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二十节 关于春节的问题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虽然是很老的歌,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歌本身相当不错。只要不是审美疲劳(当然了,大部分中国人都已经审美疲劳了),都会承认这首歌其实相当动听。

    也只有从这些细微的方面才能隐隐察觉琥珀和普通人的不同了。毕竟,一个穿越者想要融入一个截然不同的社会,远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容易。很多差别,都是在不经意之中产生的,虽然琥珀现在在交流方面已经没什么问题,不过在某些方面确实还存在较大的不足。

    “相约在甜美的春风里,相约那永远的青春年华……无论咫尺天涯……”陆五进门的时候,琥珀正在一边看书,一边轻声迎合着音乐哼歌。

    说起来,这还是陆五第一次听见琥珀在唱歌。以前她一直只是在听,却从来没有开口,就算有那也是用仅能自己听见的声音在唱。

    虽然“相约九八”是一首很老的歌,老得让人早就让人审美疲劳到腻味了,但是琥珀的歌声确实相当不错。陆五不是音乐专业,所以只能说“好听”,却是说不出到底好在哪里。

    “陆五,你回来啦。”琥珀注意到陆五的到来,她停下唱歌,放下手里的书。最近一段时间,琥珀手里看的可已经不是那些小学课本之类的货色了,而是在专攻历史,她从图书馆借来的都是“世界通史”,“中国通史”之类大部头著作。

    没错,自从出海归来之后,琥珀的阅读范围突飞猛进,大大超越了原本的菜谱之类范围,转而研究地球位面的历史了,其实不止是历史,还有音乐。在琥珀边上,放着“音乐基础理论”,“欧洲音乐史”,“基本乐理”,“美学原理纲要”,“音乐的分析与创作”等等一些书籍。这些书,结合琥珀天天听歌的事情,给人一种很奇怪的联想,好像琥珀正在竭尽全力学习地球位面的音乐。

    不是那种因为有兴趣所以想要了解的学习,而是抱着某种明确的目的,迫切的学习。

    “对了,琥珀,水晶又送来了一批。”陆五说道。

    一百吨水晶并不是小数目,虽然说现在在资金和购买方面已经完全没问题,但是实际操作起来还是只能一批一批的送过来。估计过年之前一两天才能全部凑齐吧。

    琥珀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陆五,刚开办的公司应该很忙才对吧?但是你最近都好像……很快就回来?”

    “我插不上手。”陆五很想这么苦笑一下。当然,那只是想想罢了。陆五也是男人,而男人的本能就是不会在喜欢的女人面前装怂。

    “因为水晶送过来了,我得回来接收。”陆五说道。

    一楼的仓库里,已经堆积了相当数量的水晶。虽然说数量还没有达到琥珀的要求,但是琥珀早就去看过了。

    “陆五能这么在乎我,真的太好了。”琥珀说道。

    陆五还不是很适应琥珀这种直接了当表达情绪的方式,忍不住脸上发热。“我去楼下拆个箱子验验货。”他找了个借口,赶紧离开,免得被琥珀看出自己脸红。

    陆五一点也不忙是有理由的。

    大学年代是人类最富有幻想和激情的时候,因为一方面还在象牙塔里,思想还没有受到现实的桎梏,另外一方面知识和**却因为年龄的增大被推到了一个高峰。这种情况下,正常的大学生几乎都会产生一种对人生未来的幻想,或者说狂想。有些人只是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流露出这份狂想,另外一些人却把这些对于人生未来的想象写成计划。

    当然,这两者其实也没什么不同。因为等到进入社会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从狂想之中苏醒过来,认清现实。

    其实这些狂想之中,很多事情都是很正确的,它们之所以被称为狂想,唯一的原因就在于压根没有实现的条件。比方说陆五,他就曾经幻想成为一个探险家,去打捞宝船。为此,他搜集了和宝船相关的所有资料,并且写了一份计划书,幻想自己能找到一个投资人,一起发财。

    当然,事实上是他根本没机会找到这种投资人。虽然他的打捞计划现在已经事实证明完全正确。宝船上确实有足够多的珍宝文物,整个打捞过程也和陆五计划中的没有太大区别。也就是计划书中出海的渔船(或者是货船)变成了游艇,而原本计划书中负责水下打捞的深水机器人被章鱼哥取代罢了。

    但是如果没有碰到琥珀,那么这就是一个空中楼阁,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这方面,任健也一样。

    前面说过,任健这个人天生就对商业有一种本能的偏好,这一点从他的个人理想(也就是成为一个奸商)就能看得出来。他也曾在热情的推动下,写了很多个赚钱的计划。凭借天赋的敏锐眼光,他找到了好几个能赚钱的买卖。

    先不提具体操作细节方面的问题,至少他选择的事业,在理论上绝对是赚钱的。就像任健看过陆五的寻宝计划一样,陆五也看过任健的商业计划。都是雄心勃勃大展宏图的档次。

    当然,和陆五面对问题一样,任健的计划也只是狂想,因为他并没有起家的资本。

    普通人选择贷款的话,最多只能获得几万乃至于十几万的资金,在现代社会简直不值一提。创业需要有资本,而创业的资本,在w市这种地方,没有几百上千万那是啥都不算。说句不客气的话,哪怕几百上千万,在w市也不过一套房的价格罢了。

    正如任健常常说的,这个社会,不缺有眼光的人,不缺肯干苦干的人,缺的唯有本钱。

    所以任健一开始也就只能认清现实,放弃幻想,去做“大绵羊”火锅了。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截然不同。当原本不切实际的理想现在来到触手可及范围的时候,是很难形容一个人爆发出来的热情和动力的。

    他一个人就把活全包了。

    原本在大学里的时候,陆五还能凭借自己的心算能力负责一些收钱算账之类的活,但是现在公司有专业的会计出纳,他这个天赋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所以任健干脆就把陆五赶走,理由是让他多陪陪琥珀,看好财神爷。

    “那个……陆五,”陆五刚到门口,琥珀突然问道。“是不是春节要到了?我记得春节是中国的一个重要的节日。”

    “啊……没错。”陆五回答。但是当他这么回答的时候,心头却情不自禁的咯噔了一下。

    “那个,节日是什么概念呢?”琥珀有些疑惑的问。“为什么特定的某一天,大家都会很高兴的在一起庆祝?”

    “这个……”对于来自异界的琥珀而言,理解“节日”是个比较困难的事情不是不可理解的,陆五只好想办法解释清楚。“最初是为了纪念某件事情,所以大家都出来进行固定的活动。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纪念意义越来越弱,而变成大家约定好出去游乐一下的事情了。”

    这种节日,最典型的现代节日就是五一劳动节,传统节日就是端午节。

    五一节变成大家出去游玩的节日,谁还记得它起源于美国芝加哥工人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大罢工呢?端午节稍好一点,大家至少知道节日的起源,屈原的典故。但是现在中国人端午节都吃粽子,看划龙舟,并将其当做快乐而热闹的节日,谁又有保留着最初的那种缅怀贤人逝去的悲伤心情呢?

    “这么说,哪怕是起源很明确的节日,到现在的话,最初理由……也已经变了啊。”

    “没办法,时间太长久了。”陆五回答道。

    “春节的起源是什么……”

    “这个……我还真的说不明白。但是应该是起源于古代的祭祀活动吧。”陆五说到。现在琥珀已经对地球位面的历史——不管是中国史还是世界史——有所了解,所以一些名词什么的已经不需要特别的解释了。

    事实上,琥珀知识恐怕已经够了,缺少的是某些特定的常识。这些常识都是日常生活中积累而成的,却没有专门出书立说——对地球人来说压根没有这个必要——所以琥珀虽然说大体上和人交流已经没问题,细节方面还需要时间才能进一步熟悉地球。

    “春节应该所有人都要回家去,和家人一起度过呢?陆五也要离开吗?”琥珀紧跟着问道。

    “不,”陆五回答。“我就在这里。”他掉头想走,但是身体后背传来的感觉让他的脚步停住了。

    琥珀从后面抱住了陆五。

    说起来被琥珀抱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气氛是不同的,空气中充满了某种微妙的感觉。就好像,某种东西现在已经到了最极限,只要用手轻轻一捅,窗户纸就会应手而破一样。

    身后的触感消失了。陆五回过头,却发现琥珀已经不见。应该是已经回到holoera里面了吧。

    “搭档?!”耳机里,响起了高手的声音。

    “怎……怎么!”说起来也奇怪,陆五早就清清楚楚的知道高手就凭依在自己的手机里面。但是这一刻,听到高手的声音,他居然感到一阵慌张不安。那是那种小秘密被拆穿之后本能慌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