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节 租船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那个,买水晶的话,应该是要一千万?”琥珀突然说起这个让陆五不知道如何开口的话题。“如果我们把这艘船打捞起来的话……”

    “那就绝对够了!”陆五脑子一热。他刚才还在想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但却没料到琥珀先提出来了。说起来,琥珀这段时间在地球上积累了很多知识,她已经能够以地球人的方式考虑问题了。“不过,琥珀,你能把这种沉船打捞起来?”

    从理论上说,琥珀应该不具备将深海的沉船直接用魔法拉到海面上的能力。如果真有那个能力他们完全没必要去捞这么区区一艘沉船了。他们可以直接去美国抢劫美联储的金库——虽然说抢劫是掉节操的事情,但是要是抢劫的对象是美国的话,陆五完全能够接受。哪怕因此暴露了魔法异世界穿越者的身份也无所谓。反正琥珀往holoera里面一躲,地球上应该没人能找得到。地球人已经发明了毁灭世界的核弹,但是对于魔法还是一无所知,不比三岁小孩好多少。

    但是魔法确实是很神奇,陆五很肯定,琥珀哪怕不能把沉船弄上来,至少也能把沉船上的东西弄上来。

    “直接来做是肯定不行的,那么深的海底,哪怕是最强大的傀儡师也做不到。”琥珀承认。“但是可以换一个方式。”

    “啊?”

    “陆五想要的,只是船上的东西吧?这些东西应该是每一个都不是特别重才对,所以我想,如果能得到海洋里的动物帮忙的话,应该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对啊,琥珀既然能和猫猫狗狗沟通交流的那么好,想必也能和海洋中的生物沟通了——再说了,古代的宝船对人类而言,是非常高价的宝物。但是在海底对海洋生物而言是毫无价值的东西。只要少许的食物就肯定能收买它们帮忙。

    陆五一阵激动。虽然说他原本就预料到琥珀会有能用的魔法,但是却也没想到这么简单。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钱了——除非陆五打算花费一段漫长的时间去进行航海培训,否则的话,就只能去租那艘租金高达一百八十万的游艇。

    就算通过网络也能很容易的知道船舶这玩意价格很贵,真的很贵。不说那些大型货轮、游轮之类(那些东西毕竟距离普通人太遥远了)玩意,随随便便一艘破渔船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的价格。那些游艇什么的更是天价奢侈品俱乐部成员。而且,现代的游艇几乎都朝着智能化、精美化、傻瓜化的方向发展,各种高大上的功能越来越多,需要的专业技术(航海)水平也越来越低。但是反过来说其价格也是一路扶摇直上,非大富大贵之家不能拥有。别的不说,价格上千万那是比比皆是。单单码头停靠费用就足够让普通老百姓咋舌的了。

    如果陆五买得起游艇,他就可以直接去给琥珀买上一百吨水晶了,顺带着利用琥珀“观测运气”的能力大发特发,而无需想着什么出海寻宝之类的事情了。

    ……

    w市的市区分成东南西北四个区,其中东区有着包括码头、港口以及中海油基地在内的各种和“海洋”有关的设施。

    陆五找的“正新船舶租赁公司”就位于东区靠近码头的一栋大楼内。这个码头可不是之前那个基本被废弃的老码头区那么点大,透过公司的窗户,能够看到那个充满活力的码头。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w市一直都是中国南方相当重要的一座港口城市,这也是w市发展的一根重要支柱。

    以w市船舶租赁和买卖行当来说,这家公司似乎名声很不错。之所以用“似乎”,是因为陆五过去真的从来没涉足过这个事,相关的东西都是在李泽介绍的。说起来,最初的时候,陆五也只是随口问问,但是却不料李泽正好对这方面相当熟悉。

    船舶租赁买卖不比汽车租赁买卖,通常情况下不会出现顾客盈门的场面——就算出现了,大部分情况也是一大波人其实只是“一个顾客”。反正陆五进门的时候,整个会客厅没有其他客人。

    “先生,请问您是租船还是买船。”服务小姐小姐小姐是一个打扮得很入时的中年妇女,虽然她的言行举止并没有明显的失礼之处,但是那双眼睛看的陆五有点不自在。陆五有种明显的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头即将要上杀猪凳的猪,正在被人上下打量,衡量肥瘦。怎么说呢,陆五这一身打扮,其实和“有钱人”这个概念一点也扯不上关系。

    不管是衣着还是气质,都看不出他是一个有钱人——当然了,事实也是如此。从客观角度来说,陆五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半年时间都尚未找到工作(侦探社的那个不算的话)的社会底层人士。

    幸而服务小姐小姐小姐最终还是表现出最基本的礼貌——她没有因为陆五的打扮和年纪看不起他。不过与其说是这是因为她看出陆五是个有钱人,不如说她的理智告诉他,来租船买船的不一定需要有钱人。

    毕竟船舶这事不比豪华汽车销售,能够简单的从衣着打扮和行动举止看得出他是不是合适的客户。船舶租赁买卖是一个范围很大的业务。众所周知,一些从事渔业的人也需要船,所以单单从外表很难判断。

    “我想租船。”陆五本来想直接报出李泽的名字,但不知为什么觉得还是先问问比较好。

    “请问您要租赁什么类型的船?”说话的时候,服务小姐小姐小姐递给陆五一本册子,上面就是公司目前掌握的可供租赁的船舶名单——还有照片。

    “我对船不是很懂……”陆五有些迟疑。“我想要那种能够去比较远的地方……去公海上的船。哪些比较合适?”

    “您有船舶驾驶证吗?”

    “没……没有。我对这个……一无所知。”

    陆五这句话产生了效果,因为服务小姐小姐小姐的眼里闪过了一丝不屑。有一句名言,叫做顾客就是上帝,换而言之就是如果你不是顾客,那你就不是上帝。一个啥也不懂的人来租船,别说上帝了,甚至也许连个屁都不是,只是一个来碍事的闲人。

    “那么您需要一些现代化的船舶。”服务小姐小姐小姐将图册一翻,转到了一张看起来很像游艇的船舶照片上。“这艘船也许能合适您。它上面有最新的电子设备,特别适合缺乏航海经验的人。您只需要稍加熟悉就能驾驶……”

    她大声介绍着,陆五的目光却停留在游艇照片下方的具体年租赁费用上。除了基础费用外,包括保养、码头停靠、租金、油料……等等。

    全部加起来,将近两百万元。

    “这么贵?”陆五尽管早就知道了这个价,但是真正看到那一串阿拉伯数字的时候,小心肝还是小小的颤抖了一下。

    “这可一点都不贵的啊。”服务小姐小姐小姐的眼睛把陆五刚才脸上微小的神情全部收入眼底。现在没什么疑问的了,这一位并不是顾客,而是那种好奇心过剩,进来问问情况的人。看他那年纪,应该也就是大学毕业刚上社会的程度。当然这很正常,这个年纪通常好奇心旺盛可以理解。但是他不该浪费她的时间,所以还是让他早点滚蛋好了。

    “你可能不知道,码头那边有着可以随时租赁出海的游艇。手续快捷简单。但是价格一般是是每小时三四千,好的船的话,价格还要更高一些。以那个价格来算的话……你这个两百万,也就够租一个月的游艇的。”

    服务小姐小姐小姐的语气里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礼貌的意味。虽然她没有让任何一个不合适的词出现在她嘴巴里,但如果一个人认真的在听她说话,就能从她口吻中感受到“白眼送客”的不友好味道,并乖乖的滚出去——也许会在出门之后咒骂几声。

    但是很遗憾,陆五的注意力始终在那艘游艇的照片上。这正是李泽推荐的那种游艇,他在网络上也看过这种船的照片。但网络上的照片通常是随心所欲或者单纯为了炫耀而拍的,而眼下这本相册里的照片则是为了清晰表现游艇各个细节而拍的,所以说这几张照片对陆五来说完全是第一次看到。

    这就是他预定中的船……虽然租金一百八十万真的是很贵的价格,但是它确实很漂亮。陆五突然意识到,如果一切如他预料之中那么顺利,那么不久之后他也有足够的财力可以买上这么一艘船。

    它的售价没预想的那么贵,大概在三千万左右——当然这是图册中提供的参考价。

    陆五再一次仔细的看着相册,努力的从相册上记载的长度、宽度、吨位来细致推导它的实际空间情况。所以他没有听见身边的服务小姐小姐小姐说的话——哪怕他听见了,也只注意到内容,而不是口吻——只是用一些毫无意义的“嗯”“啊”来回答。

    所以他完全没意识到,服务小姐小姐小姐已经做出了第三次的努力。最初的不屑现在已经转化为明显的怒气。

    当然,就算打捞工作一切顺利,不确定的因素依然很多。数千年以来,人类制造的无数船只沉入大海,但是海底寻宝的工作始终没有成为吸引人的职业。这是因为那些昔日珍贵无比,能被达官贵人视为宝物的东西,在时间和海水的协同努力下,很可能变成没有任何意义的废物。先别说象牙、犀角、珍珠、木器、铁器之类宝物早就被海水侵蚀得什么都不剩下,哪怕是瓷器——海水无法侵蚀的东西——同样面对不可测的命运。一个完整的古代花瓶可以成为收藏家的珍品,能轻松拍卖几十万的高价,但是如果是瓷器碎片(哪怕它们每一个部件都不曾少)就最多能在某个三流博物馆里占个不起眼的位置。

    花费将近两百万,去进行一场海底捞宝……这其实与豪赌无异。这就是为什么哪怕专家们反复从各个渠道证明这是一艘宝船,至今依然没人采取行动的原因:假如你花费了大量金钱和时间却只找到一群垃圾,专家们绝不会赔给你哪怕一毛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