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五十四节 异常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哪里……出错了?

    不管是琥珀还是高手,还有其他人,所有和邪魅接触过的都把邪魅描述为一个没有智能,只会依靠本能行动的怪物。虽然外貌呈现人型,但是绝对不是人。

    邪魅恐怖的地方在于自身的魔法力量,但是在智力方面却不怎么样。事实上,它本来没有智力(只有野兽程度的本能),之前能做出种种行动完全是因为高手是它的“智商外挂”。其实高手在的时候就在努力扯它后腿,但高手叛逃之后,它的情况应该是更不妙,玩不出什么阴谋诡计才对。

    只要能在战力上压倒邪魅,就能取胜,这是之前的结论。

    但是现在,情况完全和预料中的不同。

    不,应该说从见面一开始,就是一连串超乎想象的震撼。也许是因为受到震惊太过于强烈的缘故,以至于在水泥墩后面躲避子弹的时候,陆五都没有感到害怕。

    它会说话?

    和其他智慧生物沟通,应该是任何智慧生物都应该具备的基础能力,要说有所区别的话那就是语言不同。但是,学习语言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琥珀来到地球之后,是使用“心电感应”这种魔法为基础,加上大量的、图书为辅助(当然还有陆五的指导),才学会的汉语。从开始学习到现在,已经花了数月。这个速度已经让陆五都感到不可思议了。但是哪怕现在,琥珀的中文依然有着异域口音——当然,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原本并不会中文的邪魅,在高手叛逃之后,只花了区区几天就学会汉语?而且,那种腔调……那不是一个外国人通常所说的那种略带生硬的中国话,而是真真正正,不带一dian口音,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虽然说话的方式有dian奇怪。

    想要掌握这种档次的普通话,就算智商高如琥珀,估计也得花几年时间吧。

    枪声已经平息了,陆五从铁墙后面探出半个头,看到邪魅正在扣动扳机——不过刚才扫射估计已经将枪里面的子弹打光了,所以步枪只是发出“咔哒”“咔哒”的轻微机械声罢了。陆五注意到邪魅身上并没有第二个弹夹。

    钢铁矮墙已经变得残缺,这说明幻觉和真实之间还是有着明显的联系的。不过这也也从侧门说明这是其实只是水泥墩罢了。铁墙的话,凭借步枪的火力怎么也不可能被破坏到这种程度吧。

    而且,邪魅的枪法本来应该很准很可怕,但是刚才这种枪法……也不能说不准,至少把这个水泥墩打的残缺不全了。但这种程度的话也就是普通士兵的水平。如果是李泽所描述的那个“枪枪爆头”的水平,应该是能够击穿水泥墩的程度才对。

    是故意不杀我吗?亦或者是做不到?

    “你……怎么会说中文的?”陆五站直身体,面对一把打光子弹的枪,就没必要藏了。

    “汝是那个小丫头的同伴?”邪魅没有回答。“从汝身上,感觉得到魔法的残痕。”

    虽然它不是一个人,但是此时此刻,不管是语言还是行动,陆五都很难把它和“没有智商的怪物”联系在一起。这是一种伪装吗?不过,眼前的邪魅,似乎是有理智,可沟通的对象。

    也许是感到无趣了,邪魅把手中的步枪朝着远方一丢。步枪大概飞了几十米的距离,落入火海之中,瞬间消失了。

    那个火海……应该就是海洋了吧。水被幻化为火焰,水泥被幻化为岩浆……果然,幻术是存在一定的规则的……

    “还有,吾能说这个位面的语言有什么好奇怪的?随便抓一人读取思维便可以。”邪魅说道。“人类大脑的语言、文字中枢可是整个大脑中最稳定的区域之一,基本上读取的时候不会产生遗漏,不比其他的记忆那么麻烦。难道那个小丫头没这么做?”

    虽然邪魅说的话,不管是内容还是说话的口吻,都感觉挺正常的,但是陆五却依然感到心头一紧。

    很明显,所谓的“读取思维”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作用。因为如果这种方法简单而无害,那么没有理由琥珀会不这么做。但是事实是琥珀宁可浪费大量的时间学习汉语和文字。

    “被读取的人……会怎么样?”陆五下意识的问。

    “呵呵,吾倒真的不知,因为通常,吾都是读取一个就杀一个。”邪魅说道。“汝为那个小丫头的同伴吗?”

    虽然它没有明说,但是从说话的那种漫不经心口吻,陆五就猜出了一个最不妙的结果。

    琥珀来过,而且……打输了。而且这个输不是那种战败后还能逃命的输,而是连跑都没跑掉的输。这就是为什么邪魅如此气定神闲,而且缺乏杀意的缘故,因为它已经完成了任务。

    原来是这样,对于现在的邪魅来说,杀不杀陆五都已经没有关系了。以前之所以需要杀人,是因为需要在地球上搜寻琥珀,为了对抗地球的排斥而夺取人类的血肉。但现在任务已经结束,所以这件事情就显得没那么必要了。换句话说,现在对邪魅而言,杀不杀人,本身已经没有特别的需要了。

    为什么……一切都和计划中的反过来啊!不是说最好的时机,最佳的环境,十分钟就能取得胜利的吗?

    “她怎么样了?”陆五问。

    “哈哈……汝很关心她?不过告诉汝亦无妨,她已经完了。”邪魅毫不在意的回答。“说来,汝是想来救她?”

    琥珀……还没死吗?不然的话,就不会说这种话吧。

    陆五努力让自己镇定。该死的幻术扭曲了太多东西。例如海水、熔岩和钢铁之类还能通过对比猜测,但是其他的一些东西,比方说人体什么,被扭曲成什么就无法猜测了。而且,琥珀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可能!”陆五听见身上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正是高手所为,高手控制着手机喇叭在喊。“你是打不过那个小丫头的!”

    “原来是汝啊……”邪魅似乎一下子就认出了高手的存在。“其实回答这个问题也无所谓啦。正常情况下吾确有不如,然而……吾于此准备了一个陷阱,而她就真的这样冒冒失失的一头钻进来……十分顺利呢。”

    “怎么可能!你不可能有这么聪明……”高手感觉有些情绪失控。“我才是正牌的,你只是替补!”

    “没错,汝是正牌,吾乃替补。”邪魅居然承认了高手的话。“然而,谁人规定,替补就一定不如正牌?”

    “搭档,快退!”耳机里,响起了高手的声音。“那家伙,要来真的了!”

    没有办法形容那一瞬间的感觉,陆五只能说感到一股汹涌旋转的气息突然之间扑面而来。那种感觉,就像有一只手握住他心脏,然后反复的蹂躏揉捏。

    陆五张开嘴,说不清楚是想要吸气还是吐气,但是在他回过神来之前,下一瞬间,他仿佛被跌落河中的溺水之人一样,滚滚杀气如潮水般将他整个吞没。

    没错,是杀气。那种感觉,也只能用杀气来形容了。尽管陆五知道,杀气只是一种精神方面的主观想象,而不是物质方面客观存在,但是这一刻,杀气如实质一般,触手可及。

    似乎能听见某处传来灵魂被捏碎的惨叫,那声音缥缈不可捉摸,彷佛近在咫尺,又像远在他方,也像根本就是自己的嘴巴里出来的。

    受到名为杀气的异质精神能量冲击,陆五清楚的感到自己的意识逐渐被染成苍白。杀气激发起人类灵魂深处的恐惧感,由于恐惧感太过于强烈,使得他的意识本能的想要放弃,随波逐流,任由摆布。

    逐渐模糊的意识中,听见高手呼唤的声音。

    “搭档,快离开!”

    这一声呼唤激活了生命潜藏的本能,心脏发出重重的砰咚一声,陆五从来没想到心脏跳动的声音会这么清晰,这么让人感到愉悦,因为这一刻,才能真实的明白自己还活着。

    陆五掉头朝着来路跑去。

    “出乎意料之外呢,居然还能动。”身后,传来邪魅的声音。陆五没有回头,不知道对方的情况,但是感觉上刚才这一下对方也耗费了很大的力气,所以一时之间没能追上来。

    刚才这个是……攻击性的魔法吧?

    这是陆五第一次见识到攻击性的魔法,不过虽然有劫后余生的后怕,但是静下心来细想的话,刚才这个魔法还不如一发子弹那么恐怖。

    人类要害中了子弹的话那是必死,中了这个魔法的话……起码陆五觉得自己没事。而且感觉上也不像是会有什么后遗症的样子。

    说句实话,陆五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这么冷静。刚才那种感觉,可以而说已经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回吧。如果ding不过那种强烈的恐惧感,估计就是即死。

    “搭档,那是强烈的精神攻击,是第六律魔法中直接攻击的手段,不过这一律魔法的直接攻击其实很弱,你果然ding住了。”耳机里响起了高手的声音。

    “不过看起来,邪魅这一次是玩真的……这一次她只用第二律魔法来杀你……不,它只能用第二律魔法来杀你。不过,它应该很快会追上来的。”

    陆五跑回去的路线是他过来的路线。这一路上,他已经先后设置好了三个地雷……这也是他的王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