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节 第一次泄密?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两个侦探彼此看了一眼。

    其实陆五说的合情合理,但是此时此刻却不是合情合理就能解决问题的。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指的就是这种情况。为了区区五千元,侦探社真的不会再浪费时间和人力了。

    “哈哈哈哈……”孙勤笑了起来,边上的赵信德也跟着笑。

    “陆先生年纪轻轻,倒是有dian见解。”笑完之后,孙勤说道。“不过,这算是一个新的委托吗?”

    “如果算是一个新的委托的话,我们倒是乐意去做,反之的话,我们觉得,陆先生的提议很有商榷之处。”孙勤笑了笑。“如果陆先生真的很有信心的话,不妨我们赌上一赌好了。陆先生不妨按照自己说的去找找看,如果找到的话,我们当然就没脸收委托费了,反之的话,这笔委托费由陆先生来出如何?”

    “年轻人,”孙勤换了一个口吻。“我从事这一行已经超过二十年了,多少有dian经验。我想说的是,侦探工作并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人并不是神,不会全知全能。也许你有一dian新颖的想法,知道一dian线索,但是将线索变成最终答案,那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稍微有一dian偏差,甚至只是某个人无心的,随手的动一下,就会把整个事情……”

    “我赌了。”陆五打断了对方的话,说道。

    孙勤的脸色几乎变绿了。他本来是好心说几句(或者他自以为是好心说几句),免得结下什么仇怨,但是看起来人家压根不给面子啊。

    “那好,明天晚上,就在这里。”孙勤说道。“一天时间,应该足够你打五十个电话的了。”

    他说的轻松,但是他自己明白自己在其中布置了多么大的一个陷阱。因为要联系目标,首先必须要拿到相关名字里有“骏”的车主的电话,这就需要跑运管部门。以政府机关的办事效率,哪怕一切顺利,至少得花费半天的时间才行。其次呢,车主的电话不等于司机的电话(就像每个人知道的,出租车“人歇车不歇”是常态),所以表面上是五十来个车主,但是实际上要打的电话是大大超过这个数字的。最后呢,不是每个电话都能被打通,事实上能打通一半就很好了。要知道,现在规定司机开车的时候不能接电话,而开了夜车的司机白天睡觉会关手机。最后呢,哪怕电话都打通了,司机也不一定有兴趣回答。

    总之,哪怕寻找的方向完全正确,麻烦都还有一大堆。就算陆五说的没错,那辆车就在南区,想要在一天内找到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别说一天了,哪怕给一个月,能不能找到都是两说的事。两位侦探有理由相信自己一定能赢得这场赌局。哪怕传说中的侦探福尔摩去找那份合同,也是希望渺茫的事情。

    他们彼此交换了电话号码。五千元的赌局,倒真的不必立什么字据。就算陆五不认账了,那边任健可跑不掉——他可是签着合同的。

    一个身影从边上走过来,坐到陆五身边。说不清楚这个人是怎么来的,但因为刚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门口。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而且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中西方混血儿。混血儿更漂亮如今早已经是一个常识了,而这位更甚。虽然说孙勤社长年龄也有五六十岁,但是此刻却看得目不转睛。只有任健因为受到了太大的压力,精神已经接近崩溃边缘,所以看着琥珀没有任何反应。

    “这位是……”孙社长问。

    “我……”陆五看了看琥珀,下了决心。“我女朋友,琥珀。”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底气不是很足,幸好琥珀好像没有表示反对的样子。

    “对了,陆先生打算怎么找呢?”边上赵信德突然问道。

    “啊,我准备去占卜一下。”陆五回答道。“叫我女朋友占卜。”

    “占卜?”两个侦探面面相觑。这话说的很荒谬,至少在侦探社的两位看起来是荒谬绝伦,简直是戏耍别人。但是,从逻辑上来说,既然双方已经立誓赌博了,那么对方不肯直接说也是正常的事情。

    “好,没关系。我们赌的是结果,不是过程。不管占卜也好,打听也好,找人帮忙也好,甚至守株待兔也好,都无所谓。”赵信德冷笑着说道。“那么就这样约定好了。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就在这里恭候了。”他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袋,“如果找到了那份合同,那就是我们弄错了,我就不提什么委托金的事情了。”

    两个人随即告辞离开。

    他们走出门,孙勤突然开口,“小赵,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看?应该是……偶然的事情吧。”赵信德想了想。“但是他那个女朋友倒真的是……漂亮。”

    “你没有察觉他有一种异常的自信吗?”

    “自信?有吗?”赵信德一时不解。“是死鸭子嘴硬吧……或者就是抱着能拖一秒是一秒的心情吧。”

    “不,那是自信。”孙勤说道。“不止是他,还有他女朋友……特别是他说出‘占卜’这个词的时候,微微的笑了一下。”

    “那不是随口说说的?”

    “理智告诉我应该是随口说说,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恐怕……似乎有特别的意义。他那个笑容不是嘲讽,而是自信,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蔑视,就像一个聪明人对着傻瓜说出傻瓜们根本不会相信的真话一样。还有他的女朋友,那个叫琥珀的。为什么我感觉她完全不像个人?”

    “啊……”赵信德实在有dian莫名其妙。虽然他知道社长的直觉很敏锐,但却无法理解社长的意思。

    “如果我说,我相信他能够通过占卜找到那辆出租车,你怎么看?”

    “这是绝不可能的啊。”赵信德叫起来。占卜如果有效,那侦探还有什么用?

    “是的,应该是不可能的。我的理智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我的直觉……却在对我说一个相反的答案。”孙勤低头看着路面。“你说我应该相信理智呢,还是相信直觉呢?”

    突然之间,他笑了起来。“我真傻,这有什么难判断的。事实足以证明一切,区区五千元罢了。对了,小赵,明天我们一起过来。你把那件委托带上。”

    “就是那件特别棘手的,找东西的委托。是前台搞错了,我们本来不应该接的。”

    不提两个侦探离去,在茶吧里面,任健还在发呆。

    “如果真的最后找不到……被他们发现你挪用资金,会怎么样?”陆五突然问道,这句话瞬间把任健从发呆状态拉回了现实。

    “诈骗罪。”任健回答。“应该会被判十年,实际上要在里面呆八年左右吧。”

    坐牢八年,听起来倒也罢了,但是人生能有几个八年?特别是他们这些刚出校门,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如果任健真的坐了八年牢,那就等于错过了人生最美好也最关键的一段时间了。难怪任健会担忧成这样。

    “陆五,你能帮我找到合同?”从理智上,任健不认为陆五能帮忙,这根本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情。但现在他可谓山穷水尽,哪怕是一根救命稻草也会本能的抓住。不过,他又看了一眼琥珀。

    虽然任健此时的心情来说,那份合同是压倒一切的东西,实在没有闲暇去关心其他什么事情。哪怕天下第一美女在眼前,估计他也没空欣赏。但是陆五会有女朋友……特别是在分开之后,短短一个月时间内有了女朋友,而这个女朋友居然还是这样的大美女,有其不仅是大美女,还是大洋马(哪怕是半个大洋马),真的堪称一个奇迹。

    “应该能行……”陆五说道。

    琥珀干脆的从边上的杂志架拿起一份市的旅游地图,打开后朝地图上一指。

    “你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琥珀说道。“黄白色出租车,车牌号……只要你今天午夜十二dian前到这里,就能找到那辆车,拿回文件!”

    任健的目光停留在琥珀手指所指的位置好一会,那正是南区的一条街道,然后他的目光向上移,停留在琥珀的脸上。他看出这不是一个玩笑,琥珀的态度是认真的。

    “等等……”陆五赶紧想阻止,但是却一时不知要如何开口。早知道就不让琥珀出来了。

    “你说真的?”任健没理会陆五,盯着琥珀追问。

    “是这里没错。”琥珀说道。“就在这里。”她的手指着地图的那个位置。

    “十二dian前……”任健终于确认对方不是开玩笑。如果是其他情况,他或许会一笑置之,但是眼下是什么情况?就连一根救命稻草都要死死揪住不放啊!

    “陆五,等我回来!”说完这句话,任健就像屁股上装了发条一样蹦了出去。

    “喂……”陆五想喊住任健,却已经来不及了。他眼睁睁看着任健迅速钻进一辆出租车,转眼就不见了。

    “琥珀,你怎么能这么做?!”陆五质问道,他真的有dian生气了。

    “人家只是……你不是说他是你的好朋友吗?”琥珀一脸的不解,当然还夹杂着几分委屈。她完全不懂陆五为什么会发火。

    “你这样不就暴露你的身份了吗?”陆五问道(这个时候茶吧里没其他人,陆五尽可以让声音大一dian)。“像你这样的穿越者……”

    他没说下去。不过这没关系,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灌输了不少地球的概念给琥珀。比方说穿越者,还有穿越者的危险。这倒不是他说谎,而是地球确实不是一个那么欢迎穿越者的好客之地。穿越者身份曝光的话,风险极大,谁也说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不管是对陆五还是琥珀都是如此。

    “但这不算泄密啊。你自己说他是你的好朋友……好朋友之间,难道不会帮忙保守秘密吗?”

    虽然陆五其他的话立刻被噎在喉咙里。很不甘心,但是他却一时之间无法反驳琥珀。再说现在说这个也太迟了,任健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虽然不是全部。

    “那个……算了,琥珀,你还是去休息吧。”陆五问道。虽然中间在oora之中休息了一段时间,但是怎么说琥珀今天可是出去逛了两个小时的街呢。

    几分钟之后,陆五独自靠在沙发之上。头疼……虽然觉得有dian对不起任健,但是恐怕必须要编造dian谎话来把这件事情搪塞过去。但是任健那个家伙……想瞒过那个奸商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任健回来的速度比陆五想的快得多。

    正如老话所说的,人是有精气神组成的。离开的任健和回来的任健简直是两个完全不同人。之前的任健是一个满身都是由沮丧、消沉、苦闷甚至还有绝望共同组成的“死气”。但是现在,这些负面情绪好像被洗过一样完全消失了。

    虽然眼眶依然深陷,虽然脸色依然苍白(根据任健所说,这是因为他连续三天没睡着的结果),但是他身上却是喜悦——狂喜的那一种。那种喜悦不是别人能够想象的。那是唯有经历过痛苦和磨难的人才能感受到的真正的快乐。

    任健的手中紧紧捏着一个文件袋,不用问就能猜到那是什么。

    “呼……呼……陆五,我找到了……我得救啦……”

    任健呼吸很急促,脸上满是缺氧的红晕。看得出来,他是在情绪极度激动的情况下跑完最后一段路的。陆五赶紧招呼他坐下,把早就准备好的一杯柠檬水递给他。

    “呼……呼……”任健一口气将那一大杯的柠檬水喝掉了一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