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十五节 中计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我们走了。”

    伴随着高手的声音,陆五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那个雕像前面。

    现在他明白了,这座雕像就是一个坐标,表示这里有一道“门”。这道门是没有锁的,但是,如果是普通的人,就算门在眼前也无法进入。

    只有高手这种非实体的智慧生物,拥有和人类不同感官的能力,才能察觉这扇门并自由进出。

    话说回来,为什么觉得这个仓库的主人有dian奇怪?莫非他和高手是相同类型的生物?

    “好了,我们走吧,增长天就在边上。”高手说道。

    很奇怪的,虽然这里是是自然形成的,没有规律可循,宛如迷宫一样(虽然根据红衣的说法,是很难迷路的迷宫)的地洞,但是高手似乎已经对道路什么的完全清楚。因为接下来的路,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甚至没有多走半dian冤枉路,他们就来到了目的地。

    虽然隔着很远,但是寂静的洞穴里,能够听见粗重的喘息声,夹杂着兽性的轻吼。一开始陆五以为那是战斗,不过,他随即意识到这种声音与其说是吼叫,不如说是呻吟。而且,这样的呼吸声未免太响了一dian吧?这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只能是巨兽才行。

    而符合这个条件的巨兽,只有一个,那就是增长天。

    陆五已经无需高手指路了,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前进即可。

    随着距离的接近,听得就更加清晰了。除了那个呼吸声和呻吟声之外,并没有其他声音。就算有,也被这个声音给完全盖住了。

    很容易就判断的出来,这不是在战斗。相反,从耳朵来听的话,会让人脑海里浮现这样一个场景:激战之后,伤痕累累的巨兽躺在地上,一边喘息一边呻吟。会发出这种喘息的话,应该是用一个很糟糕的姿势躺着,所以肺部受到体重的压迫而呼吸不畅。

    显然,也只能是受到重伤,动弹不得(起码也是行动不便)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陆五记得增长天逃走的时候已经受到重伤。虽然说皮肤之下藏着装甲,但是面对着通用步枪还行,面对那种“小型电磁炮”的攻击,装甲就像纸片一样。基本上都是一枪两洞。还有上校自上而下刺穿脊柱的那一剑。那一剑应该是刺穿了吧?

    上校和他的部下……没找过来吗?

    前面似乎没有岔道的样子,所以陆五停下脚步,打开探照灯,寻找了一下四周有没有人类的足迹。

    要做到这件事情并不难。因为哪怕是地下岩洞里,地面上也不是纯粹的岩石,是足够的地方让进入者留下足迹。更别说穿着外骨骼装甲的人体重是正常人类的好几倍。陆五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些新鲜的足迹。

    从足迹上来看,那明显是有一队人马从远处某个入口过来,一路直接走向前方。

    绝对不会错的,这些肯定是上校和他的部下留下的足迹。但是……既然增长天还活着,还在那里喘气,这本身就说明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应该……是两败俱伤了吧?不,肯定是两败俱伤了!那种喘息和呻吟,虽然是巨兽,但是也一定处于濒死状态了才对。

    但是陆五很清楚的记得红衣的警告。增长天真正的底牌并不是变色隐身之类的能力,而是他的再生能力。甚至曾经有过被切为两截而恢复的记录——以地球的标准的话,这种再生能力已经超过蚯蚓了。所以虽然眼下是两败俱伤,但是放着不管的话,迟早会恢复的。

    陆五从身上取下通用步枪。这把枪已经发射了四发子弹,水管工大叔警告过,第五发子弹是超过了它的寿命。而且万一爆炸的话……陆五就死定了。

    陆五想了想,把枪提在手里,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那个炸弹。

    眼下必须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他小心的迈着步伐朝着前方走去。

    这段路其实并不远,但是陆五还是走了很长时间。一想到自己必须独自面对那种怪兽,人就会不受控制的脚下发虚,手心出汗。但是另外一方面,理智牢牢的控制着思想。

    说起来,为什么今天中午的时候丝毫没有畏惧呢?陆五想起这一dian,自己都觉得奇怪。

    他迈出最后一步,转过了一个并不大的拐角,前方的一切都一览无遗了。

    正如预料的一样,增长天躺在地上。发出那种呼吸和呻吟的,正是这个怪兽。而怪兽的前方,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外骨骼装甲。

    在距离增长天大概五六米左右的位置,半跪着着一个身影。那正是上校,他的手上依然拿着他的剑,但是却在用剑当做拐杖,勉强支撑自己身体不倒下。

    整个场面可以说非常诡异。现场并没有爆炸、毒气或者其他什么的痕迹,但是上校所有的部下都被打倒了,他自己也只是勉强支撑不倒下。而增长天这方面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它躺在地上,痛苦的呼吸着。

    这肯定不是增长天打倒了上校和他所有的部下,因为倒地外骨骼装甲太均匀了……他们几乎在地上形成了一个简单的圆弧形。这显然不是战斗的成果,除非他们面对一个强大的超乎想象的对手,可以轻而易举干掉他们全部还能顺带着用他们的身体铺成用户一个图案出来。

    而这种事情显然不是现在这个同样受了重创,虚弱和痛苦的增长天能做出来的。

    陆五从拐角走出来,他看得出来,现场所有的人,包括增长天,现在都动弹不得。

    “呼……还有……新客人啊!”增长天勉强抬起半个脖子,看着陆五。“没想到……还有一个……这下子……我真的是完了……”

    这话透露着诡异。因为陆五直觉就能感觉得到,增长天说这些话的时候可没有半dian绝望。

    说起来,也许是危险之中会激发人类的潜力,陆五觉得自己的观察敏锐了很多。如果是过去的话,估计很难察觉其中的不对头吧。

    “哈……是你啊,果然是你……你要来杀我吗?”增长天已经认出了陆五。“这是一个好机会哦,你看……我已经动弹不得了……”

    增长天的这个态度反而让陆五没有轻举妄动。对人类来说,谨慎从来都是一种美德。面对着未知,采取谨慎的态度是再正确不过了。

    陆五慢慢的接近,同时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四周这些倒下的外骨骼装甲身上没有任何受到攻击破坏的痕迹,就算有,也是一些无足轻重的擦痕。从逻辑角度来推断的话,这些人并不是被暴力打倒,反而更像是某种陷阱什么的。

    但是,是什么陷阱?

    陆五的目光停留在尚未倒下的上校身上。看不出上校的身体情况如何,但是,从他身体上那几不可辨的微微颤抖,陆五认出上校还活着,还在坚持。

    唯一的问题就是,上校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四周似乎没有任何攻击他的东西。

    毒气?不,不像。那么是生化武器?某种毒虫?或者干脆dian,瘟疫疾病之类的?

    陆五打开探照灯,四下扫了一圈,但是什么都没发现。

    “上校。”陆五试探的叫了一声,不过上校虽然还活着,还没有倒下,但是他明显已经神志不清了。他对陆五的声音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转头看他一下都没有。感觉上他之所以没倒下完全是因为某种执念的支撑。

    因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陆五也不敢接近上校。

    “来,来杀我啊!”增长天还在挑衅。

    “怎么回事?”陆五轻声的问高手。高手拥有超感觉,尽管范围没有人类视野这么大,但是在细节方面能够感受到人类无法察觉的东西。

    但是高手没有回答。并不是它消失了,而是它……似乎不肯说话。

    一时之间,陆五没空追究这个。他把自己的探照灯定在增长天身上,仔细的观察这头巨兽。

    巨兽的身体状况确实很差。正如刚才推测的,增长天之所以会发出如此沉重的呼吸,是因为它现在现在连用四肢撑起自己身体都做不到,只能趴在地上,导致巨大的体重压着自己呼吸不畅。

    这个怪兽,现在应该是动弹不得,能撑起半个头部就是他的极限了。但是也难说,也许一切只是伪装,他留好了三分力,等着陆五接近发动最后一搏。

    陆五记得增长天拥有一条非常有力的尾巴,一抽之下,能够将穿着外骨骼装甲的人正面击飞出去。如果那样的一击落在普通人身上,那不死也是重伤。

    “怎么了,你怕啦?看,我已经动弹不得了!”增长天还在挑衅。巨兽的眼睛死死盯着陆五。说不清楚他在等着什么,但是陆五很清楚,那绝不是束手待毙者的眼神。

    陆五很快就找到了办法,不远处,在一具倒下的外骨骼装甲手上,拿着一把小型电磁炮。

    这种武器虽然是单发的,但是威力极大,按地球上就是反坦克火箭的档次。虽然它对普通人来说太过于笨重,操作很不灵便而且难以瞄准,但是如果对付一个不能动的活靶子,这些问题倒也不是什么问题。

    陆五走过去,从外骨骼装甲手上拿起了这件沉重的武器。在他将它拿起来的时候,却一脚踩空,一个踉跄摔倒。虽然最后是用手撑地,没有倒下,但是武器却掉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增长天用最后的力量发出一阵狂笑。“你也终于中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