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节 家居生活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这个时候,陆五的手机响起来,陆五看了一下,立刻按下通话键。

    “喂,对,全新的发电机……买来才两天……我打七折还不够……老板,杀价也没杀的这么狠的吧?喂,是啊,我保证……”

    “陆五,你要卖掉发电机?”琥珀突然问。

    “哦,是的,不是说没用了吗?”陆五愕然。租仓库的租金当然是拿不回来了,但是发电机折价卖掉可还能换回不少钱的。

    “能不能不要卖掉,那种机器能够短时间内给我充能呢,也许以后会有用。”琥珀说道。

    “还有用?”陆五按住了手机话筒,问。

    “是的,那种能量……电能是一种很容易控制和补充的能量,对我现在的灵体状态相当合适。”

    “不是说使用家里的普通的插头就行了吗?”

    “行是行,但是速度慢啊。使用这种程度的电源,”琥珀指了指墙角的电插头。“要好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使用那些机器的话,只要几分钟。所以我想,也许以后会用得上。”

    “什么意思?”陆五一时之间想不明白。有什么情况会需要短时间内补充能量吗?

    “我担心……会有危险。”琥珀说道。

    “危险?”陆五立刻意识到琥珀所指的并非是穿越者身份曝光的危险,而是另外一种。

    “我在世界界壁之外,遭到了敌人的攻击。”琥珀说道。“那是非常危险的敌人,我担心……担心它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不是说……世界界壁无法穿透吗?”陆五心头浮现了不详的预感。

    “我无法穿透。”琥珀承认,“但是我不知道它能不能做到。也许它能够凭自己的力量强行穿过世界界壁也说不定。”

    “你说的这个‘它’究竟是什么?”其实作为正常的中文,是听不懂“他”“她”和“它”的区别的,但是作为心电感应,他却能理解这个“它”所指的是一种非人类而且极其危险的东西。

    “第四律魔法的造物,如果一定要给它一个名字,可以称为‘邪魅’。”

    “第四律……你刚才说,第四律魔法是……死灵术?”

    “是的,这一律魔法可以控制血肉之躯,由此推衍开的,即为死灵术。”琥珀这番话是用心电感应说的。“而邪魅远比普通死灵术造物危险,因为它们是由第一律术士的遗骸制造的,同样拥有一部分生前的能力……是非常危险的存在。”

    “那个……邪魅这么厉害?”陆五突然想起琥珀刚才对于魔法的介绍,心里一惊。如果如琥珀所说,那个邪魅能控制时间和空间的话,那怎么打?在“时间静止”这样的大招面前,估计人类什么本事都不堪一击吧。

    “没那么严重,它不是无敌的。”琥珀说道。“但是在界壁之外和它交战是不可能的,就像……人没办法在海里和鱼交战一样。它是魔法造物,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专门用来猎杀进行时空穿梭的第一律术士的。但是如果进入其他世界,那情况就会不一样。它也只是血肉之躯,而且这个世界存在强大的排斥力……我不是很确定。”

    “专门猎杀……”

    “没错,它是专门被派来追杀我的。”琥珀说道。

    “如果邪魅来到地球,它应该是凭自己的力量呢,还必须像你一样,得到地球上某人的帮助才行?”陆五考虑了一下,问道。这件事情感觉起来特别危险。

    “它不是活人啊,几乎不可能和人类交流。如果它来了,肯定是靠自己的力量进来的。”

    “不能和人类交流?”陆五立刻明白了。“放心啦,如果它来到地球,我们肯定就知道了……也许会直接上报纸头条呢。”

    市,南区公安局。

    李泽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前方接待处吵得厉害。

    “我儿子失踪都一个星期了,你们警察居然不管管!”喊话的是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一身穿着打扮似乎恨不得在全身上下写上“我很有钱,我是暴发户”。这种人,实际上是警察最讨厌的人了。一方面有社会活动能力,另外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是全世界的中心。

    和中年妇女一起的还有其他几个人,看上去是亲戚或者司机之类的人。

    接待处的老张在这个位置干了至少三年了,饶是如此,面对这种麻烦的家伙却也显得有dian招架不住。

    “这位女士,失踪属于求助类警情,您的儿子是成年人,在有证据证明失踪者遭遇不法侵害之前,我们不能立案……”

    老张的解释被直接淹没在一堆口水之中。“你们警察怎么做的!”“我儿子失踪了没人管是不是?!”

    “怎么回事。”李泽问边上一位同事。“失踪案……”

    “可不是未成年人哦,是个成年人,我们这边还有他一件交通肇事的案底呢。”同时回答道。“据说整天和一帮狐朋狗友厮混……三四天没回家了。然后这家人找到了那小子留下来车子——车没事,人找不到——就过来报警了。老张真倒霉。”

    李泽耸耸肩,准备离开。这种事情是无法避免的——当了警察,总会遇到类似的事。

    一阵秋雨刚刚结束。

    街道湿漉漉的,秋天的寒意已经开始降临。行人们已经为自己加上了一件外套。路边公园里的梧桐树,已经不知不觉之中开始了变色。有时候,很难想象仅仅在十天之前,这座城市的最高气温还超过三十度。

    而且仿佛是被高温压抑太久的缘故,路上的行人一下子爆发出来。街道上车水马龙,人行道上满满都是人。虽然这里是城中村,典型的城郊集合部,但是说实话,人流甚至比城市中心还多上那么一些。

    陆五走过街头,手里提着一个装书的袋子。这一次,他的袋子又厚又重,里面装着一整套的书。不过他手里不再是那种教外国人学汉语的教材,而是真真正正的小学课本。国家印发的教科书。每个中国人,只要是经历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都是看过这套书的。当然,国家历年来都有增删修改,但是这无损书籍本身的价值。这确实是一套由浅入深,教人学习知识的优秀教材。

    他很快来到自己的住处。要说独门独栋的房子有一dian好,那就是你在这里做什么都不必担心别人在意。比方说,哪怕你家里多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子,只要不出门,你也不必担心谁会发现。

    他打开门就听到悠扬的音乐声——这是他电脑喇叭的声音。没错,此时有人正坐在他的电脑前,一边听音乐一边看着屏幕。

    “陆五,你回来啦!”琥珀回头招呼她。特别要说明的是,这一次并不是琥珀使用心电感应,而是确确实实从她嘴里发出来的声音。

    虽然陆五也搞不清楚琥珀到底是依靠什么东西发声的。

    琥珀现在的状态是“灵体”。这个“灵体”和地球上通常的灵体不是一个概念(因为琥珀可以实体化),但是有一dian是近似的。那就是琥珀虽然看上去呈现人型,但是实际上她可以千变万化。比方说,只要她愿意,琥珀可以随时改变自己身体任何一部分的颜色,也可以随心所欲的给自己套上各种各样的衣服(看上去似乎穿着衣服,实际上那衣服本身就是灵体的一部分)。从这一dian来说,琥珀肯定可以将自己变成任意形态,比方说某种动物,某种昆虫什么的。只不过琥珀自己没这么干过,陆五也不敢要求琥珀这么做。

    千变万化也许只是陆五私下里的猜测,但是智力超常就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了。琥珀的语言学习能力非常强。现在可以说她已经基本掌握了汉语——当然,正如所有学习汉语的老外一样,口音还有dian生硬。但是正常情况的和人沟通交流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事实上,她也已经学会了使用电脑,甚至上网。比方说现在,也就是陆五进门的时候,她正在音乐网站找歌听。

    她现在进行的是文字的学习——语言和文字是不同,能说和能读能写是两码事。而之所以开着电脑主要为了听歌。

    说起来,有些事情有dian奇怪。琥珀对地球上很多东西,包括城市、马路、汽车甚至如手机之类(毕竟现在的智能手机发展起来不过几年的光景)都只是感到好奇,而没有震撼。但是对音乐非常的震惊。

    其实陆五最初用电脑放音乐的本意只是学习累了,听dian音乐放松一下。但是他却没料到,琥珀一听就入了迷。嗯,不是那种偶然听见一首特别喜欢歌曲的那种入迷(那种情况很常见),而是典型的没见识的乡巴佬来到现代,被现代音乐弄得神魂颠倒的那种入迷。一首名不见经传,陆五听起来觉得没啥意思的歌都能让琥珀心醉神迷的听上三次。

    这不是偶然。因为琥珀几乎是入迷的听着每一首歌——跟着每一道旋律轻声吟诵。就连那些平庸之极,从未红过的歌(以陆五的标准而言),琥珀也能听得有滋有味。

    “这是我带回来的课本……”陆五说道。

    “谢谢。”琥珀微笑的站起来,在陆五尚未回过神来的瞬间,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嘴唇轻轻的在陆五的嘴唇上碰了一下。

    可以说那只是一个蜻蜓dian水式的吻。而且那一切是如此的突然,以至于陆五完全没回过神来,就连那种触感,也如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过后完全想不起是什么味道。

    “啊啊啊……”几秒钟后,等到琥珀都回到电脑屏幕前后,陆五这才从发呆之中回过神来,发出一声与其说是惊叫不如说是惨叫的叫声。

    “你……你你……琥珀……你干什么?”

    难道那个魔法异世界的男女关系这么开放?亦或者只是异界的礼仪?

    “咦,这不是地球上表示感谢的方式吗?”琥珀倒是被陆五的叫声吓了一跳。

    “谁……谁这么告诉你的……”

    “这里说的啊。”琥珀的手指了一下电脑屏幕。

    陆五凑上去,看到的正是那种典型的讲述心灵鸡汤的网页。网页上写着“如果他为你带来了礼物,记得给他一个吻作为答谢”当然,配了相当煽情的图——帅哥美女在拥抱接吻,帅哥的手里拿着一根红玫瑰。

    “这些……这些不是给你看的啦!”陆五终于明白过来。“这是写给夫妻……嗯,起码也是男女朋友看的。”

    “男女朋友?”琥珀疑惑的问了一句。

    “总之不要看到什么就是什么,网络上的东西,比方说这些,都是给特定对象看的……反正这些话,不是给你看的,如果你按上面写的做,那就傻了。”

    琥珀dian了dian头,关掉了浏览器。转头打开了陆五带回来的小学教材。

    等琥珀把注意力转到书上,陆五将手按在胸口,这才感觉自己的心跳的这么厉害。其实这样子也不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似乎有个声音这么说。很漂亮的妹子哦……

    胡说!陆五立刻将这种无聊的念头赶走。这位可是来自魔法异世界的穿越者,是他未来发财的希望啊。

    “陆五,这些是什么?这些应该不是汉字吧?”琥珀的叫声打断了陆五的思路。

    “哦,这些是拼音。嗯,是为汉字注音的工具……”

    “哦,原来如此,这确实简单。汉字真的颇有趣呢!”琥珀一dian也没有学习语言那种惯有的枯燥,反而看起来很有兴趣。让人真的不禁觉得穿越者不愧为穿越者。至少陆五当年读小学的时候可绝对没有“颇有趣”这种想法的——和大部分正常小孩一样,他把那些元音辅音,博泼墨佛之类恨得咬牙切齿。

    “对了,那个,琥珀,上一次我说的。”陆五从兜里摸出两个东西。一个是路上在金店买的一小块黄金——这么芝麻绿豆大的一小块,却价值好几千。另外一个是路边随意捡到的一个小铁块。

    “你能把这块铁,变成黄金吗?”

    这是陆五刚想出来的发财渠道,因为前两天,琥珀刚刚提到自己拥有改变物质属性的能力——那属于第三律的魔法。用地球上一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可以dian石成金。

    和琥珀相处了这么长时间,默默的支持付出了这么多之后,陆五觉得双方的交情已经能达到提出这种要求的地步了。其实更高档次的东西——也就是异界科学技术什么——他不是不想,而是细细考虑之后觉得很不妥当。

    毕竟现在他真的是平头老百姓一个,一无所有。真的从琥珀那里拿到什么异世界超科技,他也没办法靠一个人的力量将其变成收货,而必须找人合作。

    而这种合作本身就充满了危险和不确定因素。而陆五的情况,恰如书上说的“三岁小儿持金于市”,危险要远比机遇大。被人家坑蒙拐骗什么的倒也罢了,万一让别人知道自己家里有一个穿越者,还是一个来自魔法异世界的穿越者,那事情就大条了。

    而“dian石成金”的本事就成了一个早期积累的选择。顺带说一下,在琥珀再三否认之后,陆五现在已经没有成为一个术士的野心了。

    琥珀伸出一只手,铁块和金块同时离开了陆五的手杖,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之中。陆五注意到不管是铁块还是金块都在变形——那种感觉就好像金属表面有如大海,有波涛在翻滚。

    “不行,太勉强了。”几秒钟后,琥珀收回自己的手。铁块和金块同时落回到陆五的手上。“它们的性质差别太大……想要进行变化非常费力。如果非这样做不可的话,大概需要超过十几天时间吧。”

    “十几天时间?”

    “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干,全心全意的做这个的情况下。”琥珀说道。

    “这……”陆五有些丧气,这个效率可不高。“你们的七律术士通常都用魔法去干什么的啊?”他忍不住有些抱怨的问道。

    “啊,战争。”琥珀回答。

    “战争?”陆五回过神来。这个……好吧,其实这个答案他不应该感到奇怪的。

    “对了,陆五,我想买一些衣服。”

    “买衣服?”陆五很惊讶。因为就在前几天,他刚刚见识过琥珀的“灵体”变型的本身。前面说过,琥珀可以很容易的将自己灵体外表的一部分改造成衣服。所有有那么一小段时间,她一边听歌一边根据网页上的女人穿着更换衣服。“可是你……可以随意的穿上任何衣服啊。”

    “确实,我可以。”琥珀认真的说道。“但是那需要消耗我额外的精力。一旦我全神贯注,比方说你刚才说的,让我转换两种金属,我就没有办法保持这种状态,我就会……恢复……最初的形态。”

    她没说下去,但是陆五再傻也猜得到。那种状态就是琥珀没穿衣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