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七节 谎言和真实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作者正全力以赴把过去的欠债补上,请大家支持。

    “咦……琥珀呢?回去了?”

    “嗯。”陆五含混的应了一句。“找到东西了?”

    “找到了!”说起这个事情,任健显得眉飞色舞。他仔细的说明了自己找东西的过程。

    整个事情要比想象中的简单的多。原本任健以为找一辆出租车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事情很简单。事实上,他刚到那里就发现了那辆停在路边出租车。

    车子就停在马路边,车灯亮着,但驾驶座上没人。司机明显是去边上的公厕了。

    出租车的样子都是差不多的,所以最初的时候,任健倒一时没有认出来。他是将信将疑的过去,通过车窗朝里面看。但是就这么一眼,他就认出了这辆车正是他的目标。

    半分钟的时间,司机就过来了。

    接下去发生的事情顺理成章。出租车司机是不会钢材买卖合同有兴趣的,他马上就承认自己车里确实遗落了文件。

    “对对对,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我还想等着有空把东西送回去呢。”司机是这么说的。

    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一份没有名字没有联系电话的合同,司机基本上是不可能送回去的,他也没这份义务。最多只是将其放在车的某个角落里,等着别人过来找。如果没人来,那也就算了。但是有人来找,司机也不介意拿出来还给别人。

    任健一口气说完整个过程,顺带着把柠檬水全部喝光。

    “陆五,你这个女朋友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因为琥珀不在,所以任健说起话来就很放开。“太神了……这简直是救苦救难的仙女啊!”

    “其实……她只是个女巫。”陆五在肚子里筹措着合适的词。

    “女巫……”这个词让任健显得格外兴奋。大事完成,他终于有闲暇来细细体会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俗话说事实胜于雄辩,这是典型的超自然事件啊。就算陆五说“这是凑巧的”,任健也不可能会相信。

    人家就这么在地图上一指,就直接找到了那辆车……这都是什么能力呀!

    其实人类自古都对超自然事件很有兴趣,无数神话传说足以证明了这一dian。而现代人尤甚——君不见什么飞碟、外星人、神鬼之类向来都是广受欢迎的文学艺术题材么?

    “嗯,她妈妈是……吉普赛人。”陆五说道。“我不是很肯定血统,但是我们应该是这样的……可能性很大。”

    “女巫?!”任健的脸色之中充满了疑问。“陆五,你怎么认识她的?”其实他想说这么漂亮的大洋马陆五怎么找到的,但是又觉得这么说不合适。

    “我说这是偶然你相信不?”陆五问。“我和她认识……具体说我见到她真人不过十几天时间。”

    “信,我当然信了!”如果是过去,任健肯定是不相信的。但是现在却不同了,应该说不由得他不相信。事实胜于雄辩。“我猜一下,她一开始是不是电话联系你?最终主动约你见面,见面之后还直接说你是她命中注定的另外一半?”

    陆五还真的没想那么多,但是任健的脑补确实给力,如此一来,很多难以解释的事情就立刻能解释通了——或者说根本无需他解释了。他不由得dian了dian头。

    “陆五,你发了!”任健极为兴奋的拍了一下陆五的肩膀。

    “我发了?”陆五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怎么突然变成我发了?

    “只要让琥珀算一下明天股票是涨是跌,不就立刻能发大财了?”任健笑着说道。“每天买中一个涨停板……这哪里是占卜,简直是金山啊!你走了什么****运啊!”

    从任健的笑容就能看出,其实这只是他随口说说,并不当真。因为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如果占卜能够这么随便的使用的话,那么琥珀的母亲(虽然实际上没这个人)早就成了全世界都出名的大富翁了。或者说,每个能占卜预言的人都能成为大富翁。

    “哈哈……我终于……”任健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用双手捧起那个文件袋,如同捧起一件稀世珍宝一样。“老子果然是有大运气的人!”

    说完这句话,他向后靠在沙发上,眼睛都闭了起来。这一刻,他真实的感到幸福……还有疲惫。

    三天睡眠不好,哪怕对于任健这样的年轻人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更别说其中情绪起起落落,更是让任健疲惫不堪。在巨大的心理压力突然消失之后,任健的激情其实维持不了多久。人类的生理本能暂时压倒了一切。

    “贱人,快回去休息吧。“陆五提议。他看得出来,现在任健什么都不需要,需要的只有好好睡一觉。

    这种情况下任健当然不会拒绝这个提议。他需要回去睡一觉,明天把所有的事情办好,然后回家继续狠狠的睡上一大觉。

    “那个,琥珀,你可以预测未来吗?比方说一天以后的股票走势?”等到任健离开之后,陆五突然问道。刚才任健的话给了他很大的提示,如果能预测的话,那赚钱就很容易了。股票、期货什么的,赚起钱还不是轻松,而且合情合理合法。

    “魔法不是万能的,那个很困难……”琥珀承认自己不行。“那是涉及第一律的法术啦,人家真的不擅长这个。第一律的法术虽然都很强大,但是无一例外,都非常危险。窥视未来要付出的代价很沉重……沉重到没人愿意承担。”

    “比起穿越时空而言,哪个更危险?”

    “不好比。单纯的窥视未来而不加以任何改变还好,但如果最初的目标如果是去改变未来的话,最严重的程度甚至会引起……小规模的时空崩裂,施法的术士也会被湮灭掉。”

    “为什么会这样呢?”陆五有dian好奇。

    “其实很简单,魔法并不是使用了就结束……任何魔法都会在世界上留下痕迹的。比方说窥视明天早上的未来,我确实可以使用这个第一律魔法去做这一dian,但是,这个魔法的效果本身却会延迟到明天早上……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予以利用或者改变的话……还记得地球上那个麦克风的‘自激’吗?喇叭的声音传到麦克风里,放大,然后在喇叭中传出更大的声音,然后这些声音又被送进了麦克风,又再一次放大,又在喇叭中播出来……这样一直重复下去……魔法也是一样,最终的结果就是整个系统无法支撑而瓦解。而第一律魔法之中,这个‘系统’就是时空结构本身。”

    ……

    时间已经是半夜,凌晨三dian。

    就算是灯红酒绿,夜生活丰富的现代化都市,市现在也已经平静下来。除了少数永不熄灭的霓虹灯之外,整个城市似乎都进入了梦乡。

    城市里,绝大部分的娱乐场所都会在这个时间段打烊关门。因为除了极少数狂热份子之外,在这个时间dian,普通人的精力已经耗尽,人们需要回家睡眠、休息。

    西区,城市边缘,或者说城郊结合部,某个城中村,一家洗浴中心也迎来的打烊的时间。

    其实本地人绝大部分都知道这里并不是洗浴中心,或者说这里并不仅仅是一个洗浴中心。除了洗浴之类服务外,这里还有另外一种娱乐方式,那就是赌博。或者简单的说,这里是一家地下赌场。

    客人们都已经离开。就连负责清洁打扫的服务员们都已经结束。现在留下来的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在对一些赌博的道具进行维护——加个润滑油,拧个螺丝什么的——看起来一切都和平时一样。

    在二楼的某个比较秘密的房间,同样有人在忙碌着。几个人正在那里清dian这一周的营业额。当然,这一天从来都是关键时刻,这个时候,要么是老板自己,要么是老板的心腹会在现场。

    今天,赌场的两位老板都在这里。其中一个是被称为“刘爷”的老人,年纪六十来岁,少了一根手指。如果赌场能够以公司的方式比方的话,他就是赌场之中的总工程师,典型的“技术岗位”,看到过他亲自上场赌过的人都知道这位确实是老千出身。那玩牌的手段,简直比魔术师还魔术师。有他支撑,赌场开到现在,还没出现过被人以行规欺上门的事情。

    如果说刘爷是“技术岗位”,那么赌场的另外一位老板就是“安全岗位”了。这一位是本地人,不是本村,但是本地的人,绰号“张老虎”。这个绰号本身就说明了很多事,据说手底下不止一条人命。当然了,那只是传说。在法律层面上,张老虎就算没把自己洗白,至少也没有让自己成为杀人犯被通缉,否则他也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

    这个叫做张老虎的人是一个身高大概有一米九,面貌凶恶,散发着一种令人不敢接近的凶恶感的中年男人

    此时此刻,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看着边上的员工数钱。要说黑社会开赌场真的是有理由的,这行业虽然违法,但利润确实惊人。几台验钞机已经噼里啪啦的努力工作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了,却依然只是把桌子上堆积的“钱山”清dian了一小部分而已。

    至于两个人的聊天内容,无非是周围其他势力的情况。比方说某某两个人发生纠纷啦,某某人被警察抓啦诸如此类。张老虎最近已经探听到不好的消息,据说是他的这个赌场因为生意红火,已经引起其他人的嫉恨。据说已经有人打算对他们不利。

    “老黑自己做事不小心,被条子扫荡了一次,现在居然到处说是我下的黑手!”张老虎一脸愤愤不平。“他还扬言给我好看。我倒想看看,谁给谁好看!这一次看我不……”

    外面传来一声惨叫,打断了他的话。

    两个人面面相觑,几秒钟后,一个部下冲了过来。“老大,好像有人过来砸场子!”

    “怎么回事,大门不是锁上了吗?”刘爷问。

    “大门是锁上了没错,但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进来的!”

    “几个人?”张老虎问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

    “好像是一个人……但是……好厉害!一下子就放倒了我们两个兄弟!”

    “让兄弟们全抄家伙!”张老虎哼了一声,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枪来。“再厉害,还斗得过子弹!”

    没错,这段时间风声紧张,所以他通过一些渠道买了不少真家伙。现在整个赌场实际上都已经被武装起来了。如果有不懂的人过来砸场子,嘿嘿……保证让他们见阎王爷的时候,后悔到这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