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一节 新的麻烦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明天要去送恩师最后一段路,今天只能写这么多了,抱歉。

    他雇了杀手。

    当然,不是雇国内那种手中有把枪,有条命就出来瞎混的“杀手”。而是外国的职业人士。他能做到这一dian是因为他因为之前走私的缘故,有一些海外的关系。

    雇外国杀手的价格不便宜,要七百万人民币——但是只要能干掉张老虎和刘爷,灭了他们的赌场,这个钱就花的值。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dian,外国杀手采取了行动的效率比他预想的还快上很多。杀手接下委托不过十来天——按照正常办事速度,这dian时间刚够办好护照来到中国的——就已经动手了。网络上疯传的帖子就是最好的证据。

    不管张老虎和刘爷有没有死,他们的场子是完全毁了。老黑已经通过一些渠道去打听到了风声:死了人,而且现场发现了不少枪械。仅是这两dian,警察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两个现在哪怕活着,也只能藏到某个角落里等着风声过去。通常情况下,这个就意味着他们再也不能来市,更别说回到他们的老巢了。

    当然,他估计刘爷和张老虎没死——要是死了,杀手就会联系他了。所以也要小心张老虎狗急跳墙上门找他拼命。雇外国杀手的事情虽然是天知地知,但是张老虎又不是警察,可不会讲究什么证据确凿之类的。没关系,他避避风头,只是个把月的问题。张老虎和刘爷那边,估计就是一辈子的问题了。

    ……

    时间总是在一dian一dian的流逝,天转眼就黑了。

    陆五来到了昨天来过一次的那个茶吧中。今天的生意和昨天差不多,没什么客人,所以他就坐在了昨天的位置上,耐心等待。

    任健也来了——他看上去虽然神采已经恢复常态,但是那种眼神深处的疲惫却是遮掩不住的——他今天搞定了所有的麻烦,现在迫切需要好好睡一觉,把三天份的睡眠补回来,那份合同就在他的手上。

    说句实话,陆五其实不怎么想来。事情已经解决了,何必继续和那些侦探纠缠不清呢?但是怎么说他也许下了赌局,哪怕是站在言而有信的角度,他也应该来一趟。

    要说侦探们还真是准时,约定的时间一到,昨天的两位,也就是孙勤和赵信德,就推开了茶吧的门。两个人衣着打扮和昨天一模一样。

    孙勤一眼就看到了陆五和任健两个人,要说他真的不愧是个经验丰富的侦探,那双眼睛确实是磨练出来的。只需一眼,他心里就立刻有数了。

    他注意到陆五的镇定自若——还有任健的气色大变样。能够造成这种效果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陆五把那份本来不可能找到的合同找到了。

    孙勤其实并不真的在意收不到这份委托费。现在没人会在意这么区区五千元钱。只是侦探社刚刚开始业务,这个时候名誉真的很重要。假如侦探社没能完成委托(就像每个人知道的,侦探又不是神,并不是每个委托都能完成的),那也只能是委托人的错造成的,而不能是侦探社的无能造成的。

    就像很多人知道的,中国的法律其实并不允许侦探这行当的存在。侦探社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所以其信誉极其重要。一句话,现在侦探这行当,看上去好像挺风光,实际上全靠名声过日子。要是名声毁了,你也可以考虑关门走人了。

    他向陆五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考虑。赵信德也已经察觉到气氛中的微妙之处,跟着社长后面。这两个人的神情动作,足以说明很多事情。

    两个侦探坐下来,稍微寒暄两三句之后,任健掏出了合同放在了桌子上。这份合同在他提货之前是重若泰山,不容有失,但是已经把货提走,那它就轻如鸿毛了,不值一提了。

    陆五没说话,看着对方,想看看对方要说什么。按照一种人性本恶的观dian,其实他觉得侦探们会抵赖。好吧,其实不应该特别怪他们的,之前任健就打算抵赖,而他实际上也可以算帮任健抵赖。

    “真是超乎想象,这一次看来是我低估了。”没想到孙勤一dian也没有生气、烦恼或者不甘心的样子,他干脆的认输,并且直接拿出那份任健签订的委托协议书,将文件撕成碎片,丢到边上的垃圾袋里。“认赌服输,五千元委托金我就没脸收了。”他说道。“看来小兄弟你找东西的本事不一般啊。”

    对方如此光棍反而让陆五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其实侦探们确实是花了不少力气去找了,直接把钱全部赖掉那确实让人感到有dian愧疚。

    “那我先回去了……”任健看上去有dian吃不太消了。看起来昨天晚上他睡得也不是很好。在支撑着他的情绪消逝之后,他现在完全是硬撑着支持下来的。眼下这最后的事情一了,他就再也支持不住了。

    “好的,先回去好好休息吧。”陆五看着任健钻进一辆出租车走了,然后突然意识到任健虽然走了,但这两位侦探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两位……”陆五有dian犹豫,“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陆先生,其实我说实话,刚才我问了一句小赵,他说你肯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他用一种比较刻意的口吻说道。“但是我认为,这并不是偶然。不知我说的是否正确?”

    他这么单刀直入的开口,让陆五一时之间都为之愕然。

    “昨天不是说赌的是结果,不是过程吗?”陆五问道。

    “是啊,所以你赢了!”赵信德边上插嘴。“你敢把过程说出来吗?到底怎么找到的?”

    陆五当然不能说靠着琥珀的魔法找到了,所以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他意识到自己还是犯了错。归根结底,他还是小看了地球人的智慧。

    “真的只是凑巧罢了,瞎猫碰到死耗子。”陆五回答。他尽量保持漫不经心的神态,好把这个话题转移过去。可惜孙勤的眼睛死死盯着他,把他每一个表情的细微部分都看在眼里。

    “那个,小兄弟,”孙勤开口了。“我先道个歉。”

    “什么?”陆五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实际上,我今天花了一dian时间去了解了一下你和和任先生的事情。”孙勤说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去你们学校那边……稍微了解了一下,只是几个电话。所以我知道……你现在应该没有工作吧?”

    陆五diandian头,自从遇到琥珀之后,他已经不在意这种事情了。

    “虽然我们侦探社不是什么大单位,但是……有兴趣来试一试吗?虽然有dian自夸,但是我觉得侦探社的前景会不错哦。”

    “社长!”边上,赵信德大惊。他真的没想到社长莫名其妙的会去招揽这一位……这是一个完全不合理的事情。但是,孙勤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稍安勿躁。

    陆五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了。他自觉观察力不错,但是对面那只老狐狸的脸上仿佛有一面盾牌,完全抵挡住了他的目光。

    这个……孙勤孙社长孙侦探……他想干什么?突然之间,陆五下意识的有了一个猜测。

    “这个倒真的承蒙厚爱了……但俗话说无功不受禄。孙社长这么说,不知需要我干什么?”

    “哈哈……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孙勤拿起随身的公文包,从中拿出一份文件来。

    “其实,我们侦探社最近接到一个委托。”孙勤说道。“找一头狗的委托。正好相关的东西我带在身上。”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合同,还有相关狗主人抱着狗合拍的照片。这份合同和之前任健的那份几乎是相同的,只不过寻找的目标从出租车(司机)变成了狗。委托金也比五千元大多了,整整翻了十倍。

    有人花五万元找一头狗。

    这价格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是细想的话,在都市里却也不算离谱。首先,市有钱人可真的不少,老板、总裁、经理、董事长之类数不胜数。现代人生活忙碌却精神空虚,很多人养狗不是当自己在养狗,而是当做在养小孩。其次么,这狗也分三六九等的。至少陆五听说过类似的事情——前几年藏獒流行,一头据说是“纯种”的藏獒甚至卖出上百万的天价。从这些角度来说,五万寻狗倒也正常。

    要找的这头狗是一头贵宾犬,狗主人则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看样子就是那种有钱有闲的人(陆五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女人老公不是富翁就是高官)。狗两天前在公园里逛的时候走丢的。贵宾犬的外貌倒没啥(对于陆五这种不养狗的人而言,贵宾犬都差不多),但是据说血统颇为高贵,是有血统证书的名犬。按照委托人的说法,这狗就像家里的一个成员,走丢了之后心痛得不行。委托人第一个选择是报警。可惜的是,中国的警察没那么多闲工夫集体出动去找一头狗。警察那边没有下文,所以她不得不找侦探社帮忙。

    陆五看完了相关资料,把文件还给孙勤社长。

    “这个委托是怎么回事?”陆五问道。

    “委托其实很简单,只是单纯的找狗……真的没有其他什么。”孙勤笑了一下。“原本可以不接受委托。但是很不幸,接受了之后就没办法推掉了。因为这个委托人来头很大。”

    陆五想了想,“如果没找到怎么办?”

    “大概会我们公司会名声扫地吧。”孙勤说道。“最好立刻去找,因为时间越长,这只狗就越难找。万一狗出了什么意外死了,那事情恐怕会不可收拾。”

    他说话的口气,就好像陆五已经同意了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