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二十六节 电视鉴宝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向各位读者道个歉,家中外婆病危,必须要人照顾,最近可能更新不会很稳定。

    虽然琥珀的话里面有个“如果”,但是只要稍微冷静下来,仔细思考的话,就能理解这实际上是唯一的解释。

    术士是人类,术士当前这种“灵体”状态并不是刻意的,而是为了进行位面旅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这种状态本身就意味着危险。因为人类并不是可以单纯依靠精神生存的生物,琥珀之所以能以这种方式存在,归根结底是因为她拥有实际身体(虽然在另外一个世界),她的灵体和实体之间,有着一种冥冥之中,难以捉摸的联系。正是因为这种联系,才让琥珀的精神体能够存在。

    精神体离开之后,身体的状态类似植物人。事实上这种情况下身体的情况要比植物人更加糟糕,因为植物人至少还保留了本能性的神经反射,还能自主呼吸,脉搏、血压、体温都可以正常,而精神脱离的术士,就连这些最基本的能力也一并丧失。

    很容易理解,精神和**分开之后,脆弱的身体会成为一个术士最大的弱点。因为她都无法保护自己。不要说是恶意的攻击,哪怕只是一个稍微的疏忽都会出大问题。

    如果不是确定术士的精神体能够有朝一日归来的话,那么和尸体也没什么区别了。

    “可能性……大吗?”陆五问道。其实他这句话完全是废话,因为根本不存在第二种可能性了。

    “应该……是吧。”琥珀回答。“而且,”她有些绝望的说道。“我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没有足够力量的话,是不可能靠着一己之力冲破世界界壁进入以太之海的。”琥珀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真的……回不去了?”

    “那个……术士们应该有应对这种情况的做法吧,比方说发出信号寻找救援之类。”

    “不行,我什么也想不起来!”琥珀再一次抱住头,脸上浮现痛苦之色。

    “没事的!”陆五抱住琥珀,安慰道。

    过去好像一直没能这样抱住琥珀——虽然他心里其实早就想这样试试。但是此时此刻,抱住琥珀的时候却完全没有那种和**相关的感觉,只是,单纯的觉得很心痛。

    “也许只是一个错误,也许那边的监视者很快会察觉你身体的情况,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也许是这个可能性确实存在,琥珀终于点了点头,平静下来。

    琥珀拿起一本书。之前她可以在holoera里面,使用魔力来翻书页看书的。但是这一次,她却明显要集中注意力,才能将一页轻飘飘的纸翻过来。而且看上去就比较吃力。

    虽然琥珀自己说自己的魔力只剩下十分之一,但是看这样子,哪怕说只有百分之一也不为过。

    “陆五,看到了吗?”

    “看到了。”陆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有,我现在没有力量了呢,那个……再也不能帮你……”

    “我会养你的!”陆五心头一热,一句话脱口而出。

    “啊?”琥珀明显听不懂这句地球味道明显的话的背后意思,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理解这句话的表面意思。“谢谢,陆五。”

    这一次,她是主动从正面抱住陆五。虽然隔着衣服,陆五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胸口顶上两团软乎乎的东西。

    “能来到地球,能遇到陆五,真的太好了!”

    ……

    地上的积雪在两天之后才彻底融化。

    今年对于w市来说,也算比较难得的低温年份了。在w市,虽然说下雪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情,但是南方就是南方。下雪不等于有积雪,正常情况下的冬雪,天上下雪,地上不会积雪——哪怕路边多了很多结冰的水坑,但雪落到地上却是很快就就消融于无形。

    春节的最初几天,拜年成了生活的主题。撑着雨伞,走在雪中的人比比皆是。而且因为大雪,路面结冰路滑,所以走路的人成了主体,自行车、电瓶车之类却是少了很多。

    到了晚上的时候,节日和平时的区别格外明显。昔日繁华的闹市在春节期间却是一点都看不出来。街道上冷冷清清,有时候走遍一条街也看不到多少人。

    陆五在这里没有亲戚,没有拜年的任务,所以这几天他真的是靠着网络、电视还有和琥珀聊天度过的。

    陆五曾经说琥珀的身体出现的麻烦会被及时发现并挽救,但是至少这几天内,陆五预言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连续几天时间,琥珀的状况一直没能恢复。

    也许是陆五的陪伴,也许是琥珀本身想开了,这几天她的情绪居然都不错。在闲聊的时候琥珀不止一次的谈及了她的世界。那个世界的全名,地球上(或者说汉语里)没有对应的词语,因此只能音译为“瓦歌”。

    如果说之前琥珀很少提及这一点的话,现在她却是放开了。也真是因为她的提及,才让陆五对那个异世界稍微有点了解。

    那是一个没有行星、卫星、恒星、星系概念的世界。如果说地球位面上,人类居住的大地——也就是地球——只是宇宙中不起眼的沧海一粟的话,那么瓦歌世界,人们脚下的大地就等于整个宇宙。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两个连基础的宇宙观都不同的世界却很有相似之处。相似的重力,相似的环境,甚至还有相似的智慧种族——也就是人类。而且更妙的是,瓦歌世界的人类居然也是从灵长类进化而来的。可惜琥珀对这方面了解不多,所以很多详细的关键都无法说明。只能大致的脑补瓦歌世界曾经和古代地球环境极为相似,也就是随着气候变化,出现了森林向草原转变的过程。于是某种古猿就离开了树林,慢慢的进化成了人类。至于这些古猿是哪里来的,还有没有其他进化分支什么的,就说不清楚了。

    当然,虽然大体相似,但细节方面的区别还是很多。比方说琥珀明确说过,地球的太阳是东升西降(众所周知,这是地球自转的结果),而瓦歌世界的太阳永恒的悬挂于天空那个位置不会变动。而那个永恒提供光和热的太阳也并非一个星球,光和热的根源也不是核聚变。瓦歌世界的太阳是一个位面缝隙,通向某个高能位面。

    时间一天天过去,七八天时间转瞬即逝,然而琥珀身上发生的异变却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到了第九天的时候,琥珀终于决定要自救一下。

    虽然恢复魔力什么的比较渺茫,但是她认为自己可以通过一段时间的沉睡来尝试恢复记忆。这种沉睡并不是正常的睡眠,而是一种魔法性质的,花费较长时间的自我恢复。按照琥珀的估计,花费的时间大概为十天左右。

    所以第十天,任健来访的时候,琥珀就“出门去了”。

    “……琥珀不在?”任健明显乘兴而来,显得有些败兴。“我都准备好票了。”

    “票?什么票?”

    “你忘记啦,鉴赏协会的那个电视品鉴拍卖活动啊。”要说明的是,任健说出“鉴赏协会”这个词的时候,发音有点绕,所以直接变成了“奸商协会”。“今天召开,我们都是特邀嘉宾!”任健晃了晃手里的三张票。

    说起来因为琥珀的缘故,陆五倒真的忘记了这回事。

    “算了,琥珀不去的话……浪费一张票。”任健叹了口气。“陆五,你知道不,我们去装逼一把吧。”

    “装逼一把?”

    “就是那个玉印!”

    这一次陆五他们打算拿到电视品鉴拍卖会上的,是一个玉制作的印玺。从宝船上捞起来的珍宝之一。这个玉印被封在量身定做青铜盒子里,居然保存得好好的。就算是再没有眼力的人也能看出这个玉印绝非凡品——拥有一个量身定做的青铜盒子,这本身就说明了不寻常。

    “之前我把那个照片发给表舅,那边说了,这玩意价值恐怕非同凡响!”任健说道。

    “不是决定放在电视品鉴拍卖会上了吗?为什么还送到你表舅那里?”

    “我不想被坑啊!”任健说道。“做生意总是要做好准备的。准备好付出的成本和被人坑掉的钱可是完全两回事。你知道不知道,我把玉印拿过去的时候,我们的那位宋大会长眼睛都看直了!”

    “那个玉印是什么来历?”陆五问。说句实话,和任健联手把宝船上的宝物藏好之后,他一直都没花费特别精力去详细查查这些东西的来历。反正沉船上的宝物几乎都是价值不菲,卖相最差的那些“家用型”的瓶瓶罐罐,也能换十几万乃至于几十万。

    “这个么,天机不可泄露!”任健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如果琥珀问我,我就说了,至于你问我么……那得看我的心情!”

    陆五本来想说点什么,但是想想算了。

    两个人走出门,任健突然说道。“陆五,有打算换个地方吗?”

    “换个地方是……换个房子?”陆五有些惊讶。“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好像那个时候你不是说要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么?”

    这确实是任健说的(他也是这么做的)。贱人的本意当然就是增加积累,压缩消费,先尽可能把所有钱都投入商业运作——说实话,很符合他的作风。

    “当然不是为了你,是为了琥珀!”任健一脸都是恨铁不成钢。“女人不可同贫贱啊!这种违章建筑可不值得留恋。天天住在这种违章建筑里,万一吵个嘴什么的,她可能跑出去就再也不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