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二十六节 变化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那天晚上,那个怪物冲过来的时候,近距离看到她的大概只有三个人……不,只有两个人吧。一个是李泽,另外一个则是老马(还有一个同事一开始就被怪物命中了,所以对于怪物一无所知)。如今老马昏迷不醒,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李泽一个人。

    李泽很清楚,这种事情,说出去是不会有人相信的——之前中队长的表现就是最好的例子。大家只会把这件事情当做脑震荡的后遗症。其实脑震荡之后产生短暂记忆空白之类情况很正常,就算是医学书上也是将此类现象明确记载的。

    其实要不是亲眼看到了对方发着红光的眼睛,李泽自己也不相信那是一个怪物。因为至少在表面上,它看起来和人类没任何不同,甚至也使用手枪来战斗。

    其实李泽可以什么都不管,反正他现在因为脑震荡而有了病假。一切交给领导们去处理就好了。但是他内心深处有一种强烈的屈辱和不甘。

    那是在他内心深处的潜意识的力量,是他的本能的骄傲。这种骄傲不允许他在经历了如此屈辱的失败之后,选择逃避或者撤退。不允许在战友为保护自己受伤之后,自己居然什么都不能做。

    有些人在失败之后自怨自艾,从此放弃这条路。有些人失败之后总是不甘心,想法设法的想要报复,想要卷土重来。而李泽就是后者。

    那天晚上,如果能够采取正确的行动,及时换上子弹而不是傻站在那里死扣着扳机不放的话,应该能命中那个怪物吧,至少也能给老马提供掩护,让他能避开。毕竟一个人开枪和两个人开枪的火力是完全不同的。甚至更进一步……如果能够克制内心的恐惧,冷静的采取措施,那么或许胜利就是他这边的。

    他必须做dian什么,但是他现在唯一的线索,就只有那个神秘的举报人。李泽能确定,那那个神秘的举报人肯定知道些关于怪物的事情。

    为什么……地球上会出现那种怪物?真的是某些疯狂科学家的实验吗?还有,为什么眼睛会发光呢?

    白色凯美瑞轿车停在路边,李泽从车上下来,来到了小店边上。

    p电话的生意肯定不是很好,因为李泽在路边观察了这么长时间,愣是没看到有人过来打电话。当然这很正常,其实除非另有所图,或者真的是很偶然的手机没电了或者手机没带之类情况,否则也不会有人来这里打p电话。从这一dian来说,或许那位老板娘还能记得是谁打这个电话。

    “老板娘,这个电话……”

    “一元一次。”那个女人直截了当的说,还伸出一只手指了指玻璃柜台上的那个牌子。不过她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游戏让他这么着迷。

    “有个人不久之前刚来这里打电话……老板娘记得他是谁吗?”

    “不知道,老娘忙得很。”女人懒得理会李泽。

    李泽其实很想用警察的身份问一下,但是这样似乎会有打草惊蛇的可能,于是他忍下来。

    根据技术科的人调查的结果,两个电话都来自这里……那么,应该会有第三次吧,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他会等到的。

    ……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dian半,这个时间dian是市夜生活的一道分割线。大部分店都会在这个时间dian以前关门,只有那些酒吧、舞厅、卡拉o、还有夜宵之类店铺才会继续营业下去。

    一辆手推车慢慢走过街道。

    虽然市是个现代化的城市,超市、网购之类早已经成为市民购物的主流。但是这种放在手推车上的小摊依然存在,还存在的不错。小摊分为两部分,主要是一些杂牌的廉价棉毛衫、短裤之类,不过摊子上还摆着一些不知道是哪里生产的墨镜、指甲剪、剪刀、胡桃夹子之类的杂货。

    摊主是个六十来岁的老人,正推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此时的街道上一片寂静,半天也看不到一个路人。不过,虽然没有人,但是一路上路灯整齐而明亮的光芒却给人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

    老人拉着车,嘴里轻哼着地方的民俗小调,突然之间,他感觉到车子似乎挂碍到什么东西,因为就一下子,原本轻便灵活的小车就完全拉不动了。

    他一开始倒也没太在意,但是转过头的瞬间,却看到一个身影在车子后面……而且看起来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

    女人的一只手正按在小车的后端。

    一开始的惊讶迅速被生意人的本能所取代。老人把车停下来,因为他觉得这位顾客应该是想买dian什么。

    不过,等到他想要走近过去问一问的时候,却猛然看到对方手里……拿着手枪?!

    这个是……这个是打劫吗?

    虽然逻辑无法给出为什么一个拿手枪的人会来打劫他这么一个榨不出多少油的小摊贩,但是此时大脑里做主的可不是逻辑,而是本能。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突然涌上心头,就在他不知所措之际,对方已经举起手枪。

    “啊啊……”伴随着惊呼,老人被吓得跌坐到地上。处于本能,他用手遮在自己脸前面,仿佛这样就能挡住子弹似的。“别杀我!别杀我!我没钱啊!”

    好几秒钟之后,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什么都没发生。

    怎么回事?他定神细看,哪里有什么持枪的女劫匪。四周一片安静,只有依旧冷淡的灯光似乎在嘲笑他的神经过敏。

    “我是见鬼了吗?”他爬起来,再次环顾四周,四周没有任何人。前面说过,虽然此时天早就黑了,但是凭借这边上整齐而明亮的路灯,人看见百十米内的东西还是不成问题的。

    “真是见鬼了……”他轻声咕哝着,来到摊子前。但是一瞬间,他就察觉到有有问题了。

    那放在摊子角落的的那一叠墨镜,少了一个。

    原本这里放着十几副墨镜——他记得很清楚,是十二幅,但是现在,只剩下十一副了。

    的,原来不是强盗,是小贼!

    财物失窃的暴怒让他忘记了刚才的恐怖,他刚开口想发出几声经典的国骂,却看到那叠眼镜的边上,放着一叠红色的小纸头。

    所有中国人都无比熟悉的小纸头,上面印着几个中国著名的人物。

    人民币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那么它的解释有也只有一个——是刚才那个女人留下来的,而且留下这么多钱,其隐藏的意思不言自明:收好钱,然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看见。

    面对这样一个情况,正常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老人收好钱。他紧张的前后张望,确定四周没有任何人之后,拉起自己的车,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现场。

    凌晨一dian钟,对于市的夜生活来说,是一个结束的时刻。大部分卡拉o之类的店都会在这段时间迎来打烊——也许不是打烊,但是绝大部分客人都是在这个时间段离开的。

    这段时间,也是各种案件高发的时段——其中一半的案件的受害者是此类客人,另外一半案件的犯罪者是此类客人。

    在一条小街的拐角位置,几个年轻的男子正拉拽着一个年轻女人。男人们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酒味,但说不清楚是借酒装疯还是酒后发酒疯。

    “不要这样!我要回家了!”女人在努力挣扎着。

    “……怎么,陪哥几个玩玩不行……不行也得行!”

    原本只是拉拉扯扯,但是其中有一个年轻人迅速把事情升级,他拉住那个女人的手,强行把她拉进一条阴暗的小巷里。

    环境对人的影响力很大,如果说刚才几个男人的行动有几分顾忌的话,现在这份顾忌也已经不翼而飞了。几个人用暴力把女人压在墙上,让她动弹不得!”

    “你们这是犯罪,我会告你们……啊……”

    “告!好啊,就等你告!我叔就是法官!看你告到天上去有人理会不……啊……”

    女人发出的是痛呼声,因为一个男人将手伸进了她的胸口,捏住并且开始挤压。但是男人发出的是惊讶的声音,因为有人从后面拉住他的肩膀。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女人来到了他们身后。刚才正是她出手阻止。

    “你……”第三者的出现立刻让男人呆滞了一下。乘着这个机会,女人挣脱了,然后急速朝着小巷跑去。

    几个男人想追,但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却挡在他们身前。

    “哦,想出头啊……好,那就换你陪哥几个一下……”领头那个男人,也就是自称法官侄子的那一个上下打量着这个突然钻出来的女人——对方穿着一身没见过的黑色衣服,脸上带着墨镜,但是能够看得出来身材很匀称,也有dian料子。眼见原先猎物逃走了,他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一个身上,伸手去拉。

    女人没动,他立刻抓住了对方的胳膊。原本以为这是一条白嫩的胳膊,但是未料到抓在手里才发现滑腻非常。不,不是滑腻,他这么一抓,把什么东西从女人身上抓了下来。

    几个人这才意识到……这么一抓,居然就把女人胳膊上的一大块抓了下来,仿佛那不是人体,而是橡皮泥。几个人虽然都是带着酒意,但是这一下却全部吓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