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八节 另外一边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快!快!开枪……”

    枪声此起彼伏。但是,由于整个建筑——也就是整个洗浴中心——的隔音效果非的好(这是建筑装修的时候刻意的设计),以至于站在洗浴中心之外,只能听见一些微小而沉闷的声响。

    当然,毕竟此时万籁俱寂,如果此时洗浴中心之外的街道上有行人,那么他还是很大可能会听见这个声音的。也许还会产生好奇心,甚至判断出这是枪声,最终报警什么的也说不定。

    但是在这个时间dian,街道上别说人了,连鬼都没有一个。

    别说街道,就连近处的房子,也都是静悄悄的,人们都进入梦乡。别说这种听起来和放屁差不多的声音,哪怕是天上下了大雨,哗哗声铺天盖地,他们也不会醒过来。

    洗浴中心的正面是大铁门,所有一到三层的窗户都装了铁栅栏——对于一个治安并不特别好的城中村而言,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当然,原本这里还有好几个后门,可惜的是现在全部被关上,而且反锁了。

    洗浴中心里面的人成了笼中鼠。如果能战胜外来的敌人倒还好,但是如果不能的话,那就没有逃跑的方法。

    如果有人现在进入洗浴中心的话,大概会觉得自己进入了香港警匪片的现场了。

    张老虎躺在赌场边缘的一个台阶上,双眼睁得大大的,大概是不相信自己死之前看到的一切。一发子弹从他眉心射入,直接掀起了他的头盖骨。所以他的面孔虽然完整,但是他脑子里的东西,已经黏黏糊糊的流淌了一地。

    凶手从正面走过来,毫不介意的踩到了他脑浆之上。

    它继续向前,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活物了,只剩下最后一个。

    刘爷跪伏在地上。别看他是老千出声,自诩见过大场面的。手指头甚至都少掉了一根,但是此时此刻发生的事情还是让他肝胆俱裂。

    整个过程他都看在眼里,前面一半是通过监视器屏幕,后面一半是亲身体会。

    其实过程也很简单,可以用八个字来描述:弹无虚发,枪枪爆头。

    通常情况下,这是电影里才有的事情。比方说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警察追击主角,主角只用一把秀气的小手枪,砰砰几枪就把所有人的追兵击毙在枪下——这真的仅仅是电影罢了。现实中有这种人——假如真的有的话——早去奥运会比赛去了,还会在黑道上和人打打杀杀?

    “别……别杀我……”刘爷不敢抬头看对方的脸。他知道,如果他看了,死的可能性直接上涨三成。“所有的钱都给你!”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一开始的时候张老虎想活捉对方问个口供,然后张老虎想干掉对方一了百了,最后张老虎想挡住对方带钱逃走。三个计划都失败了。但是还有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把所有的钱交出去,换来自己一条活命。

    刘爷相信这能打动杀手。

    出来混,为的就是求财。不管是赌博贩毒绑票杀人,其实都是一回事,核心就是求财。

    杀手如果得到了远比他杀人酬劳还多的钱,而且确定自己不会被报复,就有可能放对方一马。

    至于干掉杀手……刘爷完全没朝这方面想。术业有专攻,如果在赌桌上遇到赌王千王之流,刘爷有信心和对方较量一番(哪怕不能赢至少也不会输的太难看),但动刀动枪就不是他的专长。

    当然,眼下这局势,就算专长也没用。张老虎和他手下十几个人,个个都拿着枪。却没有半dian卵用,一下子就被杀光了。

    对方的脚踩到了他面前。刘爷跪伏着,只能看到对方的鞋子。

    他的目光瞬间放大了。

    原本他应该会看到一双皮鞋、休闲鞋、运动鞋或者其他什么鞋子,但是他看到的不是鞋子,是一团宛如布料一样实质的黑暗。

    黑暗,如鞋子一样被套在脚上。不,不只是鞋子,还有裤子——或者说看起来像是裤子的东西。

    如果不是这样近距离,不是这样全部精力都集中到眼睛上的情况,哪怕他这个以眼力自傲的老千也没有察觉对方的特意。

    在极度惊恐之中,刘爷抬起头,看到了对方的面孔。

    其实他什么都没看到,因为对方那双眼睛一下子吸引了他全部心神。那是一双散发着红光的眼睛。

    “砰!”的一声枪响。

    ……

    “借过……借过……”他从几个外面警戒的警察之中挤过去。

    四周已经被禁止线圈起来了,来来回回的都是警察。警车的警笛声响个不停。除了警车之外,120的救护车也已经到了。不过从救护车相关人员——医生和护士们——却在一边嘻嘻哈哈的闲谈,似乎一dian也不打算救死扶伤。

    事发地dian——也就是一家看上去很普通的洗浴中心——的大门已经打开,此时两个医护人员正把一个担架从大门口抬出来。担架上躺着一个人,但是全身都包在白色被单之中。从医护人员的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还有慢吞吞的动作就能看出,这一位摆明没啥希望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李泽走进这家洗浴中心没多远,就闻到了令人作呕的血腥臭味。这味道浓烈的根本不像是一般的犯罪现场,能够直接让人联想到屠宰场、屠夫之类的概念。

    的,到底死了多少人啊。

    “好厉害,枪枪爆头啊……”

    “全部都是眉心中枪……这种程度,我怀疑是雇佣兵出身,这种枪法绝非等闲……”

    几个刑侦大队的老同事正在边上讨论着案情,几个人的表情都相当凝重,虽然说如今持枪杀人什么的不是太大新闻(对普通人而言也许是新闻,但是对于这些老警察来说却已是司空见惯),但是这一次的案件明显还是与众不同的。

    李泽走了过去。

    “啊,小李,你来啦。”一个老警察向他打了个招呼。

    “老马!”李泽应了一声。这看起来只是一次同事之间再正常不过的招呼罢了,但是这声招呼成了结束。几个人似乎都没兴趣继续讨论刚才的话题,于是都散开朝着不同方向离去。

    “那个……”李泽想招呼他们留下,好好说说怎么回事,但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就这么犹豫一下的档子,几个人都已经走开了。

    虽然对方是主动打招呼,礼数周到,但是李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种疏离感。这是一种外人无法体会的东西,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但是其中的感觉真的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这是一种若有若无的排斥。

    “喂,小李!”有人叫了一声。

    “啊,队长!”李泽立刻认出了对方。

    “小李,来了啊,先去那边了解一下情况。老张那边,可能需要帮忙。”

    老张是鉴定科的,或者具体dian说,是法医。在整个大队里,老张是这方面的权威。

    老张确实正在忙碌,整理着被排成一排的尸体。无需专业知识,任何人都能看出来,这些人都没救了——脑袋都爆了怎么救?难怪那些120的医护人员一副慢慢吞吞的样子在那里打酱油。

    一些同事正把搜集到的各种东西聚集在一起。

    事情并不复杂,很快李泽就了解到了一切。

    就目前的证据来看,其实案情似乎很简单,黑社会仇杀。

    一共找到七具尸体,每具尸体都是被子弹打爆了头。死的很惨,但是死者的身份却第一时间就调查清楚——那是一帮组织地下赌场牟利的黑社会份子。死者几乎每个人都是刑满释放的劳改犯,其中有两个还是逃犯。

    这件洗浴中心表面上是洗浴中心,实际上是一家地下赌场。现场发现了各种赌博用具,当然还有一些账本什么的。

    现场发现了多把手枪,还有弹痕和弹壳。总之,无需专业眼光,任何人都能够清楚的判断这里发生了一场枪战。这些死者就是在枪战中死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