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九节 平静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应该说,这场交锋是陆五赢得了最终胜利。

    他之前布下的种子终于生根发芽,李泽在最初的冲动之后,经过长时间的思索,名为“常识”和“科学”的力量终究占据了上风。其实这不值得奇怪,正如一句哲言所说,人们总是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只要不是亲眼目睹那些无可辩驳的超自然现象,比方说琥珀的虚化之类,否则单凭一面之辞,最终人们还会把超自然现象用“合理”的方式去理解。

    比方说李泽遇到的,躲闪子弹?虽然感觉是神秘力量,但是如果考虑到“机器人”、“人造人”之类因素的时候,这就比较能理解了。眼睛发红光什么的更加容易解释。哪怕最后一个遇到的奇妙幻术,也能理解为某种特殊仪器的效果。

    毕竟,现在的科学和魔法也没差太多了,很多很奇幻的科技都已经问世。

    毕竟,李泽最后在幻术中昏过去,那种状态下可谓真假难辨。正如庄周梦蝶,谁又能说的清楚呢?最关键的是,和陆五不同,李泽身上没有任何伤害。如果说陆五还能用手指上的水泡来参照,证明一切不是单纯自己脑海里的幻觉,那么李泽连参照的东西都没有。

    按理说应该高兴一下的陆五现在却完全没有心情。

    看着李泽离开之后,他原地默默的站了一小会,掉头上楼。

    隔着房间的门,能够听见任健正在一边看电视一边讲笑话给琥珀听。讲的都是陆五大学年代的事——就像每个人都知道的,大学年代总是有些糗事,被任健添油加醋之后立刻从糗事升级为笑话了。

    站在门口,本来应该推门进去的陆五突然之间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让他不想进门。

    也许某一天,她就会突然消失……

    多少也要考虑一下她如出现一样突然消失的可能性……

    琥珀会走……琥珀当然会走!一开始陆五就知道琥珀会离开。如果琥珀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她来到地球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意外的事情。

    虽然琥珀没有说明,但是从高手那里(高手怎么说也和术士们相处了很长时间,知道很多关于术士的事情),陆五知道了琥珀的这种形态,也就是脱离**,以精神体的方式存在,并不是一个正常的状态。事实上,正如高手讲明白了的,琥珀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她想要在以太之海旅行并探索其他位面。

    这是因为不同世界(位面)之间存在物理法则存在的差异,很多物质在不同位面之间是不能交流的,因为位面的法则可能根本不支持这种物质的存在。以**的方式进入其他位面危险太大以至于根本不现实,而精神体是少数不受物理法则限制的存在。

    但是对于术士们来说,这种做法同样极富风险。虽然依靠他们拥有的魔力量,他们的意识能长时间脱离**形成精神体,但这意味着他们就无法保护自己的身体了。万一肉身出现什么变故,哪怕是对普通人而言很小很小的变故,对于意识已经不存在的肉身而言都是致命的。

    就算是事先做好了充足准备,术士们也不能以精神体的方式存在太长时间,因为风险很大。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琥珀都会离开。

    “搭档,你怎么了?”耳朵里,高手的声音适时响起。“情绪低落?”

    “高手,琥珀会离开,对吗?”

    “嗯,如果按照我的估计,你可以拖延。”高手说道。“只要你迟迟不凑齐她想要的一百吨水晶,我估计她不会离开。起码也是会迟滞很长的时间。不过,”它的声音一变,“这样做的话,估计不是搭档你的风格吧。”

    “那么,离开以后……”陆五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太过于贪婪了。但是没办法,人类本来就是**无穷的生物。

    “所以,搭档你要努力吧,只要能把她泡到手,让她再回来找你就可以了。而且下一次,她就不是灵体的方式存在了啊!”

    “啊,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地球和术士们的世界没有本质冲突……不管怎么说,两个世界里生存的都是人类啊。所以她肉身也能生活在地球之上的呢。所以,搭档,一切取决于你!”

    高手自信满满的说道。

    也许受到高手的鼓舞,亦或者是明白自己实在太过于贪心不足,陆五很快调整了心情,推开门。

    “……所以你看,陆五这个人真的是很不会讨好女孩子!”任健还在努力的说陆五的坏话,“被人鄙视也难免的。不过,他对你绝对是个例外……”

    “贱人,你又背后说我坏话了?”

    “我在夸你哪!”任健不满的说道。“你得庆幸遇到了琥珀!老天真的不长眼啊,怎么会让你这种人和琥珀在一起?”

    要说明的是,任健之前的表演其实是有效果的,因为很显然,哪怕琥珀没有笑得花枝乱颤,至少也是在抿嘴偷笑了。

    “算了算了,不当电灯泡了……”任健站起来,“对了,陆五,过来一下。”

    他把陆五拉出房间,塞给他一个东西。“这个给你,送给琥珀吧。”

    陆五看了看任健从包里拿出来的东西,认出这是一款最新的手机。

    “琥珀帮了你这么多忙,你居然连送一点礼物的想法都没有。你呀,要不是天上掉下来一个琥珀,这辈子肯定打光棍打定了!”

    “最后警告一次,好好珍惜她。不能把她当做女朋友,而要当做财神爷!”

    这种话,估计也只有想要成为奸商的任健才能说出来吧。

    “顺带说一下,我刚才终于想到了一个终极方法,把琥珀牢牢的拉在身边,保证她不离开的办法!”

    “什么?”听到任健的这个话,陆五也不禁眼睛一亮。

    “赶紧让琥珀生个小孩吧!虽然你的颜值肯定会扯后腿,但是只要是琥珀的孩子,那肯定会非常可爱……”任健很认真的说道。不过下一秒钟,他就被陆五推到门口,屁股上还挨了一脚,直接踢出了门。

    ……

    元旦早已经过去,农历年底已经近在眼前。就算是w市这样的城市,街上的行人和车辆也明显稀疏起来,不复往日的繁华。路边一座正在施工的大楼,轰鸣的机器声也停歇了。在这个时候除了极少数必须要赶进度的工程之外,几乎听不见平时那些麻烦的噪音了。

    报纸、电视还有网络上,已经出现了“春运”的专栏。一年一度的春节即将来临。

    虽然按照时间来来说,距离过年还早,但是那种气氛确实是一天胜过一天。过年是中国人最大的一个节日。虽然时至今日,各种外来风俗,各种洋节,各种思想如潮水一样涌入中国,但是春节依然是中国人雷打不动的大节日。

    一个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面色严肃的中年人在路上匆匆走过。感觉上,他像是一个急着完成年度任务然后好回家过年的推销员。看他那副严肃的表情,估计应该工作不怎么顺利吧,现在正是绞尽脑汁的想要增长业绩。

    等到那个人擦身而过之后,陆五才觉得自己很好笑。好像之前自己也是这种人中的一员,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变成了眼下这种旁观者的心态呢?

    不过,他没有太多的空想时间,前方已经看得见家了。

    在大路边上,停靠着一辆相当大的货车。货车的车门开着,两个司机打扮的人正在车边上抽着烟。

    陆五走到近前,用手机拨了一个电话,随即一个司机立刻拿起了电话。伴随着电话铃声,陆五和那个司机彼此确认了对方。

    “哦,那个,你就是陆五先生吧?”司机倒相当客气。

    “是我,是我要的水晶吗?”

    “是,没错!”

    一番交涉之后,很快,司机就用车上的一辆推车(装载重物的那种)将货车上的水晶一箱箱的运向一楼的仓库。

    要特别说明的是,在出海之前,陆五就察觉楼下的房间变得空旷了(前面说过,原本那是一个堆放布料的仓库)。那个时候,陆五就萌生了“如果仓库租约到期就顺路把楼下也租下来”的想法。

    回来之后,事情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房东大婶真好为没人续租租楼下仓库的问题发愁呢。于是双方一拍即合,最后是陆五以一个月三千五百的优惠价格,租下整栋房子,包括一楼和二楼的仓库。

    现在,一楼的仓库正好被用来装那一百吨水晶。

    这些水晶不是一次性送来的,而是分批运来。水晶都装在写着“易碎品”“小心轻放”的木箱子里,箱子被钉牢而且里面所有的空隙都塞满了缓冲用的塑料泡沫。水晶则是被塑料纸包好,放在塑料泡沫的最中间。这样一来,一百吨水晶所占的空间其实相当的大。

    估计一百吨水晶凑齐的时候,整个一楼的仓库就会差不多装满吧。

    货车开走之后,陆五走上三楼。他进门的时候,琥珀正在看书——其实大部分时间,琥珀就干两件事情,第一是看书(包括上网找资料),第二是听音乐,两者同步进行。好像她一直都有看不完的书(现在的琥珀已经能自己去图书馆借书了)和听不完的音乐一样。

    一定要说有所改变的话,那就是在音乐方面,琥珀的口味提高的很快。最初的时候,琥珀那是什么音乐(包括一些陆五觉得很差劲的)都爱听,都能听,现在的话,她的挑食程度明显提高了,听的歌都变得有一点品味起来。因为陆五进门的时候,琥珀正在听那英的“相约九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