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四节 新手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强台风……节假日依然不得休息,悲剧啊。

    凶眼珠突然向前跳出,在空中迅速地扭转身体,在落地后屈起膝盖,翻滚,同时竭尽全力地向持枪的敌人投出那柄锐利的匕首。

    匕首穿过空气,击中了边上一颗无辜的小树。尽管他的这一击没有命中,但是多多少少扰乱了对手的瞄准,趁着这个机会,两个同伴从两面冲上,带着那种亡命徒一往无前的气势扑向j。

    j一点也没有犹豫的扣下了扳机。那个名字叫阿康的男人被一枪命中胸口。子弹的力量穿过他的肌肤,深入内脏,让他冲锋的动作瞬间就丧失了力气。他挣扎了一下,然后无力的向前扑倒。

    不过j已经没有时间调转枪口了。但是这毫无意义。小平头冲上来尝试抱住对方,控制对方的双手并夺枪,但是j如蛇一般敏捷而灵活地手根本不是他能够控制的。j的脚适时的踢中了他的膝盖,小平头狼狈不堪的跪倒,j的膝盖立刻凶猛的顶上他的下巴。

    小平头仰面倒下,而这个时候凶眼珠才来得及扑上来。

    这场战斗完全没有任何悬念。伴随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j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绳子。凶眼珠的两手被捆在两只足踝中间,四肢并在一起,膝盖抵着胸口,坚固的绳索深深地勒进他的皮肤和肌肉里,他看上去就像是只被带到菜市场贩卖的野兔。

    如果说凶眼珠刚才还想拼死搏一把,那么现在这份决心已经打成了碎片,而且拉扯着他所有的内脏。

    他之前想过这一次黑吃黑之后会被追杀并殃及亲人的可能,现在他不知道那个更糟些。

    “等等,我不知道主使者……他都是电话和我联系的!”凶眼珠喊道。同时努力的开动脑筋,想要寻找到一个让他摆脱目前困境的办法。

    不过在他想出任何一个有可行性的办法之前,细长的绳子就勒住了他的脖子,j让他反复窒息了好几次,才容许他从绝望的黑暗与恐惧中挣脱出来。

    “你也许还不理解一件事,不过很幸运,我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但我有一个有耐心的雇主。”j说:“你只有两个选择,回答我的问题,或者死。”

    “但你要我做的事同样会让害死我。”凶眼珠徒劳的喊道,他眼前发黑,喉咙里像是有一把锯子在切割,脊背和四肢疼痛难忍,浸透了他整条裤子的黏腻水迹散发出冰冷的恶臭。“老板不会放过我的。”

    “可能是的。但就算如此,那也是日后的事情了。我觉得一个人眼下生死都不由自主的时候,”j用心平气和的口吻回答:“没必要考虑日后那么多。”

    ……

    几个小时之后,宁静的无人村落里,再一次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这个村子虽然已经完全被废弃,但是它的道路却相当不错(以村级公路的标准而言),汽车开在上面又快又稳。曾几何时,村里还有一些老头老太太的时候,过年时这条路也会热闹一段时间。一些在外地工作、经商的人会趁着春节回家团圆。

    这就是为什么整个小村颇有几栋看上去蛮不错的房子,甚至连水、电都还齐全。外人骤然来此,大概会误以为村里人集体出去了,而不会觉得这里实际上已经无人居住了。这个村子毕竟太偏远了,不适宜居住。

    一辆轿车沿着公路开进来,一直开到那辆suv的边上。轿车车门打开,走出两个人,一个穿着西装,光头而且有着“将军肚”的胖子,另外一个则是穿着皮衣,叼着半根烟,看上去流里流气的年轻人。还有司机,一个看不出什么特点,穿着风雪衣的中年汉子。

    “哦,他们几个居然这么快就把事情办成了?”胖子看了下suv,又看看前面的房子。这是一栋农村很常见的三层楼房,一楼的门开着,说明有人进出。同时,几个人都注意到房子前面的水泥地上还湿乎乎的,似乎有人在这里冲洗过地面。

    三个人昂首挺胸走进了房子里面。他们对于房子的布局明显很了解,丝毫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朝着三楼走去。

    按照预定的计划,三楼就是关押囚犯的地方。

    “咦,怎么没人?那几个家伙呢?”胖子随口问了一句。

    “不知道,也许出去了……等等,猪仔在这边。”

    三楼的第一个房间就是关押的地方。这是一个很空旷的房间,整个房间里就没有任何家具。“猪仔”此时正在房间正中央,或者具体点说,他坐在一张椅子上。

    这是一种并不常见的捆绑方式——将对象整个人困在一张椅子上。双手反绑在靠背后面,双腿和椅子的脚捆在一起。这种方法的好处就是持久——椅子变成了困住人体活动的枷锁,让人无法脱困。但是反过来说,如果对方不挣扎的话,那么可以保持坐姿,也就是可以在耗费体力较少的情况下持续很长时间,利于长时间审讯。

    看到三个人进来,“猪仔”明显的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那几个家伙去哪了?”胖子问了这个问题,不过很明显,在看到猎物之后,他就没兴趣去追究这个问题的答案了。既然猎物在这里就没什么好怕的,那几个家伙离开就离开了。

    “大概是凑巧出去了吧……”司机回答。“看这样子,这小子的药效刚过。看不出来挺强的,比正常人至少早了半个小时啊。”

    “你们是谁?”被捆在椅子上的陆五首先问道。

    “哈哈,小伙子……估计你搞错了一件事。”胖子走到椅子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被困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陆五。“这里提问题的人,是我。你,只有回答问题的资格!”

    别看他长得胖,动作却非常的灵活。因为他的手一晃,一把匕首就已经出现在手上。胖子用匕首在陆五的鼻子前轻轻的划过。

    “我问你答,懂了吗?”

    陆五倒吸一口凉气,连连点头。

    “你是不是在w市鉴赏协会卖了好多件古董?”胖子问话的时候,刀子始终在陆五鼻尖前面晃动着。

    “是是是。”陆五就像一个被吓坏的人一样,忙不迭的点头。

    “这些古董是哪里来的?”胖子的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我先提醒一下,我这个人呢,有个毛病,那就是很不喜欢谎言。如果我发现你说谎了,说一句谎我就挖掉你一只眼睛,说两句谎就挖掉你两只眼睛!”

    “我……我……我……”陆五看上去咬了咬牙。“别人给的……”

    “谁给你的?是不是之前你开游艇出去的时候,在海上给你的?”

    “我不认识,应该是……”

    “那些没卖掉的古董在哪里?”边上那个小年轻看上去按捺不住了,直接打断了陆五的话。“我知道你不止那么一点,应该还有很多。”

    “是还有很多,都在仓库那边。”陆五回答。

    “哪个仓库?”小年轻追问。

    “你是老板?”陆五用一种惊异的神情看着小年轻。他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甚至比陆五还小——不过这一点并不肯定,因为陆五已经见识过j了。现代的整容手术可不是盖的。

    “怎么,不像?”小年轻笑了起来。

    “确实不像。”陆五口气放松了很多。

    “金少,交给我吧。”胖子轻蔑的说道。“对付这种软骨头,不必废话太多。”

    “他叫你金少……这么说,这一次就是你主谋绑架我的?”陆五没有理会胖子,而是对着年轻人说道。“为了那些古董?”

    三个人都隐约的感觉到一种不对头。

    “这样确实比较合情合理。”陆五说道。“因为如果是江湖老手,哪怕想要黑吃黑,也会把绑架当做最后一招来使用才对。我通过鉴赏协会出货没多久,老手不至于连这么一点时间都等不及。也只有又贪婪又冲动的新手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动手。”

    房门边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三个人回头看去,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冲进门来。

    进门的正是凶眼珠,他衣衫凌乱,双手则被反绑在身后。他身后跟着小平头,不过小平头手上的绳子已经松开了。

    “金少,危险,那是个圈套!”

    一声枪响。

    子弹从正面击中了凶眼珠,后者脸上出现了错愕的神色,然后带着一脸的不甘心,缓缓的倒了下去。他的眼珠子迅速的灰暗下来。

    除了陆五之外,四个人的目光全部看向枪声的来源。

    房间一角,一道白色的硝烟正在袅袅升起。接着,j掀开了遮挡在身前的纸张,走了出来,手中拿着枪。

    因为彼此距离真的很近的缘故,所以陆五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个被叫做“金少”的小年轻的瞳孔倏地收缩,缩得很小,小的就像是圆珠笔不经意间在纸上轻轻一点所留下的黑迹。毋庸置疑的,这代表此人此刻内心极度的惊骇与恐惧。

    真遗憾,陆五本来想这么说,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我原本以为那些打算黑吃黑,来一场绑架抢劫杀人大戏的亡命之徒会更加勇敢一些。至少,他们应该对自己行动的风险有所预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