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五节 七日之死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陆五四下环顾,但是视野所及,根本看不到增长天的踪迹。这绝不是陆五出现了幻听,因为不止是陆五,边上其他的新兵也全部在四下张望,寻找这个奇怪声音的来源。

    “哈哈哈……”增长天狂笑着,但是非常不可思议的,陆五发现自己无法根据声音定位对方的具体位置。因为那个声音似乎在移动,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一会觉得从天上传来,一会又分不清到底在哪边。而且事实上陆五的前后左右什么都没有。

    这可不是深夜,能依靠夜幕来遮掩身型,四周光线好得很。增长天那种巨兽档次的身型,四周也没有什么能够给它藏身的角落。当然,它会飞,不过他们现在可以站在天空之下,视野一览无遗,所以任何人都能第一时间发现头顶上干干净净,什么惹眼的东西都没有。

    这种认知上的错位让人惶恐,不止是新兵,苦面小队长也半蹲下来,一脸紧张的神情,枪口则指向天空。问题是天上确实什么都看不到,就算小队长也没办法开枪。

    “这只是第一天的问候!好好挣扎吧,恐惧吧,到第七天的时候再迎来你不可避免的死亡!”这个声音慢慢的消失了。凭感觉上来说,好像是飞走了。但是问题是陆五什么都没看到。只是感觉到大风吹过,而大风说明不了任何东西。

    这算是什么意思?盯上我了?现在的陆五已经明白,其实昨天增长天完全可以杀了他甚至生吞活剥。以它的体型,加上皮肤下的装甲,别说当时那几个士兵还在一个较远的位置,哪怕就在边上了,它依然能够以悠闲自得的速度干完一切再走。

    “喂,这个不是……七天的死亡宣告吗?”站在陆五边上的大鼻子愣了愣,突然说道。

    “什么叫‘七天的死亡宣告’?”陆五立刻问道。

    “前线士兵之中的传说。”要说并肩战斗真的是拉近人与人关系的最佳方式。虽然说之前大鼻子对陆五态度比较差,但是现在却很乐意给陆五细致解释。“说是敌人之中,有一个很强大的精英战士,也有人说那就是敌人的火线指挥官。总之,如果惹火了它,它就会来这一招……他会宣布七天内来拜访那个牺牲品七次,但是直到最后一次才杀死猎物。”

    如果换一个第三方的角度,陆五大概可以说出“傻叉”或者“变态”诸如此类的词。明明第一天就可以杀掉,为什么要拖七天?这是典型的装逼装成****吧?

    但是,事实证明牛逼和****之间还是有所区别的。不管多么离谱的事情,只要有能力将其实现,那就叫牛逼。相反,空口白话最后还被人翻盘反杀,那就叫****。

    但是,从正常的逻辑推断,这种事情如果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甚至能够成为广为人知的传言,这恐怕是牛逼不是****。

    别说猎物是高级军官之类的,哪怕是普通的小兵,上司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吧?这实在太打击士气了。

    “这也能行?”陆五轻声的问自己。

    虽然陆五知道这是一个有魔法的世界(哪怕他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过一个术士),但是这种做法……为什么觉得很夸张,很作死呢?

    “截止目前为止,好像没人能见到第八天的太阳。”大鼻子说道。“我听说是这样。”

    “他刚才是对我们说的吗?”边上另外一个人凑过来。

    “应该是对某个人说的。”苦面小队长远没有这些菜鸟们这么放松,虽然声音远去,但是他依然在警戒四周。

    增长天说话的时候可没有任何保密的打算,它的嗓门足够大,以至于很多个小队都听到了刚才的宣告声。但是也因为如此,反而让人搞不清楚这番话到底针对的是谁。就算是陆五身边的人,包括苦面小队长,都没有怀疑到陆五身上去。

    “搭档,这回可能很不妙了。”耳机里,高手说道。“要听我的建议吗?我建议你立刻将这件事情告诉别人,这样至少你可以位于很多士兵的保护之下。当然,作为代价,我们来自地球的身份可能会曝光。顺带说一下,其他的东西倒也罢了,但一定要保管好徽章,如果那玩意被这个世界的人看到了,它肯定会被拿走的。”

    “为什么?”陆五本能的问了一句。

    “因为那玩意太珍贵了。那是无需经过以太之海,直接穿越于两个世界的宝物啊!就连伟大如我,在以太之海中游历过数万个位面,也不曾见过这样的宝物。也只有最强大的术士们能做出这样的东西。虽然它有一点小瑕疵,但是那不算什么。”

    高手说的没错,也正是因为这个顾虑,让陆五一时之间下不定决心。不过至少他还有六天。陆五忍不住有点自嘲的想到。还有足够的时间好好考虑这个问题。

    战斗此时已经趋近尾声。能动的怪兽已经不多,而且每一只能动的几乎都被不止一个小队围住。相反,对于伤员的救援行动已经开始了。苦面小队长虽然自己还在警戒,但已经下令让他们援助四周的伤员。

    虽然说怪物数量不多,无法造成太大的损失。但是这个是站在数学的角度来说的。和亲眼目睹亲身体会是两回事。在一帮新兵在一架倒塌的帐篷中找到第一个伤者的时候,这位伤者实际上已经无需援助。那是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七八十岁光景,也许是动作不灵便被怪兽逮住,亦或者只是单纯的运气不好。他的身体已经被撕扯的四分五裂,整个人自腰部以下都已经变成碎片,散落在四周,连凑都凑不起来。他在痛苦中进行着绝望的挣扎,还是苦面小队长过来,给他的脑门开了一枪。

    陆五看得很清楚。苦面小队长将通用步枪的枪口对准伤者的头部的时候,那个人的脸上没有任何恐惧,只有终于解脱,如释重负的神情。

    若不是亲眼看到,是不会相信一个被枪指着脑袋的人会露出这种轻松的表情的。

    边上传来吼叫声,陆五一群人才发现紧邻着他们这边居然还在战斗。

    那是一场人和非人的战斗。一个穿戴着外骨骼装甲的人咆哮着将一个二类怪物压倒在身下,用一把手肘长的短刀拼命的在它身上戳刺。那怪兽的爪子徒劳的想要攻击装甲头部和脖子关联的小小空隙,却被短刀先一步到位,直接将前肢切了下来。那个人咆哮的声音里面夹杂着如此之多的愤怒和憎恨,简直比怪物更像一个怪物。

    在两个依然战斗的身影的边上,躺着十具尸体。整整十个新兵,都在一次短暂的松懈里送了命。刚才增长天离开之后,一只始终保持潜伏的二类怪物对他们发动了突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死了十个新兵,现在才被穿着外骨骼装甲的小队长打倒。

    但是,这已经没什么意义。十个新兵已经全灭。虽然他们倒下还不是很久,但他们受伤的位置不是脖子就是胸口,这些伤的是如此的致命,以至于陆五这帮人都看得出来,任何急救手段都是在浪费时间。

    看着横七竖八倒地的新兵尸体,陆五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阵寒气从脚底板直冲脑门。他知道,刚才增长天离开之后,如果被袭击的是他们小队,整个小队的下场绝对不会有什么不同。因为他们同样松懈下来,没有认真观察四周,保持警惕。

    穿着外骨骼装甲的小队长终于爬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把这只怪兽的整个头颅给切了下来。其实仔细看看觉得这种怪物有点像人,至少头部五官俱全。

    苦面小队长没有说话,径直来到死去怪物的尸体边上。他用手在血淋淋的尸体上翻动着,将怪物的皮整个扯下一截,露出了下面的装甲。这个怪物的皮肤之下居然是有装甲的。不是每个部分都有,只在胸口的位置,护住了要害的内脏。这就是为什么刚才它能够杀死十个士兵——虽然都是新兵——的重要原因。通用步枪的子弹打不透这种装甲,命中它身体的子弹没有给它造成真正的致命伤害。

    “它们进化了?”苦面小队长抬头问对方。

    “似乎是。”外骨骼装甲下响起了略显沉闷的声音。“不过应该不是进化,只是手术,强行将护甲片装入身躯内。不过看上去只有这一个。”

    “它们越来越难缠。”苦面小队长说道。“下一波进攻随时可能出现,到时候恐怕这种类型会越来越多。”

    战斗感觉上已经完全平息。要说通用步枪的枪声轻微也有缺点,那就是没办法很准确的判断战斗是不是已经结束。不过,很明显这只是陆五的问题。因为不止是士兵,连普通平民也已经返回,开始协助救人以及处理尸体。

    天黑之后,陆五躺在自己的帐篷里。

    下午时分的突袭死了接近五百人,受伤的是这个数字的两倍之多。虽然从战术角度来说,袭击过来的怪兽简直就是来送死的,但是不可否认这场突袭对让整个营地的士气低落。

    现在陆五已经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待在这里了:因为未来的撤退路线至今未定。

    他现在对于整个战局有了一个最基础的概念。如果将整个战局做一个描述的话,其实就是由于突发的时空崩解导致了整个地区原本防线的崩溃。敌人抓住了这个有利时机,投入了这种异型怪兽部队,取得了巨大的战果。此时此刻,这个名为女妖之门的区域(非常莫名其妙的名字),陆五所在这一方的势力已经遭到重大失败,前线的军队和平民都是灭的灭,逃的逃。而他们这一批人待在这里,则是因为指挥部不知道让他们往哪边逃。

    一方面是不知在哪里的敌人大部队,一方面是不知道影响范围到底会波及什么程度的时空崩解。如果道路选择错误的话,那就是自己朝着地狱走去了。

    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帐篷的布料是使用某种类似塑料的高分子材料做的,防水保暖。但是帐篷终究是帐篷,寒意从每个缝隙往里钻,就算是毯子也挡不住。

    陆五手中玩弄着那个水晶徽章,把他带到这个世界的宝物。

    “我终于明白琥珀为什么会制作这个徽章了!”陆五突然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