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六十八节 魔法戒指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这是一次响亮而威力十足的爆炸。

    陆五现在明白水管工大叔的警告了,这把改装枪爆炸后威力确实太大了一dian。这架势,已经超越了手榴弹,估计火箭筒都要甘拜下风。

    被爆炸的力量击飞,并且摔在地上的魅魔发出了一声狂暴的怒吼,爆炸的力量给她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她的一只手鲜血淋漓,看上去就知道伤的很重。但是手上的伤只是她伤势之中只是最不值一提的部分。当她再一次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不复最初的从容和优雅,全身上下都是血迹,伤口多到无法计算。更别说还有很多的金属碎片——也就是枪械的碎片——深深的埋入血肉,在她身上终止了旅途。

    当然了,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她现在拥有的身体和力量。如果她此刻还是凡人之身,那么她身体早就被分成好几个彼此有着一定距离的零件了。

    但是毕竟她没有死,而且这种伤势也没有真正的让她失去战斗力。魅魔站起来,眼睛中闪现着狂暴的怒火。

    陆五已经知道面前的妖怪的力量是超越人类之上的。双方在速度上的区别,差不多是猎豹对乌龟……不,是对蜗牛那么大。而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对着邪魅的时候)他手里至少还有一枚地雷,还有能设置一个陷阱来对付对手的钢丝线。最重要的是,他对于敌人的能力和性格了解的相当多。

    不过这一次,他什么条件都没有了。

    幸好他前面还有一个上校,不然的话这局面真的完全绝望了。

    现在陆五已经知道上校为什么不穿外骨骼装甲了。前面说过,这种装备虽然好用,但是实际上穿戴很麻烦。所以士兵穿上之后,通常若非必要,否则是不会脱下来的。而盔甲本身也有调节内部湿度和温度的能力,可以让人长期比较舒适的穿戴。所以陆五最初看到上校没穿,误会为上校需要和别人交涉而必须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但是现在,他知道上校之所以不穿外骨骼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必要穿。

    上校是一个术士。

    凭借魔法的力量,他甚至无需任何高科技武器,只用一把普通的剑就可以战斗,而且战力远超那些穿着外骨骼动力装甲的部下。

    上校向后退了几步。之前他挡在陆五身前,现在则和陆五肩并肩。

    “我身体吃不消了,”上校眼睛盯着前方的敌人,嘴里却在和陆五说话。“只能靠你了。”

    陆五觉得念头都不通达了。拜托,这个可是速度都快超音速的非人怪物,靠我一个赤手空拳的普通人能做什么?

    严格来说,增长天也比这个魅魔好对付。因为增长天虽然是个巨兽,但是它的能力,包括宛如小强一样的生命力,还没有脱离正常人类(也就是地球人)的理解范围。无论是飞行也好,巨大的力量也好,皮肤下植入装甲也好,敏锐的视觉/听觉之类,至少在科学上都是合理的。

    但是这个魅魔刚才的速度……就算说是超音速也不为过。双足步行生物跑出了超音速,这已经不科学了好吧!

    “用我这个!”上校没有给陆五太多考虑时间,将手中的单手长剑强行塞在陆五的手上。

    好重的剑!这是陆五拿到剑之后的第一感觉。这把剑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样,但是它肯定不是地球上那些用来铸剑的常用金属。别的不说,单单手里的感觉局清楚的告诉陆五,这把剑起码有十几甚至二十来公斤的重量,简直和那个小型电磁炮差不多了。也就是说,凭借正常人的臂力,别说用挥舞着它来作战了,单单拿在手里就很费力了。

    这是……什么意思?陆五尚未回过神来,上校已经抓住了他另外一只手,接着,一个冰凉的东西,套上了陆五的手指。

    刹那间,陆五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冲击,像是听到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但又令人无法躲避的声音,恰如用泡沫塑料摩擦玻璃产生的声音一样。他全身的皮肤都因为这个异样的冲击而泛起鸡皮疙瘩。

    接着,也许就是一瞬间,又或是比一瞬间更久,他感到自己神智一阵昏沉。此时他正面临危险,出于生物的本能,在这这种情况下,一个人的意识是最清醒也最警惕的。饶是如此,陆五还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脑子昏沉了一段时间。

    然后他意识到刚才沉重得无法挥舞的长剑已经轻得如鹅毛一样了。

    上校再一次后退了一步,原本他和陆五肩并肩,但是现在却已经站到了陆五身后。而且,伴随着迈出这一步,他的身体踉跄了一下,不受控制的扑倒在地。

    “这是……”陆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关心其他的事情了,因为魅魔朝他冲了过来。

    虽然是很迅捷的速度,但是这一次,魅魔并没有把自己的速度提高到超越人类,产生刚才那种“就算盯着看也看不清楚”的效果。

    魅魔从他身边冲过,那只穿着盔甲的手猛的挥向陆五的肩膀,那气势宛如要把整个胳膊给撕下来一样。但是她的速度虽然快,动作却简单,所以陆五很容易的避开了这一击,并且挥舞着剑反击——他不会用剑,但是却依然能够下意识的做出了一个劈砍的动作。

    剑没有砍中对方的身体,不过剑锋从卷曲的,宛如火焰又宛如波涛一样的头发边缘掠过,削下了几缕发丝。

    在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他清楚的感觉到一种束缚——有某种力量正从四面八方挤压着他,四周不像是空气,反而像是水,甚至像是水泥,柔软坚韧而且富有弹性。在他惊讶于这个事实的时候,魅魔已经向后跳开。

    “啧……”她发出一声饱含着不甘的叫声,然后掉头从来的方向跑走。速度非常迅捷,让人根本无从阻挡。当然了,就算陆五有机会阻挡也不会去阻挡的。

    “这个是……”看着对方的那迅速消失的身影,陆五才回过神来。还有,为什么这把剑的重量会突然变轻了?他疑惑的举起剑,看了看,顺带着用它刺了一下岩石地面。

    地面被非常轻易的刺了进去,仿佛那不是坚固的岩石,而是松软的泡沫塑料。

    “变的不是剑,而是……我?”

    “说对了,搭档,看看你手指上的东西。”耳机里响起了高手的声音。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高手刚才一直保持沉默,现在突然活跃起来了。

    陆五发现自己手指上多了一个指环,正是刚才上校强行套到他手指上的东西。这枚戒指看上去不起眼,但是定下神细细感觉之后,却能感觉到一种能量正在不停的从上面涌出,冲刷着陆五的身体。

    “这个是……”这个应该就是陆五发生这种变化的理由了。

    “魔法戒指。”高手说道。“里面凝结着第四律魔法的力量,是这个世界独有的装备。上校之所以这么厉害,完全是因为戴着它。第四律魔法可以操控血肉之躯,所以藉由这一律的魔法,可以赋予人类远远超越正常生物的力量,比方说,就像刚才上校一样。”

    “啊?原来如此……那么,刚才那个女人也是?”

    “不一样,那个女人……”高手似乎在斟酌自己该说什么。“是实打实的,她没有魔法……或者说她的力量并非术士们所谓的‘魔法’。不说这个,我们暂时安全了。那个女人离开了。”

    “她为什么……离开?”

    “因为打下去没好处,她受了伤,不能确定自己能打赢你。危险太高,所以她放弃了。而她身上的伤又急需治疗。别说这个了,搭档,我们现在还是先去看看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你必须要控制好你的力量,否则你轻轻一下可能会把活人给弄死……我建议你把戒指摘下来。”

    “对了,刚才……是怎么回事?你刚才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我不能说话,因为太容易暴露啦。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可以做一个说明。这是一个祭祀的仪式。将活物的生命力奉献给某个……超凡的存在。正常情况下这是一种单纯的宗教仪式,献祭一只牲畜之类的……就像地球上的三牲贡品一样。但是看起来,增长天把这个仪式做成了一个对付敌人的陷阱。我不得不说他很精明,因为这种仪式是单纯的抽走生命力,换句说,只要仪式不终止,在祭坛范围内的生物都会不停的被抽走生命力。这就变成了单纯生命力强弱的比拼,和其他装备啦、人数啦、战斗技巧啦什么的都没关系了。弱者先死,强者后死。增长天那么顽强的生命力,肯定能活到最后。”高手虽然看上去没什么用,但是知识方面真的很丰富。

    “那么,为什么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呢?”

    “就像刚才那个女人说的一样,你是‘异域之人’啊。你来自地球,和这个世界的生物不管怎么说都是有一定微小差别的,就这dian差别决定了你基本不受影响。别说这个,把戒指摘下来,去看看其他人的情况。”

    “上校应该只是昏迷。”陆五很快就做出了判断。“他应该只是……生命力被吸收过多。生命力被吸收过多会有什么问题?”

    “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就是会身体虚弱一段时间,看体质而定。只要当场不死就不会留下后遗症。”

    陆五很快检查了一下其他人。原本他以为所有的这些人都死了,但是现在看来情况比预想的好得多。大概是因为陆五的突然出现,导致仪式被提前打断吧,这些穿着外骨骼装甲的人虽然都丧失了意识,但是却都没死。

    如果高手说的没错,这些人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昏过去而已。现在的似乎很简单,出去找到红衣,然后回去叫人把这些伤员全部运回去就行了。不过……

    陆五再一次戴上戒指。也许做其他事情不好控制自己,但是短跑肯定没问题。依靠手机的计时,他发现自己跑过大约五十米的距离仅仅花费了一秒钟,而且这还不是全速奔跑,而是留着三分余力的小步跑!这枚戒指真的……太厉害了!

    “高手,你说我……可以把这枚戒指留下来吗?”陆五停下来,突然问高手。
小说推荐