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六节 宝物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所以说拍卖行其实相当赚,随随便便可以不花什么本钱就赚个百分之五、百分之八最高甚至能达到百分之十五的钱。可惜的是这一行入行门槛比较高,似乎简单,但是想要真正的赚钱,就需要很多的时间做前期积累……”任健一边走一边给陆五做着科普。“所以作为新人,投资绝不能随心所欲,第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寻找一个合适的切入口……”

    两个人现在走在酒店的走廊上。拍卖会已经结束,本来他们可以走人了,但是因为宋权的要求,他们结束之后要去会务房间去见见那个老头——或者说,私下里见一次面。虽然两个人其实都不知道宋权到底想干什么。

    “陆五,你担心什么……一切不正如我们计划中的进行吗?”

    “不,我不担心这个。”陆五回答。“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总觉得有点心绪不宁。”

    “矫情!”任健轻松的给陆五下了一个结论。

    宋权正在房间里等着他们。

    在看到两个人的神情之后,宋权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要说这两位果然还年轻。虽然说两个人神情上努力装作淡定从容,但是如何逃得过宋权的眼睛?某种意义上,古董这行当堪称是世界上淘汰率最高的行业之一,因为这一行里,从来就不缺骗子,但是从来不缺暴发户。

    那个比较胖的年轻人——应该叫任健的——虽然满脸带笑,将自己脸上的情绪隐藏起来,但是眉宇深处的紧张却不自觉的从肢体语言上透露出来。另外一个,应该叫陆五的(这名字不多见,所以很容易记)看上去情况稍好,不过那没什么用,因为同伴的情绪本身就泄露了他的焦虑。

    不过他们紧张的情绪只是换来宋权的一笑罢了。

    宋权可是在这一行多年,对于这种紧张情绪的来历,那是不用说也知道。毕竟只是两个毛头小子,不懂这行的规矩——只要这东西不是偷的抢的,不会惹上警察,其实没人关心货从哪里来(说句不客气的话,哪怕是偷的抢的,只要把价格讲下来了,也照样有人肯收)。何必关心呢。在现代的中国,古董的货源无非两个,要么就是败家子——将祖先辛苦收藏的宝物拿出来卖;要么就是倒斗的——摸金校尉之类的人物。当然还有第三种,就是天上掉馅饼偶然遇到一个古墓什么的。但在私人收藏界来说,来源方面并不是收藏者关心的问题。他们关心的是这玩意到底是真是假。

    两人进门,宋权悠悠然给客人各倒了一杯茶,然后才开口。“小兄弟,其实找你们没其他什么事情,只是想问问,有没有更高档次的东西?”

    “更高档次的?”

    “更高档次的。”宋权笑了一下。“现在已经接近年底了,我们协会有意在新春时节……也就是过年之后,举办一个大型的古董品鉴拍卖活动,不是今天这种我们内部会员参与的类型,而是和w市电视台合作,举办一场大规模的电视鉴宝。事情已经定了,只是……想要效果好,产生足够大的影响力,就需要一些比较珍贵的古董才行。两位也是协会的会员,也应该尽力支持一下协会的活动嘛!”

    他提出这个要求,微笑着等候着答复。

    什么叫眼力?这就叫眼力!凭借自己这一把年纪,宋权知道自己的要求不会被拒绝。

    任健和陆五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前的花瓶是所有瓷器中差不多最优秀的那一批了。从宝船上捞起来的瓷器数量虽然是最多的,但从质量上来说,瓷器只是宝船上宝物中最不值钱的一种了。

    事实上,之前两个人还为变现这方面有一点争议。一个思路是从比较廉价,不值钱的东西一件件卖起,这样比较低调,不会引人注目。另外一个思路则是选择比较珍贵的物品选一件变卖,做一锤子买卖。不过最终还是第一种想法占了上风。

    但是既然有了机会……那么试试看也没问题。

    “宋会长,很凑巧,我手里有一件宝物,我想应该能行。”任健开口回答。

    “宝物?!”这个词让宋权表现出明显的兴趣。很明显,宝物九成九是古董,但古董不一定能被称为宝物。事实上,宝物这个概念,也就是一个东西能不能被称为宝物是一件没有明确规定和界限,相当模糊的东西。对于涉足古玩行业的人来说,不会轻易说出“宝物”、“珍宝”这种类型的词——除非是有目的的吹捧——如果说出这个词,通常就意味着这件古董非同一般,哪怕不是稀世之宝,至少也能让人惊叹不已。

    相当值得期待啊。

    “好,那我等着。”宋权笑了一下。“放心,安保问题和保密问题,协会方面是非常重视的,绝对不会出篓子。”

    ……

    两个人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任健接到了一个电话。

    “啊……哦……这样啊,很好很好……嗯,嗯……嗯……”陆五清楚的看到任健打着电话,脸上的笑容就像一朵芍药一样逐渐绽放开来。

    “怎么了?”等到任健打完电话,陆五不禁问道。

    任健却没有回答,而是赶紧点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他盯着手机大概十几秒,手机终于响起了短信接收音。

    “落伍,成了!”这一次,任健脸上终于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什么成了?”陆五一时之间搞不明白。

    “我表舅那边把事情办成了!”任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千多万到手,对了,这次拍卖的三百多万也会在明天到账!”

    他把手机递给陆五看,手机上正是一个说明银行账号余额的短信,上面的数字让人有一种不真实之感。就在陆五看的时候,任健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力量之大让陆五差点一个踉跄。“我们也成了有钱人了!”

    最后一块危险也被去除,任健只觉一片天高海阔,踌躇满志。一想到所有那些打捞起来的东西都能变成钱……虽然目前还无法估计到底有多少,但是其意味着一个很大的金额,怎么说也是能用“亿”来计算的数字。

    对于胸无大志的人来说,那是可以享受一辈子的财富,而对于任健来说,那就是未来的画布和画笔,能够描绘出一张绚丽的人生图画。过去无数想要却无法接触的东西,如今却已经不再是梦想。

    陆五走到路边,打算找一辆出租车回去——从这里回到住处,可不是短路。最重要的是附近没有公交车。

    “对了,贱人,你现在跟着我干嘛?”陆五突然问。

    “什么叫跟着……你没看时间吗?”任健一脸理直气壮。“都快晚上啦,为了我们的事业,我现在连晚上哪里吃饭都没着落呢……不去你那里混饭吃,还能去哪里?”

    “我那里混饭……”陆五其实想说我住的那栋违章建筑就连厨房都没有,但是又想到琥珀到楼下小店里借用厨房的事情。说起来长得漂亮就是有优势,正常情况下开店的人不会轻易把厨房借给别人使用才对,但是琥珀愣是成功了。考虑到琥珀穿越者的身份,也只能说这个世界是看脸的世界,颜值高就是好。

    “好了好了,不要有异性没人性了……车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出租车刚停下,任健就先一步钻了进去。

    “喂,现在过去的话,琥珀就算想做饭也来不及吧?”陆五进车,徒劳的想让贱人不要过去。好端端的,有个第三者凑在边上感觉真不好。

    “别人是来不及,琥珀肯定不会!”贱人就是贱人,用最明确的态度清楚的摆明这顿饭是蹭也得蹭,不蹭也得蹭。

    事实证明任健的判断完全正确。大概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已经坐在桌子边上吃饭了。前面说过,虽然陆五租过来的这栋房子没有厨房(有炉灶,但不能排风),但是吃饭桌子却足够三个人坐的。

    琥珀已经做好了适合三个人份量的晚餐。陆五一开始不明白,不过在高手的解释下马上就明白了。

    第一律的术士能够窥视未来。虽然说改变未来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和反噬,但是如果仅仅是看看未来会发生什么,顺应着未来,而不是抱着“我要改变命运”这样的想法,其实事情很简单。换句话说,虽然琥珀其实和吉普赛人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她确确实实拥有预见未来——也就是地球人通常所说的占卜、算命之类的能力。

    “……所以,事情非常的顺利!所谓‘狡兔三窟’就是这个道理。商业上,最忌讳的事情就是只有一个对象可以打交道,最爽的事情就是别人只能找你打交道……这就是垄断,所以的资本,最终的目标就是走向垄断……”

    任健一边大口吃饭一边向琥珀吹牛,讨好卖弄的态度简直就是溢于言表。

    陆五在边上叫苦不迭,任健则一点都没看见(说不清楚是真的没看见还是假的没看见),还用犬类特有的那种真挚的眼光看着琥珀,笑得像个人型萨摩耶,一条无形的尾巴在后面摇啊摇。浑不知边上的陆五这会儿恨不能把他做成一锅狗肉汤。

    更糟糕的是,他在一股劲的给琥珀脑海里灌输他那套理论——其实就人生哲学而言那也不算错(毕竟贱人可是以奸商作为自己人生理想的家伙),可是看着他这么想用自己的黑暗理论去污染琥珀,陆五就觉得满肚子不爽。

    “这个世界上,商业上最难的问题就是资金……想想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企业个人破产?核心就在于,他们缺乏资金,所以不得不用借钱,用借来的钱进行投资!所以他们承受不了失败,哪怕是微小的失败也不行。这就和打战没有预备队一样,貌似愚蠢,实则无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