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节 就绪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从这种细致分析来说,打捞沉船,必须是西班牙大帆船类型的沉船才没有风险。因为当年西班牙人从美洲运往欧洲的船只里面装载的主要货物就是从美洲掠夺来的贵金属,也就是黄金和白银之类的。这种东西,哪怕沉在海里再久,也丝毫没有损坏之虞。

    至于这艘中国宝船,在这方面就逊色多了。虽然根据仪器显示它保存得相当完整,但是现在能找到的古代记录(虽然专家们很努力的找了)依然很有限。没人知道它当年发生了什么而沉没的。它到底是遇到风暴沉默的,还是被海盗袭击后凿沉的,亦或者只是普通的船底漏水之类事故?如果它是被海盗袭击后弄沉,那对于寻宝者而言就可能会出现最糟糕的情况——花费了千辛万苦把沉船打捞起来,但船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却已经被海盗洗劫一空。

    站在客观的角度,这艘船之所以在这种各个相关数据都已经公开的情况下没有引来打捞者,除了打捞深海沉船本身需要的的人力物力和技术难度之外,还有这方面的考虑。所谓“宝船”什么的,毕竟只是历史专家给予的称号,并不一定代表是真的。

    陆五的思绪完全沉浸在对未来的思索之中,完全没意识到身边的女服务员已经快抓狂了。她也算是从事这行当多年,但是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一个死皮赖脸的“非顾客”。你一步租船而不买船,坐在这里就看着烦啊。

    正常人,如果仅仅是咨询的话,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口吻不对头了,就会乖乖的离开吧。但是这一个却丝毫没有反应。

    从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她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遇到厚脸皮的人怎么办?遇到不要脸的客人,那也只能把脸皮撕破了。虽然说实际上表面的这一层已经连“面纱”都算不上。

    里面的房间走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怎么了?”男人明显是听见了服务小姐小姐小姐的声音——刚才服务小姐小姐小姐为了赶走讨厌的客人所以加大了嗓门。陆五没听见,但里面的人却听见了。

    “经理,”服务小姐小姐小姐松了口气。“来了一个捣乱的……”

    “你就是……”陆五问道。“钱经理?”

    “捣乱的?”这位姓钱的经理看看服务小姐小姐小姐,又看了看陆五。从陆五这一身地摊货来看,他一点也不像是租船或者买船的——虽然说渔民通常也不会穿戴的很好,但是渔民那种被海风吹拂得黝黑的皮肤是做不得假的。而陆五这一身上下虽然不能说很白皙,但比起天天沐浴海风的人而言还是差别太大。所以他很自然的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陆五只是一个随意进来看看的闲人罢了。

    但是这个概念只存在于他脑海一秒钟,在陆五说出话的时候就立刻变了。能够正确叫出他的姓,绝对是有的放矢而来的。他立刻无视了服务小姐小姐小姐的话,或者说刻意的将其忽略过去。

    “我姓钱,请问……”

    “我是李泽介绍过来的。”陆五说道。“他应该有提及……”

    “啊,李警官啊。哈,确实是,他有提及,请里面坐。”这位钱经理热情的邀请陆五到里面的办公室去,陆五拿起那个相册,跟了进去。

    他刚才满心都在想心事,是真的没有注意到那个服务小姐小姐小姐。

    ……

    “全没了!”陆五站在街道上,看着不远处海面上一艘正在缓缓驶向远方的船。“所有的钱!”

    一百八十万!

    陆五完全没发现自己居然轻轻松松把这样的一笔钱给丢出去。嗯,说起来,如果是刚毕业那一阵子,单单这笔钱本身就足以让他目眩神迷一番了。如果是那个时候的他,应该没有一口气把这么多钱花出去的底气和潇洒吧。

    也许是钱来的太容易了。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那不是陆五的钱,而是邪魅抢的钱——就是那一起被警方认为是“十一五特大杀人案”的案子。

    正常的邪魅只有野兽级别的本能,但是当时它可是有高手那样一个“智商外挂”。高手第一时间意识到那些红色小纸头是这个世界的货币,对未来的行动也许有用。所以在杀光那里的人之后,邪魅带走了那些钱并藏好。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正确的做法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

    然后,在高手背叛滞后,这些钱现在落到了陆五手里。

    这那些贩卖军火武器的犯罪分子的钱不同,这笔钱里面可没有被放进去那些能够自动发信号的假钞。这笔钱是赌场的收入,钞票本身没有任何问题。

    当然,要是一定有人详细调查的话,大概会给出一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之类的吧,但是现在这个社会,谁会吃饱了撑着没事去调查像陆五这样一个人呢?再说了,一百八十万很多吗?至少对于现在的w市来说,这点钱甚至让人懒得去关注。

    毕竟这个时代,可是一平方米的房子能卖出好几万的时代啊,一百八十万元,事实上连稍微大一点的户型也买不起。

    从高手那里得到的钱总数只有一百七十多万,不过陆五加进去之前自己当侦探赚到的钱之后,勉勉强强的凑足了金额。所以说陆五实际上是把一切都赌上去了。如果失败的话……至少在短时间内,他估计是做不到水晶的事情的。

    “搭档,为什么我感觉你的心情很难把握啊。”

    “不知道你懂不懂,我现在正在……”陆五感受着海风吹来的感觉。“痛并快乐着啊。”

    把手里的一切都丢进去,为了追逐一个梦想。这大概只有现在的自己能做得到吧。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陆五有一种隐约的感觉,能够感觉到自己和过去不一样了。

    如果是过去的自己,应该做不到这么大的冒险。就算下定决心去寻宝,也会选择另外一个方法。那就是接受一段时间的航海培训,然后租一艘渔船什么的出去。渔船的价格便宜的多。

    难道是经过了那场和邪魅的战斗?

    很奇怪自己没有留下什么心灵的创伤——按照书上的说法,经历过生死危机之后,人类就会留下此类精神方面的伤害。比方说美国人就有越战老兵不把枪放在枕头下面就睡不着觉的记录。时不时做个恶梦,在梦中把面对生死危机的那一幕重演一次什么的就更常见了。

    可是,在消灭邪魅之后,陆五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类似“精神创伤”的回忆。虽然说时不时的会回想起当时的一切,当时那只是回忆,并不会如身临其境一般再次感受到那一刻的危机和恐怖。一句话:事后他一样吃的好睡得香,就算满身伤痛那也只是**上的疼痛(其实也就一个礼拜就好得差不多了)。

    大概是我精神比较坚韧吧。陆五这么想着。

    吹了一会风之后,终于感到有点冷。此时时间已近秋末,虽然说作为南方的城市,w市此时气温依然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街道上行人还以夹克衫、西装之类服装为主,但市民们日常出行的时候,已经在外套里面加了一件羊毛衫。如果不是厚实的外套的话,在海边吹风还是撑不住的。

    “对了,高手,你知道琥珀为什么想要水晶吗?”

    陆五现在也放开了,高手读取过他的思维,以此获得汉语能力和一些地球上的常识(当然,这是高手说的,到底它知道了多少是另外一回事)。为了弥补这个错误,高手一再赌咒发誓那一次思维读取是绝对安全,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因为作为纯粹精神体的它能够完美的操纵能量。当然,另外一方面高手也积极的“将功赎罪”。比方说邪魅留下来的钱,就是高手主动说出来的。

    “搭档,这个我完全不知道呢。”高手回答道。“你知道,我虽然和术士们过了一段时间,对他们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但是却也谈不上了解得很多。他们那个世界已经出现灭亡的前兆了,要说有什么人想要修复世界,那也很正常。”

    “那个……真的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吗?我的意思是,你之前说过……”

    “搭档,你想的是什么呀!那个小术士人品还不错,看上去可以放心。别露出这幅表情,我说的是实话,虽然术士们是以太之海中的凶恶强盗,但是其中有几个好人那也是正常的。砂土中也会藏有黄金的呗。而且从实际考虑,真正想要穿越以太之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需要消耗大量资源。所以哪怕是强盗,也要进行基础的评估来判断值不值得来抢劫。再考虑到时间方面……等到术士们做出入侵的准备并付诸实施的时候,估计你早已经进了火葬场啦。还是不要想太多,赶紧去泡妞才是正经。术士这么危险,这种做法才刺激啊。”

    “不想太多了,回家之后,把需要的东西都整理一下,该买的买,该带的带。”陆五没理会高手,对着前方的空气说道。“我一定会成功!”

    “哈哈,当然了,有积累无数纪元机知识的本大爷帮助,区区攀登地球社会巅峰的做法还不是小菜一碟?”

    高手一点也不脸红的继续吹着牛皮。

    此时天空之中,太阳刚刚从云层后面探出半张脸,将白色的光芒撒到整个宽阔的海面上,海面——其实这不是海面,而是河流的入海口,应该算河面——尽头能够看到不少船只,其中不乏巨轮,只是是航向远方亦或者在停泊原地。之前陆五注目过的那艘船此时已经航行了足够的距离,似乎正在追向远方的巨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