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八节 七日之死8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以正常人来说,这已经是很明显的拒绝态度吧。不过中队长显然不是一个稍受挫折就会放弃的人。在陆五做出如此表态之后,刚才那种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中队长脸上清楚的浮现出不是正常应该有的恼羞成怒的神色,而是另外一种近乎痛恨的表情。这不像是他想要从陆五那里敲诈什么,而是陆五刚刚从他那里敲诈到了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陆五看着中队长的脸,下意识的想起地球上法国作家莫里哀的《悭吝人》里的描述的那位阿巴贡。

    按照索贿不成的正常步骤,下一步应该是要给我穿小鞋吧。陆五心里这么想着。

    但是陆五并不担心。所谓无欲则刚,陆五并不想在这个世界混出什么名堂,只想着熬过三十天回地球。就算给他穿小鞋,陆五也不怕。阿巴贡中队长虽然是他顶头上司,却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说到天上去,哪怕被栽赃陷害穿小鞋,他最多也不过去掉这个刚刚到手的“小队长”的帽子罢了。

    对于一心想要回地球的陆五而言,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很可惜,陆五低估了这个世界的人的节操下限。其实也不能说这个世界,而是他在地球上的中国呆久了,已经忘记了人类的下限可以降到什么程度。

    阿巴贡中队长并不是自己独自过来的,他带了两个部下。两个身上完全看不出“军人”的特质,相反满是街头混混味道的部下。事实上也许就是这样。

    “陆五,你知道我们营地里,昨天有人失踪了吗?”中队长已经换上另外一幅神情,不再是阿巴贡,变成了《巴黎圣母院》的克洛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过最后以逃兵论处了。还有,可能你还不知道,今天玩枪走火,总共打死了六个倒霉鬼。”

    这已经是**裸的威胁了。

    “是吗?”陆五反手操起自己的通用步枪。对付硬皮怪这枪其实不是特别好使,但是对于人类来说,这枪绝对是非常合用。

    中队长肯定是个职业军人,因为他第一时间向身后窜去,可惜帐篷门口挡着两个部下,一时之间让他出不去。

    “你……想干什么?”

    陆五表面上似乎在玩着自己的枪,枪口却不自觉的朝向对方。

    “我什么都没干啊。”陆五用枪口在对方身上瞄了一下。“谢谢提醒,长官。玩枪会走火,我一定会注意的。您也要多加注意啊。”

    这些话本身没有什么,但是说话之中神色口吻却**裸的透露着威胁。

    两个人四目相对,交织的视线之中燃烧着熊熊的敌意,似乎随时都能烧起火焰来。但是最终,一方退让了。

    “我会记得你的。”中队长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句话。

    “正巧,我也是。”陆五微笑着回答。帐篷的顶端有一个昏暗的灯泡,在这个灯泡之下,他的笑容扭曲的简直像是从深渊爬出来一样。“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第一时间就会想起您对我的教导。”

    中队长和两个手下离开了帐篷。在门帘放下的那一瞬间,陆五做出了一个他昨天刚刚学到的翻滚躲避的动作(毕竟训练了两个小时,不是吗?),同时枪口警惕的指向外面。

    如果他们出去后第一时间朝着帐篷里开枪,那么就会射错方向并遭到陆五的反击。

    必须要说陆五确实在这方面有着天分,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并且努力第一时间适应它。

    但是外面很平静,没有子弹透过帐篷打进来。

    几秒钟后,陆五听见了一声惨叫,人类垂死之际发出的那种。

    时间已经是黄昏,而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雨,使得光线远比正常的这个时间段更为黑暗。

    雨不是很大,如果一个人懒,可以选择在这种程度的雨中不打伞走一段路。当然,前提是暴露在雨中的时间不要超过三分钟。

    增长天就站在帐篷外面,巨大的身形在雨中宛如一座巨型石膏塑像。它的身前躺在两个倒霉蛋,其中一个被利爪整个划开,从肩膀到侧腹完全切开,冒着热气的内脏洒了一地。另外一个稍微幸运一点,只是脑袋被撕下来罢了。

    没错,不是切下来,而是撕下来。至于脑袋本身,在陆五冲出帐篷的时候,正好被增长天像个玩具球一样丢向远方。

    刚才这一声惨叫,正是两个死者中一个发出来的。但是他估计也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惨叫了。

    还有第三个,不过这一位还活着。在增长天的身边,中队长还在进行着挣扎。他已经发不出声音,因为增长天的尾巴,长长的,宛如蜥蜴一样的尾巴,正死死缠绕着他的脖子上。这尾巴的力量显然远超人类,纵然中队长的双臂正在竭力想要挣开它,好为自己的肺吸入一丝空气,但是这个努力却是徒劳的。

    雨中,陆五静静的和面前的巨兽对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虽然很危险很恐怖,但是必须要说,等到增长天离开,那份恐惧并未在陆五心中留下太多的痕迹,就如风过无痕一样。这一方面是天赋另外一方面也是客观因素,因为陆五在短时间内见识到太多的东西,以至于空闲去害怕。

    第二次的时候,增长天没有露面,只是发出声音。这大大降低了陆五的恐惧——如果陆五有感到恐惧的话。

    但是这一刻,看着这个满嘴獠牙,异型而且吃人的怪兽在不足十米的距离盯着自己,陆五突然之间感觉到异样的惊悚。仿佛有一条蛇在后背,沿着脊柱爬行,把一种滑腻的冰凉的感觉一点点通过皮肤传达到身体深处。

    雨水落在脸上,冰冷得像是要渗到骨髓里面。

    怪兽的头部和人类极其相似,不应该说它就是一个长着人面的怪物。当然这应该仅仅是偶然,因为不管怎么看,它和人类都是不同的种族,更别说它之前表现出来的饮食爱好了。

    增长天悠闲自得的从地下咬起一块冒着热气的内脏,大概是肝脏吧,吃了下去。并将这块美味的小点心在嘴里咀嚼良久。陆五分不清楚那到底是人体的什么部分,但其实是什么部分都无关紧要——他竭力让自己的视线离开增长天的血盆大口,而将注意力集中到巨兽脸部其他位置。

    增长天的脸部,已经完全恢复了。虽然陆五记得它的脸部遭到那发炸弹的重创,大块焦黑的皮肤脱落,露出隐藏在皮肤之下的装甲。但是现在,它的脸上重新变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看不到哪怕一丝疤痕,更别说隐藏在皮肤之下的其他东西了。

    要么就是这个怪物做了整容手术,要么就是它拥有极其强大的,宛如那些低等生物一般的再生能力。两个猜想中,陆五倾向后者。

    “又一次见面了。”增长天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开口说道。“昨天我送来了一件礼物,今天我带来了一个警告。”它说话的时候眼睛死死盯着陆五,看起来很满意对方的神色。“至于明天,我要品尝到第一滴血!”

    它的话说的有条不紊,甚至可以是慢条斯理的,似乎根本不在意这里是军营,四周的每个帐篷里,都有着一个或者多个敌方士兵。但是,不知道是它出来的太突然,或者是刚才那声惨叫尚未引起太大的关注,总之,四周还没有人出来。

    整个天地之中,除了飘落的雨水,只剩下陆五和增长天两个人。

    增长天是怎么来的?它如何知道陆五就在这里?它又怎么能大胆的无视这里的一切?

    细细思考这些问题的话,会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板一路蔓延到脑门。这个怪物发出的宣告绝非随心所欲有勇无谋,而是有所凭借的。它能够用某种方式,精确定位陆五的位置。

    换句话说,这个怪物绝非它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它拥有超自然能力。

    昨天它没露面,只发出声音的时候还让陆五抱有一线希望,但是现在,所有的希望瞬间破灭。

    边上,有人在发出叫喊声。虽然反应迟钝了一点,但是终于有人察觉增长天的存在了。接着,陆五听见了通用步枪开火的声音。

    虽然通用步枪开火的声音要比地球上的枪械轻上很多。但是眼下这种情况,陆五所有注意力都高度集中,还是能轻易的听见声音。

    增长天身体的侧面,似乎有碎末在飞溅。陆五知道这是子弹打中了增长天。这很正常,如此巨大的体型,打不中才是不正常。但是,从增长天毫不动容的情况来看,子弹应该被皮肤下的护甲挡住了,没任何效果。

    “好好恐惧吧,挣扎吧,但是记得!你还有四天!哈哈哈哈……”

    增长天的尾巴一甩。中队长的身体凌空飞起,飞向子弹发射来的方向。现在陆五已经看到开枪的人是一个士兵。这个可怜的人在惊恐之中一边发出狂叫一边疯狂开火。被甩飞的中队长的身体撞中了他,将他撞飞,最终两个人都结结实实的撞在一块大石头之上。陆五不用去查看就知道这两位凶多吉少。中队长更是没有任何希望,增长天将他甩出去的时候,脖子就应该被扭成麻花了吧。

    更多的士兵已经被惊起。这种场面隐瞒不了任何人。

    “那么,明天再见!”

    增长天拍打着翅膀,在更多的子弹射过来之前腾空飞起。巨大的风将陆五身边的帐篷都吹倒了,但是陆五一动不动,甚至没有用手遮掩迎面而来的气浪。如果真的要分个你死我活,那么至少眼下,他要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增长天原本略显得灰色的身体在空中迅速的变色,转眼之间就和天空融为一体。十来秒钟后,就算是视线不曾挪开半点陆五,也无法将它从天地背景之中分离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