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二十八节 突发意外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第二十八节

    中国人都知道,传国玉玺又称“传国玺”、“传国宝”,是秦相李斯奉秦始皇之命,用中国古代著名的宝物和氏璧镌刻而成,后来为中国历代皇帝相传之印玺。传说,这个宝物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秦相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并以此作为“君权神授、正统合法”之信物。

    自古以来,中国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至宝,视为国之重器也。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则被讥为“白版皇帝”,显得底气不足而为世人所轻

    可惜的是,这件对中国人而言有着重大意义和价值的无上至宝早已经在无情的历史之中失落了。传国玉玺到底是在什么年代失落的是一个有争议的历史话题,但是这确实是一件对中国人而言名闻遐迩的宝物。其所蕴含的价值哪怕用“价值连城”都不足以形容。

    “传国玉玺”这个声音叫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人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w市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出现传国玉玺?而且就算传国玉玺真的出世了,又怎么可能进这种拍卖会?虽然说w市也是中国一个发达城市,但是这么一件宝物可就大大超过了w市能够容纳的范畴啦。说句不客气的话,其他的东西倒也罢了,走走法律的灰色地带,政府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但是这件宝物不一样,中国政府——只要是中国的政府——就绝不可能允许这件宝物流落到某个人的手里的。

    现代人当然早就不使用印玺了,传国玉玺已经没有使用的价值,但是,即使如此,假如传国玉玺出现在中国,那么它只能,也必须,保存在北京的博物馆里面。

    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件东西如果在手里,警察、国安或者诸如此类机关上门那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下面,我们有请w市鉴赏协会名誉会长,宋权教授上台,为我们做宝物介绍……”主持人的声音响起,总算把局面控制住了。人们纷纷坐下来,彼此议论着。

    “假的吧……”

    “应该是假的,仿造的……”

    如果说这次电视鉴宝活动想要造成轰动效果,无疑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至少在这个现场,气氛已经变得异常热烈。很多人没有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所以这个时候拿出手机开始拍照了以,传播这件轰动的大消息。

    “惊天新闻:w市鉴宝晚会出现传国玉玺!”

    “这就是传国玉玺?是真是假?”

    “我没做梦吧,居然出现传国玉玺了?!”

    “真的假的,传国玉玺啊!”

    “应该是假的,真的早就毁掉了……都毁掉多少年了啊。肯定是古代制造的仿制品。”

    一时之间,相关消息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而且不止是在场的嘉宾,那些看电视节目的人也一样。电视机前的观众假如一开始没认出这东西到底是什么,那么在之后现场观众的惊呼之中也意识到这是一个大新闻。

    “各位来宾,首先,我要修正刚才两个错误的说法,首先,”台上,宋权开始侃侃而谈。“这一枚,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传国玉玺。大家知道,后唐灭亡时,末帝李从珂怀抱传国玺登玄武楼****,中国的国宝,传国玺就此失踪。这件宝物,自那以后都只能算下落不明。虽然之后有多次重现的记录,也都不能肯定是真货。而我能很确定的,这不是原版传国玉玺。”

    “是仿制品吗?”主持人恰到好处的问。

    宋权也清了清喉咙。“这一件也不是伪造的,更不用说仿造了。这一件宝物,应该叫做‘临邑王玺’。”

    “大家知道,古代中国的南方,有一个叫做临邑的古国,是占城的前身。这个国家长期和中国并存,有时候接受中国的册封,有时候和中国发动战争。根据玉印的造型、文字等诸多细节,我的可以推断,这件宝物就是中国传国玉玺的仿制品,是中国皇帝册封临邑王时,赠送的玉印。因为高仿的缘故,甚至连边角以仿造传国玉玺,特地镶嵌上了黄金……但是,它毕竟只是仿制品,不管是印玺的文字……还是玉印顶部,都有极大的区别。大家请注意看,玉印顶部只有三条龙,而根据史书记载,传国玉玺上部应该是五龙纽结。”

    这个解释立刻让整个会场安静下来。在宋权做完权威解释后,主持人花了一点时间,让大家能静静的欣赏这枚“传国玉玺高仿品”的玉印,然后转入了下一个环节,也就是专家估价。和之前不同,这一次宋权也站在台上,算作专家中的一员了。

    “……我必须要打破大家的一些幻想。这枚玉玺远没有大家想象的珍贵。因为中国古代册封外国的时候,赠送玉印是很常有的事情……刚才宋会长说过,所谓的‘临邑’其实就是占城的古名,这是一个延续时间很长久的国家,直到公元十七世纪才灭亡……它接受过中国多次册封。临邑自身政权变更,或者是中原王朝政权变更,通常都会有新的册封。我们可以认为,相关的玉印数量远不止一个。”第一位专家发言了。“……考虑到这枚玉印保存得非常完好,其年代只能初步确定是隋唐或者南北朝……我认为,它的价值应该是……”

    专家翻动身前准备好的价格牌,每个人都能看得到,上面是整整八个零。

    “一亿元!一号专家给出的参考价格为,一亿元!下面请二号专家估价……”

    二号专家同样解说了半天,满嘴都是在贬低这个玉印的价值。他认为,玉印虽然是隋唐年间之物,但是应该并没有真正的被临邑国王使用过。所以其价值要大打一个折扣。但是虽然这么说,等到估价的时候,他给出了一亿五千万的高价。

    四个专家,加上宋权,全部估出了自己心中的价格。宋权是估价最低的一个,但是哪怕是最低,也是八千万。

    很快,进入了宝物拍卖的环节。根据专家评估价格的平均价,最后现场得出这个临邑王玺起拍价格为一亿一千万。

    这个价格真的是非常高昂。尽管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个临邑王玺报出这个价格不算离谱,但是却始终没人出价。

    专家就是专家,宋权的这个“名誉会长”的头衔不是白来的。他估计得很准确——虽然w市有钱人很多,但是能够一口气拿出上亿元来收藏这么一件东西的人却很少。因为这可是实打实的要拿出一亿元钱啊。此外,这件古董有一定的后患——这件宝物虽然只是传国玉玺的仿制品,对中国人而言并无特别的意义,但是对外国人却不同。东南亚三国,也就是老挝,柬埔寨,越南,和古代的临邑都有着扯不清的关系(虽然专家说这东西并没有真正被使用)。谁知道那些东南亚猴子会做出什么来呢?

    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外交纠纷之类的……那可能是一件很大的麻烦事情。话说回来,这还是区区一个临邑王玺,真的要是传国玉玺的话,估计没人敢收藏了——就算收藏了,也是藏在家里,绝不能拿出来给外人看的。

    主持人的三次叫卖宣告失败,没人响应,于是最终宣布这件宝物流拍。

    “太好了,陆五。”任健没有的看上去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件宝物在这里拍卖可就亏了……亏到家了!”

    不过话说回来,陆五倒是有点失望。因为他听到“传国玉玺”的时候,也情不自禁的有了那么一丝期望。

    这不是他没看过玉印——事实上,这玩意被他翻来覆去的看了很久,所以陆五知道,这个玉印上并没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样的字眼,只有一些他完全不认识的字。

    嗯,非专业人士,通常是看不懂那些扭曲的相当厉害的古文的——古文本来就难懂,因为适应印章而做出种种变形之后更加难懂,当文字还是反转的时候,这种难度已经超出了非专业人士的范围了。所以虽然陆五认为玉印上不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但是却也不能说那种非常有底气的百分百确定。

    直到宋权揭露真相,陆五才松了口气。传国玉玺出现在他手中什么的,虽然是好事,但是却是他绝对承受不起的。

    “呼,结束了!”任健拍了拍陆五的肩膀。“怎么样?够惊讶吧!”他问道。

    陆五不得不承认刚才这一幕简直堪称过山车。

    “对了,下午新人招聘,要一起来吗?”

    “不了,谢谢。”

    陆五看着任健神采飞扬的表情,突然想起半年之前自己还在大热天,冒着酷暑四处投简历找工作。昔日种种宛如就在昨日。找工作面试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不管别人怎么说,但是陆五自己觉得作为一个面试者去面对考官的感觉,就如一头猪走进屠宰场等候屠夫的挑选一般。那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除非你知道你被内定了。

    “那我先过去了啊。”任健说道。“现在我们暂时不差钱,这个玉印就按照宋会长的安排,送去香港拍卖吧。”

    他起身离开。看着任健离开的背影,陆五突然本能的意识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现在这一切是任健的人生理想,或者说是任健理想中的人生道路,但不是他的。也许之前,在自己困窘不堪的时候,他确实只有这种理想。但是现在真的一切唾手可得的时候,陆五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完全提不起劲来。

    “哎,是我太矫情了吧。”他轻声的感叹了一下。

    对了,琥珀,不知道怎么样了。但是,如果真的原因发生在异世界,那么陆五什么都做不了……

    不知不觉之中,陆五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电视台外面。

    w市电视台是在北区一个比较偏远的位置,此时正值中午时分,出来之后路上似乎一个人也看不到。

    “陆五?”一个声音突然叫着他的名字。

    “是我,谁?”陆五本能的顺着声音看去,然后下一瞬间,猛烈的一击落在他的脖子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