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九节 战后3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果然是一个拥有思维能力或者说智商的家伙——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玩意,但是看起来是一把断刃。

    说起来,这种“心电感应”的感觉真的太久没接触了。双方的沟通交流超越了“语言”这个工具,一方的思维能够被另外一方直接感觉到,然后自动转换成对方能够理解的概念。比方说“绝户计”这个词,这个异型存在肯定是不知道什么叫“绝户计”的,但是它表达的这个概念在地球上(更确切的说在汉语里)有相似的东西,也就是“绝户计”,于是陆五的脑海就自然而然的如此理解。

    说起来,比起断刃来,琥珀的意志力就太强了。和琥珀进行心电感应的时候,基本就是她的意志和思维蛮横的直接冲入陆五的脑海里,那种感觉就像一个人在你耳边大喊着说话一样。听是听得见,但是保证让你整个脑袋嗡嗡作响。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陆五真的不想体会那种感觉——教琥珀汉语的时候可真的受够了。

    但是,从这一dian能看得出来,琥珀其实比这把断刃强多了。

    “你刚才可是差dian害死我了,装水泥袋丢海里什么的,都便宜你了。”

    当然,陆五没有去碰断刃。事实上他不禁没有去碰,还后退了半步,同时用手机手电筒细细查看四周,还丢了一块小石头过去,确定没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边上。

    断刃似乎很无奈。

    “刚才是你召唤我?”

    陆五终于确认这边只有断刃之外别无他物——断刃有智能总比边上那些水泥块有智能更让人能接受一dian。但是话要说回来,这么一个摆明了没有生命的金属(而且还是折断的)为什么会有智能呢?

    “你到底是谁?”断刃明显不懂心理学,它越是这么反反复复的要求陆五把它拿起来,反而让它显得越来越可疑。别说陆五原本就很警惕了,就算换一个人,哪怕本来打算拿起来的,现在估计也要多考虑一阵子了。

    断刃说出一个名字,不过这个名字在地球上可没有接近的概念,所以陆五的脑海里就转换成了一堆极其怪异发音的组合。说它怪异是因为陆五马上发现,自己现在居然没办法重复一次这串发音。可以说是和地球语言差别不是一般的大。

    “时空的旅者?你怎么在这里的?你这样子能旅行吗?如果能的话,也不至于不能动了吧?”

    通过心电感应,断刃将激烈的情绪传送过来。

    “你为什么在这里?”

    断刃这一次感觉很有一dian溺水者呼救的态度了。

    “你是希望我提供给你能量?”陆五这一次真的小心了。这可别是类似吸血鬼之类的玩意吧?

    “搭档?为什么我需要你做搭档。”

    如果双方是用语言来交流,明显不是来自地球的断刃说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类的话的时候,估计陆五会感到崩溃。但是魔法就是这么奇妙,断刃说的肯定是异界的格言或者成语之类,但是在陆五的脑海里,直接换成了地球的,而且是汉语的专用词。清楚的把那种概念用最贴切的办法让他理解。

    机器?陆五迟疑了好一下,他身上可没任何机器啊。

    陆五终于明白过来,断刃向他要的是他的手机。说起来,陆五都忘记了这个手机算去年的新款?亦或者是耐用的产品,今年还不算落伍的那一种?

    陆五迟疑了好一下子,最终还是用手拿着手机接近了断刃。

    陆五就这样蹲在一堆碎石中,将自己的手机按在那把断刃之上,身体一动不动。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在他的手身体有dian酸痛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一阵音乐声。

    这个是……电话?不……这个是……暗示。然后,在没有按下任何按键的前提下,手机的手电筒突然打开,白色的光芒照亮了手机下方的断刃。

    断刃之上,已经没有刚才那个古朴而醒目的图案了。刚才那种微妙的感觉已经消逝,现在,它就是非常彻底的一个金属块。

    ……

    四周一片黑暗。

    这里是市的城郊——那种真正的荒郊野外,远离大路。如果不是几辆汽车时不时的将车灯开关几下的话,几乎没人能知道居然有人深更半夜在这地方。

    他们不像是做贼,因为最近的房子都距离这地方老远。他们也可能是强盗,因为这里远离大路——这可不是强盗活动的地方。

    一辆厢货车边上,一位长发的男人浑身长虱一般,乱摸着身上。他嘴里叼着烟,但就是找不着火机。就在他哀叹着想要把嘴里的香烟取下的时候,当声一响,有人把火dian到他跟前了。长发男人笑了,笑眯眯地看着dian火的同伴,一副颇为赞赏的神情。挺有眼色的啊。

    同伴是一个小青年,年纪只有二十来岁上下,dian火之后并不离开,二十谄媚地问着:“高哥,这趟能发多少钱?”

    “少不了你的。”被叫做高哥的长发男主笑眯眯的回答。他回头看看边上的那辆正在开关车灯的越野车——那辆车车灯打开关上,打开关上,如此三次之后才彻底熄灯——笑了一下。“这一次可是大买卖!”

    “大买卖?”

    “不是大买卖,我们半夜三更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干什么?”高哥看着小青年一脸茫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赚钱呢,也是分等啊,最低等的是辛苦钱,比方说去建筑工地搬砖,没什么钱;二等呢,那是关系钱,做生意当老板什么的就是这个,至于第三呢,那就是卖命钱了,只要不出事,命好的话,一趟货连退休金都一起挣下来,什么都有了。”

    “能有多少?”小青年眼亮了,兴奋地对他问道。“能有几万吗?”

    “几万?哈哈哈哈……”高哥这一次大笑起来。“别说老大了,就连你,起码也能分十几万啊!我说了,这是大买卖……但是话说回来,别光想着挣钱啊。咱们这一趟要是栽了,保证就是大事……咱们起码要十几年。前年,有几个兄弟就被警察逮住了,惨呐,兄弟仨,进去一对半,全部都是无期,起码要住十五年监牢。”

    “这车里……运输的到底是啥?”小青年忍不住问。

    “反正都到这里了,其实也无所谓了。来,给你见识见识!”说着,高哥转到了厢货车后面,打开了车厢门,顺手从腰上抽出手电筒,朝里面一照。

    小青年眼睛立刻就直了。

    “我的妈呀!这么多枪!”

    “看到没,这是雷明顿!”高哥把门给关上了。“连枪带弹药……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生意是什么不?就是军火啊!比毒品还赚钱!这一车要是卖出去了,那就发大了!”

    这个时候,越野车再一次开始亮灯,像刚才一样反复开关,一共三次。

    “呼,老大看来有dian心焦了。”高哥说完这句话,却看到远方突然出现另外一个光源。很显然,那也是车灯,正如这边一样,明灭三次。

    “兄弟们,准备!”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过来,高哥一把接住。小青年这才注意到这是一个袋子。高哥从袋子里抽出一把自动步枪,熟练的上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