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八节 计划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一个双休日,遇到一个感冒,真倒霉

    那是……一叠人民币?!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站直原本佝偻的身体,眼睛瞪得溜圆。

    这里是市一个重要的垃圾场,是很多拾荒者经常光顾的场所。但是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拾荒者之间也是划分地盘的。拳头最大,最凶狠的那群人占据了最好的地方。像他这样的人,只能在落日之后,借着垃圾场昏暗的路灯找dian值钱的东西。

    但是……这里居然丢着一叠红色的,上面画着几个老人头像的纸张?

    不是很多,但是怎么看也有几千元的样子。这些人民币居然就被丢在垃圾之中,看上去无人在意。

    他先揉了揉眼睛。没错,不是做梦,是真的。有人把钱丢在这里了。

    下一瞬间,他丢下了手里的编织袋和其他几件工具,脚步变得前所未有的快捷。三两下就已经把那叠人民币捏在手中。

    果然……是真钱!他没来得及数,而是先警惕的看着四周。

    四周没有人,绝大部分拾荒者是不会在这个时间dian来这边的。然后,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他前方,大概五六步的地方,还有另外一叠钱。

    没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他已经跑过去,把这一叠钱捡起来了。然后——他再一次发现前方还有另外一叠钱。

    怎么回事?有个人在这里走过,然后他随身装钱的袋子破了。于是不经意之间,钱一叠一叠的掉下来?

    他很吃惊,但是吃惊归吃惊,他的动作可是一dian都没有慢下来。前进几步,捡钱,然后再前进几步,捡钱……他怀里的钱越来越多,而他也走得越来越远。

    不知不觉中,这里已经脱离了路灯的照明范围。他现在还能继续向前,应该说一方面是他本身的夜视能力很好,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些红色的小纸头全部丢在很容易察觉的地方。

    他停下来的时候,手中的钱已经相当多,衣服口袋、裤子口袋都装不下,甚至用手都没办法拿,只能抱在怀中。突然之间,他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对了,这里是……

    一些拾荒的同行警告过他,这地方有很多死猫死狗,这意味着这里很可能有毒。某些黑心肠的家伙把一些工业废料或者其他什么剧毒东西泼洒在这里了。因为这个缘故,拾荒者彼此警告,没有人胆敢再到这里来的。中个毒什么的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现在……

    四周是一片黑暗,五步之外就什么都看不见。原本能提供基础照明的路灯的光线现在看起来好遥远,好微小。

    感受着内心情不自禁涌上来的恐惧,拾荒者抱紧钱,转身想跑。

    可是已经太晚了,身后传来一个不祥的声音。那是有什么东西踩在了垃圾山之上。惊慌之中,拾荒者脚下一个不稳,摔倒在地。连刚刚捡到的钱都洒了一地。

    拾荒者赶紧趴着就捡钱,然后猛的发现一双脚出现在眼前。他在极度惶恐中慢慢抬头,看到的是一双发着红光的眼睛,还有手枪黑洞洞的枪口。

    “砰!”枪声响起,然后迅速的湮灭在四周寂静的空气之中。

    ……

    “……打搅了,如果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请及时通知警方。”李泽从一个房子内走出来。他没有停留,直接走向隔壁。

    这是最后一间房子了。虽然说任何人(包括他自己)都没有在这里找到凶手线索的期望,但是任务必须要完成。

    很幸运,也许是因为今天是星期六的缘故,房子里有人。隔着老远就能注意到厨房的油烟机在排风。

    李泽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年纪六十来岁的老妇人,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穿着警察制服的李泽。

    “什么事啊?”老妇人一口纯正的本地腔。接着,她身后出现了一个三十来岁的高瘦男人,看上去不是老妇人的儿子就是女婿。

    “我是警察,”李泽先把自己的证件亮了一下。

    “李泽……警官?”男人看清楚了李泽的证件。

    “有件事情想要问一下……”李泽按部就班的把已经说了很多次的话再问了一次。当然,不出所料,这户居民的回答没有任何不同。

    等到他告辞出来,他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而且更糟糕的是,天上下起了雨。他本想乘雨还小的时候跑回自己的车,但是这场雨势来的很快,让他不得不在一家茶吧的边上停下来躲雨。

    “神秘的六人失踪……神秘的六具遗骸……奇怪的变态虐杀流浪猫狗事件……”站在茶吧的雨帘门口,李泽考虑着最近自己亲身接触的几件事。至今为止,这种直觉和联想能力他还不敢告诉别人,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思索。

    假设!世界上存在某人,发明了一种化学药剂,有能力将尸体变成干尸……将刚死不久,一旦被人发现就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尸体变成宛如放了几十年一样的木乃伊或者白骨……那么这种药剂有特别的价值吗?

    对普通人而言,这种能力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于犯罪份子而言,这却是很宝贵的能力。因为毁尸灭迹就变得方便了。不……不能这么想。如果是类似墨西哥、哥伦比亚这样混乱的国家,那么甚至不需要毁尸灭迹,杀人之后尸体随便一丢就行了。如果是中国这样的国度,那么湮灭尸体也有更简单的办法,比方说丢海里之类的……变成干尸什么的,要说一次两次,乘着警察还没有概念的时候还能行,但是只要用多了总会被人察觉,然后这种能力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我的思维……进入某个误区了吗?

    李泽考虑着,然后感觉到腰部的震动。他随手摸起手机,看也没看就按下了通话键。

    “喂……请问是李泽警官吗?”电话里响起的是一个陌生的男音。

    “我是李泽,请问您是哪位?”

    “请不要在乎我是谁。我听说,李泽警官最近在追查那个神秘的虐杀流浪猫狗的案件?”

    又是一个来报案的啊!李泽几乎想长叹口气,然后告诉对方自己的心里话。拜托,死一只猫或者死一只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他还是把这种愚蠢的冲动压下去。作为一个警察不能这么做。

    “你怎么知道是我在调查此事的?”李泽问。

    “网络上有。”那个男人一定是压低了嗓门,至少也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深沉低哑。“有人拍下照片,而且说明了你的姓名。他们发现了尸体,报警,而来的正是你。所以我想,你应该是负责此事的警察。很凑巧,我还在网络上找到你的手机号码。”

    “那么,你有什么线索要提供给我吗?哪里又有流浪猫或流浪狗被虐杀了?”

    “我提供的线索可没有那么简单。”电话里的男人声音说道。“警察是不是在调查一起杀人案?”

    “杀人案有很多,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件?”

    “当然是近期……一个月之内刚刚发生的案件。而且应该是死了至少五个人之上。而且和那些虐杀猫狗的案件有一定关联……回答我,李泽警官,这种案件是有还是没有?”

    “有。”李泽心中一动,回答道。同时他看了看手机,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不是个正常的号码,不知道是网络电话还是其他什么。这意味着这位举报者有备而来,没有用自己的手机或者座机直接打电话。

    “很好,李泽警官,你现在应该站在一家小店的遮阳棚下躲雨是吧?”

    这一次,李泽就意识到情况有dian不太对。对方好像把他的行踪摸得一清二楚……他在周边吗?他环顾四周,但是看不到可疑的人。

    “能不能到小店里面来呢?左边那里有一道窗户。我在那里等你。”

    李泽疑惑的走过去。大概是中午的缘故,小店里面没有客人。但是,有个撑着雨伞的身影站在窗户外,雨伞压得很低,遮住了脸。

    这是那种双层结构的通风窗,专为通风用,除非把人挤扁了,否则是不可能爬出去的。所以李泽立刻意识到这位举报人估计不想暴露真实身份。

    “你是谁……”李泽刚一开口,对方就直接回答了。

    “不要问我是谁,我只是一个偶然知道一dian真相的公民罢了!”对方尽管压低声音,但是毕竟这不是隔着手机。所以李泽很容易判断出对方是个年轻人。除此之外,神秘人的衣着、包括裤子和鞋子都从侧面证明了这一dian。

    “这个……应该就是凶手的藏身之地。”对方隔着窗子,递过来一张折叠好的白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