一律的时候,他却实在没办法淡定了。

    “……第一律术士呢,通常被称为‘降灵师’,他们拥有操纵时间和空间的能力……”

    “时间和空间?”陆五听到这个词的时候还不怎么样,下一秒钟才意识到这两个词意味着什么。

    “是的。”

    时间和空间啊!想想看,传说中的“瞬间移动”,传说中的“时间静止”,传说中的“穿越时空”!这些统统都在第一律术士的能力范围之内!等到想明白了这一dian后,陆五简直是目瞪口呆。我屮,我艸,我屮艸芔茻!这何止是逆天啊,这已经是将老天爷放在脚下用力踩了好吧!

    “当然,没那么简单,第一律魔法并不是可以凭空使用的,必须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那么,琥珀,你是第几律的术士呢?”等到琥珀介绍完毕,陆五问了下一个问题。其实从刚才的介绍里他就隐隐有了感觉了,想必琥珀肯定就是第一律的术士了。因为琥珀穿越时空,来到地球,按照琥珀刚才的介绍,这种穿越时空的能力本身就是第一律魔法的范畴。

    “那个……我啊……”琥珀这一次笑了一下,略微有些尴尬的那种笑。“……不是正牌的术士。”

    “不是正牌的?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正牌?”

    “正牌就是受过完整的教育和训练,能够开发出最大极限的潜力。在进行了这样的教育过程之后,才能成为术士,并得到相应的称号。”

    “啊……”陆五明白了。“所谓的‘正牌’指的就是异界的魔法教育文凭。“你的意思是……你没受过正式的教育和训练?”

    “我没有完成正式的教育和训练。”琥珀纠正道。“虽然我确实有第一律术士的资质。”

    “这么说,你来地球……”

    “其实只能算人家的一次冒险……”琥珀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虽然她在oora里面,身高不过一根手指的高度,但是陆五能把她的每个小动作都看得很清楚。“很幸运,我来到了地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